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开焱]比较神话学视野中中国古代创世神话的类型确认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23  作者:张开焱
0

  【摘要】 中国古代创世神话在类型上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所有创世神都是特定族团或民族的祖先神,故可将其确认为“世界祖宗型神话”。权威的《新大英百科全书》关于人类创世神话的五种类型划分中,没有一种能准确概括中国古代创世神话这种创世神又是特定族团或民族祖宗神的特征。中国一些学者以这五种创世神话来描述中国古代创世神话类型的特征,固然能一定程度上揭示后者与人类其它民族创世神话类型上存在的某些共同元素,但中国古代创世神话最具有民族特征的元素则因此被遮蔽。比较中国古代创世神话与埃及、苏美尔、巴比伦、印度、希腊等世界其他几个文明民族创世神话,将发现这些民族创世神话都不具有创世神与祖宗神合一的特征。因此,世界祖宗型神话,这是中国创世神话有别于其他几大古代文明民族创世神话最根本的类型特征。 

  【关键词】 比较神话学   世界祖宗型神话   新大英百科全书   创世神话类型 

  本文的目标,是对有关中国古代创世神话类型的观点进行辨析,并在此基础上,与几个古代文明民族或国家的创世神话进行比较,以确认中国古代创世神话在类型上所具有的世界祖宗型神话的独特性。 

  一

  最近若干年,笔者就中国古代创世神话问题先后发表了30多篇论文,这些论文分四个系列,分别对中国古代夏人、商人、楚人和盘古等四个创世神话的原初形态和流变过程进行了发掘性还原、重构和清理。这些研究证明,中国古代存在若干创世神话,而且这些神话就创世主体而言都有一个最突出的共同特征,就是创世神都是中国古代各族团或民族的祖宗神,是创世神与祖宗神的合一,故而我将其命称为世界祖宗型神话(或曰“祖宗创世型神话”)。 

  但我发现,最具有权威性的新大英百科全书关于人类创世神话的分类中,并没有这样一种类型。《新大英百科全书》(New Encyclopedia Britannica)“创世神话的类型与学说”条目英文及其汉译大意如下: 

  As the myth par excellence, the creation myth is the model for all other myths of the origins of cultural practices and artifacts. Many rituals may be thought of as dramatizations of the creation myth, performed to underscore and highlight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myth in ordering and safeguarding the culture and its way of life. In addition, a culture’s modes of artistic expression─the gestures and dance of ritual and the imagery of the visual and verbal arts─find their models and meanings in the myths of creation.

  Although the creation myths are numerous, a few basic types may be distinguished. One of these, found in almost all parts of the world, is the belief in a supreme creator deity, usually characterized as omniscient and omnipotent, as having existed alone prior to the world’s creation, and as having had a plan in creating the world. In many of these myths, the creator’s plan is thwarted through some action of a creature• This rupture leads in some myths to the deity’s departure from creation; in others it signifies the ambiguity of the world. In a contrasting cosmogony view, the world emerges gradually through stages, as the fetus develops toward birth• In contrast to the supreme deity type, emergence myths emphasize the latent power in the earth and its components.

  A third type of cosmogonic myth is that which sees the world as the offspring of primordial parents• The world parents, symbolizing the sky and the earth,usually appear late in the creation narrative. The union of the parents is disrupted by the offspring, the agents of the separation and thus of creation. While reasons for this separation vary, it usually results in a cosmic order centred on the techniques and knowledge of human culture• Related to this type is one in which creation derives from a cosmic egg. This egg, like the world-parents, symbolizes unity and yet contains the possibilities of separation or creation. A fifth type of cosmogonic myth tells of an animal or devil who, at the bidding of the deity, dives into the primordial waters to secure a portion of earth on which life can survive.

  作为一种典型的神话,创世神话是所有其它文化实践和产品所源自之神话的模型。许多(宗教)仪式可能被视为创世神话之戏剧化形式,用以加强和突出神话在规序和维护文化及其生活方式的效力。而且,一种文化之艺术表达的模式—仪式中的姿态和舞蹈以及视觉和口头艺术中的意象—在诸种创世的神话中可以找到他们的型态和意义。 

  尽管创世神话繁多,但仍可以区别出一些基本的类型。其中一种,在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地方都发现过,认为存在着一位无上的创世神祗,其特点是全知全能,且创世之前已然独自存在,并已有创世的计划。在许多这类神话中,创世者的计划被一种生物的某种行为所阻挠。在一些神话中,这种阻挠导致该神祗创造的中断,而在另一些神话中,它却意味着这个世界的含混不明。与之对照是宇宙起源说,其认为宇宙是经各阶段逐步演化而来,如由胚胎发展至分娩。同无上神祗类型相对,起源神话强调大地及其组成部分的潜在力量。 

