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高荷红]傅英仁讲述的神与神话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7-10-27  作者:高荷红
0

  摘要:傅英仁是满族有名的千则故事家,他讲述的神话、故事、满族说部均有较大影响,相关研究却很薄弱。傅英仁讲述的71则神话大致可分为天神神话、氏族神话、职司神话和萨满神话四类,那些神也各具特色,我们从文本出发来分析其中的神和神话之关联。  
  关键词:萨满神话;傅英仁;东海女真     
     
  黑龙江省宁安市是唐代渤海国都城上京龙泉府的所在地,清代称之宁古塔,为清代流人聚集之地。目前,该地区民间保留大量满族及其先世的神话、传说及说部,颇受学界关注。20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随着国家对民间文化搜集整理的加强,傅英仁(1984年中国民研会黑龙江分会授其“千则故事家”称号)、赵君伟、关墨卿等多位杰出民间文化传承人讲述的神话故事被整理出版。郎樱先生曾高度评价宁安地区的满族神话,认为其“全面展示了早期满族神话体系的精髓,其想象力之独特神奇,叙事结构之宏伟严密,故事情节之生动紧凑,人物性格之鲜明壮美,叙述语言之丰富流畅,堪称我国少数民族民间故事中不可多得的珍品。”[1]
     
  一、神话文本情况  
     
  本文对傅英仁讲述的神话进行分析研究,使用文本如下:《满族神话故事》[2]17则、《宁安民间故事集成》[3]14则、《傅英仁满族故事》[4]36则、《满族萨满神话》[5]59则、《宁古塔满族萨满神话》[6]62则。但笔者分析整理时发现,以上神话其实共71则(题目不同而内容相同者视为一则),大多数神话具有多个文本,单独成篇者只有“阿布凯恩都哩重整天宫”“再造天宫”“裂生诸神”“倪玛恩都哩”“金牛星”“天河”“鲫鱼格格”“七大萨满”等8则。此外,本文使用的其他相关资料有《傅英仁自传》[7]《给民间口头文学以“第二次生命——记满族故事家傅英仁”》[8]《满族民间故事家傅英仁访问记》[9]《老树开花春雨时——记满族民间故事家傅英仁》[10]《<满族神话故事>评》[11]等。  
  据傅英仁先生称,以上71则神话多数是通过萨满的讲述而秘传下来的。孟慧英在其《<满族神话故事>评》中提到,“祭祀神的故事,在萨满教风行时是严禁泄露的,只有老萨满达到晚年时才传给他们的得意弟子。传授时还得焚香、净手、漱口,跪在地上聆听传教。故事集的故事的讲述者全是萨满。傅先生承继了这些曾是萨满秘传的神话。”[11]134-135傅英仁在“15岁学过萨满,但很不安分,总是好问为什么,这就犯了萨满的戒律。虽然没有开除萨满籍,可是从此以后再也不许我扎腰铃伺候神灵。说起来倒也是件好事,我开以打着萨满幌子到处求师探求神的来源,比那些墨守戒条的老萨满知道得更多。到十八九岁时,他们也不得不下问于我。” [2]133-134正是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和对萨满文化的敏感才使其记住众多的神话。不过,有些萨满神话的神灵傅英仁仅知晓其梗概,他从清末秀才关寿海(字振川)听到的各姓氏所祭神灵有150多位之多,而目前只能讲出120多位。  
