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外的江格尔奇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6-10-14  作者:仁钦道尔吉
0


 
俄罗斯

    卡尔梅克江格尔奇

    数百年来,在英雄史诗《江格尔》所流传的中国、蒙古国和俄罗斯的卡尔梅克共和国各蒙古语族民众中,出现了许多才华出众的江格尔奇。目前,尚未发现早期江格尔奇的资料。但在民间流传着一些江格尔奇的传说。这里先介绍卡尔梅克江格尔奇和蒙古国江格尔奇的状况。
    卡尔梅克的江格尔奇如前所述,《江格尔》的第一位记录出版者别尔格曼于1802—1803年间到卡尔梅克草原考察时,曾了解到1771年以前在伏尔加河下游的策伯克多尔挤诺谚手下的一名才华出众的江格尔奇的事迹。那位江格尔奇(没有记下他的姓名)是个穷苦牧民,他以演唱《江格尔》为生。他曾精彩地演唱《江格尔》的“无数部”长诗,并得到汗王贵族的奖赏。尽管那位江格尔奇于1771年跟着策伯克多尔挤返回土尔扈特的故乡阿尔泰山。但留在伏尔加河的卡尔梅克人继续演唱了向那位江格尔奇学到的《江格尔》。别尔克曼记录的片断,就是那位江格尔奇留下来的文化遗产。
    俄国著名作家果戈理和许多旅行家、学者都在19世纪中叶看到过江格尔奇的表演,有的记录了他们演唱的《江格尔》,可惜没有记下他们的姓名和事迹。据卡尔梅克的江格尔学家阿·科契克夫考证,《沙尔·古尔古汗之部》的演唱者是小杜尔伯特地区阿巴哈那尔部落人科津·安祖卡。他是向他表兄著名的江格尔奇布哈学唱这部长诗的。布哈的父亲桑杰、爷爷波勃拉玛都是江格尔奇,他们生活在19世纪上半叶到20世纪初。他们家族在1757年准噶尔汗国灭亡以前,跟着著名的英雄赛音·希尔勃德格由准噶尔迁徙到伏尔加河去生活的。可以说,他们是把《沙尔·古尔古汗之部》由准噶尔带到伏尔加河下游卡尔梅克人中间去的。这一部长诗的内容也证明了它的准噶尔来源。
    上述情况证明,18世纪以来在卡尔梅克和卫拉特地区出现了不少著名江格尔奇,但遗憾的是对于他们至今未能找到进一步的文字记载。学术界较熟悉的是19世纪下半叶以来的著名卡尔梅克江格尔奇鄂利扬·奥夫拉(1857—1920年)、巴桑嘎·穆克宾(1878—1944年)、沙瓦利·达瓦(1884—1959年)等人。

