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内的江格尔奇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6-10-14  作者:仁钦道尔吉
0

 
    长篇英雄史诗《江格尔》形成以前,在西蒙古卫拉特地区曾有过许多英雄史诗(陶兀里)及其演唱艺人(陶兀里奇)。蒙古国西部地区的杜尔伯特人、巴亦特人和乌梁海人中至今还有不少陶兀里奇。在新疆一带卫拉特人中,在原有英雄史诗演唱传统的基础上形成了长篇英雄史诗《江格尔》,原有的英雄史诗逐渐让位于这部巨型史诗,有的则演变为(江格尔》的组成部分。《江格尔》演唱开始成为民间史诗演唱的主体内容后,出现了专门演唱《江格尔》的民间艺人——江格尔奇。江格尔奇在演唱《江格尔》的同时,往往也演唱其他英雄史诗,于是过去的陶兀里奇便退出了历史舞台。以至于人们把其他英雄史诗的表演也归之为《江格尔》演唱。例如,笔者于1978年去新疆和静县巴音布鲁克区,见到了24岁的江格尔奇额仁策。他答应给我演唱《江格尔》,结果他演唱的却是英雄史诗《那仁汗传》、《额尔古·古南哈尔》和《钢哈尔·特勃赫》。当地著名江格尔奇李·普尔拜也把这些史诗作为《江格尔》演唱。据他讲,他和额仁策都是南部土尔扈特汗满楚克加甫的专职江格尔奇扎拉的门生,在扎拉演唱的《江格尔》中就有这些史诗。
    江格尔奇的出现晚于陶兀里奇,但新疆地区江格尔奇的演唱活动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今天的江格尔奇们仍然继承前辈的传统,为民众演唱《江格尔》。关于早期新疆的江格尔奇,人们缺乏资料,但有一些传说和信息,可以说明至迟在17世纪时新疆就出现了一批江格尔奇。如前所述,在17世纪初新疆土尔扈特部首领和鄂尔勒克率部西迁以前,在他家乡曾有过一位著名的江格尔奇叫土尔巴雅尔,他会演唱《江格尔》的70部长诗,并得到了“达兰脱h赤”(意为会演唱70部《江格尔》的史诗囊)称号。别尔格曼在伏尔加河卡尔梅克人中了解到,1771年以前在伏尔加河的策伯克多尔挤诺谚的属民中曾有过一位著名江格尔奇,程巴锡汗和策伯克多尔挤返回新疆时,他们带走了这位江格尔奇。据史料记载,现新疆和布克赛尔的土尔扈特人是由策伯克多格诺谚率领到新疆北路土尔扈特人的后裔。1771年策伯克多尔齐诺谚离开伏尔加河来到了和布克赛尔,31年后(1802年)别尔格曼所听到的消息应该是可靠的。在和布克赛尔地区也有关于策伯克多尔挤重视一位江格尔奇的传说,它也证实了当时真有过一位著名江格尔奇。众
所周知,和布克赛尔出现了许多著名江格尔奇,他们演唱的《江格尔》部数最多,这是同他们的悠久的历史传统分不开的。
    我们在前边说过,卡尔梅克学者阿·科契克夫论证,《江格尔》的一部长诗《沙尔·古尔古汗之部》,是杜尔伯特部的阿巴哈那尔人在1757年准噶尔汗国灭亡前夕,由新疆带到伏尔加河卡尔梅克人中去的。
    目前,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全面搜集新疆各地古今江格尔奇的系统资料,但我们却已掌握了近百年来有关江格尔奇的大致情况。
