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柯尔克孜族:英雄玛纳斯的后人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1-07-08  作者:施晓亮
0

  

  柯尔克孜---马纳斯

  一,阿合奇:柯尔克孜族的“后院”

  6月23日,我们经过一整天的艰苦跋涉,从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府所在地阿图什市赶到了该州下属的阿合奇县。我们要在这个紧挨着吉尔吉斯斯坦的柯尔克孜聚居县里走近柯尔克孜人的生活。

  境外的吉尔吉斯斯坦原来是我们中国的领地,吉国的300万人与我国境内14万柯尔克孜族同根同源,是一个民族。

  柯尔克孜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民族,早在公元前3世纪,他们就生活在叶尼塞流域,是匈奴的属部,到了曹魏时期,史称他们已是一个“胜兵三万”的强大部落,<<新唐书.黠戛斯传>>中记载初唐时柯尔克孜“胜兵三十万”,如以三人出一兵计算,那么当时他们就已经有近百万人了。

  唐朝和元朝是我国历史上2个大一统的兴盛时期,也是柯尔克孜族历史中最兴旺的两个时期。中央王朝的版图一直扩大到整个漠北草原和南西伯利亚,柯尔克孜人所居的叶尼塞河上游地区也成为中央王朝的府、州。朝廷还向这里派驻大量军队和汉人工匠,开垦土地,设立纺织和军器制造局,带动柯尔克孜的农业和手工业有了较大发展。

  元灭亡后,明政府的力量达不到西北塞外,柯尔克孜的处境开始恶化,他们被迫离开世居的叶尼塞河流域,迁徙到帕米尔高原和天山地区荒辟的深山中。这样,尽管他们维持了民族的独立和生存,但与外界的隔绝却使经济和文化处于停滞状态甚至出现倒退现象。特别是清代后期,国力衰败,沙俄趁机强占了中亚地区我国大片领土,从此一个完整的柯尔克孜族也遭到分割。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是我国惟一一个柯尔克孜自治地方,该州中生活着12万柯尔克孜人,人口最集中的是阿合奇、阿克陶、乌恰和乌什四个县。而四县中,只有阿合奇的柯尔克孜还保留着最传统的游牧生活方式,其他三个县都已经或正在转向农耕。

  因此,阿合奇被认为是中国柯尔克孜族文化最正宗的地方,被称为“柯尔克孜族的后院”。

  二,居素甫.玛玛依:当代活着的荷马

  因为有州长的安排,我们在阿合奇县得以拜见一位世界级文化名人,中国少数民族三大英雄史诗之一<<玛纳斯>>的传世者、有“活着的荷马”之称、85岁高龄的居素甫.玛玛依大师。

  在世界各民族丰富多彩的文化中,史诗是用诗的语言记载民族历史的一种独特的民间文学形式,是民族文化最精华的部分。由于史诗多以口头形式流传于民间,因此能够留存于世的极少。我国少数民族中仅有三大史诗传世,它们分别是藏族的<<格萨尔王>>,蒙古族的<<江格尔>>和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

  而在这三大英雄史诗中,<<玛纳斯>>最为完整、系统。它包含了柯尔克孜族古代历史生活的各个方面 ,在千百年的口耳相传过程中,柯尔克孜族人民把世世代代对周围事物的认识、对社会生活的理解以及自己的精神文化遗产一一融入这部史诗中,使它成为柯尔克孜族政治、经济、历史、文化、语言、哲学、宗教、美学、军事、医学、习俗的百科全书。史诗篇幅浩瀚,规模宏伟,仅居素甫一人演唱的内容就长达23万多行。23万行啊,相当于古希腊史诗<<伊利亚特>>的14倍!我国现在出版的八部、共18册的柯尔克孜文史诗巨著<<玛纳斯>>就是根据居素甫老人演唱的内容记录整理下来的。

  <<玛纳斯>>在柯尔克孜人民中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凡有柯尔克孜人的地方,就有<<玛纳斯>>流传。柯尔克孜人在<<玛纳斯>>的歌声中诞生,又在<<玛纳斯>>歌声陪伴下辞世。<<玛纳斯>>是柯尔克孜民族之魂。在千百年的传唱中,<<玛纳斯产生许多变体,除了中国新疆柯尔克孜聚居区以外,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等国也有各自版本的<<玛纳斯>>流传,但真正象居素甫大师这样能完整演唱的人,全世界绝无第二人!

