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外《江格尔》的搜集、翻译和出版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6-10-14  作者:仁钦道尔吉
0

 

俄罗斯的搜集、翻译和出版

 
    从19世纪初开始,学术界最初在俄国境内的卡尔梅克人中发现了《江格尔》的诗篇。当时主要是俄国和德国的学者对此产生兴趣。他们记录了俄国的卡尔梅克人中所流传的《江格尔》的一批诗篇(章节),进行最早的翻译、注释和评析,并予以出版。众所周知,德国人别尔格曼是第一个记录和翻译《江格尔》诗篇的学者。他于1802—1803年间曾到俄国阿斯特拉罕地区的卡尔梅克草原,实地考察了卡尔梅克人的生活、风俗和民间口头创作。他最感兴趣的正是歌颂神话般的英雄江格尔汗及其12名勇士征服天堂、地狱中富贵者的故事,并用德文发表了其中的两篇故事。即两部长诗的内容)。有的学者认为,别尔格曼所发表的正是。江格尔》中的“沙尔·古尔古之部”最早的异文之一,有的则说这篇故事不仅与“沙尔·古尔古之部”有关,而且也同另一部长诗“哈尔·黑纳斯之部”有联系。①
    俄罗斯地理学会的旅行家斯特拉霍夫、涅费季耶夫和涅鲍尔辛等人也记录了许多有关《江格尔》的材料。
    在19世纪中叶,喀山大学教授阿·波波夫和科瓦列夫斯基曾有过《江格尔》的手抄本。他们的学生阿·鲍勃洛夫尼科夫,曾把《江格尔》的两部异文译成俄文发表于1854年,并在序言中谈到了《江格尔》和江格尔奇的一些情况。1857年,埃尔德曼又把这两部由俄文译成德文发表。从此以后,俄国和欧洲学术界进一步了解和注意到了英雄史诗《江格尔》。此后不久,喀山大学教授卡·郭尔斯顿斯基曾到阿斯特拉罕地区卡尔梅克人当中去寻找江格尔奇,他观看了江格尔奇的演唱,于1864年发表了“沙尔·古尔古汗之部”和“哈尔·黑纳斯汗之部”。这是第一次用卡尔梅克人的托忒文发表的原作。当时他没有加以说明,尔后曾向别的学者谈到过记录时所遇到的困难。后来,阿·波兹德涅也夫教授曾多次再版过这两部作品,并把它们选入大学教科学,作为学习卡尔梅克语教材。彼得堡大学教授弗·科特维奇及其学生奥奇洛夫在搜集出版《江格尔》方面作出了重大贡献。学生时代的科特维奇于1894年就到了卡尔梅克地区,并翻译过“哈尔·黑纳斯之部”,对《江格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08年,又派他的学生奥奇洛夫回家乡阿斯特拉罕调查《江格尔》。奥奇洛夫用基利尔文字记录了著名江格尔奇鄂利扬·奥夫拉演唱的《江格尔》10部,后经科特维奇审稿,于1910年在彼得堡用托忒文出版。鄂利扬·奥夫拉是在俄罗斯境内发现的最有才华、演唱部数最多的江格尔奇。发现和出版演唱的10部作品,这在江格尔学发展史上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事件。从此以后,各国学者才知道并承认《江格尔》是一部伟大的长篇史诗。
    1917年十月革命以后,尤其是于1940年在厄利斯塔召开《江格尔》诞生500周年纪念会的前后,在卡尔梅克掀起了调查、搜集、改写、出版、翻译和研究《江格尔》工作的一个新高潮。在搜集作品方面,为了迎接纪念会的召开,经许多人的奔走,1940年发掘了哈尔胡斯地区的土尔扈特江格尔奇巴桑嘎·穆克宾演唱的6部,大朝胡尔地区的土尔扈特江格尔奇莎瓦利·达瓦演唱的两部,并第一次发表了伊·波波夫在顿河卡尔梅克人中记录的一部。但此后,在该国有关《江格尔》的演唱和学术活动几乎再没有什么进展。过了1/4世纪,到1967年,才有人又记录了小杜尔伯特地区的巴拉达尔·那生卡演唱的一部。
    在再版、改写和翻译方面,有人把科特维奇于1910年用托忒文出版的10部改写成拉丁字母拼写本,于1935年在厄利斯塔出版;纳木林·尼古拉把“沙尔·古尔古之部”和“哈尔·黑纳斯之部”改为韵文于1936年出版;巴特尔·巴桑戈夫把鄂利扬·奥夫拉演唱的10部译成俄文,受到称赞;在纳·尼古拉的基础上,巴·巴桑戈夫把上述10部由散文改写成韵文,于1940年在厄利斯塔出版,其中共有12部韵文作品;里布金和卡里亚也夫等人又把这韵文体12部译成俄文,同年在厄利斯塔出版。
