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乌丙安]20世纪日本神话学的三个里程碑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1-09-14  作者:乌丙安
0

  [论文提要]20世纪的日本神话学走过了从开创到中兴、再到繁荣的百年历史。百年来,日本神话学以其丰硕的研究成果树立了三个辉煌的里程碑。随着神话学的百年进程,先后突现出了三个时期的三位重要代表人物。他们的神话学研究主导地位在当代日本神话学界受到公认和尊重。本文着重评述了日本神话学百年简史及其三个里程碑主要代表人物的卓越贡献。

  [关键词]日本 神话学 里程碑

  (Thesis Abstract)The Japanese mythology in 20 century had gone from initiation to resurgence and prosperity. The Japanese mythology had set three splendid milestones with its plentiful and substantial research production in this century. Along with a hundred years mythology development, three important representatives of three eras have emerged successively. Their leading position in mythology research gained recognition and respect at contemporary Japanese mythology circles. This thesis emphasized on comment of one hundred years history of Japanese mythology and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s of three milestone representatives.

  纵观日本神话学研究,从1900年开始到2000年为止,整整发展了20世纪的百年历史。在这百年当中,日本神话学经历了三个有代表性的历程:第一个里程是日本神话学的开创期,以1904年高木敏雄的名著《比较神话学》为代表;第二个里程是1940年后日本神话学的中兴期,以1941年松村武雄的名著《神话学原理》上下卷的出版为代表;第三个里程是1960年后日本神话学的繁荣期,以1961年大林太良的《日本神话的起源》、1966年《神话学入门》、1973年《稻作神话》、1975年《日本神话的构造》和《神话与神话学》等名著的相继问世为标志。以下就沿着这个日本神话学史的发展线路和分期,对日本神话学三个里程碑的代表人物及其贡献做出简要的述评。

  日本神话学第一个里程碑的奠基人——高木敏雄(1867-1922)

  日本明治时代中期,1892年5月,由东京帝国大学教授久米邦武发表的论文《神道是祭天的古俗》揭开了日本神话研究的序幕。由于这篇论文在《史学会杂志》发表后,经《史海》学刊的转载而受到学术界的广泛注目。这篇论文论述了日本神道来源于中国和朝鲜古代祓除仪礼和祭天遗俗。因此,这篇论文严重触犯了日本神道与皇统的密切关系,酿成了笔祸。这桩事件使日本神话研究的萌芽遭到扼杀。从此,经过了7年的沉寂,直到1899年3月《中央公论》发表了高山林次郎的论文《古事记神代卷的神话及历史》,日本神话研究才正式抬头,出现了建立神话学的新契机。当时年仅23岁的高木敏雄从此以神话学研究为中心展开了自己的学术研究,终于成为日本当之无愧的跨跃明治时代和大正时代的日本神话学奠基人和日本口承文艺学的先驱。

  高木敏雄于1876年4月11日生于九州熊本县菊地郡西寺村。1889年2月日本帝国颁布了帝国宪法,实现了君主立宪体制。第二年,高木升入熊本第五高中(熊本大学前身)预科。在学期间,正值“久米笔祸事件”发生,当时只有16岁的高木,严厉地谴责了这起事件。五高毕业后,高木进入东京帝国大学文科大学。1900年7月毕业于德国文学科。(同年,柳田国男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法科大学政治科)。高木大学毕业后便被任命为熊本五高的教授,1906年秋,该校入学考试合格的学生中有一名失去一条腿的残疾学生,因上体育课困难而被取消入学;于是在学生中引起了罢课抗议运动。富有正义感的高木积极支持了学生的行动,和校方形成了对立,于1907年1月被停职。高木在五高任教授时期,于1904年由博文馆出版了他的代表作《比较神话学》,这本书不仅成为他个人集大成的贡献,同时也是日本神话学的重要里程碑著作。停职后的第二年,高木来到东京,在东京高等师范学校任教,时年33岁。1916年10月又从东京高师辞职。此后,便和同样遭遇的柳田国男共同编辑出版《乡土研究》杂志。这种合作关系经过了一年两个月便破裂了。1922年9月,他被任命为到德国留学一年的文部省在外研究员。不幸的是同年12月18日病逝在大阪市立桃山病院,年仅46岁。高木一生性格暴烈,临终前生活十分孤寂。

  当代日本神话学者大林太良于1973年曾把高木的学术研究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日本神话学起步的1899年到高木的《比较神话学》的出版。

