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阿地里·居玛吐尔地]《玛纳斯》演唱大师居素普·玛玛依及其唱本在国外的研究
谨以此文缅怀刚刚去世的居素普·玛玛依大师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5-06-26  作者:阿地里·居玛吐尔地 托汗·依萨克
0

  [摘要]我国《玛纳斯》演唱大师居素普·玛玛依已经成为我国乃至世界史诗学界的一个特殊现象。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我国就对他所演唱的《玛纳斯》史诗8部23万多行进行采录、翻译、出版和研究,经过各民族学者的共同努力,他的演唱成绩以及对于他的研究已经成为国际《玛纳斯》学界的研究专题,本文试图通过细致的梳理,比较全面地总结了到目前为止国外居素普·玛玛依研究的主要成果。

  [关键词]玛纳斯;居素普·玛玛依;国内外;学术史

  [作者简介]阿地里·居玛吐尔地(1964-)男,柯尔克孜族,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重要从事新疆各民族民间文学,口头传统研究,《玛纳斯》史诗研究。北京,100732.

  [作者简介]托汗·依萨克(1966-)女,柯尔克孜族,语文学博士,中央民族大学。主要研究方向为柯尔克孜族语言文学及史诗传统。北京,100081。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2013年度重大招标项目“柯尔克孜族百科全书《玛纳斯》综合研究”(项目批准号:13&ZD144)阶段性成果。

  引子

  2014年6月1日,97岁高龄的居素普·玛玛依与世长辞,我国史诗学界失去了一位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史诗演唱大师,柯尔克孜族人民是去了一位享誉世界的文化巨人。回首往事,半个多世纪以来,他作为在世的最著名的《玛纳斯》史诗歌手,在全世界史诗学界享有盛誉,并被国内外史诗学界誉为“当代荷马”、“活着的荷马”等,被我国领导人称为是中国的国宝级民间史诗演唱艺人。他曾是被文化部第一批认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国家级传承人,因为对《玛纳斯》史诗抢救、保护、传承作出突出贡献而获得过文化部、国家民委的奖励,曾先后多次获得全国民间文学作品评奖一等奖,中国文联及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山花奖”成就奖、终身成就奖、中国民间非物质文化薪传奖,国家民族图书评奖一等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政府“天山文艺奖”贡献奖等众多奖项和荣誉,曾得到我国国家领导人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领导的多次接见和高度评价。在国外,尤其在吉尔吉斯斯坦,他也得到极大尊重,曾获得到数位吉国前总统的接见,并曾获得“吉尔吉斯斯坦人民演员”,一级《玛纳斯》勋章等多项奖励和荣誉。就在他仙逝的几天前,及国总统还颁布总统令,授予他“吉尔吉斯斯坦人民英雄”称号。这是吉国最高的荣誉,也是迄今为止第一次将这一奖项授予一个外国公民。在柯尔克孜民众中居素普·玛玛依被尊称为“扎勒卡尔玛纳斯奇”,既“《玛纳斯》演唱大师”。 他对《玛纳斯》史诗的保护与传承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早已为世人所知,而他的传奇人生早已引起世人的关注和学者们的研究。

  在中国及至世界文学艺术坐标系中,《玛纳斯》史诗早已找到了自己确切的位置。《玛纳斯》学也早已成为世界民俗学、民间口头文学学科中的一个重要分支学科。居素普·玛玛依的名字早已跨出国界,成为当今内世界文学界的一个重要文化符号而光耀后世。对于他以及他所演唱的《玛纳斯》等史诗的研究,无论如何,都是我国史诗及民间文化研究中不可忽视的重要内容,也是我国乃至世界史诗研究的一个有价值的重要课题。对他的身世几创作演唱口头史诗的全面而细致的研究,不仅会为我们打开《玛纳斯》史诗传承、发展、保存的轨迹,揭开这部口头史诗千年以来发展成为一个民族至高无上的精神巅峰的神秘面纱。而对《玛纳斯》史诗的反复多次演唱,以口头形式保存和传播规律的分析则可以为世界史诗发生学提供一个鲜活的标本。毫无疑问,无论对于那些依然以口头形式保存和演唱自己的史诗,保持着活形态史诗的民族来说,还是对于早已将自己的口头史诗传统丢失在人们视野之外的民族来说,居素普·玛玛依无疑都是口头传统中的一个无与伦比的活标本,活化石。本文将对居素普·玛玛依这位传奇的史诗歌手-玛纳斯奇及其演唱的《玛纳斯》史诗文本在当今国际上的研究作一个粗线条的梳理,以期给其他研究者提供一些研究的视角。由于篇幅所限,我们基本上不涉及居素普·玛玛依的中国国内的研究情况。[①]

  一、三次吉尔吉斯斯坦之旅

  居素普·玛玛依先后三次应邀出访吉尔吉斯斯坦,时间分别是1988年、1992年和1995年。从他访问吉尔吉斯斯坦的起因及他在吉尔吉斯斯坦受到的礼遇,我们可以了解到他在吉尔吉斯斯坦人民心中的地位及影响。吉尔吉斯与我国斩柯尔克孜族是同一个民族。只是在我国现行文书中将居住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柯尔克孜族译成了“吉尔吉斯”。按照严格的翻译规则早应将两个不同的译音统一起来。因为“柯尔克孜”与“吉尔吉斯”是柯尔克孜语同一名称不同的译音,而这一名称也正是柯尔克孜(或吉尔吉斯)的祖先对本民族的自称。做为同一民族,在历史文化上一脉相承,特别是古老的民间文学遗产更是同源而分流,在不同的地区形成不同特点,众多体裁的民间口头文学作品在不同的地区产生了不同的变体。《玛纳斯》史诗亦更是如此。居素普·玛玛依做为柯尔克孜当今健在的唯一一位能够演唱整部《玛纳斯》史诗的史诗演唱大师,他在整个柯尔克孜族(吉尔吉斯)人民心中的地位是可想而知的。

