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索南多杰:史诗的故乡——德尔文部落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4-10-27  作者:索南多杰
0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这里正是黄河之源的天堂,这里有来自远古的创始传说;这里是格萨尔的故乡,是英雄史诗的发祥地。在这片弥漫着浓郁格萨尔文化气息的“岭国”土地上生活着一个古老的藏族部落,当地人自称是“三果洛”的后代。“三果洛”,即班玛本(“本”意为十万户)、昂欠本、阿什姜本,是全民信仰佛教及格萨尔王的地方。德尔文部落就属“三果洛”中的阿什姜本,主要居住在甘德县柯曲镇境内,现已形成近四百户人家的较大部落。也有一部分散居在四川阿坝、甘孜,青海黄南州及果洛州其他五县。夏日绿草如茵,蓝天白云,一派草原美景;严冬冰天雪地,如冰雕玉琢,一片北国风光。独特的自然景观,造就了这里古朴、厚重的格萨尔文化现象。

  德尔文部落由来

  近千年来,德尔文部落就虔诚的将格萨尔王史诗的传承说唱作为自己的使命,世代相传、经久不衰。“德尔文”系藏语音译,意为来自墓穴的人。就是说这个部落的人视死如归,他们无所畏惧、英勇善战、不怕牺牲。德尔文部落群众深信自己是董氏华秀部落后裔,藏族四大姓氏中的董氏衍生出玉察、德合察、茂察、郭察、西合察、朝木察、热卜察、木察、刚察、散木察、参木察、若合察、河尔察、朵察、斯察、五察、目合察、次日察(又有普尔察、琼察、玛察等说法)等十八大“察”系和华秀、贡秀、日秀、拉秀、都秀、路秀、赛秀、才秀、曲秀、纳秀、朝秀、托秀、曼秀、达秀、敖秀、周秀、勒秀、斯秀等十八大“秀”(后裔),德尔文部落正是属于十八大秀之华秀部落。

  据《嘉木样协巴传》记载,华秀部落始祖当时苦于没有子嗣遍寻良方,最后经人指点供奉祭拜苯教神灵华赛斗拉梅把日而得一子,取名华赛加布(意为受华赛斗拉梅把日神保护)。其子孙后代人丁兴旺,繁衍成一个氏族部落,并取名为华秀部落。

  据藏文古籍记载:元朝灭了西夏以后,西夏中的一部分人,其中包括汉人,逃亡散落于今河北、安徽及四川成都附近一带定居,这部分人久而久之,逐渐也融入到汉民族之中了。残留的一部分原党项十八大秀氏部落的蕃族人在其名叫赛吾的首领率领下,从河西穿越宗喀,到今甘南的甘甲垦荒种地逗留长达20余年,其部下中的华秀氏、交合秀氏、掖合秀氏、达合秀氏、嘉秀氏、底秀氏、麦秀氏、夏秀氏、贡秀氏、勒秀氏、其秀氏等十一大秀氏,二百六十多个大部落,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随赛吾首领沿岷江南下到今康定西部新都桥附近定居,当地妇女至今保留着古时顶戴帛袋式状头饰,毛常沿帽一侧内叠扣于头上,上沿额伸出头前额,宽至两鬓,长约3公分的袋状帽箭垂于脑后,然后用红丝绸或五彩头绳编发辫于头顶。后来其中又有一部分西上卫藏本土定居,元时被八思巴接纳为卫藏十三万户之一。另外两部分中,一部分散留在川西北,今甘肃黄河河曲及今甘南的碌、玛、夏三县各地和河湟部分地区,从事游牧生活。其另一大部分秀氏部落的人经过长时期的休整后,率部大举东进,与分布在秦、陇一带的蕃人融为一体。直至宋末元初时,甘青藏族的居住地有秦(今天水)、凤(今陕西凤县,包括两当、徽县)、泾(今泾川)、原(今镇原)、仪(今华亭)、渭(今平凉)、河(今临夏)、洮(今临潭)、岷(今岷县)、迭(今迭部)、宕(今宕昌)、阶(今武都)、文(今文县)、湟(今青海乐都)、廓(今青海贵德)、灵(今宁夏灵武)、凉(今武威)及德顺(今静宁)、通远(今陇西)、积石军(今青海循化),乃至河西之地。另外,还有环(今环县)、庆(今庆阳)、镇戎军(今宁夏固原)及夏州(今陕西横山县)等地。