    为配合纪念会,1940年科津院士的名著《江格尔传》出版,其中包括4部《江格尔》的俄译文,并有引言和注释。当时的苏联_各加盟共和国还出版了乌克兰文、白俄罗斯文、格鲁吉亚文、阿塞拜疆文、爱沙尼亚文和哈萨克文的部分译文。据说,日本学者也曾把里布金的俄译本的一部分译成日文,于1941年在东京的《蒙古》杂志上发表(见《民间文学》1963年第4期第74页)。蒙古国学者杜格尔苏伦把韵文体《江格尔》由卡尔梅克文改写成斯拉夫式蒙古文,于  1963年在乌兰巴托出版。
    本世纪60年代以后,在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建立了《江格尔》研究机构。学者们根据过去的线索到各有关档案馆去寻找《江格尔》材料。他们发现了大量的原始记录和音响资料。如阿·科契克夫等学者从波兰的弗科特维奇档案资料馆里找到了奥奇洛夫于 1908年用基利尔文字记录的《江格尔》这就是著名江格尔奇鄂利扬·奥夫拉演唱的 10部作品的原始记录稿。他们又从列 于格勒俄罗斯文学录音馆查找了鄂利扬·奥夫拉演唱的唱片。阿·科契克夫又从卡”郭尔斯顿斯基档案资料中发现了过去未发表的两部《江格尔入这就是《江格尔征服乌图’查干蟒古思汗之部》和《江格尔征服库尔勒“额尔德尼蟒古思汗之部凡此外,他们还找到了弗·科特维奇记录的所谓鄂利扬·奥夫拉演唱的第11部及伊·波波夫曾于  1901年在顿河的卡尔梅克人中记录的“乌兰洪古尔之部”。
    在大最发掘原始容制其规侧明贝科主顶上,阿·科契克夫对《江格尔》 的校勘,并于1978年在莫斯科出版韵文体25部《江格 尔》,全诗长达2.5万诗行。
    这25部长诗的部名、记录地区或演唱者如下。
19世纪50年代记录的小杜尔伯特地区的3部长诗:
     l、江格尔征服乌图·查干蟒古思之部;
     2、江格尔征服库尔勒·额尔德尼蟒古思汗之部;
     3、乌兰·少布西古尔征服残暴的沙尔·古尔古汗之部;
19世纪50年代记录的小朝胡尔土尔扈特地区的2部长诗:
     4、凶悍的哈尔·黑纳斯生擒雄狮般的英雄洪古尔之部;
     5、洪古尔活捉狠毒的沙尔·蟒古思汗之部;
1908年小杜尔伯特地区著名江格尔奇鄂利扬·奥夫拉演唱的10部长诗:
     6、阿拉坦策吉归顺江格尔之部;
     7、洪古尔活捉阿里亚·芒古里之部;
     8、洪古尔战胜残暴的芒乃汗之部;
     9、萨布尔迫使黑拉干汗投降江格尔之部;
     10、美男子明彦赶回突厥汗的马群之部;
     11、美男子明彦活捉强悍的库尔门汗之部;
     12、洪古尔娶查干·珠拉汗之女格仁吉勒之部;
     13、萨纳拉迫使扎干台吉汗归降江格尔之部;
     14、洪古尔降服哈尔·吉拉干汗之部;。
     15、小英雄哈尔·吉拉干、阿里亚·双胡尔、和顺·乌兰活捉强暴的巴达玛·乌兰汗之部;
1940年哈尔胡斯地区土尔扈特江格尔奇巴桑嘎·穆克宾演唱的6部长诗:
     16、江格尔执掌大权之部;
     17、洪古尔夺取沙尔·比尔莫斯汗的金盔和宝剑之部;
     18、洪古尔赶回北方的沙尔·克尔门汗的马群之部;
     19、萨纳拉赶回塔克·比尔莫斯汗的军马群之部;
     20、芒乃汗的使者乌兰·那仁格日勒向江格尔提出五项要一求之部;
     21、洪古尔力挫妖精之部;s
1940年大朝胡尔土尔扈特地区江格尔奇莎瓦利.达瓦唱的 2部长诗:
     22、江格尔的阿兰扎尔骏马被盗之部;
     23、挫败克尔门汗之子芒古里之部;
1967年小杜尔伯特地区的巴拉达尔.那生卡演唱的一部;
     24、江格尔与众英雄击败凶顽的芒乃汗之部;
附:所谓鄂利扬·奥夫拉演唱的第十一部:
     25、英雄洪古尔和阿布浪嘎汗战斗之部。
    此外,还有鄂利扬·奥夫拉演唱的两种序诗加在第六部后面。”当然,在这25部本《江格尔》里还有格·米哈伊洛夫写的序言和「编者阿·科契克夫的说明及简短的词汇表。此外,80年代瓦·策日诺夫在列宁格勒发现了19世纪的一个手抄本,其中有《洪古尔和萨布尔征服占巴拉汗的七勇士之部入 
 在俄罗斯境内,《江格尔》主要是曾在卡尔梅克人中广为流传。此外,还在西伯利亚的布里亚特人、阿尔泰人和图瓦人中也流传着个别诗篇。例如,蒙古国著名学者宾·仁亲于  1937年曾记录了豁里布里亚特地区的一种异文,这部长诗约有2700诗行。布里亚特共和国学者达·杜嘎洛夫也曾记录过两种较短的色楞格河布里亚特地区的异文。西伯利亚的个别突厥语族的人民,如在图瓦人中流传的《博克多·昌格尔汗》和《洪古尔·马迪尔》也同《江格尔》和其他蒙古英雄史诗有一定的联系。因图瓦语接近于蒙古语,图瓦人曾借用过回鹃式蒙古文字。  