  第三种世界起源神话将世界视为原始父母的子裔。象征着天和地的世界父母,往往在创世叙事中出现较晚。父母的结合被其子裔所中断,于是他们便成为分离和创世的媒介者。然而,这种分离的原因各不相同,它通常导致一种基于人类文化之技术和知识的宇宙秩序。同此类型相关的是认为创世源自于宇宙蛋。该蛋如同世界父母,象征着合一,但又包含着许多分离或创世的可能性。第五种宇宙起源神话讲述着一种动物或魔鬼,在神祗的命令之下,跃入那原始的水域,去获取一块供生命存活的陆地。 

  叶舒宪先生在他的《中国神话哲学》第八章“息壤九州”中这样归纳上述《新大英百科全书》创世神话的五种类型:由至高的创世主所主宰的创世、通过生成的创世、世界父母的创世、宇宙蛋的创世、陆地潜水者的创世。与此同时,叶舒宪还结合各民族创世神话实际,对这五种创世神话类型的核心内容和特征做了概要性描述。另外,他又从上述五种类型中的宇宙蛋创世一类中分出尸体化生型类型,认为两者有十分重要的区别。以印度《吠陀》中原人布尔夏尸化万物为例,叶舒宪教授的这种处理是有道理的,这个创世神话显然和宇宙蛋没有关系。 

  中国不少学者对中国古代创世神话类型进行研究时,基本依据《新大英百科全书》的分类,其中尤其是叶舒宪教授《中国神话哲学》一书最为全面系统。叶舒宪教授的研究证明中国古代确实有与《新大英百科全书》归纳的五种创世神话类型相类同的神话。 

  但众所周知,西方学者对中国古代神话了解很少,普遍认为中国古代没有创世神话,因此《新大英百科全书》“创世神话的类型与学说”条目的撰写者对人类五种创世神话类型的归纳基本不是以中国古代创世神话为对象的。那么,他们对于其他民族创世神话类型的概括是否完全适用中国古代创世神话?那些用《新大英百科全书》创世神话类型来描述中国古代创世神话的学者,显然认为它们是有效的。这样的认知是基于比较文化学和比较神话学的求同性立场。这种立场的价值在于突出了中国古代创世神神话与其它民族相同和相近的因素,但不足是对于中国古代创世神话的特异性注意不够。我们的研究也许应该既重视比较神话学、比较文化学视域的求同性,更要注意这种视域的求异性意识,这样才可能比较全面。深入研究将会发现,有一种主导性因素与类型存在于中国古代所有创世神话之中,而这种独特的因素和类型特征,则是《大英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Britannica)关于人类创世神话类型的理论没有表达的,而这恰恰最具有中国特色。 

  不难发现,中国古代多种创世神话确有符合《大英百科全书》描述的某些创世神话类型特征的元素,例如徐整记载的盘古创世神话,确有如高木敏雄以来不少中外学者所指认的宇宙蛋创世和尸体化生创世神话类型的要素,所以对它的印度来源说不能简单否定, 因为印度古代吠陀神话中,这两种类型创世神话早已具备。 又如鮌、禹洪水神话中,也可能存在大林太良等学者指出的某些陆地潜水型创世神话的因子。 但同时,也不难发现,中国古代各种创世神话都存在一些特别明显的共同因素,这些因素恰恰是最具有特色和意义的,需要我们给予特别的关注和研究。例如即使盘古创世神话有印度源头,但这个神话在中国晋代以后的发展过程中,发生了很多与印度宇宙蛋型和尸化型创世神话很不一样的变化,这就是盘古不仅仅是世界的创造者,他还成了古代中国某些地域某些民族的祖先,而这是尸化型与宇宙蛋型创世神话不具备的。印度神话中,尸化万物的原人布尔夏永远就那样定格了,不会在流传过程中复活或和某个女神结为夫妻,成为人类某些民族或地域族团的祖先;从金蛋中创世的梵天与人类是截然两分的,他们不是人类某些民族或族团的始祖,但中国神话中的盘古在后世流传过程中,既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也是某些特定族团或民族的祖先。他可以没有尸化万物,而是娶妻生子,成为某些族团或民族之祖。 在中国这个有着强烈祖宗崇拜的国度里,即使是外来的神话,最后也要打上本土的印记才能在这块大地上流传和发展。 