  据《安多政教史》记载,在董·华青嘉布的氏族中,有一时期,一个称作华秀·普瓦塔的人,肤色黝黑,体高而背驼,声似山羊,因而其别名为董·木钠格苟热格,他的牧地在玛科拉嘉曲卡等处。当董、朱两氏族争战时,玛卿大神山护佑董姓黑汉,赐予了称为如意能断的九股利剑,作为悉地,因而董氏在战争中取胜了。其子孙将阿尼玛卿赐予的这柄宝剑装藏到佛塔腹中,使其永久性地成为华秀部落的吉祥宝物,保佑阿秀部落战无不胜。董氏之“董”与汉文史书中记载的“党项”羌之“党”,在读音上很接近。“党项”的“党”,即“董”的转音,“项”即“北方”之意,顾名思义是“北方的董氏”这与古代董族活动在这一地区文献记载是吻合的。

  华秀普瓦塔的后裔历经数代,出了一位名叫尕藏贡的道行高深的密宗大师,他有一位医术精湛的弟弟。有一年,兄弟二人同时到隆务寺出家为僧。不久,根据一位活佛的预言,尕藏贡又到隆务穆嘉部落入赘为婿,其弟弟也到隆务热格部落入赘为婿。

  那么,德尔文部落又是怎样形成的呢?民间传说,当时统治青海的蒙古王爷但凡领兵出征,都会胁迫所属藏族部落参战。有一次,蒙古王爷攻打贵德厅时,征集了蒙藏十八部落的所有壮丁参战。他颁布命令说:“明日我高呼德尔文(冲啊)时,谁若贪生怕死,不冲锋陷阵,定要削其鼻舌,割襟羞辱。谁若英勇杀敌,定当重奖”。

  次日,随着王爷的一声令下,华秀·尕藏贡在隆务的后裔们奋不顾身,冲入敌群,一举消灭了敌军。

  蒙古王爷论功行赏,对华秀·尕藏贡的子孙赏给顶戴花翎及象牙印信等,并赐名“华秀德尔文部落”。从此,德尔文之名正式出现在历史舞台上,以此为名的这个藏族部落也养成了以抢劫他人为荣的不良习气。

  另据传说,德尔文部落以战死为荣、病死为耻。大部分男丁成年后,即参与打家劫舍的不法勾当,与人械斗致死者甚多,很少有人善终。故名德尔文(来自墓穴的人,意寓视死如归者)。

  据《果洛文史》记载:公元1846年,德尔文部落桑布、次合多、旺智等弟兄三人遭奸人陷害,身陷大牢。次合多因精通密宗,施法用铜钱割断手铐脚链,兄弟三人协力杀死五名看守后,从热贡地区逃亡到果洛地区。

  他们三人逃到果洛年宝玉则地区时,恰好遇上了阿什姜贡麻部落首领闹吾占都率领1800名壮士祭祀年宝玉则山神,桑布等兄弟三人当即投靠了阿什姜贡麻部落。当时,阿什姜部落举行了盛大的骑射等传统的竞技比赛,桑布在仙女湖畔抱起了一块犏牛大小的石头,引来了阿什姜贡麻部落的啧啧称奇。

  后来,阿什姜贡麻部落与泽巴王结仇,其麾下有四名武艺高强、英勇无敌的将领,对阿什姜贡麻部落造成了极大的威胁。紧要关头,桑布和次合多请命出战,并一举消灭了上述死敌,成为阿什姜贡麻部落的英雄。阿什姜贡麻部落闹吾占都大喜,免除了德尔文桑布及其四代后人的一切赋税。

  次合多先后娶牙合氏、梅氏、阿琼氏等三位妻妾,共生九子六女。长子德尔文·索洛在与马家军阀的战斗中,英勇杀敌战功卓著,被阿什姜尕玛图多委任为旗手(军事将领)。他们的子孙后代遍布果洛六县及四川藏区。

  其后的德尔文·西合多又是一位无敌英雄,曾以六人之力打退了毛尔盖·诺哇部落三百多人的围攻。

  当时,毛尔盖·诺哇部落乘德尔文部落大部分男丁外出抢劫,后方空虚之际,组织三百名骑兵围攻德尔文。留守在家的西合多等六名男士,面对强敌沉着应战,杀死了毛尔盖·诺哇部落首领丹增卡若、塔·更登加布等十二人,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由此,使德尔文部落再一次声名大振。