 
   鄂利扬·奥夫拉

 
    鄂利扬·奥夫拉是在已发现的卡尔梅克江格尔奇中演唱《江格尔》部数最多的艺人。他曾于1908年给奥奇洛夫演唱了在《江格尔》的搜集和研究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10部长诗。后来还给奥奇洛夫的老师科特维奇口述了另一部长诗的内容。可惜奥奇洛夫和科特维奇二人,在当时没有留下有关鄂利扬·奥夫拉的资料。他们不慎把奥夫拉和他父亲鄂利扬的名字颠倒为“奥夫拉·鄂利扬”。到本世纪60年代,卡尔梅克学者阿·科契克夫、阿·苏赛也夫等人到鄂利扬·奥夫拉的故乡进行考察,查访了鄂利扬·奥夫拉的十多位直系亲属,才搞清楚一些问题。在他们访问的人中有鄂利扬·奥夫拉哥哥的孙子玛·沙拉也夫(1906年生)。和另一远房侄孙穆·巴德玛也夫(1909年生)。后者是一位江格尔奇,他提供了有关鄂利扬·奥夫拉的许多重要资料。
    鄂利扬·奥夫拉于丁已年(1857年)生于俄国阿斯特拉罕省小杜尔伯特地区的伊克·布哈斯部贫苦牧民鄂利扬家,是鄂利扬膝下3个儿子中最小的一位,他的大哥叫乔依格尔,M哥叫乌图那生。当奥夫拉20岁时,父亲给他娶了一个叫查干的姑娘。查干生了  3个女儿和  1个儿子,于  1905年去世。奥夫拉以后一直没有续弦,他的晚年是和孙子们一起度过的。
    奥夫拉天资聪明,又成长在优越的文化环境中。从童年时代开始,他受到了卡尔梅克民间文学的熏陶,特别是英雄史诗《江格尔》的熏陶。鄂利扬·奥夫拉出生在江格尔奇世家,他的两个叔父德勒特尔和玛尔嘎什是著名的江格尔奇。德勒特尔是相当有文化的人,他精通卡尔梅克文字(托忒文)和卡尔梅克文学艺术。德勒特尔的儿子普波也是个有才华的江格尔奇,但他早年去世。德勒特尔和玛尔嘎什二人是向自己家族人学唱《江格尔》的。据阿·科契克夫的推断,这一江格尔奇世家演唱《江格尔》的时代如下:
    第一代 津铁木耳演唱时间约在1690—1720年间;
    第二代 津策格演唱时间约在1720一1760年间;
    第三代 查干·鄂姆根演唱时间约在1760一1800年间;
    第四代 库斯莫演唱时间约在1800一188o年间;
    第六代 奥夫拉演唱时间约在1880—1920年间。
    奥夫拉的父亲鄂利扬不是江格尔奇,但他的前四代人都是江格尔奇。阿·科契克夫说,津铁木耳是17世纪末到18世纪初演唱《江格尔》的人,由他开始他们家族代代演唱了《江格尔》。这种算法不太准确,如说库斯莫演唱《江格尔》80年,这是不可能的。
    鄂利扬·奥夫拉在13岁前就从两个叔父德勒特尔和玛尔嘎什那里学会了《江格尔》的10部长诗。但因他生来就口吃,这对他学习演唱《江格尔》是个障碍,可是他经过长期努力,终于掌握了演唱艺术,从  19世纪  80年代起开始了他的演唱生涯,后来成为有才华的江格尔奇。
    卡尔梅克人能歌善舞,喜欢民间弹唱艺术,尊敬和爱戴民间演唱艺人江格尔奇。因此,鄂利扬·奥夫拉受到了卡尔梅克普通百姓和贵族们的普通尊重。他不仅在逢年过节、庙会和婚礼等场合演唱,而且有时得到贵族、大喇嘛和富人们的邀请,去他们的府础和喇嘛庙去演唱《江格尔》,得到一定的报酬,但演唱机会不多,收入少,他一生过的是贫穷生活,科特维奇于1910年见到鄂利扬·奥夫拉,过30年以后他回忆说:“这是一位直正的卡尔梅克穷人,一个破旧的蒙古包,几件寒酸的摆设,一匹两岁马,两头母牛,这便是他仅有的全部财产。”
    发现和记录鄂利扬·奥夫拉演唱的《江格尔》的经过 ③如下:卡·郭尔斯顿斯基曾于1864年发表了《江格尔》的两部长诗。他的得意门生圣彼得堡大学教授科特维特(1872—1944年),从郭尔斯顿斯基那里深受教育,对《江格尔》发生了浓厚的兴趣。1894年他曾去卡尔梅克草原寻找过江格尔奇,但他的愿望没有实现。在1905年彼得堡大学招收了一批卡尔梅克学生,其中二人成为科特维奇的学生。从这批学生中科特维奇于  1908年获悉在阿斯特拉罕省小杜尔伯特地区有一位著名江格尔奇。在科特维奇的建议下,当l 年8月底他的一名高材生小杜尔伯特地区人奥奇洛夫,受俄罗斯D 皇家地理学会的派遣,回到阿斯特拉罕省小杜尔伯特地区进行考B 察。8月28日他见到了鄂利扬·奥夫拉,请他演唱了《江格尔》的[ 10部长诗。他记录了有关美男子明彦的一部长诗,并用留声机录;下了其余9部长诗。奥奇洛夫返回彼得堡,向俄罗斯皇家地理学 会汇报时,与会者听了汇报和录音,“无不被那优美的英雄史诗《江格尔》及英雄人物所倾倒”。(奥奇洛夫的话)。根据皇家地理 学会的要求,奥奇洛夫再次去小杜尔伯特地区,在同年12月18日 和19日两天他用基利尔文字精确地记录了上次尚未来得及记录 的9部长诗。他的原始记录和录音至今还保存在档案馆里。为满 足在彼得堡学习的卡尔梅克学生的要求,向他们提供《江格尔》读物,科特维奇决定出版奥奇洛夫的记录稿,并让其他学生把基利尔文转写成了托忒文。因校对原文的需要,科特维奇于1910年6 月亲临小杜尔伯特地区,在那里逗留一个多星期,见到了鄂利扬·奥夫拉。他请鄂利扬·奥夫拉再次演唱了那10部长诗。科特维 奇听到后说,奥奇洛夫原文的准确性是无可非议的。科特维奇对 原文只作了很少的改动,并标出了10部长诗的标题。他还记录了 奥夫拉讲述的第  11部作品。科特维奇过  30年后,回忆奥夫拉的外貌和演唱,说:他是一位近60岁的老人,高高的个子,瘦长的身材,宽宽的肩膀,长方脸上长着一个高高的鼻子,头上有少许白发,完全是一位健壮的精力充沛的老人。
    1908年奥奇洛夫记录并用留声机录下了鄂利扬·奥夫拉演唱的10部长诗后,这位江格尔奇不仅在俄罗斯东方学界闻名了,而且成为整个卡尔梅克草原上的著名江格尔奇。各地卡尔梅克人纷纷邀请他去演唱《江格尔》。可是在1913年至1920年间,他的儿子和孙子们在传染病中相继故去,这对他是个可怕的打击。但到  1920年秋,他重新振作起来,徒步到许多乡村、居民区和红军部队中进行巡回演唱。当年冬天他去世后,附近地区的很多人都来参加了这位伟大民间演唱艺人的葬礼。虽然奥夫拉离开了人间,但后继有人,巴德玛也夫和李吉也夫等江格尔奇继承了他的演唱艺术。