  二

  一些中国学者认为,中国古代几个重要的创世神话都具有世界父母型(或作“天地父母型”)特征,我先前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深入考察后,觉得这个观点还有不能解决的问题。 

  叶舒宪教授这样描述大英百科全书中的“世界父母型神话”特征: 

  世界之创造被讲述为由一个原始的父亲和母亲所生的子孙。原始父母乃是天空和大地的象征。他们在创世前常常被描绘为彼此合一的状态、静寂状态,他们或许并未意识到他们的结合已经产生了子孙。作为父母的对立面,子孙不满于处在父母之间的状态,要求获得光明或更多的空间,于是导致了父母从拥抱状态彼此分离,即天和地的分开。有些神话表现为实际的战争。 

  中国古代某些创世神话,确实具有世界父母型神话的某些特征。楚帛书甲篇创世神话很明确地叙述,最早在混沌世界中出现的就是楚人先祖伏羲,他娶了妻子女娲,他们生了四个儿神开始世界的创造,尽管这个神话中不少神都与伏羲女娲没有生殖意义上的世系关系,但这个源头和框架,还是基本可以认为有世界父母型神话特征。商人创世神话中,混沌元神瞽叟和其妻子生了一对分别代表光明和黑暗的儿神舜(俊)与象,而光明神舜(俊)又娶了云气之神羲和、常羲以及其他若干位神女,生了日月众星和宇宙万物,舜(俊)的儿神羿平息了一场宇宙大灾难,重新安排世界秩序,从而结束了世界的创造。所有这几个创世神话,都显现出一共同的特征,就是世界的创造是通过一对夫妻神生育后代神祇的方式进行和完成的。所以,他们具有世界父母型的某些特征。 

  但能不能就此断言中国古代创世神话的基本类型就是世界父母型呢?经过深入思考和探求后,我认为还不能。这是因为:1.中国还有一些创世神话如盘古创世神话和夏人创世神话,最早的形态中,创世元神是独神而不是夫妻双神。即使是楚帛书创世神话,创世环节尽管是从伏羲与女娲夫妻神开始的,但仔细解读文本不难发现,帛书甲篇首先叙述的是大熊伏羲独出,然后才娶女娲为妻,因此严格地说,楚帛书创世元神最早也还是一个独神。而世界父母型神话中,最早的原始父母神是同时出生的;2.更重要的是,即使一开始就是夫妻双神的中国古代创世神话(如商人创世神话)还含有一个世界父母型创世神话并不必定含有的关键性因素,那就是创世元神都是特定氏族、部落、部落族团或民族的祖先神,他们并不只是全人类甚至整个宇宙的祖神,而是有着特定族属身份的祖神。尽管盘古在徐整的《三五历记》、《五运历年纪》中,还是一个没有任何族属身份的创世神,但在东晋葛洪的《枕中书》中,盘古则成了许多民族祖先的原始祖神,而到梁代任舫的《述异记》中,他已经被南方某些特定民族和族团奉为自己的祖宗神了。 

  创世者还是特定氏族、部落或民族的祖先,这其实是说,是特定民族的祖宗创造了世界,这种情形并不止发生在盘古神话的流传过程中,也发生在楚国帛书创世神话中。楚帛书创世神话一开始就特别交代,这个天地父母神伏羲女娲,又是特定地域特定族团的祖先神,伏羲是“大熊”(“熊”是楚王才能用的名号),因此,说伏羲是大熊就是说他是楚人神性祖先,神王。女娲是某某氏之女,也在强调她的族属身份。所以,楚帛书创世神话讲述的是,楚人的祖先神伏羲女娲创造了世界,伏羲女娲既是神又是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人,是具有特定族属身份的神人。伏羲女娲(尤其是伏羲)创世神话在战国中后期开始到唐代完成的全国化过程中,已经不只是楚国人的祖宗神,还分别成为中国许多地域和民族的祖宗神,许多地域的神话都将他们当做自己民族或地域的远古祖先崇拜和讲述。 

  至于夏商两朝的创世神话,我们能很清楚地看出,源于西北族团的夏人创世神话中,创世神鮌、禹、启也是夏人的祖先神,是两者的合一,所以夏人神话在后世历史化过程中,他们顺理成章地都成了夏王朝的奠基者和创立者。 商人的创世神话也不例外,商人创世神话的至上神帝俊(后在传说化历史中转化为帝舜)在商人的甲骨卜辞中就是本族团的神性“高祖”(“高祖夋”),是天神也是祖宗神,他不仅是商人始祖契的父神,还是周人及其它多个族团的始祖神。商人创世神话中战胜宇宙大灾难、最后完成创世工作的羿,在传说化历史中也是东夷有穷氏族团的祖先神后羿。 