  德尔文·旬努也是为赫赫有名的大英雄,他攻掠一生,杀人如麻。后来意识到自己罪孽深重,前往匝纳智合喇嘛座前忏悔并戒杀生时说:“我一生杀了47人,罪孽太重,特向喇嘛忏悔。从此永不杀生,哪怕是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这位喇嘛是位未卜先知的贤哲,他见德尔文·旬努弃恶扬善,深感欣慰而又不乏风趣地开玩笑说:“你在阿确地方还杀过2人,难道你忘了吗?其实你这辈子杀了49人,差1人就够50了”。

  总之,德尔文部落历代英雄及其事迹在果洛草原广为传颂,成为崇尚英雄的果洛人民的一面旗帜。解放前,由于封建王朝的反动统治,德尔文部落的男丁生来就是上战场的,他们带兵打仗、戎马一生,以流血牺牲、战死沙场为最终的归所,他们甚至忘记了对死亡的恐惧和求生的本能。在战场上,无论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德尔文部落的男人从不退缩。

  
德尔文部落与英雄史诗《格萨尔》

  德尔文部落男女老幼一律深信自己董氏格萨尔王有某种特殊的渊源,他们认为格萨尔王是莲花生大师的化身,是惩恶扬善,抑强扶弱,普渡众生脱离苦海的救世主。

  《格萨尔》是我国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后来流传到蒙古族和其他兄弟民族地区,是祖国大家庭中各民族共同的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她历史悠久,卷帙浩繁,精深博大,规模宏伟,内容丰富,流传广泛,代表着古代藏族文化的最高成就,是研究古代藏族社会历史的一部百科全书,被誉为“东方的《伊利亚特》”,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美学价值。她是世界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贡献。

  《格萨尔王传》中就岭部落源于董氏家族的描述,至少给我们扪提供了四个信息:第一,岭部落是从“古代藏族先民六大氏族之一的董氏家族”发展而来的;第二,岭部落是拉查根宝的“三个儿子”和玛沁奔热山神的“三个女儿”结合所繁衍的;第三个信息是“董氏家族迁徙”;第四个信息是他们“驻锡在玛域地区”。

  这实际上清楚地交待了岭部落的渊源,其家族、祖先、来由以及所住的地域。史诗中的这些描述,虽然都带有宗教和神话色彩,甚至显得扑朔迷离,但其主线叙述了“果洛人的祖先来自西藏的某一个地方,在灵山秀水的年宝玉则定居下来,凭借厉神的护佑和帮助,传宗接代,繁衍生息,发展成为果洛。”

  正因为如此,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在德尔文部落可谓家喻户晓,深入人心,他们时终没有放弃过对英雄格萨王的敬信之心,即便是身处“文化大革命”等浩劫逆境,也没有停止过歌唱格萨尔大王的英雄赞歌。无论身份贵贱、年龄大小,说唱格萨尔是他们都发自内心的意愿。他们以说唱格萨尔王史诗故事的形式,表达他们对英雄人物的向往,对正义、勇敢、无私的英雄性格的推崇,也寄托着他们对雪域故乡、对新生活的热爱。正是因为德尔文部落如此痴迷和执着于《格萨尔王传》的说唱,曾赢得世人的好奇和赞美,同时也招来了人们的讥讽和嘲笑。然而,无论人们怎样褒贬,最终还是自觉或不自觉地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即生活在同一条山沟里的人,不论男女老少,只要谁会讲一小段格萨尔王的故事,或能哼几句格萨尔王的曲调,几乎都能断定他是德尔文部落的人。这些事实同样告诉人们,在德尔文部落世代流传、经久不衰的格萨尔说唱传统,有其悠久的历史和深刻的文化传统。

  正如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曾被多知庆·更桑贤潘等许多著名贤哲预言的无可争议的掘藏大师谢热尖措就诞生在德尔文部落,据说他是格萨尔王传中的岭国大将治·尕德曲君威尔纳之子南卡托合杰的转世,他以记忆前世的特殊智慧撰写和说唱过《大食财宗》、《秘密赛马称王》、《香雄珠宝宗》(书现已失散)等十多部扣人心弦的《格萨尔王传》,另有《上师修供法》、《甚深教法》及《格萨尔修供法》等多部掘藏经文(相当于作品),给德尔文部落留下了非常宝贵的文化财富,也对格萨尔王史诗在德尔文部落世代相传起到了无法替代的作用。

