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吴晓东]从“日”的语音变化看中原与周边民族神话的关系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24  作者:吴晓东
0

  内容摘要:汉语“日”的上古音njit演变为诸多不同的音,其中的niji对后世文化产生了重大影响。古人在这两个音的后面加上表示圆形的uo音,因此古代汉语称日为ni-uoji-uo。在中原与其周边的民族中,有关的神话保留了这两个音的痕迹。从这些语音可以看到中原与周边民族神话的传播关系。 

  关 键 词:日月神话; 羲和; 伏羲; 女娲 

    

  文化的交流是双向的,中原会吸收其周边少数民族的一些文化元素,同时也会向四周传递其文化,包括神话传说。这里想通过语言词汇的比较,梳理一下中原神话向四周辐射的一些痕迹。 

  中原神话在文献中庞杂、零碎,记载相互矛盾之处比比皆是,梳理起来十分困难,而且,这些神话故事很大程度上已经被历史化,难以看出其神话的痕迹。但通过语言词汇的比较,可以发现有很多神名是从“日”这个词发展、分化出来的。学者们对“日”字的上古音构拟如下: 

    

  李方桂[njit] 

  王力[ȵiet] 

  郑张尚芳[njig] 

  白一平[njit] 

    

  总体来说,这些构拟都比较接近,差异主要是塞音韵尾是[t]还是[g]的区别,声母比较一致,[ȵ][nj]可以看成不同的记录,发音差异很小。汉语后来失去了塞音韵尾,目前“日”的读音有多种,除了古音[nji]留存之外,还包括[ni][ʐi][ji]等等。关于[j]母的来源,目前的看法可说是聚讼纷纭,清代陈澧在《切韵考》一书中,通过系联法发现喻母字“余夷诸字与于羽诸字不同类”,分出喻三、喻四两类此后,学者提出了很多观点,曾运乾提出“喻母古隶舌声定母”,即著名的“喻四归定”说, [1] 方景略发现喻四不但跟定母关系密切,还与透母有关,[2] 说明喻四不止一个来源。王力早期构拟为[d],后期改为边音[ʎ],很多学者们通过汉藏语同源词、汉越语、汉语方言等材料,认为以母与 [l]关系密切,“以母在上古可能是流音l-”这一观点基本得到学界的认可。[3] 可是,音韵学中又有“娘日归泥”的说法,那么,[j]最后还是指向了[ȵ][nj],也就是说,无论[j]是否来源于[l],都可以认为它来源于[ȵ][nj]。日母的演变十分复杂,这里只讨论其两条演变路线,图示如下: 

       

  关于喻母产生的时间,郭锡良通过对甲骨文、金文材料的研究,认为“是周秦时代才分化出来的。”[4] 这其实是产生时间的下限,因为我们可见到的文献是有限的,而当时的方言情况十分复杂,文献中没有的,很难推定当时就没有,因此可以说[ji]的出现并不是很晚。 

  汉语一开始以单音节词居多,后来慢慢变了,一般都是双音节的。人们在使用单音节词的时候,也喜欢在后面加个后缀凑成个双音节。“日”是个单音节词,现在人们喜欢在“日”字后面加个“头”,说成“日头”。为什么要加“头”呢?因为太阳是圆的,头也是圆的,用这个字来表示太阳的形状。羲和是古文献中太阳的意思,从“羲[ji]和”一词我们可以知道,古人在“日[ji]”字后面加另一个表示圆形的音,即“和”。关于“和”的上古音,郑张尚芳与潘悟云都构拟为gool,其中古音,郑张尚芳认为是[ÄuA],而潘悟云认为是[úWA],从山西、河北一些地方目前依然将太阳说成爷窝[jɛ-uo],我们推测这个音曾经读uo,所以太阳曾经读作[ji-uo] 

  在民间故事的演变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规律,就是一个名称往往会发生分化,比如盘古分化为盘和古,伏羲分化为伏哥和羲妹。“羲和”这个名称同样有这种情况,分化为[ji][uo]两个人物。这两个人物名称一开始音一样,但由于人们用不同的同音字来记录,这两个人物便逐渐演变成不同的几组人物了,随着文字读音的变化,原来的同音字变成了不同音的文字,慢慢地,人们便难以发现这些人物原来是同一体,有共同的来源。笔者在《中原日月神话语言基因变异》一文中曾经用一个表来梳理这些人物的演变,现稍做修改,如下: 

  >>>继续阅读全文

 

本文首发于《贵州民族大学学报》2016年第1期

  


  [1]吴晓东,男,苗族,1966年生,湖南凤凰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神话学。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