  创世神同时是特定氏族、部落、族团或民族的祖先神,同时既是神还是人,是神人或人神,这不是“世界父母型”神话必须具备的因素。 

  因此,尽管中国古代创世神话确实可能各自具有《新大英百科全书》归纳的五种创世神话类型的某些因素,但总体上它有一个共同的类型特征,就是创造世界的神都是不同地域族团或民族的祖先神,他们既是神还是人(祖先),是神人或人神。导致这种情形的历史原因,是在漫长的相对封闭独立环境中存在和发展的中国古代社会,一直保持并不断强化着从远古氏族社会就产生的强烈的祖先崇拜意识,这种祖宗崇拜意识构成了我们民族文化最突出的精神特征,它渗透到文化的一切方面。卡西尔(Cassirer,1874-1945)在《人论》(An Essay on Man)中谈到世界古代几大文明民族的文化特征时特别指出,世界几个古代文明民族都有自己的宗教,唯独中国是个例外。如果说中国人也有宗教的话,那就是祖宗崇拜。这是对中国历史、文化和大众心理的准确概括。产生于如此强烈的祖宗崇拜文化中的中国古代创世神话,从根本上带有这样的特征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但《新大英百科全书》归纳的五种创世神话类型中,却找不到一种能最合适地表述中国创世神话的祖宗崇拜意识,所以,我们以他们基于异域古代神话归纳的理论模式来解释中国古代神话,难保不遮蔽中国创世神话中最为关键性的因素和特征。 

  
三    

  中国古代创世神话类型的独特性,在与几个古代文明民族的创世神话比较中会更为突出地显示出来。 

  首先是埃及创世神话。 

  埃及和中国一样古代是一个农业国家,由于自然经济时代农业生产的有限规模,使得农业国家地域的独立性都相当强,埃及最早的政治实体是在原始部落基础上合并而成的诺姆(nomes,又译为州,由邻近的若干原始部落合并而成),在上古时期(约公元前3100-2686)和古王国时期(约公元前2686-2181),即使上下埃及被统一,全国性政权建立,地域并不太大的全埃及还有38个诺姆,最多的时候,甚至超过40个诺姆,每一个诺姆都有自己相当独立的宗教自主权,有自己的图腾神,保护神,这些神都是地域性的。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各地域都产生了自己的神话系统,就像远古中国社会众多部落或部落族团都有自己的神话一样。同时,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不同地域的政治力量先后成为国家的统治性力量,某些地域神话系统伴随着创造它的地域族团成为全埃及的统治者而成为全国最重要的神系,但其它地域性神系依然存在和发展着,它们和处于统治地位的神话系统发生着相互影响。同时,在埃及,从上古时期到新王国时期,在众多地域神系中,先后形成了比较有影响的三个地域神系,即孟菲斯(memphis)神系、赫里尤布里斯(heliopolis)神系和赫尔默普利斯(hermopolis)神系。这三大神系创造了不同的宗教信仰。它们在历史发展过程中互相影响。由于早期王朝统一上下埃及的君主纳尔迈(Narmer)及以后的法老和祭司们特别推崇赫利尤布里斯神系,使得这个神系在三大神系中成为影响最大的神系。而赫里尤布里斯神系自身在发展过程中也在不断改变。早期这个神系的始源大神是阿图姆(Atoum),后来变成拉,阿图姆和拉神结合成为太阳神拉-阿图姆,由此形成赫里尤布里斯四代九神的相对稳定的体系。这里将赫里尤布里斯太阳神系创世神话作为代表,与中国古代创世神话的基本特征进行一个比较。  

  赫里尤布里斯神话中,混沌的古海之神努生了光明的太阳之神拉,拉生了风神、空气之神舒和雨神、湿气之神特夫内特,两者结为夫妻;后者又生了地神盖布和苍天神努特,两人又结为夫妻,由于盖布和努特结合在一起不愿意分开,于是拉令舒踩在地神盖布的身体上,将努特高高举过头顶,由此出现了空间、天空和宇宙。努特和盖布生了两双儿女夫妻神,即农神、冥神奥赛里斯和其姐姐(也是妻子)伊西斯,干旱之神赛特和其妹妹(也是妻子)奈芙蒂斯。这是埃及神话宇宙初成的基本情节。赫里尤布里斯神系中,诸神代际之间为了人间和神界的统治权也发生了冲突,但这个冲突不是以后辈惩罚、诛杀前辈神祇为结局的,而是前辈神祇迫不得已让位给儿辈神祇的方式进行的,古老的混沌神努因为儿子拉的强大、无法管控他,因此将统治权转移给儿子,拉后来又因为自己衰老、儿辈神祇不合作、不支持而将统治权转让给自己的儿子舒,舒后来又因为大体相同的原因将这个权力转交给儿子地神盖布,盖布后来又将人间统治权转交给儿子奥赛里斯。 