  高木作为出色的神话学者,很早便打下了学术研究的坚实基础。17岁时他撰写了以《唐太宗李世民》为题的论文,发表在五高论坛校友会刊《龙南会杂志》上。他入东京大学后继续为该刊撰写了三篇论文。但这时高木的研究方向并没有确定。

  就在1899年,日本神话研究正式起步,随之形成了急速发展的形势,神话研究全面开花。借此契机,当年3月份高山林次郎在《中央公论》上发表了《古事记神代卷的神话及历史》论文。文中明确了自己的神话学立场,对多数国学研究者对神代卷前半部和后半部同样做了牵强附会的历史解释表示了异议。他主张:从神话学角度认识日本古代神话才是正确的立场,这样既可以解开很多疑团,又可以为正史的研究增加许多有益的资料。当时,高山林次郎在科学与进步思潮影响下,对传统的历史神话解释提出了新的说明。比如,把天照大神解释为太阳,素盏鸣尊是暴风雨,天照大神与素盏鸣尊之间的倾轧不和,是太阳和暴风雨的太空之争。同时指出“神代卷”中很少涉及北方现象,却多与太平洋中波利尼西亚的神话和传说类似,于是提出了日本民族的起源可以与南太平洋诸民族进行类比的主张。

  针对高山的论文,国学院大学讲师高桥龙雄在当年5月号《日本主义》上连载的《神代史的新研究》中说:这是敢于呼吁自由研究神代史的重大行动。紧接着东京帝国大学讲师姊崎正治又在《帝国文学》8月号上连载了《素盏鸣尊的神话传说》,指责了高山论文中的自然神话论观点,不同意把素盏鸣尊与印度神话中的印地拉相比;同时提出了素盏鸣尊神话不能被看做是自然神话,更多地还应看作是人文神话的反驳意见。后来,高木敏雄指出高山林次郎论文的论点对日本古史神话研究有不小的功绩。

  姊崎的论文发表前后,高木敏雄正在东京大学就读,并任《帝国文学》记者。他在该刊撰写了不署名的评论记事,题为《文界的新现象》和《高山氏的古事记论》。并在《帝国文学》第5卷11、12号上署名发表了《素盏鸣尊暴风雨神论》。他反对姊崎认为素盏鸣尊神话主要是人文神话的解释,强调指出它的自然神话要素及与印地拉对比的必要性。这篇论文与姊崎论文一起使当年的《帝国大学》学刊大为增色。但是,神代史的论争却因姊崎出国留学而中止了。高木的《素盏鸣尊暴风雨神论》成为日本神话童年期的重要论著载入史册。

  当时,西欧的印度日耳曼比较语言学说的代表德国的库恩(Adalbert Kuhn 1812-1881)和生于德国、26岁以后赴英的马克斯·缪勒(Friedrich Max Muller 1823-1900)等的自然神话学派思潮、英国的泰勒(Edward Burnett Tylor 1832-1917)的进化论的人类学、兰格(Andrew lang 1844-1912)的神话史学及民族学等思潮,纷纷传入日本,直接影响着1899年日本神话学的创立。这时的高木敏雄深受兰格的神话史学影响,对人类学派的主张颇有好感。例如1900年高木在《帝国文学》发表的《羽衣传说的研究》和《浦岛传说的研究》中,便明显持有和兰格1884年的著作《习俗与神话》内容相同的观点。20世纪初,高木打破了日本神话研究短暂的沉寂,继《羽衣传说的研究》、《浦岛传说的研究》之后,于1901年又在《帝国文学》上发表了《关于日本神话起源于印度的疑问》的论文。同时在熊本县五高的《龙南会杂志》上发表了《中国故事研究资料》等重要论著。这些论著在当时虽然产生了一定影响,但由于1892年“久米笔祸”的余波影响,学者们对日本神话的禁区采取了冷淡的态度,因而高木的神话研究仍然显得有些孤独。高木的研究持续了四年之久,不但没有引起学界的广泛响应,相反还遭到某些人的嘲讽,称高木为“神话狂”。《帝国文学》也因连续发表高木的神话论文而受到冷落。为了广泛普及神话学知识,引起人们对神话学这门人文科学的兴趣,高木于1904年出版了他的代表作《比较神话学》,以帝国百科全书第116卷的编例由博文馆出版了。书中,他用了大约三分之一的篇幅介绍了西欧的神话理论。同时,还在书中充分使用了中国和日本的古代神话资料群作为论证,全面阐述了作者独到的见解。最突出的是关于日本开天辟地神话的海洋性格的论述,具有深刻意义。

