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高志明]寻访德昂族口传史诗“达古达楞格莱标”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8-02-26  作者:高志明
0

  德昂族是我国西南古老的民族之一。汉文史籍中出现的濮人、扑蛮、蒲人、金齿、波龙等,都被认为是德昂族先民。在上世纪50年代的民族识别中,德昂族被识别为单一民族,称“崩龙族”。1985年,根据本民族意愿,变更为“德昂族”。

  德昂族是云南省特有的少数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临沧市、保山市等地,邻国缅甸亦有分布。德昂族人口不多,在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中,仅有2.05万人。在德宏州芒市,有我国唯一的德昂族乡——三台山德昂族乡,那里生活着3000多名德昂族人,是国内最大的德昂族聚居区。

  我长期从事滇西民族民间文学研究,尤其关注少数民族的神话、史诗等口头传统。2017年初,我计划深入研究德昂族的口传史诗“达古达楞格莱标”。它是德昂族的文化标志,2008年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遗名录。然而,正当我准备前往德昂族地区调查时,听到了一个噩耗:德昂族“达古达楞格莱标”项目唯一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著名史诗演唱歌手李腊翁驾鹤西去,享年89岁。

  李腊翁是享誉德宏州的民间歌手。“达古达楞格莱标”是口头演述,对歌手的知识积累、口头表达、记忆力、创编能力有极高要求。李腊翁知识渊博、唱诵技巧高超,不仅会唱,还会用德宏傣文记录,从而进行书面创作。

  李腊翁逝世的消息震动了整个德宏州,这是德昂族民族文化的重大损失。我非常遗憾没能来得及对他的史诗演唱进行研究。人亡歌歇,这就是我国少数民族口头传统保护的严峻现状。

  经多方打听得知,李腊翁带有一名徒弟,叫李腊拽。于是,我联系了当地干部,动身前往调查。

  众所周知,史诗尤其是创世史诗,与一个民族的渊源有着密切关系。德昂族最初从哪里来,在历史上究竟经历过什么?带着这些问题,我在当地德昂族干部的陪同下,拜访了云南省级非遗传承人李腊拽。

  我们进山的时候正是雨季,天气阴晴不定。从乡政府出发前往李腊拽所在的三台山乡卢姐萨村,需要驱车翻山,道路非常湿滑。卢姐萨村位于群山深处,地势较高。李腊拽的家就在一排不起眼的院落中间。李腊拽是1947年生人,“腊”相当于汉语里的“阿”或者“老”,很多德昂族、景颇族人的汉语名字里都有这个词;“拽”在德昂语中是“排行第二”的意思。

  李腊拽是一个朴实谦和的人。接到电话后,他一直在家门口等着我们到来。老人除了本民族语言之外,还会讲傣语、汉语。一番寒暄后,他便用地道的汉语方言向我解释何谓“达古达楞格莱标”。原来,“达古”和“达楞”的意思是“很早很早的祖先”,也就是传下这些古歌的祖先,“格莱标”就是“话”,古话互相传的意思。

  “阿公阿祖,很早很早的时候,一代一代传下来,知道的人又互相传,这就叫‘达古达楞格莱标’。因为德昂族没有文字,只能你传我、我传你。比如,盖房子怎么盖,他就按照达古达楞传下来的经验做。”李腊拽说。

  我向李腊拽请教在“达古达楞格莱标”史诗中,德昂族是怎么来的。李腊拽说:“人种是用葫芦保存下来的。”

  老人讲述了这样一个传说:远古的大地上,熊熊山火将要爆发了。天上的神就来地上挑选心地善良的人,最后挑了8个男人,把他们装到葫芦里,把葫芦放在大海边。大火吞没了世界,太阳、月亮都被火烧掉了,土壤也被烧糊了,人类毁灭了。

  大火过后,葫芦里面的人闻到外边烧糊的土香味,就好奇地往葫芦口的方向爬去。到了葫芦口,他们飞到地上。由于没有吃的,他们就吃那些散发香气的焦土,吃了之后肚子大了起来,再飞不起来了。他们吃土的时候,不停地甩,甩到地上的土就变成了不同的动物。

  8个人商量,如要繁衍,都是男人不行。他们就请天神、地神作证,4个人为一伙儿朝不同的方向走,等到相遇的那一天,谁先说话谁就当女人。他们不知道走了多久,历经了多少风雨,终于有一天见面了。西边的这一伙见到人就吼:“哎!你们是人、是鬼,还是妖怪?”他们忘了之前发过的誓言,就变成了女人。男人、女人一一配对,重新繁育了人类。

  “传说我们德昂族就是南方这一对祖先传下来的后代。”李腊拽说。

  德昂族被称为“古老的茶农”,我还询问了关于茶叶的故事。李腊拽讲了一个更长、更复杂的故事:

  早期的神“本杰昆桑”为了大地的生机舍尽肉体,灵魂变成一只大鸟。这只大鸟在天地间飞个不停,最后渴累而死。一个本要去寻找天地边界的人经过大鸟的尸体时,从它的嗉子里发现了3颗闪着绿光的种子。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就带回去给他岳父作为远行回来的礼物。

  这人是上门女婿,他岳父的老母亲患眼疾多年,已经失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家一个女仆种下这颗种子,长出了树。女仆用采下的叶子沾清水滴在老母亲眼部,竟然无意中治好了老人的眼病。女仆高兴地大叫“亚哊”,意思是“奶奶看见了”。后来德昂语中茶叶就叫“亚哊”。

  李腊拽讲起古老的神话就停不下来。他说,这些都是德昂族祖先传下来的故事。他平时会在不同场合演唱给寨子里的人听。有些故事也是祖祖辈辈讲给儿孙的睡前故事,它们都是“达古达楞格莱标”,共同构成了德昂族的民族记忆和情感。

  出村路上,我遇到好几位穿着民族服装的中年妇女劳动归来。在当地,传统服装仍然是德昂族人的日常穿着。相信在这个“衣冠简朴古风存”的德昂族聚居区里,作为国家级非遗的“达古达楞格莱标”,会找到适合当下社会发展、契合民族需要的方式长久地传承下去。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报 2018年2月23日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