  1988年3月底居素普·玛玛依及新疆大学外语系教师陈学迅同时得到了吉尔吉斯斯坦世界著名作家钦吉斯·艾特玛托夫的邀请。这对两人来说都是一种意外的惊喜。但是,他们的出国手续一直到1989年6月1日才办妥,使他们于6月1日动身前往我国新疆北部的重要出境门户霍尔果斯口岸。当时,苏联还是一个世界强国,没有演变成独联体,各个加盟共和国之间都是一种相互关联互助合作的关系。当他们通过海关安检之后,便与特意前来迎接他们的对方友人相见。前来迎接他们的有当时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奥斯坎·达尼凯耶夫,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阿拉套》杂志主编康艾西·居素波夫,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作家协会《玛纳斯》与文学翻译部主任穆尔扎江·托略木谢夫,哈萨克斯坦作家协会负责人之一,维吾尔诗人沙依木·沙瓦诺夫等。主客双方一见如故,十分热情。汽车在哈萨克斯坦的原野上奔驰,沙依木·沙瓦诺夫不断地向居素普·玛玛依介绍公路两边的景色。居素普·玛玛依第一次踏上苏联土地时感触最深的事情一个是宽阔而平整的公路以及公路两边所栽的绿木。另一个是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公路两边比比皆是的动物塑雕以及比什凯克(当时叫伏龙芝)市耸立的英雄玛纳斯的塑像和诸如高尔基等名人以及史诗演唱家、国家著名英雄、劳模的塑像等。他对吉尔吉斯斯坦人民尊重文化、尊重知识,保存和传播优秀文化的精神感到由衷的高兴,对他们将柯尔克孜的优秀民族文化与当代文明有机结合使之溶为一体、焕发出新的光辉等方面的探索表示由衷的敬佩。

  访问期间,居素普·玛玛依还遇到了一件至今令他津津乐道的事。那就是在访问吉尔吉斯斯坦的第二天,他们刚刚参观完比什凯克中心的吉尔吉斯斯坦国立博物馆,在博物馆门口的草坪上居素普·玛玛依看到一位老人正坐在草坪边的椅子上休息,便随意走过去与他攀谈起来。经过一番交谈,居素普·玛玛依才得知这位老人是经过一番追踪特意前来在此等候与他见面的。原来他名叫司德克别克·巧莫诺夫是居素普·玛玛依演唱的英雄叙事长诗《玛玛凯与绍波克》中的英雄主人公玛玛凯的后裔。事情的起因是这样,1986年,吉尔吉斯斯坦作家协会副主席卓劳尼·玛木托夫到新疆访问时曾与居素普·玛玛依见面并曾采写了有关居素普·玛玛依史诗演唱活动的长篇报道,其中就谈到了有关《玛玛凯与绍波克》的情况。司德克别克·巧莫诺夫从报纸上读到那篇报道后就一直想与居素普·玛玛依见面,进一步了解自己祖辈的事迹和传说。二天前,他从报刊电视中得知自己期盼已久的居素普·玛玛依已到吉尔吉斯斯坦访问的消息,便随着有关报道觅踪而来,特意在此等候见面机会。两位老人很快就成了知己。陪同居素普·玛玛依的人们也都对此惊奇不已。司德克别克·巧莫诺夫老人从居素普·玛玛依老人口中得知自己的祖先玛玛凯的生平、英雄事迹及自己的血源关系之后就象得到了一次重生那样高兴异常。