    笔者曾于 1978年、1981年和 1982年间去新疆先后访问了十几位著名的江格尔奇,向他们调查了新疆地区近现代江格尔奇的
事迹。我们所知道的著名江格尔奇有:曾经生活在  ig世纪末至 20世纪初南部土尔扈特汗满楚克加甫的专职江格尔奇扎拉,和布克赛尔的王爷道诺洛布才登的专职江格尔奇西西那·布拉尔,奥尔洛郭加甫王爷的专职江格尔奇胡里巴尔·巴雅尔,王爷和活佛赏识的江格尔奇夏拉、那生,六苏木旗的扎萨克巩布加的江格尔奇阿乃·尼开,和硕特扎萨克贝子的江格尔奇苏古尔,乌苏贝子的江格尔奇嘎尔玛,尼勒克十苏木的厄鲁特江格尔奇达瓦和占巴等等。除这些造诣较深影响较大的民间艺人外,只在自己家乡周围出名的江格尔奇为数更多。如吉木萨尔的塔日亚奇,昭苏的特格,特克斯的塔希,尼勒克的李扎、达瓦、霍黑玛与特古斯,博尔塔拉察哈尔旧营的宾拜、道尔巴、达拉达拉希,和布克赛尔的巴奔伊西、柯克、巴加·陶克陶呼、额尔赫太、额尔赫大·加甫、柯克·滚尊、达西·浩吉格尔、图门·德琴,等等。
    据加·巴图那生说,西西那·布拉尔生活在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当时和布克赛尔十四苏木的土尔扈特分为左、中、右3个旗。布拉尔生于中旗的贫苦牧民西西那家。他从小就背熟了《江格尔》的许多部,并演唱得非常出色,因而成为道诺洛甫才登王爷的专职江格尔奇。他不仅闻名于和布克赛尔一带,而且被邀请到塔城去演唱。塔城的西·克市都统赏给他金银和绸缎。和布克赛尔县的老人登曾听过他的演唱,他说布拉尔会背诵《江格尔)}的32部。其他人也证实他能演唱30多部,被人称为“雅苏乃(祖传的)江格尔奇”。
    南部土尔扈特的著名江格尔奇扎拉出生于今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巴音布鲁克草原的一个穷人家,他一直活到本世纪60年代。扎拉不识字,从小听南部土尔扈特汗宝音孟克的一位专职江格尔奇的演唱,因而学会了《江格尔》。和静县的江格尔奇扎拉的徒弟李·普尔拜曾对笔者说,扎拉曾告诉他,在本世纪30年代有一次南部土尔扈特汗宝音孟克之子满楚克加甫汗派人来叫扎拉去见他。听到汗的召唤,扎拉吓得心里直打颤:“汗为什么*我去 见他,是不是要砍头呀?”他走到汗宫看到许多站岗的就更害怕了。门卫让他进汗宫后,他向汗问好,汗让他坐下来。这时他才松了“口气,心里想:“到底有什么事情叫我来呢?汗开口说:·‘你叫扎拉吧?听说你是一位江格尔奇,我是叫你来给我演唱《江格尔》的。”汗府的仆从给扎拉吃饭、喝茶后,又敬酒请他演唱。扎拉连续几天演唱了《江格尔》的许多部,满楚克加甫汗高兴得赏赐他价值 50两银子的纸票,一匹缎子和一块茶砖,并赐给他“汗的专职江格尔奇”的称号。扎拉除在汗宫演唱《江格尔》,还经到牧民们的蒙古包里去说唱,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现在还有几