  因此,玛纳斯学术界把居素甫称为大师,将他奉为“当代活着的荷马”。

 

  三,<<玛纳斯>>:一个永世传唱的英雄故事

  居素甫.玛玛依的家在县政府后面一幢很普通的居民楼上。2个孙女跟他住在一起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我们如约造访时,老人刚从外面散步回来。雪白的胡须,紫红的脸膛,迥迥的双目,精神矍烁,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位85岁的老人。

  与老人紧挨着盘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喝着奶茶,就着干果嚼着馕饼,我感觉仿佛到了夏季牧场的柯尔克孜毡房。看得出,对于我们的到访,老人很高兴,他喜欢跟人谈柯尔克孜的过去,谈柯尔克孜的英雄玛纳斯。老人从孙女捧来的厚厚一摞18册<<玛纳斯>>中拿起一册翻看着,眼睛中透出神彩。

  在老人的侄儿、孙女以及县委宣传部两位副部长梁立新、亚森江.玉奴斯的翻译下,老人的讲述把我们带回了历史。

  应我们之邀,居素甫让她的小孙女16岁的阿合拉依.木哈什给我们演唱了<<玛纳斯>>第一部开场的一段:

  “这是祖先留下来的故事,不唱完它怎么能行?......大地经过多少变迁,河谷干涸变成荒原,荒滩变成湖泊,湖泊又变成桑田,......一切的一切都在变化,雄狮玛纳斯的故事却一直流传到今天,......”

  古代勤劳善良的柯尔克孜人受到卡勒玛克人的统治和奴役,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玛纳斯出生之前,卡勒玛克的占卜师预言,柯尔克孜将出现一位英雄,推翻卡勒玛克的统治。卡勒玛克汗王阿牢开下令剖开所有柯尔克孜孕妇的肚子,企图将英雄杀死在出生之前。在柯尔克孜人机智的保护下,玛纳斯躲过大难,长大成人,并最终被拥为汗王,他与周边的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组成14个部落联盟,在贤妻卡妮凯的协助下,终于推翻了卡勒玛克王朝。玛纳斯死后,他的后代一代又一代肩负起带领柯尔克孜人民反抗异族侵略、保卫家乡的重任。全诗分8部,分别按先后顺序写了玛纳斯家族的8代英雄。

  这样一部要用几天几夜才能唱完的宏伟英雄史诗,是如何整理传世的呢?

  对<<玛纳斯>>的重视,始于16世纪。300多年以来,这部世代以口头形式流传发展的史诗,不断被各国学者搜集、整理、翻译和研究,到20世纪初叶,“玛纳斯学”已经成为一专门的学科,俄、乌兹别克、吉尔吉斯、英、日、德、法、土耳其、哈萨克、蒙等多个国家的一大批研究者形成了一个专门的研究队伍。

  我国从60年代开始对<<玛纳斯>>史诗进行大规模的搜集、整理和研究、翻译,前后历经近40年,其成果为世界瞩目。世界<<玛纳斯>>学术界公认:中国搜集的居素普.玛玛依演唱的<<玛纳斯>>是世界上结构最完美、内容最完整、语言最丰富的唱本。

  居素甫年轻的时侯,会演唱<<玛纳斯>>的大有人在,他表哥阿斯哈尔.巴里巴依就是其中的一位姣姣者。但最后只有居素甫能够把它记载下来,是因为当时会唱<<玛纳斯>>的人中只有他有文化,能用阿拉伯文字记录柯尔克孜语言--他从小在清真寺里做杂役,阿拉伯文是他阿訇那里偷偷学会的,据说当时全县会写字的人不超过10人。他7岁跟巴里巴依学唱<<玛纳斯>>,在18年的学唱生涯中,他每天都将学唱的内容记录下来。一部伟大民族英雄史诗就这样被他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柯尔克孜是一个崇尚英雄的民族,他们一直以自己是玛纳斯的后代而倍感自豪,事实上,史诗中讲述的故事在历史上确有其人其事,只不过在千百年的演唱过程中被不断美化和神化而已。与阿合奇接壤的吉尔吉斯斯坦有近300万柯尔克孜族,他们对玛纳斯的崇拜远胜中国的同胞。1996年,居素甫应邀到吉尔吉斯斯坦国访问,受到元首般的礼遇,并被授予该国最高骑士勋章。居素甫大师惊訝地看到,他传唱的全本<<玛纳斯>>已经被吉国翻译出版,全国上下对玛纳斯的崇拜已经到了狂热的程度。