  傅英仁能够讲述如此多的神话,与其家族有很大的关系。当年“宁古塔三大萨满”中的关寿海是其姨夫,傅英仁在13至17岁时跟他学习;郭鹤龄(或作郭鹤令)是其舅舅,传教傅英仁神话和萨满祭祀规矩;梅崇阿是其三舅爷,传教傅英仁满族祭神故事、满族舞蹈及萨满文化知识。  
  傅英仁讲述的神话涉及十三个哈拉(姓),即富察哈拉(傅姓)、伊尔根觉罗哈拉(赵姓)、苏苏觉罗哈拉(赵姓)、苏木哈拉(徐姓)、瓜尔佳哈拉(关姓)、乌扎拉哈拉(吴姓)、乌苏里哈拉、宁姓、梅合乐哈拉(梅姓)、郭合乐哈拉(郭姓)、朱祜录哈拉(朱姓)、唐古拉哈拉(唐姓)、尼玛察哈拉(杨姓)。傅、徐、梅、郭、关等姓氏家族均为傅英仁亲属,傅英仁依亲属口头传承而整理的神话有傅永利讲述的天地形成传说、人类来源传说及萨满斗法传说,郭鹤龄讲述的“他拉伊罕妈妈”“鄂多玛发”“朱图阿哥”,关振川讲述的“阿达格恩都哩”“沙克沙恩都哩”,梅崇山讲述的“三音贝子”,徐郭氏讲述的“托阿恩都哩”,梅崇阿讲述的“乌龙贝子”“朱图蛮爷”“佛托妈妈”等。此外,傅英仁还有意识地搜集整理其他姓氏人员讲述的神话。1934至1940年,傅英仁访问多位老人搜集42篇神话故事;1958至1961年,搜集67篇民间故事、17份满族家谱和50多则民俗及祭仪程。杨明河讲述的“多龙格格”,宁昆璞讲述的“突忽烈玛发”分别为杨姓及宁姓的神话。其中“乌龙贝子”是傅英仁访问5名瓜尔佳、梅和乐、富察等姓氏满族老人后整理而成的 [12];“佛赫妈妈和乌申阔玛发”“天宫大战”“八主治世”是分别依据傅英仁、关墨卿、赵文信、赵君伟等人的传承,由傅英仁和赵君伟整理而成的。1937至 1944年,傅英仁整理自己搜集的资料,编成6册资料,共计300万字左右。  
  神话主人公通常会附“恩都哩”“妈妈”“玛发”“蛮尼”“贝子”“贝色”“色夫”的称谓。“恩都哩”满语作enduri,语义为“神”,“阿布凯恩都哩”是天神,其余神多数是动物,如“沙克沙恩都哩”为喜鹊神,“阿达格恩都哩”为金钱豹神,“倪玛恩都哩”为天羊神,“纳丹昂帮梅合恩都哩”为蟒蛇神。“妈妈”满语作mama,语义为“祖母”“奶奶”,阿布卡赫赫的弟子多称为妈妈,如“乌春切德利妈妈”“佛托妈妈”“海兰妈妈”“海伦妈妈”“安楚拉妈妈”“突忽烈妈妈”,其他还有“风神安顿妈妈”“抓罗妈妈”“他拉伊罕妈妈”等。“玛发”满语作mafa,语义为“祖父”“爷爷”,“玛发”是男性神,如有“鄂多哩玛发”“突忽烈玛发”等。“贝子”或“贝色”满语为beise,是金代和清代的官称,此类神都是侍候神灵的神,在家神祭祀中指祖先神,如“关公贝色”“呼拉拉贝色”“乌龙贝子”“三音贝子”“朱拉贝子”“昂邦贝子”“豆满贝子”“阴达浑贝子”“鲫鱼贝子”等。“蛮尼”满语作manni,该神是英雄神,有些神与祖先神有关,为主管水土的神衹,如“石头蛮尼”“梅合蛮尼”是祖先神,“纳尔浑蛮尼”为唐家供奉的佛爷。“色夫”满语作sefu,语义为“师傅”,师傅神是指萨满死后变成的神。徐昌翰将傅英仁讲述的神话分为天神神话、职司神话、氏族神话和萨满神话4大类。本文论述傅英仁讲述上述神话时,不探究文本的来源,仅分析文本的内容。  
     