位向扎拉学过演唱《江格尔》的人。和静县的年轻江格尔奇额仁策是扎拉的孙子,他从十来岁起就听祖父演唱,并记住了一些片断。此外,李·普尔拜向扎拉学过演唱,并把自己会演唱的几部教给了额仁策。扎拉演唱的《江格尔》有增有减,李·普尔拜告诉笔者:“扎拉曾说《江格尔》里有原来的话,也有后加的话,在演唱中可以自己编。扎拉会演唱《江格尔》的*部。李·普尔拜、额仁策等人为笔者演唱了《江格尔》的头几部以及其他英雄史诗《那仁汗传)},《额尔古·古南哈尔》、《钢哈尔·特勃赫仰等。他们讲的这些史诗都是向扎拉学来的。扎拉曾多次受到奖赏:1933年巴音布鲁克的官吏们在朱鲁图斯叫他去演唱《江格尔入他从前一天晚上讲到第二天早晨,受到听众的称赞,官吏们赏给他骏马及价值50两银子的纸票和茶砖。
    据尼勒克县当代江格尔奇巴桑·哈尔对笔者讲,他父亲达瓦是著名的江格尔奇,也是当时的一个知识分子。19世纪 60年代,他生于当地一个有文化的人家,活到 66岁才去世。达瓦的父亲是道尔吉,道尔吉的父亲巴塔,巴塔的父亲沙尔安本,从沙尔安本开始,他们祖孙几代都有文化,家里收藏大量书籍。在那些书籍中除了多种史书,还有《格斯尔传》和手抄本《江格尔》12部。达瓦本人也给别人抄写过17种书,其中有《格斯尔传》的“觉如之部”。达瓦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人。他会从矿石里提炼白银,用白银制作纽扣、戒指、手银、耳坠等。所以人们称他为达瓦达尔罕(银匠)。同时,他会唱歌,也会弹陶布舒尔琴,又会占卜。巴桑·哈尔的弟弟杜格尔从他父亲那里学会了弹陶布舒尔琴和占卜术。达瓦的记忆力特强,他熟悉许多历史和文学书籍,并能全文背诵自己收藏的12部《江格尔》。他边演唱边弹陶布舒尔,能用多种不同的曲调和节奏,因而很吸引听众,在尼勒克的厄鲁特人中出了名。他曾应巴音布鲁克的土尔扈特千户长道尔吉拉的邀请去那里演唱《江格尔)},因演唱得出色,道尔吉拉赠给他一匹马。
又有一次他被邀请到当地官吏阿扎家去,在那里连续十几天讲了一部书《赡部岭》。达瓦关心后代,教儿子们演唱《江格尔》。从巴桑·哈尔22岁那年起,达瓦就让他背《江格尔》和《格斯尔传》等书。巴桑·哈尔说:“我从22岁起学习演唱《江格尔》,父亲看着本子让我背,我背不出来就揪我耳朵,打我。”巴桑·哈尔不识字,但迄今还会背诵父亲教给他的《沙尔·格日勒汗之部》。达瓦的二儿子杜格尔也是个多才多艺的人。他会唱歌,跳民间独舞,朗诵颂词,讲民间故事,还会弹陶布舒尔琴和制作陶布舒尔琴。1981年9月12日,笔者曾在他家录了他弹的新疆蒙古陶布舒尔琴的12支曲子。这是在卫拉特蒙古音乐史上占重要地位而目前在民间十分罕见的蒙古族音乐遗产。
    在和布克赛尔的前辈江格尔奇中,胡里巴尔·巴雅尔在新疆各地蒙古族人民中的影响最大。据加·巴图那生调查,他生于和布克赛尔中旗大西苏木一个贫苦牧民家庭,是奥尔洛郭加甫王的专任江格尔奇,并当过苏木佐领,死于1943年。他从小就向当时和布克赛尔的“祖传江格尔奇”西西那·布拉尔学习演唱,学会了《江格尔》的20多部。西西那·布拉尔和胡里巴尔·巴雅尔都不识字,他们是口头演唱家。除演唱《江格尔》外,胡里巴尔·巴雅尔还会讲《阿尔吉·布尔吉汗传》(即《健日王传》)。关于他演唱的特点和外号的来历,加·巴图那生说:“他原名巴雅尔,他e每说《江格尔孔斧头用大嗓门,然后慢慢降调,并带着手势,因g而能紧紧抓住听众。