 
    巴桑嘎·穆克宾

 
    在鄂利扬·奥夫拉之后,在卡尔梅克人中发现的著名江格尔奇是巴桑嘎·穆克宾(1878—1944年)。他出生于哈尔胡斯地区一位贫苦的土尔扈特人家。在那个时期,他的家乡出现过江格尔奇李吉、额尔德尼等人。巴桑嘎’穆克宾从童年时代起向这些江格尔奇学唱《江格尔》。穆克宾的记忆力极强,往往听完第一次演唱,就记住了数百句唱词,到9岁那年已经掌握了两部长诗的内容,并向其他孩子们讲述。过些年后,州里的一位领导人桑杰决定鉴别穆克宾的演唱艺术,事先通知有经验的人们来听,结果附近几个村的居民云集而来。这次穆克宾将江格尔众勇士的英雄诗篇一连演唱了两天,因时间有限而终止。他的演唱很受欢迎,从此他赢得了真正的江格尔奇头衔。穆克宾曾说过,他要把自己的一生献给《江格尔》这部伟大英雄史诗的演唱事业。他不仅演唱《江格尔》,而且还创作了不少新诗歌,曾多次参加卡尔梅克共和国的文学艺术大会。如在1935年他出席了卡尔梅克共和国第一次作家代表大会。同年上他参加了共和国民间歌手比赛大会并获奖。在1939年,他参加了江格尔奇演唱比赛,并在最杰出的表演艺术家中名列前矛。他曾荣获“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人民江格尔奇”称号。
    1940年,卡尔梅克学者们记录和出版了巴桑嘎·穆克宾演唱的《江格尔)}的6部长诗。除了鄂利扬·奥夫拉,在卡尔梅克江格尔奇中,他演唱的部数最多。这六部长诗与其他长诗不同,其中有许多独特的情节,为《江格尔》研究提供了新资料。据他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他曾为搜集民间文学的学者们讲述大量的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和民歌,可惜记录本在战争年代丢失了、在战争年代,为了鼓励红军指战员的战斗意志,穆克宾为将赴前线的战士们演唱过《江格尔》的英雄诗篇。巴桑嘎·穆克宾也培养了自己的艺徒,其中的奥奇尔、亚历山大M人曾于1939年《江格尔》演唱会上获奖。此外,他还会演唱《好汉阿日勒莫尔根》、《好汉鄂格岱莫尔根》、《十三岁的阿特哈勒奇莫尔根》和《好汉汗哈冉贵勇士》等其他英雄史诗。再如东戈壁省赛音都贵郎苏木演唱艺人道·乃旦演唱了《乌琼·占巴拉汗》(与《江格尔》有关),这是他约于  1920年左右向哥哥学的。另外,蒙古科学院语言文学研究所资料库里有他演唱的英雄史诗《好汉汗哈冉贵》、《阿贵乌兰汗》和《博克多江格尔诺谚》的录音磁带。
 