                                                         
                                                                   
蒙古国的搜集和出版

 
    在本世纪初,学者们才开始注意了现蒙古国境内流传的《江格尔》。各国学者先后在蒙古搜集的《江格尔》及其有关作品有近30种,其中包括韵文体、散文体和韵散结合体几种形式。最早着意于此的是芬兰著名的比较语言学家和蒙古学家格·拉姆斯特德。他在进行语言和口头文学的调查过程中,于1901年在大库伦(今乌兰巴托)记录了《博克多·诺谚江莱汗》和《博克多·道克森江格莱汗》两个片断。格·拉姆斯特德搜集的蒙古民间文学作品,后来经芬兰学者哈里·哈林整理,于1973年在赫尔辛基出版。这两篇《江格尔》的故事也在其中。②与格·拉姆斯特德同一时期,蒙古著名学者策·扎木萨莱诺也在大库伦记录了喀尔喀人满乃讲述的《博克多·诺谚江莱汗》,几年后收人阿·鲁德涅夫和策·扎木萨莱诺所编的《蒙古民间文学范例》,于1908年在俄国出版。苏联科学院院士、著名的蒙古学家鲍·雅·符拉基米尔佐夫干1910年记录了一位巴亦特喇嘛演唱的《江格尔》的片段,编入了  1926年在苏联出版的另一本《蒙古民间文学范例》中。原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尼·波佩在20年代记录了《江格尔》的片段,并于60年代在德国发表。当然,其余部分主要是在40年代以后,由蒙古国的学者们在各地搜集的。据现有材料看,蒙古国中部地区和东部地区也搜集到一些片段,但主要流传地区还是在卫拉特人聚居的
蒙古西部几个省6在乌布苏诺尔省记录的有6种,在戈壁阿尔泰省搜集的有5种,在库苏古勒省发现的有4种,而在其他地区发现的就没有这么多。除口头流传外,据说曾经在乌布苏诺尔、戈壁阿尔泰、科布多、色楞格、后杭爱和东方等省有过一些手抄本,但至今尚未搜集到。
    蒙古国学者乌·扎嘎德苏伦对他们搜集到的各部《江格尔》进行了编辑整理,于1968年和1978年先后由蒙古科学院出版社出版了《史诗江格尔》 ③和《名扬四海的洪古尔》 ④两本书。其中共有25种片段(还附有从图瓦人中记录的史诗《博克多·昌格尔汗》,在这25种片段中,很难找到一部(章)完整的作品,几乎全都是残缺不全的。可是,1977年乌·扎嘎德苏伦和哲·曹劳等人记录了科布多省江格尔奇普尔布扎拉演唱的《汗苏尔之部》。这倒是一部完整的作品,它与我国新疆发现的同名的一部长诗极为相近,二者是同源异流作品。因为,江格尔奇普尔布扎拉于1893年生于新疆土尔扈特牧民家,年轻时向新疆和布克赛尔地区的江格尔奇布拉尔学习了《江格尔》,其中包括这一部长诗。本世纪40年代,普尔布扎拉跟着土尔扈特王爷迁徙到蒙古生活。
    对《史诗江格尔》和《名扬四海的洪古尔》中的25种片段,乌·扎嘎德苏伦指出:有些作品的故事情节与《江格尔》有直接联系’但有的则不然,只是偶尔提到过江格尔的名字。我们可以看出其中有的是《江格尔》的异文,有的则很可能是其它史诗的片断。据笔者分析,在这 25种作品中只有十多种可视为《江格 尔》的组成部分,它们在情节上与《江格尔》多少有点联系。其 他各片断在情节上与《江格尔》的关系不大,仅仅是有些人物的名字与江格尔或洪古尔等人相同或相似。这些片断有的可能早于《江格尔入有的也许后来借用了江格尔、洪古尔等人的名字,有的则与《江格尔》毫无关系,无法把这些片断都当作《江格尔》的一部分。当然,这些材料对《江格尔》研究有一定的意义。
  ①[俄]拉·布尔奇诺娃《江格尔学在俄罗斯的起源》一文,见《俄罗斯民族学史、民间文学史和人类  学史论文集》,第9卷,第87—89页,科学出版社,莫斯科,1982年。  
  ②哈里·哈林编《北部蒙古民间文学》,1973年,赫尔辛基.
  ③《史诗江格尔》,蒙古科学院出版社,乌兰巴托,1968年。
  ⑤《名扬四海的洪古尔》,见《民间文学研究),第*卷,蒙古科学院出版社,乌兰巴托,1978年。
 
 

文章来源:本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