  二、天神神话  
     
  天神神话讲述开天辟地、天神诞生、创造天宫、神魔大战等内容,具有严谨完整的体系,而众神之间有着非常明确而固定的上下尊卑等级关系。神话“描写的是天上众神与恶神耶鲁哩之间发生的激烈战争。由于恶神耶鲁哩在人间肆意滋事,又去天界向神挑战,女天神阿布凯赫赫率领天界众神,与凶悍的恶魔耶鲁哩进行了激战。天上的虎神、豹神、蛇神、鹰神、水獭神等动物神也来助战。众神战胜了耶鲁哩,他逃入地下。”[1]6这是善与恶两大神系的较量,阿布凯赫赫第一次与耶鲁哩交战失败后,“在天宫执掌了三个小劫后让位给男性天神阿布卡恩都哩。带领300女神随老三星到第二层天去了。阿布凯恩都哩已经执掌了24个小劫直到现在。”  
  (一)神灵体系  
  创世古神最初是由巴纳姆和水撞击而成水花开始的,水花撞击而成水泡,水泡撞击而成水球,水球撞击而成火花,再成大火球,形成两颗巨星大水星和大火星,最后又形成老三星。神灵的繁衍方法有五种,即裂生、湿生、化生、胎生和卵生。老三星之后还有新三星。  
  第二代神为老三星裂生出五个徒弟,阿布卡赫赫是大徒弟,她创造了天地、人和万物。其余四位徒弟分别为阿布凯恩都哩[①]、巴纳姆恩都哩、敖钦大神和耶鲁哩。敖钦大神的任务就是帮助阿布卡赫赫建造天宫。在此,耶鲁哩是老三星的徒弟,在《天宫大战》[13]中,耶鲁哩由阿布卡赫赫的两个女神妹妹创造而成,本为敖钦女神,后来变成两性神,能够自生自育,最后发展为恶神。  
  第三代神为第二代神的徒弟。阿布卡赫赫在老三星那里学了许多法术,收了10个徒弟,分别为佛托妈妈、佛哩佛托赫、海兰妈妈、安车骨妈妈、海伦妈妈、突忽烈妈妈,赛音妈妈、萨哈连妈妈、粟末妈妈、漠里罕妈妈、完达罕妈妈。阿布凯恩都哩的弟子有堂白太罗[②]、乌龙贝子、僧格恩都哩和长白山主,堂白太罗为裂生的神,为七星中的首星,敖钦大神的徒弟则有恩图色阿。佛托妈妈、堂白太罗和纳丹岱珲以后成为新三星。佛托妈妈又称鄂漠西佛哩佛托赫,为“最古老的神”,有时还叫鄂漠西妈妈,专管人间的生死存亡、六道轮回,是三魂七魄的通天大师。  
  第四代神有佛托妈妈的小弟子裂生的神安楚拉妈妈,佛托妈妈的弟子还有卓尔欢钟依、歌舞之神乌春切德利妈妈,粟末妈妈的弟子则有纳丹岱珲和纳尔浑先初。  
  神还在人间收了很多徒弟,突忽烈妈妈在依兰县土伦部落收突忽烈玛发为其徒弟,教授他们各种武艺,同耶鲁哩作战,以保人间安全。  
  (二)神魔大战  
  大魔鬼耶鲁哩与其他四位原古神不同,其他四位神裂生时都有七彩神光保护,惟独耶鲁哩裂生时是一团黑气,是一个大魔鬼。耶鲁哩拜扫帚星星主为师,扫帚星“说是神吧又不是神,浑身都长着尾巴,有长有短,五个手指头一伸很长很长,一双脚也很长很长。”而一个尾巴更长的怪物坐在一个用冰做成的椅子上,那就是扫帚星主。耶鲁哩到地下国修炼,后又到六个恶鬼区调用恶鬼练兵反天宫。耶鲁哩造反的契机是“造完地上的生物之后,阿布凯恩都哩召开一次全天大宴,庆祝大功告成。但却没让二弟子耶鲁哩赴宴。耶鲁哩气得咬牙切齿,暗地里把群妖纠集在一起,先抢天库,盗出天上的兵器,又偷出盛天盛水的天葫芦,揭开盖子,把尘土和水一股脑儿倒在地上国的国土上。这一下子,地上国可就乱了:尘土遮天盖日,洪水流向四面八方,瘟疫横行,动物和人群,东躲西藏,叫苦连天,有的受了伤,有的缺胳膊断了腿,这就留下了残疾人。”阿布凯赫赫曾帮助过耶鲁哩三次,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助纣为虐。  
  当耶鲁哩要跟阿布卡赫赫征战时,阿布卡赫赫俨然一个萨满的形象,她“用柳叶做成裙子,用柳木做成鼓圈,用漫天皮做成鼓面,用铁树枝做成腰铃,点上年息香,打起鼓来,甩动腰铃,请九层天上诸星、诸神。其中有松阿里恩都哩、萨哈连恩都哩、呼尔哈恩都哩、乌苏里恩都哩,还有36座大小山头的妖头,封他们为各山的山主。”耶路哩的队伍中有五魔、五鬼、五妖,还有各路妖魔。  
  交战时,阿布凯赫赫和300女神被耶鲁哩封在由扫帚星星主制造的冰山里,五克倍和僧格恩都哩也未能救出赫赫。阿布凯巴图、朱烟朱吞、呼拉拉贝子及超哈占爷都加入战斗,最后老三星将耶鲁哩压在冰山下。  
  在“大魔鬼耶鲁哩”中提到,阿布凯恩都哩在跟耶鲁哩大战时,其消灭灵魂的神袋被妖火烧掉了,因而只能消灭妖魔鬼怪的形体,无法消灭其灵魂。耶鲁哩和妖魔鬼怪的灵魂逃进地下国,当看守他们的天神弟子疏忽的时候就溜出来害人。经过神魔大战和天宫重建,天宫彻底改变了过去的模样。天上再不叫“洞”、“寨”,都改成殿、宫、阁;过去使用的旧名词“大寨”、“小寨”也都废弃不用。从那以后,满族和其他北方民族都把地上的神分配到各哈拉供奉,各户亦有自己的神名(老佛爷名),且神名估计不下千位,就此形成满族的大神和家神。  
  (三)人的诞生  
   佛赫妈妈即柳神,民众也称之为佛托妈妈。柳神能育人,由神来区分男女性别,“大徒弟问了他俩的名字,便拿出男女生殖器,端详半天,不知安在哪个地方好。有心安在头上,又怕风吹日晒,有心安在脚下,又怕路远磨损,便安在两个生灵身体的中间部位,还教会他俩男女之情,称他俩为佛赫妈妈和乌申阔玛发。”他们生了四男四女,“这四男四女长得完全不一样:第一对长得四脚五官都很端正;第二对是尖嘴,一身羽毛,两只翅膀;第三对只有四只脚,人头,浑身披毛;第四对没手没脚,身长头小。因为孩子是女人生的,所以什么事都是佛赫说了算。”  
  阿布凯赫赫的四对儿女成了夫妻之后,成为满族及其先民的始祖神,这在瓜尔佳、伊尔根觉罗、乌苏哩、富察四个家族的神谕中都有记载。“阿布凯恩都哩派大弟子和三弟子,到人间收了不少徒弟,教给他们法术,叫他们专门降妖捉怪,治病救人,人家这才有了各户族的萨满。”  
     