  《比较神话学》一书的里程碑意义是不容忽视的。按照神话学史的分期,《比较神话学》一书在日本神话学史上具有金字塔式的里程碑奠基作地位。

  第二阶段是从1905年到《日本神话传说研究》的产生。1913年3月高木与柳田国男合作,以“乡土会”为基础创办了《乡土研究》杂志。创刊号的发刊辞《乡土研究的本领》由高木撰写,文中高木强调了“乡土研究”的目的在于对日本民族生活加以全面、根本的研究。在不到一年两个月的时间中,高木连续发表了《牛的神话传说补遗》、《三轮式神婚故事》、《日本农业神话》、《日本童话考》及《英雄传说桃太郎新论1、2》等论文,同时出版了《日本神话物语》(1911年)和《日本建国神话》(1912年),把神话学的视野逐渐向日本民间故事的研究领域开拓。同时,在1913年先后为《东亚之光》杂志撰写了《美洲的亚洲传说要素》和《太平洋西岸共同的传说》,从国际性传说比较研究方面扩展了范围。与此同时,他还编辑了250篇的《日本传说集》。1914年4月,高木与柳田的合作宣告中止。此后,高木的学术活动转向日本和西欧的民间童话的研究,于1916年,由“妇人文库刊行会”出版了他的《童话研究》一书。1922年他逝世后,直到1925年才出版了他的《日本神话传说研究》。

  当代日本神话学界对高木十多年的研究成就,给予充分的肯定。到1973年,对他的评论形成了热潮。大林太良和一些神话研究者都有论述。大林对高木的贡献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大林把高木的业绩分为两个时期,前期从高木的最初学术活动到《比较神话学》的出版,后期从童话、传说研究到《日本神话传说研究》的产生。大林指出了高木神话研究的三个特点:1.高木的前期以介绍西欧神话理论体系为重点;后期才进行具体的、个别的神话研究。2.高木的前期以研究日本神话中的各神格为重点;后期着重研究了整个日本神话中古典神话体系的问题。如1914年发表的《素盏鸣尊神话中表现出的高天原要素和出云要素》,就表现出对神话反映历史的某些关注,提出了贯穿在日本神话中的国家主义因素的问题。3.高木的后期比前期的研究更多的是对传说和民间故事的研究。大林关于高木的评论很值得注意,它恰当地提出高木不仅是当之无愧的日本神话研究的开创人,而且也是日本传说、故事研究的口承文艺学的先驱者。

  在日本民俗学界,一再评述高木的神话研究、传说故事研究对同代的柳田国男的民俗学有明显的激发和影响。而且,高木的研究成果哺育了一代日本著名的民俗学家,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折口信夫、松村武雄及当代的关敬吾。高木的学术影响在他们的著作中都有明确的追述和回忆。例如,关敬吾的名著《日本的昔话——比较研究序论》一书与高木的《童话研究》有明显的继承关系。松村武雄在《日本神话研究》中也有对高木的令人感动的记述。

  高木敏雄虽然以46岁的中年结束了他短促的学术生涯,却为日本神话学奠定了雄厚基础。他逝世三年后,冈村千秋把他的所有论考编辑成《日本神话传说研究》上下两册,由冈书院出版问世。柳田国男为此书写了序文,他用十分委婉动人的回忆,表达了对高木的哀悼,序文恰如其分地评述了高木的一生。十分遗憾地是高木死于他予定留学德国的前一年,即1922年。当时欧洲的民间文艺学界的大师们都十分活跃,纷纷以卓越的贡献推动了国际性的民间文学的比较研究。可以想像,高木如果实现了1923年的欧洲留学,对日本神话学必将做出更为巨大的贡献。

 

  日本神话学第二个里程碑的主要代表——松村武雄(1883-1969)

  日本神话研究中兴期是从高木敏雄逝世后的1940年到1960年。这时期最有代表性的神话学者,要首推文学博士、神话学者松村武雄。他于1883年8月23日出生在九州熊本县。从旧制中学熊本五高(现熊本大学)毕业后,进入东京帝国大学文科大学英文科学习。在学期间他便致力于神话的研究,他的毕业论文选题是《英国文学中的神话研究》,以后用同一论文专题进入研究生院专攻神话学。

  当时,在日本神话研究并不活跃,不仅没有神话学这门独立学科,甚至连和它相近的学科也几乎没有人专门研究。这正是松村撰写的论文《神话研究》为什么不得不适应本专业发展的需要,改为《英国文学中的神话研究》的缘故。当时松村虽然身在最高学府学习,但是神话研究却几乎等于自学。1919年松村任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讲师,讲授希腊神话。这期间,他把在原毕业论文基础上予以发展写成论点更加集中的论文,于1921年1月,以题为《古希腊文化中表现的诸神宗教纠纷研究》的论文,获得文学博士学位。第二年起,他以两年的时间,作为日本海外研究员到欧洲各国进行留学,专心致志地研究神话。这以后,他的著述活动日趋活跃。除了第二次大战后由于日本战败的局势影响,不得已中断了短暂的一段研究外,20世纪40年代的其余时间是他最多产的时期。到50年代期间,松村进入了集大成的鼎盛阶段。

