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史诗传统

扎鲁特史诗

  在内蒙古哲里木盟以东的蒙古族民众中记录出版的叙事长诗有近10部,学术界在广义上称其为英雄史诗,但当地民众叫做“蟒古思故事”。其中有两种不同样式的作品 ,一是著名民间艺人琶杰、毛依罕演唱的《阿拉坦格日勒图汗的勇士阿布拉古朝伦》、《杰出的好汉阿日亚夫》等较短的史诗。它们与巴尔虎体系的史诗基本上相似,都属于喀尔喀—巴尔虎体系的史诗,但处于一定的演变过程之中。另一种是巴拉吉尼玛、朝鲁、那顺铁木耳、色楞等人演唱的蟒古思故事《阿斯尔查干海青》、《道喜巴拉图》和《宝迪嘎拉巴汗》等长篇叙事诗。这些作品与传统的蒙古英雄史诗不同,它们具有独特的内容、风格、表现手法、诗歌语言和程式化描写。据某些人说这是一个系列故事,说曾有过十八代人的事迹,其中包括格斯尔汗传,但至今搜集到的只有五六个长篇叙事诗。过去人们不分这两种样式的作品,广义上称作英雄史诗。实际上都有很大区别,我们可以区别开来,第一类作品叫做英雄史诗,第二类作品可以用当地人们的叫法称其为蟒古思故事。当然,这种蟒古思故事是在英雄史诗《希林嘎拉珠巴托尔》等作品的传统基础上产生的。但是蟒古思故事的内容、形式和风格等已经远离了蒙古英雄史诗的传统,笔者在拙著中只能论述第一类英雄史诗,不分析蟒古思故事,因它属于另一种体裁的作品。

  琶杰演唱的《阿拉坦格日勒图汗的勇士阿布拉古朝伦》、《镇压蟒古思的故事》,毛依罕说唱的《杰龅暮煤喊⑷昭欠颉返仁肥锌梢钥吹嚼嗨朴诳Χ?amp;mdash;巴尔虎史诗所固有的那种古老的主题、情节、结构和人物等主要因素,所不同的是它们发生了些变化。如在这种形态的史诗中出现了近代产生的蒙古族民间文学新体裁,如好来宝、胡尔奇故事的艺术表现手法和程式化诗句。诸如史诗主人公及其坐骑的变化、蟒古思占据地区、蟒古思及其妻女的外貌、被蟒古思吞进去的动物、勇士与蟒古思的搏斗等方面都有这种特征。扎鲁特—科尔沁史诗都有一种共同的模式和程式化诗句,它们的描写方法与古老的史诗不同。

  在第二类作品内部也有一定的差别。在朝鲁和那顺铁木耳演唱的史诗《阿斯尔查干海青》中不仅存在着古老史诗的基本因素,而且可以看到它运用了在喀尔喀、巴尔虎、阿巴嘎等地区广泛流传着的史诗《希林嘎拉珠巴托尔》的素材。在这两种史诗中有如下相似之处:都有宝迪嘎拉巴、宝尔玛央金二人的名字,可是他们与主人公的关系不同。在《希林嘎拉珠巴托尔》中,他们是主人公的弟弟和妹妹,在《阿斯尔查干海青》中宝尔玛央金仍是英雄的妹妹,宝迪嘎拉巴则是变成了主人公的父名。《希林嘎拉珠巴托尔》里说,为了预防蟒古思的进攻,在英雄的宫帐天窗上布着铁网。在《阿斯尔查干海青》中也有同样的情节。在这两部史诗里,蟒古思为了俘获宝尔玛央金前后变成了多种禽兽,并把她抓入魔网飞走。

  在《阿斯尔查干海青》中出现了不少新情节和新人物形象,例如,它的开端与其它蒙古史诗不同,讲到了日、月、星、天狗等的形成问题。这显然与印度、西藏佛经的影响有关。再如史诗中蟒古思汗的助手穆麦蟒古思,被英雄降服之后,成为忠实的奴仆。他帮助勇士从山洞里救出宝尔玛央金,并把她送到勇士的家乡。由此可知,《阿斯尔查干海青》是运用英雄史诗素材而形成的蟒古思故事。

  在琶杰演唱的《孤儿灭魔记》中把英雄史诗中常见到的那种勇士与蟒古思的搏斗同封建社会的斗争结合起来,揭露了封建汗王的狰狞面目。作品中描写了残暴的可汗与蟒古思相勾结,蟒古思协助可汗同勇士打仗。这部作品已不是英雄史诗,而是成为另一种文学样式—蟒古思故事。

  扎鲁特—科尔沁地区流传的《道喜巴拉图》是一部非常复杂的作品。其中不但运用了古老史诗的素材,尤其是借用了《希林嘎拉珠巴托尔》和《阿斯尔查干海青》的一些人物和情节,而且还有《格斯尔》、西藏故事和印度作品的影响。这不属于蒙古英雄史诗,而是另一种文学样式,即蟒古思故事。

  像卫拉特地区的陶兀里奇和江格尔奇那样,扎鲁特—科尔沁地区也有职业艺人胡尔奇、朝尔奇,他们在马头琴和四胡的伴奏下演唱上述作品。在这一地区史诗的演唱过程中胡尔奇和朝尔奇起了决定性作用。

中国民族文学网 © 1999-2011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数字网络工作室
China Ethnic Literature Network  Copyright©1999-2011  Institute of Ethnic Literature, CASS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 地 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五号11层西段
电 话:(010)65138025 邮 编:100732 京ICP备060131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