  在这个神话系统中,宇宙的创生是通过生殖行为展开和进行的,从努到拉到他的三代子孙夫妻神,一个宇宙空间就形成了,宇宙的形成经历了从黑暗混沌到光明的过程,这些和中国古代创世神话都基本相同或接近。但尽管赫里尤布里斯神系是旧王国时期形成的神系,是埃及影响最大的神系,这个神系中的所有神的族属身份都不太突出,他们在形式上是世界(还不仅是埃及)所有人的神,而不是某个部落或部落族团的祖先神。同时,他们也不是人。在赫里尤布里斯神系中,有因为人反抗拉神的统治而遭致拉神派遣的眼睛神哈陶尔大肆屠杀的情节,说明神和人的区别十分清楚。埃及历代统治者法老都宣称是太阳神在人间的代表,从古王国开始,法老们就自称是奥西里斯之子——荷露斯(Horus)的后代,到了中王国时期,法老开始宣称自己是太阳神拉(Ra)的后代。这是说,他们和太阳神家族有内在联系,但他们还不是太阳神家族创世九神本身,创世神不是祖宗神。这使得埃及创世神话与中国古代创世神话有许多相近但又不同的特征。埃及创世神话,不是世界祖宗型神话。 

  其次是两河流域的创世神话。古代两河流域文明的创造者,是很不同的部落和民族,从大约公元前4000年到前2000年之间,先后有欧贝德人(Ubaidian)、苏美尔人(Sumerians)、阿卡德人(Akkadian)、阿摩利人(Amorite)、亚述人(Assyrians)、迦勒底人(Chaldeans)等多个不同部落和民族进入这片土地,创造了自己的文明。其中,苏美尔人、阿卡德人创造的神话最早,对两河流域古代神话具有较大影响,所以,这里以他们的创世神话与中国古代创世神话的特征进行一个粗略的对比。 

  先看苏美尔人创世神话。 

  目前所见苏美尔人神话传说文献中,还没有一篇完整的创世神话文献,今人根据多个文献资料的片段整理了一个苏美尔人的创世神话,大体如下: 

  最早的神是原始水神南马赫,她生了最早的天神安和地神、水神启,安与启结合在一起,紧紧拥抱而不分开(最早的世界上下未分,安启因此又是一个神,一个双性同体的神。在后来的神话中,安启作为一个神的名字,更突出的是其水神的特性),生了空气之神恩里尔,恩里尔站在父母之间将他们分开,于是形成了最早的世界。恩里尔又娶了女神宁里尔,生了月神纳那,纳那娶了女神南卡尔为妻,生了太阳神奥吐。安启、恩里尔和南马赫等,又分别创造了天上的星星、地上的动植物和人类,世界就这样完成了创造。人类后来因为不敬神灵被众神厌弃,从而众神决议用大洪水消灭人类。大神安启因为觉得造人不易,反对用大洪水消灭人类,他的意见被众神否决。他将这一消息提前告诉了人类中的一员吉尤苏得拉,让他立即打造一只方舟,在大洪水到来之前带着家人和动物躲进方舟。吉尤苏得拉按照安启的指示行动,逃脱大洪水的厄难。因为他保全了大地上的生命,并且虔敬神灵,天神安努和恩里尔赐予他永生不朽。 

  这个创世神话与中国古代创世神话有很多相近的地方,世界都是从混沌元神开始创造的,世界的创造是通过诸神之间的生殖行为展开和完成的。但这个神话与中国创世神话不一样的地方则是:这里的原始父母神是没有族属身份的神,他们也不是某个特定部落、部落族团或民族的祖宗神(尽管他们是特定部落族团创造的);同时,人是神的造物,且是神的奴仆,神与人的界限是十分分明的。这些最关键的区别使得中国古代创世神话与苏美尔创世神话类型明显不同。 

  再看阿卡德人创世神话。 

  阿卡德人的创世神话集中表现在创世神话史诗《恩努马—埃利希》中,其核心内容是这样的: 