  随着访问的延续,居素普·玛玛依越来越感到兴奋与激动。他访问了史诗中所描述的与英雄玛纳斯有关的一些名胜古迹,而且每到一处都得到了当地人们无限的尊敬和敬仰。当他们从伊赛克湖返回比什凯克的当天接待者特意为他安排观看了已故阿拉套山区的著名玛纳斯奇萨雅克拜·卡拉拉耶夫的生平纪录片《萨雅克拜·卡拉拉耶夫》。影片中拍摄了这位玛纳斯奇生前演唱《玛纳斯》史诗的许多真实而生动场面。就此,陪同居素普·玛玛依访问的陈学迅写道:“萨雅克拜·卡拉拉耶夫是苏联吉尔吉斯著名的《玛纳斯》演唱家。影片记录了这位民间诗人演唱《玛纳斯》的真实情景。我是第一次看《玛纳斯》演唱。他声音宏亮,口齿清晰,富于表情;时而高昂、时而平静、时而悲哀、时而欢欣、时而慷慨、时而温存;一会如高山流水、婉转动听,一会似万马奔腾,惊天动地,一会儿春风拂面,柔情绵绵,一会又如山鹰扑食,扣人心弦……每一句都是诗,每一段都是歌,没有伴奏,没有停息,一句接一句,一代接一代,也不知传了多少世纪才传到现在,民族的记忆和骄傲会凝结在这里……我完全沉浸在诗人的精湛表演之中……”① 居素普·玛玛依看过影片之后,对萨雅克拜·卡拉拉耶夫的尊敬之情溢于言表,看到前辈玛纳斯奇演唱史诗的真实场景后心情十分激动。当他们来到著名作家钦吉斯·艾特玛托夫生长的舍克尔村时被安排在《吉尔吉斯文化报》副主编家里做客。在做客期间,居素普·玛玛依按主人的请求演唱了《玛纳斯》史诗片段。他演唱的是史诗中玛纳斯准备远征别依京之前妻子卡妮凯情意绵绵进行细致的准备,为玛纳斯及其四十位勇士制作了战袍、皮裤、白毡帽等礼物,表达自己希望英雄胜利凯旋的美好心愿等内容。居素普·玛玛依以自己独特的演唱方式,新颖的情节和语言,别具一格的手势动作进行演唱倾倒了当地听众。陪同他访问的陈学迅对当时的场面也有如下描述:“居素普·玛玛依的演唱绝非象我写的这么简单,它有点象我国汉族人民喜欢的说书,但也绝不类同,因为说出的每一句都是诗和歌,玛纳斯演唱家要集诗人、歌手、演员、音乐家于一身,演唱的韵律感极强……居素普·玛玛依的技艺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他不慌不忙,抑扬顿挫,如清泉奔涌,一泻到底,前后一口气说了近半个小时,才把一段内容说完,奥斯坎·达尼凯耶夫就坐在我身边,他不停地向我赞叹到:‘真了不起!真了不起!居素普阿塔的记忆力真惊人!’”① 居素普·玛玛依还向在坐的人说明柯尔克孜古代军队兵士本来都戴黑色毡帽上阵,使他们与敌人混在一起时难以区分敌我,只有到玛纳斯的时代才由智慧超群的卡妮凯凭着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和精巧的手艺缝制白毡帽后才被称为白毡帽柯尔克孜人。他还指出白毡帽是柯尔克孜族根据本民族审美情趣而创造出来的最具代表性的一件民族服饰并说:“卡勒帕克(白毡帽)这个词好象只有在柯尔克孜语中出现,戴在柯尔克孜头上才显般配一样神圣无比。它先用精选的白色细羊毛擀制成的毡子裁剪成四块等腰三角形的毡片后用黑色丝绒压缝而缝成。向上翻起的卷沿也用黑色丝绒修饰。戴到头上使人显得既精神又独具魅力与众不同。卡妮凯缝制毡帽把它赠送给英雄及勇士们时说过:“白色的高顶帽子象征着白雪皑皑的阿拉套山,黑色的压缝线条象征着雪山上的条条山谷,而较宽的黑色的卷边则象征着广阔的草原。当你们看到白毡帽时就象看到了家乡,看到家乡的父老乡亲,看到高耸入云的高山雪峰和绿茵茵的草原一样的亲切,会觉得自己有一种神圣感和崇高感。白毡帽从古至今传到我们的时代更显得神圣而崇高,在样式上有了很改进和发展,真正地成了我们民族的象征”。听到居素普·玛玛依老人的一番介绍,在坐的人们都为他的精彩解释拍手叫绝,都称赞他是柯尔克孜传统文化的活宝典。其中很多人当时就头上都戴着白毡帽,但对自己头上的白毡帽的来龙去脉及含义都从来没有听过如此细致的解释。

  当时,吉尔吉斯斯坦对《玛纳斯》史诗进行搜集整理出版已有五十多年历史并出版萨恩拜·奥诺孜巴克演唱的《玛纳斯》第一部及萨雅克拜·卡拉拉耶夫演唱的第二、三部,而我国对居素普·玛玛依演唱的内容虽然经过几番周折终于记录完成,只出版了第一部第一卷和第二部第一卷,其它卷本还不曾与读者见面,他演唱的《玛纳斯》八部的内容还不被吉尔吉斯斯坦读者所了解。所以,居素普·玛玛依如数家珍一般把《玛纳斯》史诗不为吉尔吉斯斯坦的读者所了解的后五部内容一一进行概要讲叙时,在人们中间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他们为居素普·玛玛依的才华感到吃惊,认为与他能见上一面合上一个影做纪念是一生中最大的荣耀。吉尔吉斯斯坦出版的《玛纳斯》史诗唱本与居素普·玛玛依的唱本在保持传统特性的基础还具有各自的特征。居素普·玛玛依一人就演唱《玛纳斯》史诗八部的内容,这在《玛纳斯》史诗的流传和发展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他的唱本虽然在篇幅上不能算最长,但在内容上可以说是最完整的。因此,艾特玛托夫说:“居素普·玛玛依是柯尔克孜文化的代表和继承者”是毫不夸张的。

  在访问期间,居素普·玛玛依还被安排参观了吉尔吉斯斯坦一代《玛纳斯》大师萨恩拜·奥诺孜巴克生长的村子,那里新落成的学校要以这位玛纳斯奇(萨恩拜·奥诺孜巴克)的名字命名。居素普·玛玛依正好参加学校命名典礼并剪彩祝福。当地的人们欢腾雀跃为一睹当代《玛纳斯》演唱大师的尊容而倍感幸福与自豪。居素普·玛玛依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座落在塔拉斯的英雄玛纳斯圣陵前祭拜口诵《古兰经》经文时,伴随在他身边的人们都默默地一起为英雄的亡灵默哀。居素普·玛玛依仔细地审视着英雄玛纳斯的圣陵无限感慨,心中涌起难以名状的巨浪。他一生演唱《玛纳斯》史诗,所以能够亲自来到玛纳斯陵墓前祭拜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一个心愿。因此,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是难以用语言表述的。