他在王府说唱《江格尔孔说到高兴时,就情g不自禁地离座挪身到王爷面前,喝王爷的酒、吃他的糖,王爷听g得是那样的出神,忘了周围的一切。由于他是个既聪明机智而又g风趣的人,所以在巴雅尔这个原名之外又得了个‘胡里巴尔’的外号《意为机智聪慧)”。胡里巴尔·巴雅尔虽然是一位王爷的专任江格尔奇,但他经常到牧民家演唱《江格尔)}。奥尔洛郭加甫王不仅在王府里让他演唱,而且往往把他带到外地区去演唱。1926年前后,胡里巴尔·巴雅尔跟王爷到乌鲁木齐和南疆的喀喇沙尔去演唱,曾得到当地官吏的奖赏。胡里巴尔·巴雅尔是能唱会编。的人,如前所述,他演唱《江格尔》时,还根据听众的爱好创作一些段落加在适当的地方。
    除胡里巴尔·巴雅尔外,在和布克赛尔还有许多江格尔奇。我们在上面提到著名的江格尔奇夏拉·那生,他会讲10部《江格尔》,曾把其中的8部整理成手抄本送给了中旗千户长乌里吉图,当代江格尔奇朱乃曾读过这个本子;江格尔奇阿乃·尼开边弹陶布舒尔琴,边用乌梁海口音演唱,他会唱12部《江格尔》和《珠拉阿拉达尔汗传》等史诗;额尔赫太·加甫曾任王爷的敬酒人,他会唱13部《江格尔》,演唱时伴奏陶布舒尔琴;达西·浩吉郭尔也会说唱13部。
    由于过去新疆的江格尔奇很多,因而仅会演唱三五部的人就不被当作江格尔奇;只有懂得许多部,而且演唱技巧高超的人才会被人们称作“江格尔奇”。在那些著名的江格尔奇中,只有极少数人得到上层人物的赏识,成为汗、王或一些诺谚的专职江格尔奇。
    近几十年来,由于过去的那些著名的老江格尔奇先后去世,演唱《江格尔》的活动减少,又加上对江格尔奇缺乏必要的奖励和支持,所以目前已找不到特别著名的江格尔奇。但江格尔奇的传统还未中断,在新疆各地发现八九十名会讲《江格尔》的人。根据目前情况,我们把会演唱完整的一二部以上《江格尔》故事的人119作“江格尔奇”,这种江格尔奇共发现了30多名。如和布克赛尔县的朱乃、冉皮勒、卡·普尔拜、莱如布、宾比、加甫·尼开,巴音郭楞州和静县的李·普尔拜、道·普尔拜、额仁策、道尔吉、夏格加、尼玛,和硕县的其玛、巴德玛加甫、哈尔察嘎,博湖县的瓦其尔,伊犁州尼勒克县的达尔玛(1983年去世)、萨尔瓦、巴桑·哈尔、奥尔洛加(女)、卡那拉,特克斯县的李扎、普尔 拜、好尔海,昭苏县的扎巴、巴音巴图,察布查尔县的铁木耳、根登,博尔塔拉州的普尔布加甫、肯斯格、格尔布、加瓦、道卡,乌 苏县的洪古尔、贡恰、孟克达赖、吉格扎,精和县的门图库尔等等。其中和布克赛尔县的朱乃会讲26部,冉皮勒会唱ZI部,乌 苏县的洪古尔会演唱10部。会演唱四五部以上的有和静县道·普尔拜、和硕县的哈尔察嘎,博尔塔拉州的普尔布加甫,和布克赛尔县的加甫·尼开、宾比,精和县的门图库尔等人。
    新疆的江格尔奇,可分为口头学唱的和背诵手抄本的两类。冉皮勒、普尔布加甫、李·普尔拜等人继承了口头演唱传统,他们 是借助口头传承的方式从老一辈江格尔奇那里学的,并长期在人 民中进行演唱。他们是当代最著名的江格尔奇。