  松村的主要著作可以用以下十部作为代表:《神话学论考》(1929年)、《民俗学论考》(1929年)、《神话学原论》上、下卷(1940-1941年)、《古希腊的宗教纠纷》(1942年)、《宗教及神话与环境》(1944年)、《日本神话的真相》(1947年)、《神话与历史》(1947年)、《言语和民俗》(1948年)、《仪礼及神话的研究》(1948年)、《日本神话研究》全四卷(1955-1958年)。这些论著标志了松村三个阶段的研究成就。1930年前的两部《论考》,是他的初期成果,整个40年代,是他的成熟期和著作旺盛期。50年代的四卷集巨著是他的集成期的经典之作,使松村神话学达到了新的高度,为日本神话学的发展作出了不朽的贡献。1947年他的《神话学原论》荣获了学术最高荣誉“恩赐奖”。1958年他的名著《日本神话研究》又被授予“朝日奖”。松村的成就得到了广泛的承认和推崇。当他完成了他的巨著后,因病卧床不起,此后十年之久没有进行任何著述活动,同时也缺少了弟子和后继人。松村在他的《神话学者的手记》(1949年)中曾经自嘲过自己是“学问的孤儿”,不幸被他言中了。1969年9月25日,他孤寂地与世长辞。

  对于松村氏神话研究的特色分析,有两篇专论值得推荐。一篇是1971年《文学》第39卷11期上的大林太良的《松村神话学的展开——特别关于他的日本神话研究》,另一篇是植岛启司的《松村武雄论》,1975年发表在《柳田国男研究季刊》第8期上。这两篇专论有详细的评价和分析。

  从上面对松村论著的展示中可以看到,他毕生的研究精力主要都集中到希腊神话和日本神话的研究方面,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他最终还是把注意力倾注到日本神话的研究上了。他在方法上的特点是比较神话学的研究。也就是说,对于《古事记》、《日本书纪》等古代典籍的神话研究,松村氏与津田左右的《神代史的新研究》(1913年)或《神代史研究》(1924年)那种强调历史学的研究绝然不同,他积极主张民俗学的或民族学的神话研究。例如,他在名著《日本神话研究》第一卷中明确指出了神话研究的方法,提倡以民俗学的,人类学的,民族学的研究法为主,同时辅之以语言学,古文献学,宗教学,社会学,文化史学的各种方法。松村氏所以有这种主张和态度,是他在早期神话研究处于“学问孤儿”时期摸索的结果。他回顾二十年代的研究时指出:研究神话必须具备人类学知识和民俗知识。这在松村一生研究经历中是十分突出的特色。这个特色也和松村本人的生活道路及历史环境有密切关系。他的大学生活是在英文科度过的,所受到的欧美文献影响颇深;同时由于日本当时正受到欧美学术思想的影响,所以进入勃兴期的民俗学的研究也受到很大推动。1913年柳田国男与高木敏雄编辑的《乡土研究》创刊,1925年《民族》刊行,1929年《民俗学》杂志发行,松村向这些刊物都投过文稿。由于和这些社会科学刊物的往来,松村受到柳田国男、折口信夫、南方熊楠、松本信广等民俗学和民族学先辈、同辈的影响,形成他神话研究方法的诸多支点。他的多学科、多方面、多视角的神话研究,是在当代学术潮流背景下必然形成的神话学立场、观点和方法。

  在松村神话学中,应当提到他对中国神话传说的研究。松村在研究初期十分重视日本神话与中国神话的比较,因此涉猎了中国大量古代典籍,编选了一部《中国神话传说集》,于1927年至1928年出版,并编入世界神话传说大系。这本中国神话传说的专集主要是由于当时日本侵华战争的局势影响,使更多的日本人增强了对中国的种种关心和需要。松村氏随后又于1938年以《神话传说中国五千年》的书名,分上下二册由天正堂以新型开本出版了新的神话传说集,收录的篇数超过了原集的一倍。松村在书的序文中强调指出:“说中国文化对日本文化有着强大而切实的影响并不为过,作为文化形态的中国神话传说,对日本各类文学艺术样式如小说、稗史、狂言、讲谈、落语等所产生的浓厚影响作用也是不容否定的事实。”所以他强调指出:“研究中国神话传说不仅是为了了解中国,更是为了了解日本的必需。”松村氏所编的中国神话传说集,列入世界神话传说大系这件事实本身,作为日本研究中国神话的启蒙资料,确实填补了一项空白。中日两国由于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战争所造成的不幸隔绝,使这期间双方的神话研究得不到交流。当时中国的茅盾(玄珠)、闻一多及战后的袁珂诸先生与日本的森三树三郎及以后的贝塚茂树、白川静等分别对中国神话的研究都十分活跃。松村氏的后期显然没有客观条件加入中日比较神话学的行列,十分遗憾。