  居素普·玛玛依是做为中国人民以及生活在中国的柯尔克孜族人民的使者身份访问吉尔吉斯斯坦的。吉尔吉斯斯坦人民也以最热情的方式接待了这位久仰的使者。他们的每一个细小的安排都表现出对这位来自异国他乡,但却代表着整个柯尔克孜民族精神文化的老人的尊敬和崇拜之情。居素普·玛玛依的这次吉尔吉斯斯坦10天之行是具有历史意义的难忘之旅。但是,唯一的一个缺憾就是邀请他们的真正主人钦吉斯·艾特玛托夫却因在莫斯科参加全苏最高苏维埃代表大会而没能亲自出面安排接待。为此,艾特玛托夫在电话中向居素普·玛玛依及同伴陈学迅表示了歉意。同年10月,我国柯尔克孜学者马克来克·奥木尔拜应邀访问吉尔吉斯斯坦,当时,他与钦吉斯·艾特玛托夫见面转达居素普·玛玛依的问候时,钦吉斯·艾特玛托夫对他说:“居素普·玛玛依是柯尔克孜精神的继承者。我们怎么尊敬他都不为过。他来访时我没能见上,你回去后一定要代问他好,把这件锦袍披在他身上。只要平安我是会和他有见面的机会的。”说完,他把一件锦袍交到马克来克·奥木尔拜手上,要求他带给居素普·玛玛依。居素普·玛玛依的这次吉国之行意义深远,在两国人民之间搭起了一座友谊的桥梁,当时的访问引起吉国报刊媒体的高度关注,他每到一地都有相关报道见诸各种报端,引起了轰动[②]。甚至还有专人撰写长篇追踪报道。[③]

  1992年,吉尔吉斯斯坦成为独立国家之后一年多,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两国的友好关系得到进一步发展。为了加强文化交流,增进两国的友谊。由当时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新疆《玛纳斯》史诗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夏尔西别克·司迪克为团长,以居素普·玛玛依为首的中国新疆文艺访问团于10月出访了吉尔吉斯斯坦。这个以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文工团为主,由中国柯尔克孜族的优秀演员组成的演出团在吉尔吉斯斯坦各地进行访问演出,得到了当地观众的热烈欢迎。10月5日,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斯卡尔·阿卡耶夫接见了访问团主要成员并邀请夏尔西别克·司迪克和居素普·玛玛依等把访问日期延续几天到纳伦州阔奇阔尔县参加著名玛纳斯奇萨恩拜·奥诺孜巴克诞辰125周年纪念活动。我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得到消息后经与文化部及新疆有关部门协商后同意夏尔西别克·司迪克、居素普·玛玛依等五人留在吉尔吉斯斯坦参加萨恩拜·奥诺孜巴克的诞辰纪念活动。10月16日,他们由吉尔吉斯斯坦纳伦州文化官员加里力陪同来到纳伦州阔奇阔尔县。第二天下午,著名玛纳斯奇萨恩拜·奥诺孜巴克诞辰125周年纪念活动在阔奇阔尔县剧院隆重开幕。来自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日本、乌兹别克斯坦各国及吉尔吉斯斯坦各地的学者欢聚一堂,整个县城都沉浸在节日的欢乐之中。会议由当时的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总理吐尔逊别克·钦吉雪夫主持。他在讲话中特意向与会代表介绍了在主席台前排就坐的居素普·玛玛依和夏尔西别克·司迪克。与会的学者们以热烈的掌声对居素普·玛玛依表示欢迎。夏尔西别克·司迪克还在大会上做了题为:“中国《玛纳斯》史诗搜集、整理、出版、翻译、研究工作”的书面报告。居素普·玛玛依也应邀做即兴讲话,他在讲话中对吉尔吉斯斯坦为已故著名玛纳斯奇举办如此隆重的纪念活动表示钦佩,为对自己的热情接待表示感谢,希望中吉两国人民进一步加强友好往来,把《玛纳斯》史诗的研究推向新的高潮。

  10月18日,居素普·玛玛依等与吉国总理一起进早餐并接到吉国总理赠送的礼品,然后又参加了萨恩拜·奥诺孜巴克纪念馆开馆仪式及玛纳斯奇石像揭幕仪式并为此而剪彩。这些仪式结束后,他们又被会议组织者安排到离阔奇阔尔18公里处的草原上参观特意为这次纪念活动而举办的柯尔克孜族传统的赛马活动。赛马中获得第一名的马主人得到九头牲畜的奖品。这九头牲畜分别为一只骆驼、两匹马、两头牛、两只牛犊、两只绵羊。除了赛马外,还举行了猛禽捕猎的游戏及猎手们射猎野鹅、野鸭的游戏。碧绿的草原上支起了密密麻麻共170座白色毡房用于招待客人,显得十分壮观。居素普·玛玛依依然是会议上最重要的客人。此前,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斯卡尔·阿卡耶夫接见夏尔西别克·司迪克和居素普·玛玛依时说:“1995年我们准备举办《玛纳斯》一千周年纪念活动,并从现在起就已开始着手筹备。我们已将这一计划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1995年度的计划,希望他们大力协助和支持。塔拉斯的玛纳斯陵墓也已开始了维修。”阿斯卡尔总统听到我国于1991年在北京举办的《玛纳斯》史诗出版新闻发布会及《玛纳斯》史诗工作成果展览的情况后对中国政府重视民族文化事业的政策表示由衷的敬佩。最后,他对夏尔西别克·司迪克同志说:“你们一定要组织代表团,让《玛纳斯》专家学者带着中国的《玛纳斯》工作成果展前来参加《玛纳斯》一千周年活动。”双方都表示要尽快拿出一批成果为《玛纳斯》史诗一千周年活动献礼。之后,居素普·玛玛依一行于10月19日登上了归途。