    据冉皮勒自己说,他于乙丑年(1925年)出生在和布克赛尔区 中旗大西苏木贫苦牧民波尔来家。他自幼聪明伶俐,13岁进寺庙 当喇嘛,一生过着喇嘛的独身生活。在他小时候,和布克赛尔的著名江格尔奇胡里巴尔·巴雅尔、夏拉·那生和阿乃·尼开都还在世,他们经常演唱《江格尔入他的父亲波尔来任王爷的使者,他家住在王府附近。那时奥尔洛郭加甫王的专任江格尔奇胡里巴尔·巴雅尔是他们的邻居。这样他便经常向胡里巴尔·巴雅尔等人学习。他从十几岁起背熟《江格尔》的许多部。他看得懂藏文经书,但不懂蒙文。尽管胡里巴尔·巴雅尔有时也教他演唱蒙文区抄 的《江格尔八但他主要还是通过多次听胡里巴尔·巴雅尔的演唱学会的。冉皮勒的青年时代,在他家乡有个叫柯克·滚尊的③喇嘛也会演唱《江格尔》。冉皮勒二十五六岁时向这位喇嘛学了《江格尔》的“征服博尔托洛盖山的阿拉坦·索耀汗之部”和“洪古尔的婚事之部”。据他本人回忆,其余多部他都是向胡里巴尔·巴雅尔学的。如果这样,我们通过冉皮勒的演唱可以了解到过去胡里巴尔·巴雅尔演唱的一部分《江格尔》。目前冉皮勒会演唱21部,其中多数已成书。
    冉皮勒的演唱声音宏亮,唱词清楚,节奏分明。他讲的各部内容较完整,语言精练,诗歌优美动听…
    如前所述,普尔布加甫一位多才多艺的江格尔奇。除演唱《江格尔》外,他还会讲述许多民间故事和笑话,会边唱歌边弹陶布舒尔琴,也能跳民间独舞。他于癸亥年(1923年)出生在博尔 塔拉察哈尔新营的一个贫苦牧民家庭。普尔布加甫没有文化,他从小到博尔塔拉朋斯克活佛家去干活。当时,在他们家乡有过江格尔奇宾拜、道尔巴和达拉达拉希等人。宾拜是察哈尔旧营的著名江格尔奇,朋斯克活佛经常叫他到家里演唱《江格尔》。宾拜会唱《江格尔》的许多部。普尔布加甫18岁在活佛家干活时多次听宾拜演唱,从而学会的。普尔布加甫在1982年告诉笔者,他还会演唱5部,其中印成书的有《征服哈尔·桑萨尔之部》、《乌兰·洪古尔寻找叔父之部》和《洪古尔击败库尔勒·占巴拉汗之子之部》。另外两部是《博克多诺谚·江格尔和朱勒德·乌兰英雄战斗之部》和《洪古尔的婚事之部》。普尔布加甫的幼年时代,达拉达拉希经常说唱《江格尔》,因为那时他很小,没有记住。此外道尔巴老人也会边弹琴边演唱《骑栗色马的铁臂力士萨布尔之部》,普尔石加再也学会厂其中的一部分。
    普尔布加甫演唱的各部长诗情节完整,语言富于形象性,且韵律感强。他的演唱很有特色,开头嗓门高,速度快,接着善于配合情节,变幻高低声音演唱,不同人物语言有不同的音调。他的感情丰富,有时激动得跳起来做多种滑稽动作,在演唱过程中,⑥随时加进一些笑话吸引听众。普尔布加甫掌握了较高的演唱艺术。
    朱乃的情况与上述江格尔奇不同。他是个有文化的人,他在口头学唱的同时还从《江格尔》的手抄本学会了许多部。朱乃的家庭是传统的江格尔奇世家,其父加甫和祖父额尔赫图都是本旗有名的江格尔奇,他们都曾受到王爷的赏识。朱乃学习过他父亲演唱的《江格尔》,同时,又背熟了和布克赛尔最有名的江格尔奇胡里巴尔·巴维尔和夏拉·那生演唱的不少部。朱乃于丙寅年(1926年)出生在和布克赛尔中旗大东苏木加甫家。其母布雅是奥尔洛郭加甫王的亲妹妹,加甫是王爷的敬酒人。因为家庭条件好,朱乃7岁时被送到王爷的文书乌力吉图干户长那里学习文化,直到14岁。因在乌力吉图家收藏着手抄本《江格尔》,而且胡里巴尔·巴雅尔、夏拉·那生等著名江格尔奇又常来演唱,这使朱乃得到了学习演唱《江格尔》的良好机会。目前,朱乃会说26部。他向胡里巴尔·巴雅尔学的有《江格尔与汗哈冉贵激战之部》、《江格尔与汗哈冉贵之子色乃汗激战之部》、《英雄和顺·乌兰征服色乃汗之部》和《色乃汗归顺江格尔之部)}等5部;向父亲加甫学的有《洪古尔的婚事之部》、《美男子明谚活捉强悍的库尔门汗之部》和《乌琼·阿拉达尔汗的婚事之部》等;阅读手抄本学会的有8部,我们在上面已谈到这个手抄本是著名的江格尔奇夏拉·那生记录自己的演唱送给乌力吉图千户长收藏的;此外还有向江格尔奇柯克·滚尊喇嘛学的几部。