  藏族人都相信生命轮回,认为“三界六道”中的各个生灵,都有各自的寿限,寿限尽而又转入其他处所,在六道中不断轮回,永无尽头,一切生灵永远处于入胎、出胎、死亡、重新来世的轮回中,普遍相信人有前世、今世和后世。这种“生命轮回”观在藏族人的思想中根深蒂固,因此,当小孩开始学话,基本上能够用语言表达意思的时候,人们就会问他(她)是从哪里来的,前一世你在干什么等,或让孩子认领前世最喜爱的遗物等,根据孩子的前世记忆叙述和最初的言行判断他(她)的前世。或者请活佛高僧,通过算卦、梦相等多种宗教行为指点孩子的前世。在德尔文部落也出现了岭国各大将的转世,如上述已故大掘藏师谢热尖措及其转世的“写不完的格萨尔艺人” 格日尖参等。谢热尖措之子昂仁为岭国米穷卡德转世,被国家命名为“唱不完的格萨尔说唱家”,能唱70多部史诗格萨尔,他说唱的,《妥岭之战》已由昆仑音响出版社录制发行。德尔文吾洛,又叫特多昂加,被很多贤哲预示为格萨尔王大将噶德香文尖转世,著有《阿斯查宗》、《赛马成王》等。喇麻德华为蒙东江德拉赤噶转世,著有《蒙岭之战》、《开拓玛域疆土》等。已故大成就者德尔文·多乎旦为奥吾阿尼华桑转世。

  此外,德尔文·吾洛、喇嘛德华,已故德尔文说唱艺人巴才、已故女艺人阿姨嘎尔贡、已故女艺人塔尔措、还有喇嘛南卡、嘉央西热、堪布“格拉”、德尔文·班桑、罗桑维色等等,他们有的能撰写格传几十部甚至上百部,其故事情节、艺术手法、创造形式独具特色。有的能闻后成诵,复述如流,其故事情节完整,叙述流畅自然、语言朴实无华,娓娓动听。其中已故德尔文说唱艺人巴才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只要老人们在他耳边讲述过格萨尔王的故事,他都能“一闻成诵,复述如流”,尤其擅长人物形象的刻画,把岭国君臣的人名、马名、装备以及各将领在不同时期、不同场面的独特个性、具体的心理状态、外部表情等能够叙述的栩栩如生,淋漓尽致。已故德尔文女艺人阿姨噶尔贡为大掘藏师谢热尖措之妹,她完成补写谢热尖措的《大食财宗》结尾部分,独立撰写的《甘丹凤凰宗》(长达一百多页长条文),作为那个年代的普通女性,她为在德尔文部落保留、传承史诗《格萨尔王传》上占据一定的分量。己故德尔文女艺人塔尔措,具有一副出众的好嗓音,能说唱许多《格萨尔王传》片段,尤其是她那优美的歌喉、独具特色的演唱曲调,在德尔文部落几代人中影响极大,为以后在德尔文部落继承和弘扬“格传”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至于能背诵一部分以下或照本说唱的人,就不计其数了。所以德尔文部落的人可称的上是史诗《格萨尔王传》的直接传授者、创造者和继承者,这里也可谓是《格萨尔王传》这一民族民间艺术奇葩生存和发展的沃土。

  史诗《格萨尔》在德尔文部落的传承,其意义己远远超出她培育出了很多优秀的说唱艺人,更重要的是德尔文部落的很多人,包括很多已走向社会的人都或多或少的接受到格萨尔文化的熏陶,从格萨尔王这部融历史与神话、宗教与文化为一体的史诗中自觉或不自觉地受到教育,从而达到了学习文化、扫除文盲,提高全部落文化素质的效果。

  德尔文部落是一个继承着浓厚传统文化的部落,是一个值得人们去研究和挖掘的部落。这里的人人都自称是岭国时期三十位英雄或某一重要人物的化身,他们对整个史诗尤其是岭国时期的生活场景非常熟悉。作为藏民族古老的文化遗产,史诗《格萨尔》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很高的学术研究价值,是世界文化的宝贵遗产。德尔文部落是传承史诗《格萨尔》的重要载体,2006年被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和全国《格萨(斯)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命名为“德尔文部落《格萨尔》文化史诗村”。

  (作者:青海省民协常务副主席、《格萨尔》学博士)

文章来源:格萨尔研究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