  1995年春,联合国第49届主席联席会议根据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的申请经过讨论做出决议,把1995年定为世界范围内的《玛纳斯》史诗年。为此,吉尔吉斯斯坦于8月底举办大型的纪念活动。共有三十多个国家的代表参加了这一盛典。我国派出了以国家民委副主任文精为团长的五人访问团。团员中有著名玛纳斯奇居素普·玛玛依和中国《玛纳斯》研究会会长夏尔西别克·司迪克。

  当我国代表团将特意带去的礼品,一个用柯尔克孜族传统手工艺绣制的以表达两国人民友谊的,上面绣有两国最著名的玛纳斯奇图像的图西吐克(壁挂)以及我国出版的居素普·玛玛依唱本《玛纳斯》史诗八部十八卷递到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斯卡尔·阿卡耶夫手上时,他掂着沉甸甸的18卷《玛纳斯》感慨地说:“这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拿到的最贵重的礼物,中国人民对《玛纳斯》史诗的保存和发展所做出的贡献是巨大的。”这是阿斯卡尔·阿卡耶夫总统第二次接见居素普·玛玛依。在这次《玛纳斯》一千周年纪念活动期间,居素普·玛玛依自始至终得到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人民对他的最高礼仪,在三十多个国家的学者参加的《玛纳斯》国际学术大会上,在塔拉斯举办的大型纪念仪式上,居素普·玛玛依与各国首脑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高级代表等一起被安排在主席台显要位置就坐。他还与名扬世界的吉尔吉斯著名作家钦吉斯·艾特玛托夫结识。这两位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两国柯尔克孜族中出现的当代文化的杰同代表终于有机会握手相见,倾吐彼此的仰慕之情。但是,短暂的见面并没有给他们更多的相互了解的机会。对居素普·玛玛依的《玛纳斯》演唱倾慕已久的钦吉斯·艾特玛托夫不无好奇地向居素普·玛玛依询问:“关于您的生平有没有专门论著?”居素普·玛玛依只好笑着摇摇头说:“在中国有很多学者都写了关于我的文章。”

  在庆祝大会上,阿斯卡尔·阿卡耶夫总统强调《玛纳斯》史诗在柯尔克孜精神文化中的地位之后,还向与会者专门介绍居素普·玛玛依时说:“柯尔克孜人民要感谢他将柯尔克孜族古代精神文化保存和传向后代的功绩。”之后,为了表彰他在《玛纳斯》史诗方面的杰出成就,阿斯卡尔·阿卡耶夫还在大会上亲自向居素普·玛玛依颁发了纯金奖章。这是吉尔吉斯斯坦在《玛纳斯》一千周年纪念活动中颁发的最高奖励。有幸获得这一奖励的只有居素普·玛玛依及为这一活动做出巨大帮助的几个外国元首。

  这一世界性的《玛纳斯》史诗一千周年活动于1995年8月25日开幕。期间举办了各类纪念活动、学术活动,而一直延续到9月3日,我国代表团于9月4日回到乌鲁木齐。

  1997年1月6日,吉尔吉斯斯坦议会议员伊斯玛义络夫还专程来到乌鲁木齐,按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斯卡尔·阿卡耶夫的委托向居素普·玛玛依颁发了“吉尔吉斯斯坦人民演员”证书及勋章。这是阿卡耶夫于1995年8月21日在《玛纳斯》一千周年活动前夕签发的。证书中醒目地写着“为《玛纳斯》史诗的发展、传播做出不朽贡献的玛纳斯奇居素普·玛玛依授予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人民演员的荣誉称号”的字样。

  把一生献给《玛纳斯》演唱事业的居素普·玛玛依无论怎么表彰都是当之无愧的。因为他是柯尔克孜族人民二十世纪中最后一位尚健在的唯一一位杰出玛纳斯奇,是继承和发展柯尔克孜古代文化的突出代表,是全体柯尔克孜人民的骄傲。

  二、吉尔吉斯斯对居素普·玛玛依及其唱本的研究

  在做为《玛纳斯》史诗流传地区的吉尔吉斯斯坦,居素普·玛玛依的名字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既从我国开始搜集《玛纳斯》史诗开始,便在吉尔吉斯斯坦为人所知,到了20世纪下半叶他的名字在吉尔吉斯斯坦可以说已经是尽人皆知,家喻户晓。对于他在吉尔吉斯斯坦的研究,我们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展开论述。第一是他的史诗唱本在吉国的出版和流传,第二是对他及其唱本的在吉国的研究。

  居素普·玛玛依唱本《玛纳斯》第一次在吉国出版是20世纪90年代初。首先是他演唱的《玛纳斯》史诗第二部《赛麦台》于1993年以三卷本形式出版[④]。他演唱的其它两部史诗《巴额西》[⑤]、《托勒托依》[⑥]也曾先后于1998年、1999年出版。在吉尔吉斯读者及专家学者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2011年,居素普·玛玛依唱本《玛纳斯》史诗前三卷,即《玛纳斯》、《赛麦台》、《塞依铁克》在吉国结集出版。[⑦] 随着上述文本的不断出版和普及,有关他的研究和介绍文章更是以大版的篇幅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各类报刊上连篇累牍地不断发表。