  四,玛纳斯奇,用库姆孜演唱<<玛纳斯>>

  柯尔克孜人把以专门演唱<<玛纳斯>>为职业的民间艺人尊称为“玛纳斯奇”,“玛纳斯奇”是<<玛纳斯>>史诗的传承者、创作者和传播者,在柯尔克孜民族中间享有崇高的威望。

  <<玛纳斯>>在口头传播中,“玛纳斯奇”会加入一些即兴创作,因而形成许多变体,演唱曲调、风格甚至内容都有很大差距。根据个人的才能和水平,民间将“玛纳斯奇”分为三个等级:“琼玛纳斯奇”(大玛纳斯奇)、“科奇克玛纳斯奇”(小玛纳斯奇)、“乌依然奇克玛纳斯奇”(学徒玛纳斯奇)。 现在,像居素甫这样能一口气唱完全本史诗的“琼玛纳斯奇”是绝无仅有了,但能够演唱1000行以上、甚至二三部史诗的“科奇克玛纳斯奇”“乌依然奇克玛纳斯奇”大有人在,他们随时随地为广大群众演唱,是史诗最广泛的传播者,他们在史诗的传承、保存、普及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居素甫家中现有37名成员,其中第三代多达13人,他们绝大多数都会演唱数百行乃至上万行<<玛纳斯>>,有的已经达到“科奇克玛纳斯奇”的水平。<<玛纳斯>>每一个发展环节都离不开“玛纳斯奇”的加工、润色、即兴创作。正是由于众多才华横溢的“玛纳斯奇”的不断创作、加工和传播,才使这部史诗由小到大,从简到繁,从浅到深,不断发展,最终成为今天这样宏伟的规模,达到今天这样的艺术高度。

  阿合奇县有一个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的色帕巴依乡(获得如此殊荣的乡镇全疆仅5个),该乡获此殊荣的资本是“库姆孜”弹唱。库姆孜是柯尔克孜民族独有的一种三弦弹拔乐器,柯尔克孜人喜欢弹着库姆孜即兴编唱,抒发自己的情感,这些人被称为“阿肯”,“玛纳斯奇”演唱史诗时也常常边弹边唱。色帕巴依全乡3100人中,会弹库姆孜的“阿肯”多达近百人。我们未经预约到达该乡采访时,乡长吐尔托合提临时抓了机关干部为我们表演,每个人都会弹唱几曲,其中一位村长连表演加动作一口气唱了半个多小时的<<玛纳斯>>还没有停止的意思。虽然我们一句也听不懂,但从围观群众如痴如醉的表情中,我们可以想像得到:每年农历7月9日该乡“阿肯弹唱节”上,百名“阿肯”同唱<<玛纳斯>>是何等壮观的场面!

 

  五,猎鹰,越来越难寻觅的英雄符号

  游牧民族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上期提到,塔吉克是个崇尚鹰的民族,被称为“帕米尔雄鹰”,而柯尔克孜民族对鹰的崇拜和热爱一点不比塔吉克逊色,阿合奇县有一个叫“苏木塔什”的乡被世界驯鹰专家称为“世界驯鹰之乡”。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英国驯鹰专家安德鲁对苏木塔什乡这样的描写:“该乡400多户牧民,家家养鹰驯鹰捕猎,是名副其实的驯鹰的故乡。每到冬季,该乡云集着数百只驯鹰,举行长达数日的猎鹰捕猎比赛,那妙趣横生和令人惊心动魂的场面,胜过到西班牙看斗牛。”

  然而,百鹰云集的壮观场面我们没有机会看到。因为养鹰驯鹰现在正在受到越来越严格的管制----猎鹰对于野生珍稀动物的威胁不亚于猎枪。阿合奇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亚森江带着我们来到驯鹰之乡时,得到的消息是全乡只有三户有驯鹰许可证的牧民现在还养有猎鹰。乡长亲自陪同我们找到其中一户,请他给我们表演驯鹰。当我们惊叹于牧民骑马架鹰的威武雄姿时,心中也在为柯尔克孜族英雄符号即将走向消亡而倍感迷茫。

  柯尔克孜帽子

  柯尔克孜舞蹈

  柯尔克孜族活着的荷马,《马纳斯》演唱大师居素甫

文章来源:齐鲁周刊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