  松村的神话学成就,为20世纪70年代以来日本神话学的振兴打下了雄厚的基础,走完了第二个里程。

 

  日本神话学第三个里程碑的主要代表——大林太良(1929——2001)

  被日本学术界公认的日本神话学第三代主要继承人的大林太良,1929年5月出生于东京,2001年4月12日在东京去世。1952年东京大学经济学部毕业。1955年至1959年的四年期间,先后在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及美国哈佛大学留学,学习民族学,专攻神话学。去世前任东京大学教养部教授,兼任国立民族博物馆教授。长期从事人类学、神话学教学和研究。大林曾于1980年12月和1984年9月先后两次正式访问我国民间文学界,促进了日中神话学研究的交流。大林早在外国留学之初,便于1955年到1956年从事东南亚文化史的研究,其中有代表性的是《东南亚的日蚀神话》一文。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是大林发展日本神话学的多产期。1961年出版了《日本神话的起源》一书,同时发表了论文《日本神话和东南亚》。1962年到1965年发表了关于日本《古事记》、“出云神话”的论文及论述民族文化性格的几篇论文,同时还撰写了关于泰国西北拉佤族和卡楞族神话传说的专论及评述威廉·考帕尔对于中国南方少数民族研究的文章。1965年出版了《葬制的起源》一书,1966年出版了《神话学入门》一书。

  以后,他连续发表了关于日本民族文化起源的论文,并集中发表了比较神话学方面的论文。70年代大林的研究全面展开,不仅对日本神话的若干重大疑难问题进行了新的探索,定出了关于古代神话分类学及系统论的一系列论文,如有关“双分观”“三分观”等论述都在这期间展开。同时还写出了《日本神话研究史》一文。1972年大林氏主编了《神话·社会·世界观》一书。1973年出版了他的代表作之一《稻作神话》,在这部整整400页的宏论中,包括了1964年到1967年先后用日文和德文发表的7篇论文,依内容编排成7章,这些论述都集中在稻米文化的神话源流方面,对研究南亚、东南亚及东亚(包括中国南方种稻区及朝鲜、日本)的各民族古文化史有重要价值。1974年他编了《日本神话的比较研究》一书。1975年又连续出版了《日本神话的结构》和《神话与神话学》。1976年以后,大林的神话学研究进入了一系列世界性专题,发表了关于海神话、鱼神话、地震神话、巨人神话、丰穰女神神话的系统专论,同时进行了日本神话与世界神话的比较,研究了日本神话的系谱。于1979年,出版了这些论文的专集《神话之话》和专著《神话与民俗》。

  20世纪80年代以来,大林氏除了负责编辑日本民俗文化大系等专卷外,于1981年与另一位著名的神话学者吉田敦彦合著出版了关于“战神”、“剑神”神话的世界性比较研究著作《剑之神·剑之英雄》,对日本神话、印欧语系及阿尔泰语系各民族的同类神话传承进行了周详的对照,标志了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日本比较神话学的最新水平。同时,大林还致力于日本神话学先驱者学术成就的系统评价,为日本神话学史的科学建构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在同一时期,还有松前健、伊藤清司、吉田敦彦等神话学家,和大林太良密切合作形成一代神话学者群体,在研究日本神话及东西方神话比较研究方面也多有贡献。
后记附言:2003年是纪念中国神话学一百周年的重要之年。在百年来中国神话研究的历程中,有许多方面受到过日本神话学的影响,很值得我国现代神话学史家作出比较研究。同时,2003年4月12日又是大林太良先生逝世两周年忌辰,笔者回忆起与这位同龄好友20多年的密切相处,在北京、东京多次切磋交流并携手合著《日本の家族と北方文化》(第一书房1993年出版)一书的许多快乐往事,不禁为他的离去给国际神话学研究带来的莫大损失,感到十分痛惜。

文章来源:东南大学学报:哲社版 2003年04期 94~98页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