  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众多《玛纳斯》学者中,凯艾西·克尔巴谢夫[⑧]在居素普·玛玛依及其唱本的介绍和研究方面做出巨大成绩。他不仅把居素普·玛玛依的上述《赛麦台》三卷及《托勒托依》、《巴额西》等从我国柯尔克孜族所使用的阿拉伯字母为基础的文字转写成西里尔字母吉尔吉斯文出版,而且还撰写出版了《玛纳斯奇居素普·玛玛依》[⑨]《英雄史诗<玛纳斯>的经典范本》等著作[⑩],其中对居素普·玛玛依及其唱本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讨论,而且将他的演唱文本同吉尔吉斯斯坦的20世纪两位著名玛纳斯奇萨恩拜·奥诺孜巴克和萨雅克拜·卡拉拉耶夫的唱本进行了比较研究。此外,他还发表了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的<玛纳斯>》、《论居素普·玛玛依演唱的<托勒托依>史诗》、《居素普·玛玛依与萨雅拜·卡拉拉耶夫》等都是极有价值的论文。他还是《<玛纳斯>百科全书》[11]等大型辞书中绝大多数有关居素普·玛玛依条目的撰稿人。这位《玛纳斯》专家曾长期跟踪研究居素普·玛玛依的史诗演唱艺术和他所演唱的文本,在这个方面出版了很多成果,曾是居素普·玛玛依及其唱本研究在吉国主要推动者。

  目前,在吉尔吉斯斯坦学术界,居素普·玛玛依已经是得到大众关注的当代玛纳斯奇。目前在吉尔吉斯斯坦,不仅任何一本关于《玛纳斯》史诗的学术著作都无一例外地将其史诗演唱艺术和成绩设为专章加以论述,而且还被列入了大学课程中,在讲述相关课程时,作为专章进行讲解。在吉尔吉斯斯坦出版的文学史,《玛纳斯》学史著作以及各种辞书之中,都设有专章。比如在近期由吉国专家集体撰写出版的多卷本《吉尔吉斯文学史》中就专章介绍了居素普·玛玛依的生平和史诗演唱艺术[12],并给他的史诗演唱艺术给予了高度评价。在这里,最好允许我们从《吉尔吉斯文学史》中摘录一段关于他的评价吧:“从居素普·玛玛依的唱本中,我们可以看到柯尔克孜族口头文学创作中广为传播的丰富的史诗描述片段,诗歌创作因素,民间谚语和格言,民间劝喻歌的形式以及形式多样而高度艺术化的语言艺术成就。每一个情节的发展过程,每一个情景、人物、武器都有独特而精彩描述,每一个事物都运用了鲜明而各具特色的诗歌语言要素,从而大大提高了史诗的艺术性和对听众的吸引力。”[13]

  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居素普·玛玛依已经成为吉国新闻媒体记者报道的常见题目,吉国读者已经从原先的模糊认识逐渐对居素普·玛玛依的演唱艺术加深了认识,已经从当时的介绍性报道向深度分析和研究发展。吉尔吉斯斯坦出版的所有大型辞书中,无一例外地将居素普·玛玛依的条目列入其中。到目前为止,关于关于居素普·玛玛依生平及唱本的词典条目数以百计,主要有《<玛纳斯>百科全书》(第一、第二卷)和其他一些大型辞书中的词条。这部百科全书中总共收入有关居素普·玛玛依及其唱本的词条8条。其中有关他生平的词条条目长达万余行[14],其他词条基本上是关于他的《玛纳斯》版本的。此外,在这部百科全书的其他一些涉及到史诗内容、情节等词条中都反复多次出现他的唱本与吉尔吉斯斯坦玛纳斯奇唱本内容、情节的比较。此外在斯·阿里耶夫、托·库勒玛托夫所编的《玛纳斯奇及研究者》[15]一书中,在其他一些类似的著作中都有关于居素普·玛玛依的内容。

  除了上述各类研究成果之外,随着两国学术交流的不断扩大和深入,我国学者的研究成果也逐渐得到吉尔吉斯斯坦学者的认可,很多成果还得到出版。比如,吉国大型文学刊物《阿拉套》曾在1995年出版研究增刊,集中翻译发表了我国学者研究《玛纳斯》史诗的一部分论文或论文提要[16],总计约20多篇。由康艾西·居素波夫主编的系列丛书《吉尔吉斯论集》第四卷[17]就专门翻译出版了中国学者关于历史、语言、文学、民俗等方面的学术论文。其中有郎缨教授关于《玛纳斯》史诗研究的名篇《<玛纳斯>史诗的悲剧美》以及阿地里·居玛吐尔地和托汗·依萨克合写的长篇论文《<玛纳斯>演唱大师居素普·玛玛依》等关于居素普·玛玛依及其唱本研究的论文七篇。[18]也是在这个卷本中发表的。值得一提的是,托汗·依萨克以自己《中国柯尔克孜族<塞麦台>史诗的情节结构特点》为题的学术论文在吉国获得副博士学位。她的这部学位论文得到吉国学术界的高度评价,并且很快在吉国出版。[19] 我国新疆人民出版社于2004年出版的居素普·玛玛依《玛纳斯》史诗八部的吉尔吉斯文版[20]和分别有我国民族出版社和吉国PrintExpress出版社于2007年和2014年出版的由托汗·依萨克和阿地里·居玛吐尔地合写的吉尔吉斯文居素普·玛玛依评传《<玛纳斯>演唱大师居素普·玛玛依》[21]一书都在吉国引起了巨大凡响。尤其是,2014年5月23日至25日在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塔拉斯市国立塔拉斯大学举办的“居素普·玛玛依:我们时代的玛纳斯演唱大师”国际学术研讨会更是将居素普·玛玛依在吉国的研究推向了一个高潮。会议由吉国及产基金会举办,会议收到各国学从各种角度撰写的论文60多篇,对居素普·玛玛依的史诗演唱才能,演唱本文的艺术特色、社会价值以及他本人在世界史诗坐标系中的地位都进行了全方位研究和探讨。所有这些都说明,吉尔吉斯斯坦的居素普·玛玛依研究已经成为一个学术专题,引起人们极大的关注。

