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朝戈金]朝向未来 面向大众——古老常新的格萨尔史诗传统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20-12-30  作者:朝戈金
0

  (此文为《格萨尔史诗通识读本——朝向地方知识的现代性阐释》一书的序一)

 

  “格萨(斯)尔”史诗位居中国少数民族三大史诗之首。它在多个民族地区流传,但以藏蒙地区为主。藏族民众称之为“格萨尔”,蒙古族民众称之为“格斯尔”,近年经常将这两个主要传统合称为《格萨(斯)尔》。我国的《格萨(斯)尔》史诗的大规模保护工作迄今已经开展了四旬有余,这期间每年都有多种资料辑录类和研究类出版物面世。不过,今天看到《格萨尔通识读物》即将与读者见面,还是十分开心。这本书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凝结了老、中、青三代学者的心血,其中一半的内容都出自青年学者之手,目标读者也主要是高校的青年学生。这一指导思想是朝向未来的,值得充分肯定。

  我国党和政府长期关心和多方面支持“格萨(斯)尔”工作。早在1957年,中宣部曾就格萨尔工作专门签发文件;1959年毛主席接见著名蒙古族《格斯尔》艺人琶杰;1980年民族文学研究所成立之初,由国家民委和中国社科院在四川峨眉山联合召开了被业内称为“峨眉会议”的第一次《格萨尔》工作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为促进和推动全国《格萨尔》工作,成立了以贾芝同志为组长的协调全国《格萨尔》工作的领导机构。1984年,中共中央宣传部签发七号文件,批转《中国社会科学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格萨尔〉工作的报告》,批准成立“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专门负责组织、指导和协调全国《格萨(斯)尔》工作。这个“领导小组”由国家民委、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社会科学院四个部委的领导和《格萨尔》流传的七个省区的有关领导共同组成,办公室设在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与此同时,在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内蒙古、新疆七个省区分别成立了《格萨(斯)尔》工作领导小组和办事机构。多年以来,党和国家领导人乌兰夫、习仲勋、阿沛·阿旺晋美、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布赫等同志都曾作过重要指示和批示,有力地推动了“格萨(斯)尔”工作。2014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也数次提及“三大史诗”《格萨(斯)尔》《玛纳斯》和《江格尔》,称其为“震撼人心的伟大史诗”,视其为中华民族文化遗产中的经典。2019年在内蒙古赤峰博物馆,习近平总书记同《格萨(斯)尔》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代表亲切交谈,并表示党中央是支持扶持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的,这为少数民族文学文化事业的未来发展进一步提供了强大动力。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中国没有史诗,一度让很多中国学者感到很“恼人”。后来随着少数民族史诗传统的发现,我们可以很骄傲地说,我们是有史诗的;随着搜集工作的大规模展开,今天我们还可以更骄傲地说,我们是有丰赡蕴藏的史诗大国。

  我们知道,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民众都非常重视他们的史诗传统。自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以来,许多国家都把他们的史诗当作代表性的文化遗产,申报进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史诗传统往往是一个民族文化的丰碑和文学的高峰,是民族自豪感的源泉、创造力的见证和认同感的根源。

  为什么说史诗很重要呢?在我看来,可以大致从这样几个方面来看:首先是它的内容丰富,篇幅宏长,历史文化的含量是很重的。其次,它的题材重大,往往涉及全民族的命运。再者,史诗主人公往往是一个民族审美理想的生动化身。关于善良,正义,忠诚,勇敢,爱国等品性,都集中生动地体现在史诗主人公的身上。还有,史诗的艺术风格崇高庄严,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综合以上几点,史诗往往被称作一个民族文化的百科全书,史诗的语言艺术往往就代表一个民族语言艺术的高峰。

  《格萨尔》就是这样一个长久传承的、内涵异常丰富、文学和文化价值巨大的叙事传统。

  过去几十年的《格萨(斯)尔》研究工作的重心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发生着变化的。在国家层面的重视下,目前的“格萨(斯)尔”研究工作取得了较大成绩,做好相关史诗研究工作,既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少数民族文化的抢救、保护、传承、复兴、发展的基本工作方略,也是增强民族自信心自豪感,继承好千百年传承下来的优秀文化的重要举措。

  当前,国际社会对史诗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今后的史诗研究将持续发展,前景广阔。但也要承认,史诗演述是文学活动,更是生活事件;史诗固然是生动的故事,但掌握和传承它并不容易,因为史诗往往体量巨大,包罗万象。想要全方位地了解和阐释史诗,可不是一件能轻易做到的事情。在生活节奏加快,阅读趋向于细碎的当下,阅读卷帙浩繁的史诗作品更是很大的挑战。

  在2009年,由中国申报的“格萨尔史诗传统”和“玛纳斯”成功进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我们的史诗工作又增加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维度。这几年在政府主导、民众广泛参与、学界持续介入的形势下,格萨尔工作上了新台阶。民众的参与热情,民众的惊人创造力和他们对本民族文化的真挚情感和奉献精神,都令人感动,让我们看到了格萨(斯)尔的伟大存续力和生命力。

  在这本通识读物中,诸多学者从各自的角度对以往研究成果进行了出色的梳理和呈现,其中体现跨学科多方法思想的篇什,是由中青年学者贡献的。我们看到了学问的代际传承,看到了新锐的开拓创新。于是,一个既有资深学者铢积寸累的经验,又有青年学者革故鼎新的见地交错叠加的成果,就奏响了一曲多声部的交响诗。

  在我看来,精深专业的研究和惠及大众的普及工作是同样重要的。《格萨(斯)尔》的普及工作至少有如下意义:

  第一,《格萨(斯)》尔具有多重文化艺术价值:一是认识价值,格萨尔是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形成和传承的,它承载了大量的历史文化信息。二是教育功能,史诗歌颂什么、肯定什么,摒弃什么,反对什么,就以潜移默化的方式,长期模塑了相关社区民众的人伦规范、好恶情操、精神境界等。三是美育作用,民众的审美理念在这里有集中的体现。

  第二,史诗本身是民间文化艺术生命力的一个生动见证,是民间口传文化的高峰。虽然历史上形成过一些抄本和刻本,但《格萨尔》主要是口头传承的。可能有人会说,格萨(斯)尔不就是个大型故事吗?有那么高的文化价值吗?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个叙事传统可不简单,它不光是一个故事,还是一部民族文化的百科全书,从天文到地理、从动物到植物、从历史到文化、从个人到社会,从肉体到灵魂都蕴含其中,堪称文化的宝库。

  第三,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句话为今后我国文化建设事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就需要我们立足当下,深入研究优秀传统文化,发掘其当代价值,从而推动新时代的新发展。科学技术的飞速进步带来了无数新的契机和新的可能。例如知识生产、传播和应用的景观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大数据、海量存储、便捷搜索等,带来新的学术维度和新的学术生长点。各领域之间亘古未见的广泛合作和交互影响的时代已然来临。以笔者比较熟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而论,其历史轨辙、现实遭际、地方知识、美学品格、传承规律、实践方式、社会功能、文化意义等,都在通过迥异于传统的方式和平台,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和广度传播和接受。声音、文字、影像、超文本链接、云技术等,即便没有取代传统非遗的存在方式和传播方式,也已经成为非遗传承和传播的新业态、新走向。能够大为便捷地接触到非遗,就为人们的学习和欣赏、继承和发展、改编和创新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这本读物的编写,就是为推动《格萨(斯)尔》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做出的有益尝试。希望青年朋友们能够通过这本书来了解史诗、关注史诗、热爱史诗,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的阵营,共同推动史诗等民众诗性智慧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