  世界最先只有一片浑茫无际的原始海洋,原始海洋甜水之神阿卜苏与咸水之神提阿马特的结合生了海底泥土之神卢奇姆和拉查姆,还生了上下两个方位的神安莎尔和基沙尔,以及其他一些原始神祇。安莎尔和基沙尔结合生了天神安努和地神、水神埃阿。安努和埃阿结合又生了许多神祇,天地宇宙由此初步形成。众神推举天神安努为众神之王。由于后辈光明属性的儿孙神祇的喧闹吵扰打搅了原始黑暗海神阿卜苏和提阿马特的宁静,阿卜苏和提阿马特试图消灭这些儿孙辈神祇。阿卜苏首先被埃阿为首的儿孙辈神祇用计谋擒杀。愤怒的原始海洋母神提阿马特将追随她的神祇组织成强大的队伍向儿孙辈神祇攻击,宇宙为之震撼。恐惧的儿孙辈众神推举埃阿的儿子马尔杜克为首领对抗提阿马特,在激烈的搏杀中最后马尔杜克战胜了提阿马特,将她的尸体肢解重新创造天地,并最后用恶神的血和泥土创造了人类,马尔杜克被众神推举为万神之王,世界的创造由此结束。  

   阿卡德人的创世神话最典型地符合《大英百科全书》归纳的“天地父母型”神话,首先,世界创造是通过一对原始父母神的生殖行为展开的,其次,诸神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代际冲突,儿孙辈神祇通过打败诛杀原始祖神获得宇宙控制权,并最后完成世界创造。中国古代创世神话中,夏商创世神话的原初形态在其中一点或两点上与此有很大的类似性。原初的夏商创世神话也是通过诸神的生殖行为展开世界创造的,儿孙辈神祇也是在与前辈神祇的冲突中通过打败父祖辈神祇而获得世界的控制权和完成世界创造的。但两者的不同仍然在于,原初夏商创世诸神中,每一个神祇都是夏商两个部落或民族各自的祖宗神,他们在后世传说中就是祖宗(人);而且,在后世流传过程中,夏商两个族团创世神话中后辈神祇与父子辈神祇的冲突都被消泯、扭曲、虚化或完全遮蔽,后辈神祇不是通过反抗和诛杀父祖辈神祇获得权力,而是通过顺从和解(包括禅让)的方式获得权力,这些在阿卡德人的神话中也是没有的。 

  无论埃及神话,还是苏美尔或阿卡德人的神话,它们与中国古代神话最大的区别之一,在于前者是突出地体现了自然崇拜特征的神话,而后者却是突出体现了祖宗崇拜特征的神话。埃及和两河流域神话中的那些神,基本都是自然的化身,尽管已经有丰富的社会内涵和明显的社会特征,但自然化身的特征仍然十分明显,他们分别代表着不同的自然现象。中国古代神话人物当然也代表了某些自然现象,但这些体现了自然现象的神祇同时还带有明显的族属特征,后者的特征更为明显。对此张文安博士在他的《中国与两河流域神话比较研究》第九章中有明确论述,  这个认知是合适的。 

  四

  再看印度创世神话。 

  印度创世神话多种多样,其中,《梨俱吠陀》中原始巨人布尔夏被众神肢解化身宇宙天地万物的神话和梵天创世神话最为名,但这两个神话中的布尔夏和梵天在印度任何民族或族团那里都不被叙述为自己的祖先神。 

  希伯来创世神话众所周知,那是典型的至上神指令创世的类型,至上神耶和华不是任何特定民族的祖神,没有任何族属特征。 

  希腊神话是世界各民族神话中最辉煌灿烂的成果,但这个民族的神话中,有没有创世神话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著名原始文化学者朱狄先生在其分量厚重的《原始文化研究》一书第四章《神话与神话学》中,认为希腊没有创世神话:“希腊神话虽是所有神话中最光辉的一页,甚至myth(神话)一词就是从希腊那里来的,然而希腊却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创世神话,这也是一个颇为令人深思的问题。……斯威布(Gustav Sorwitz,1792-1850)所《希腊的神话和传说》(Legends and Myths of Ancient Greece)第一句话就已表示‘创世神话’在这里不占任何地位,因为它是完成式:‘天和地被创造了,大海涨落于两岸之间’。”如果单就在表层直接叙述天地创生的情节角度说希腊神话没有创世神话,也许是有道理的,但如果细读赫西俄德(Hesiod)的《神谱》(Theogony),将发现他关于希腊几代神王的更替过程,暗含了世界的创造过程。 