  三、其他国家对居素普·玛玛依及其唱本的研究

  20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居素普·玛玛依的史诗演唱才能以及内容不仅被国内各族文艺工作者所熟悉,而且已经走向世界,逐步为世界各国人民所了解,并逐步成一项专门的研究学科。比如:日本出版的《丝绸之路》杂志1981年第4期上发表了居素普·玛玛依演唱的《玛纳斯》第四部《凯耐尼木》的片段,并在该期杂志封面上刊登了他与我国《玛纳斯》专家胡振华先生的合影,这是居素普·玛玛依及其演唱的《玛纳斯》第一次被介绍到国外。翻译介绍这一片段的是1979年来我国师从乌丙安、胡振华教授的日本女士乾寻。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在向国外介绍翻译居素普·玛玛依及其唱本方面,胡振华先生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中国的<玛纳斯>史诗及歌手居素普·玛玛依》是他在国外讲学及演讲的固定题目。他以此题目在国外举办的学术研讨会及讲学中多次进行演讲,发表了许多文章,得到了国外学者的欢迎。1983年,他与法国学者莱米·岛尔合写《新疆柯尔克孜<玛纳斯>概述》一文发表在法国出版的《突厥学》1984年第Ⅹ、Ⅺ期上。1989年又与法国格·依玛尔特教授合作在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内陆亚细亚研究所以乌戈尔·芬-阿尔泰学丛书第154种为编号出版的《柯尔克孜语教程(A Kirghiz Reader)》中用英文介译了居素普·玛玛依唱本[22]。这是居素普·玛玛依第一次被介绍到美国。除了上述文章以外,德国学者卡尔·赖希尔于1987年在美国举行的文学比较研究学术研讨会上宣读了《居素普·玛玛依的史诗演唱艺术》的论文,在研讨会上引起轰动,与会者无不称赞居素普·玛玛依是“活着的荷马”。在其关于突厥语民族的专著《突厥语民族口头史诗:形式、传统和诗歌结构》中[23],卡尔·赖希尔也对居素普·玛玛依的《玛纳斯》史诗演唱进行了研究和评述。

  在居素普·玛玛依和我国《玛纳斯》史诗国外研究方,有一个人物是我们不能回避的,那就是日本学者西胁隆夫。他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就与胡振华先生合作,于1983年、1991年、1992年、1994年分别在日本鸟根大学法文学部《文学科纪要》第七号-Ⅰ、第15号-Ⅰ、第17号-Ⅰ、第21号上发表了居素普·玛玛依唱本《玛纳斯》片段及介绍居素普·玛玛依文章。然后,又将阿地里·居玛吐尔地和托汗·依萨克合写的居素普·玛玛依传记2万多字被译成日文在日本名古屋学院大学学报《名古屋学院大学论集》vol.36 No.1(pp.49-60,1999),No.2(pp.121-131,2000)上连载。近几年来,他又先后在《名古屋学院大学论集》上翻译发表了阿地里·居玛吐尔地和托汗·依萨克合写的,由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玛纳斯>演唱大师居素普·玛玛依评传》[24]一书的第一章第四节“巴勒瓦依—居素普·玛玛依的启蒙导师”以及第二章第二节“朱素普阿洪·阿帕依和额布拉音·阿昆别克”[25];阿地里·居玛吐尔地的论文《英雄史诗<玛纳斯>的口头特征》[26]等,并且已经着手开始翻译居素普·玛玛依《玛纳斯》唱本第一部,其中第一部第一分册已经在名古屋学院大学内部资料集《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第4卷中刊行[27]。

  此外,在土耳其学者中,伊吾根·海热丁撰写发表了《土耳其出版的<玛纳斯>史诗论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玛纳斯>史诗及<突厥语大词典>》等文章。在把“乌鲁木齐出版的史诗资料介绍给土耳其读者方面,伊吾根·海热丁的贡献是巨大的。”[28] 最近,另外一位土耳其学者阿力木江·伊纳耶惕在我国学者的研究资料基础上出版了有关居素普·玛玛依及其唱本的专著《居素普玛玛依与<玛纳斯>史诗》[29]。全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居素普·玛玛依的生平,根据作者的交待,主要参考了阿地里·居玛吐尔地和托汗·依萨克以及郎樱发表的资料。第二部分则是《玛纳斯》史诗文本的翻译,包括居素普·玛玛依唱本第一部的从英雄玛纳斯的出生到他与卡妮凯的婚礼的内容。此外还附有词汇索引等。这部著作无疑是到目前为止,土耳其出版的比较全面的关于居素普·玛玛依及其唱本的著作。