    Okna Tsahan Zam
 
    Okna Tsahan Zam 俄罗斯联邦卡尔梅克人,他在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刻是在遥远的1957年,并且是卡尔梅克民族被苏联政府集体流放从西伯利亚流放地回到卡尔梅克的路上。当时Okna Tsahan Zam 这个名字是他奶奶给他取的,那个卡尔梅克老人有感于全部的卡尔梅克民族幸运地得到当时苏联政府的准许从西伯利亚返回,以表示“喜悦(Okna Tsahan Zam---白色的路)”的心情。Okna Tsahan Zam现在是著名的江格尔说唱家(National Djangartschi)、喉调歌手。俄罗斯相关网页上关于他的介绍:

During a folkloristic festival in Holland in 1995, I came in contact with a very interesting Kalmyk.  Now he is my best friend.  His name is Wladimir Karuev. In 1943, the Kalmyk people were exiled to Siberia by Stalin.  In 1957, they returned to their homeland at the Caspian Sea.  In that year, Wladimir Karuev was born, his mother gave him his Kalmyk name: "Okna Tsagan Zam," which means "The White Road."  In a free translation it could mean "The Way to Freedom."  In 1987, he was listening to a grammaphone record with music from Tuva, and he thought to hear the voices of his forefathers.  As soon as possible he went to Tuva and stayed there with famous Tuvan/Mongolian singers to learn the old traditional techniques of throat-singing.  After one year, he went back to Kalmykia and studied all about the old texts from the Djangar epos.  Now he is the National Djangartschi of Kalmykia.  He is traveling all around the world and brings the old tradition to everyone who wants to hear it.  I visited him several times in Kalmykia where he is building a Yurtcamp on the steppe.  For this, President Kirsan Ilyumzhinov offered him 1300 hectare on the steppe.


蒙古国


    玛格苏尔·普尔布扎拉
 
   科布多省宝尔干苏木土尔扈特部人玛格苏尔·普尔布扎拉是个多才多艺的民间艺人。在1893年他生于新疆土尔扈特牧民家。他做过土尔扈特王爷的仆人,40年代跟着土尔扈特王爷移居蒙古科布多省。他于1978年给蒙古科学院考察队演唱了许多民歌、民间祝词、赞词、民间故事和史诗,他会弹奏西蒙古各种民间乐器。他演唱的《汗苏尔之部》是在蒙古境内记录的最完整的《江格尔》长诗之一。这部长诗同我国新疆搜集出版的《汗苏尔·宝东之部》的几种异文大同小异。关于这部长诗的传唱和来源,普尔布扎拉说: 过去,土尔扈特的米希格道尔吉王爷听到在和布克赛尔地区有个著名江格尔奇,便派人去请他来到自己旗里演唱。王爷的使者请来了一位江格尔奇,他叫布拉尔。布拉尔先后演唱了《江格尔》的八部长诗,米希格道尔吉王爷奖赏给他一匹马和能做一件蒙古袍的缎子。不少人向他学习演唱,从此在他们旗里《江“格尔》流传开了。他演唱的《汗苏尔之部》就是其中的一部。在这部史诗里讲的是与江格尔的勇士们结义的英雄汗苏尔的事迹。④玛·普尔布扎拉所说的和布克赛尔江格尔奇布拉尔,可能是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王爷道诺洛布才登的专职江格尔奇西西那·布拉尔。他是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和布克赛的最著名的江格 尔奇,人们说他会演唱30多部长诗。据说他曾被邀请到塔城地区演唱《江格尔》并得到奖赏。这些事迹与玛·普尔布扎拉的说法相符。
   玛·普尔布扎拉是著名的民间诗人。他同另一人曾创作了歌舞剧《阿克萨勒》,其中歌颂了伏尔加河位土尔扈特英雄的事迹。“阿克萨勒”是卫拉特一种传统民间单人舞的名称。普尔布扎拉创作的“金黄色走马”、“苏荣胡”和“五种畜群”等歌已成为民歌在西蒙古民间流传。
 

文章来源:本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