  据赫西俄德的《神谱》叙述,世界最初产生的是混沌神卡俄斯,然后产生了大地之神盖亚、原初欲望主宰的爱神厄洛斯、以及大地下面黑暗的深渊塔尔塔洛斯。混沌神卡俄斯还产生了黑暗和主宰它的的夜神,他们结合生了光明和昼神。地母盖亚生了许多神,首先是夜空之神乌拉诺斯,大地之神盖亚还生了山谷和山谷之神,深海和深海之神,盖亚和深海之神蓬托斯结合生了许多分别代表着不同的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的神;乌拉诺斯和盖亚结合,生了一批巨人神(即堤旦诸神)。盖亚因为不堪乌拉诺斯要他将儿女封闭在自己肚子里的重负,和小儿子克雷诺斯密谋重创了乌拉诺斯,推翻了他的统治。乌拉诺斯的深层意象乃是布满繁星之夜空,克雷诺斯的深层意象则是黎明之天空。克雷诺斯做了神王,娶了他的姐姐瑞亚为妻。他也厌烦自己的儿女,但他吸取父亲的教训,不再信任妻子瑞亚,将瑞亚生的儿女都吞进自己肚子里。后来瑞亚在克里特岛生下的儿子宙斯后,回到陆地用石头包在襁褓里让宙斯吞下骗过了他。宙斯长大后推翻了父亲的统治建立了自己为神王的俄林帕斯神系。宙斯的深层意象就是光明的天空,他和自己的兄弟波塞冬和普路同分别主管天空、海洋和地下世界,他的一群儿女神祇则成为各种人类社会与文化现象的主管者。 

  很明显,这个诸神的诞生过程,与世界创生过程是同步的,或者说,希腊神话叙述诸神产生的过程,暗含的就是世界产生的过程。所以,说希腊没有创世神话,恐怕不是合适的判断。 

  希腊创世神话也大体算是(不是很典型的)天地父母型神话,通过原始父神或父母神的生殖行为世界与诸神得以被依次创造,而且,诸神代际之间通过发生冲突和后辈战胜前辈的方式完成权力的变换交接。但这里的神,无论是最早的混沌神卡俄斯,还是地神盖亚、深海之神蓬托斯,以及后来三代神王,都主要是自然神,而后在此基础上强化着社会特征,但他们不是希腊任何特定部落或部落族团的祖宗神,也不是整个希腊人的祖宗神,他们不具有特定的族属特征。希腊神话传说中所有城邦都有自己的保护神,但这个保护神只是特定城邦特别信奉的神祇,却不是这个城邦族群的祖宗神。古代希腊神话传说中,神祇和人类是判然有别的,联通两者之间的,是神和人的后代,即英雄,英雄不是神,具有半人半神的特性。而且,这些英雄被突出的也不是他们的族属特征,而是他们介乎人神之间的特性和自身的英雄行为。更重要的是,他们根本不参与创世活动,他们是世界创生以后的产物,所以和创世神话无关。 

  通过对上述世界几个文明发达较早的民族创世神话的的简单叙述与比较,我们能清楚地看到中国古代创世神话与它们之间可能有某些元素类似,但在创世神也是特定氏族、部落或族团的祖宗神这个最关键的特征方面,中国神话与它们都有根本区别,这意味着,祖宗创世可能是中国创世神话最有独特性的构成。 

  同时,某些东亚国家如朝鲜和日本晚起的创世神话,有世界祖宗型神话的某些特征,这明显是受中国文化影响而形成的,这里最典型的就是日本神话。 

  据《古事记》(The Ancient Catalogue),日本有一套完整的创世神话,这个创世神话中,最早的是天之御中主神为首的天津五柱神,他们是日本神话系统中最高的神,居住在高天原(天空),都是独神且隐身不现,约略相当于混沌阶段的神。其后,出现了以國之常立神为始的七代神,这七代神最后一代即夫妻兄妹神伊邪那岐命与伊邪那美命,他们生育的众多神祇分别代表世界初创时的天地万物。 

  这些神祇中,阿耶那岐命和阿耶那美命兄妹夫妻神是创生日本列岛和日本众神的关键性神祇,可以说,日本神系的繁复化主要是从这对兄妹夫妻神开始的。从这对兄妹开始的日本众神,有许多分支,他们分别是日本不同氏族或族团的祖神,其中,对后世影响最大的是从伊邪那岐命到神武天皇的一脉。 