  总之,居素普·玛玛依在《玛纳斯》史诗的保存、发展、演唱、传播方面所做出的不朽功绩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和认识。他的名字已经早已跨越时空和国家的界限传向世界。我们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学者参与到这一有趣的课题研究之中。我们在这里衷心祝愿我国的“国宝” 居素普·玛玛依健康长寿。

 

本文原载《民间文化论坛》2015年第2期

 

注释:

  [①] 对于居素普·玛玛依国内的研究参见阿地力·朱玛吐尔地,托汗·依萨克:《当代荷马:<玛纳斯>演唱大师居素普·玛玛依评传》,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02年;阿地力·朱玛吐尔地,托汗·依萨克:《<玛纳斯>演唱大师居素普·玛玛依》,吉尔吉斯文,民族出版社,2007年;郎樱:《<玛纳斯>论》,内蒙古大学出版社,1999年;阿地里·居玛吐尔地:《口头传统与英雄史诗》,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9年等。

  ① 《在艾特玛托夫故乡做客》,陈学迅著,《民族作家》,1989年第5期,第89页。

  ① 《在艾特玛托夫故乡做客》,陈学迅著,《民族作家》,1989年第5期,第90页。

  [②] 参见《吉尔吉斯斯坦文化报》,1989年6月8日第12版;《列宁青年》,1989年6月6日第3版;《苏联吉尔吉斯斯坦》,1989年6月7日第3版;《苏联吉尔吉斯斯坦》,1989年6月9日第4版等。

  [③] 铁米而别克·托合托哈孜耶夫:《居素普·玛玛依的塔拉斯之行》,载作者《在卡拉吾勒巧库山上所想到的》一书,比什凯克,1995年,第14-20页。

  [④] 居素普·玛玛依:《塞麦台》(3卷),比什凯克,“夏木”出版社,1995年。

  [⑤] “民间文学丛书第7卷”:《 <巴额西>、<曼德尔满>》,比什凯克,“夏木”出版社,1998年。

  [⑥] “民间文学丛书第8卷”:《托勒托依》,比什凯克,“夏木”出版社,1999年。

  [⑦] 居素普·玛玛依:《玛纳斯》、《赛麦台》、《塞依铁克》,比什凯克,“比依克提克”出版社,2011年。

  [⑧] 凯艾西·克尔巴谢夫(Kengesh Kirbashev,1931-2005):吉尔吉斯斯坦《玛纳斯》专家,文学副博士,曾任吉尔吉斯斯坦科学院语言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⑨] 凯艾西·克尔巴谢夫:《玛纳斯奇居素普·玛玛依》(吉尔吉斯斯坦科学院《玛纳斯》丛书),1997年。

  [⑩] 凯艾西·克尔巴谢夫:《英雄史诗<玛纳斯>的经典范本》,比什凯克,“夏木”出版社,1997年。

  [11] 吉尔吉斯斯坦百科全书总编委会编:《<玛纳斯>百科全书》(第1、2卷),比什凯克,1995年。

  [12] 阿布德勒达江·阿克玛塔里耶夫主编:《吉尔吉斯文学史》,第2卷,比什凯克,2004年,第442-460页。

  [13] 同上,第460页。

  [14] 参见《<玛纳斯>百科全书》,第1卷,比什凯克,1995年,第229-231页。

  [15] 斯·阿里耶夫、托·库勒玛托夫编:《玛纳斯奇与研究者》,比什凯克,1995年。

  [16] 《阿拉套—吉尔吉斯(柯尔克孜)民族魂<玛纳斯>》,比什凯克,1995年。

  [17] 《吉尔吉斯论集》,第4卷,比什凯克,1997年。

  [18] 康艾西·居素波夫主编:《吉尔吉斯(柯尔克孜)论集》,第4卷,比什凯克,1997年,第209-345页。

  [19] 托汗·依萨克:《中国柯尔克孜族<塞麦台>史诗的情节结构特点》,比什凯克,比依克提克(Biyiktik)出版社,2011年。

  [20] 居素普·玛玛依:《玛纳斯》,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2004年。

  [21] 托汗·依萨克和阿地里·居玛吐尔地:《<玛纳斯>演唱大师居素普·玛玛依》,民族出版社,2007年。

  [22] 参见胡振华:《胡振华文集》,上卷,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1年,第481-482页。

  [23] 卡尔·赖希尔:《突厥语民族口头史诗:形式、传统和诗歌结构》,阿地里·居玛吐尔地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

  [24] 阿地力·朱玛吐尔地,托汗·依萨克:《<玛纳斯>演唱大师居素普·玛玛依评传》,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02年。

  [25] 参见阿地力·朱玛吐尔地,托汗·依萨克:《巴勒瓦依—居素普·玛玛依的启蒙导师》,载《名古屋学院大学论集:语言·文化篇》,第22卷,第1号(2010年10月),第105-117页。

  [26] 阿地里·居玛吐尔地:《名古屋学院大学论集:人文·自然科学篇》,第47卷,第1号(2010年7月),第71-82页。

  [27] 《中国少数民族文学·4》,柯尔克孜族的英雄叙事诗《玛纳斯》第一部第一册,西胁隆夫译,名古屋学院大学内部资料集成,2011年3月。

  [28] 斯.阿利耶夫,特.库勒玛托夫编:《玛纳斯奇与<玛纳斯>学者》,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1995年,第183页。

  [29] 阿力木江·伊纳耶惕:《居素普玛玛依与<玛纳斯>史诗》,土耳其,伊兹密尔,2007年。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