    有文化的江格尔奇也有他们的弱点,由于有本子他们往往不注意全文背诵;在讲述时又往往将口语和书面语混淆起来,还加进去自己所熟悉的一些书面文学情节和历史资料。朱乃也没有完全摆脱这种状况,他讲的和记录的《江格尔》就有一些部分显得不完整。尽管如此,朱乃仍是一位为今天的人们传授《江格尔》部数最多的卓有贡献的江格尔奇。
    纵观近几百年来江格尔奇的情况,可以看到这样的趋势:演唱《江格尔》的活动,一代不如一代,《江格尔》的许多部渐渐被人们忘记了,江格尔奇的人数日益减少,江格尔奇们会演唱的部数也在不断减少。如果说生活在17世纪以前的江格尔奇土尔巴雅尔会演唱《江格尔》的70部,本世纪初的江格尔奇西西那·布拉尔能说唱30部,那么目前,在新疆只有朱乃和冉皮勒两人会演唱20多部。卡尔梅克江格尔奇的状况更能显示这种倾向。本世纪初,著名的江格尔奇鄂利扬·奥夫拉演唱了11部,1940年江格尔奇巴桑嘎·穆克宾讲了6部,沙瓦利·达瓦讲了2部,可是到了1967年的时候只有巴拉达尔·那生讲了残缺的一部。由此我们可以说除了从书本上新学的人之外,现在卡尔梅克江格尔奇的传统已到了濒临绝迹的地步了。古老英雄史诗随看社会文化Z术的友展而逐渐被人们遗忘。这似乎已成为一种不可避免的现象。各民族的历史,尤其是经济文化发达国家的历史几乎无例外地都说明。
    我国从1978年以来,由于有关部门的重视,《江格尔》的搜集整理等工作才得以积极开展。在新疆的报刊上发表了有关《江格尔》的文章,电台广播了《江格尔》若干章节,有些州和县举办了《江格尔》的演唱活动,还召开了学术讨论会……就这样,正在被人遗忘的《江格尔》,才得以在我们这个时代重放光彩,继续流传下去。在80年代,不但原来经常演唱的江格尔奇更加积极地投入了演唱传播,就连早已停讲的江格尔奇也恢复了他们的艺术生命。并且,已经有人注意到了对下一代江格尔奇的培养。例如,尼勒克县的江格尔奇达尔玛于去世之前还教儿子学唱《江格尔》的两部。该县中学教师卡那拉原来就会演唱几部,后来他又学会了几部,并教学生演唱。新疆人民广播电台已录制了卡那拉演唱的16部,并经常播放。

注释:
①见《(江格尔)与突厥一蒙古各民族史诗创作问题》,第37页,莫斯科,科学出版社,1980年出版。   
②见《卡尔梅克文学史》,第一卷,第170页。
③【美】阿拉什·保卫曼什诺夫《鄂利扬·奥夫拉的演唱艺术》,见德国《亚细亚研究》,第73卷,威斯巴登,1982年。
④【蒙古」哲·曹劳《蒙古英雄史诗Z一书序:“关于蒙古陶兀里奇”,内蒙古教育出版社转写出版,1989年,第46—50页.
⑤见仁钦道尔吉、道尼日布扎木苏搜集整理的《那仁汗传》,民族出版社.1981年出版。

文章来源:本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