  很显然,如果从原始天津五柱神那里算起,他们都是独神,没有配偶,他们之间没有生殖意义上的代际关系。他们之后的所谓“神世七代”之间,是否有生殖意义上的关联,《古事记》也没有明确交代,作者的叙述,让人感到他们之间并没有血缘世系上的关联。诸神有明确血缘世系关联的,是从阿耶那岐命和阿耶那美命兄妹夫妻神开始的诸神。这对夫妻兄妹神生了日本诸神和日本国土、海域以及动植物等,从这对兄妹神开始的日本诸神中的一部分,后来成为日本不同氏族和部落的祖神,尤其是他们生的天照大神(太阳神),成为后来日本神武天皇的祖神。总体上看,这个神系就最早的源头天津五柱神而言,既不是世界父母型神话,也不是世界祖宗型神话,天津五柱神和所谓“神世七代”中阿耶那岐命和阿耶那美命兄妹夫妻神之上的六代神,都不是日本任何部落或族团的祖宗神。但从阿耶那岐命和阿耶那美命兄妹夫妻神开始的诸神,就有一部分与日本不同氏族或部落相关了,所以,从这个环节起,日本创世神话祖宗崇拜特征十分明显了,所有氏族或族团的祖神都是阿耶那岐命和阿耶那美命夫妻神的后裔,基本可以划入“世界祖宗型神话”类型。  

  但日本神话是晚起的神话,《古事记》和《日本书纪》到公元7世纪(中国唐代)才由日本王室主持编写而成,有学者指出,“记纪神话的体系化特征的形成是统一国家在政治上的特殊需要,这些神话同原始时代的神话不同,它在另一个层面上被规定、被整一化,它的原质发生了改变。关于这一点所以我们很难把它作为纯粹的神话来处理。” 日本著名学者津田左右吉氏曾指出:日本神话(主要指记纪神话)是经6世纪中期开始到8世纪初的大和朝廷虚构的神话,这些由后人制作的东西并不是神话,而是宫廷史官承命要为皇室的由来寻个说法才制作出来的物语,或称之为“神代史”。也就是说,从阿耶那岐命兄妹夫妻所生的天照大御神到神武天皇的神系,是为了明显的政治意图而编织的,原始神话究竟是否如此大是疑问。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个神系在公元7世纪编织时,日本文化已经深受中国文化影响。这个神系中最重要的阿耶那岐命与阿耶那美命兄妹夫妻神与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伏羲女娲兄妹夫妻神就很类似,乃至前者围着天之御柱奔走而结合的故事情节,与中国神话传说中伏羲女娲围着大山奔走而结合的情节都有极大的类似性(伏羲女娲兄妹婚故事首见唐李冗《独异志》记述,完全可以相信,这个神话故事被记述之前在民间口头上已经流传很久)。有理由认为日本这个神话很可能受了中国伏羲女娲的影响,这种影响甚至是很明显的。关于日本神话深受中国神话影响这个问题,日本学者大林太良等都有明确论述,这已经是常识,不展开论析。 

  当然,这样说不是说日本神话就是中国神话的简单复制,日本原住民主要是由东北亚的古代通古斯人种、马来亚人种和中国古代东渡日本的定居者几部分构成的,其文化中有多种成分存在。有学者研究指出,环太平洋很多民族原始神话中都有类似阿耶那岐命与阿耶那美命兄妹围着天之御柱奔走而结合的故事情节,这也意味着日本神话不仅受中国古代神话影响,还受环太平洋许多原始民族文化影响。另外,从日本记纪神话看,固然有7世纪日本天皇王朝为了自己的政治需要而编织古代神话的因素起着重要作用,但记纪神话中基本的内容还是应该有所本,这个底本应该是日本原住民的原始神话。从日本古代不同家族或族团崇拜不同的祖神这个现象看,日本原住民的原始神话应该是有强烈的祖宗崇拜意识。而由于两汉以降到隋唐,日本与中国的交往十分频密,其文化受到中国明显影响是很自然的事情。 

  至此,我们通过对中国古代几个创世神话构成特征的分析,证明了中国古代创世神话既有与人类其它民族相同或相似的许多因素(因此,从这些因素角度归纳出与其它民族神话类似的某些类型是可能也有价值的),更在总体上有自己独特的特征,这就是所有创世神话要么在其原初、要么在流变过程中,都渗透了强烈的祖宗崇拜意识和色彩,创世神也是祖先神,这是中国古代创世神话最突出的特征,它是《新大英百科全书》中任何一种创世神话类型都无法概括的,笔者将其命称为“世界祖宗型神话”,这是中国古代所有创世神话类型共同的特征所在。 

  (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项目《世界祖宗型神话——中国上古创世神话叙事原型重构》成果项目编号09YJA751023,发表于《华中学术》2017年第1期。) 

  【作者简介】 张开焱,1955年生,湖北省新洲县(今武汉市新洲区)人。厦门大学嘉庚学院教授 

文章来源:民族文学公众号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