  三、氏族神话及职司神话  
     
  “氏族神是氏族的祖先,又是氏族的保护神,……每个氏族神无例外地都具有萨满身份,他们有的是神通广大的大萨满,有的就是萨满神。”“职司神话讲述了一些具有一定职司的神的故事,……职司神同天神和祖先神有时并没有严格的区别。鄂多哩玛法既被列为狩猎神,在家族祭祀时又被列为祖先神。”[14]  
  我们从“流传地域”“身份”“神性”“祭祀家族”“祭祀时间/祭祀禁忌”几个方面来分析氏族神话及职司神话。  
     

神话名

流传地域

身份

神性

祭祀家族

祭祀时间/祭祀禁忌

备注

他拉伊罕妈妈

乌苏里江东部

联合噶珊达

断事神

郭合乐族

秋祭首日上午

东海窝集

多龙格格

尼马察乌拉

穆昆达

弓箭神

东海窝集、

尼马察哈拉

秋祭

 

石头蛮尼

牡丹江中游

大萨满

祖先神、吉祥神

苏木哈拉

 

石头像、

木头像

三音贝子

窝集部(原为长白山儿子)

值日恩都哩

大力神

朱祜录哈拉、梅合乐哈拉、富察哈拉

春秋祭祀

祭天

套日神话

拜满章京

纳音河

窝集国国王

祖先神

西斗五星星主

瓜尔佳哈拉

每年10月或第二年的2月祭祀

安楚拉妈妈的徒弟

昂邦贝子

海伦别拉

恤品河

贝勒

祖先神

部落神

梅合乐哈拉

公祭

 

绥芬别拉

牡丹江

 

祖先神

东海神王

伊尔根觉罗赵姓

拴神马

南海巡海鲤鱼

鄂多玛发

鄂多蛮尼

牡丹江

穆昆达

祖先神

穆昆神

郭合乐哈拉

 

时男时女

木刻神像

倪玛恩都哩

倪玛查

 

部落神

杨家和倪家

盖黄布放草料

天羊

梅合蛮尼

三姓一带河边

大蛮爷

祖先神

梅和乐哈拉

两把筷子

乌蛇

纳丹昂帮梅合恩都哩

长白山一带

北天门神兽

祖先神

蟒神

梅和乐哈拉

 

被贬到人间

依兰岱珲

布库里湖,三姓

部落长

 

爱新觉罗

 

安车骨妈妈

布库里雍顺

卓尔欢钟依

 

护法大神(托力)

南斗六星星主

爱新觉罗

 

佛托妈妈大弟子,两次被贬

神石

石头公公

乌托岭

 

祖先神

那木都鲁哈拉

院子里木杆下压神石

石头神像

鄂多哩玛发

呼尔哈河下游尼马察乌拉

贝勒

祖先神

狩猎神

吴扎拉族(吴)

狩猎前

制服野兽

恩图色阿

宁古塔

 

开山神

伊勒根觉罗

祭天合祭

巡天大神

唐古拉哈拉

武祭;戴神帽使双镐

朱拉贝子

乌苏里江

 

行船保护神

北部满族各部落

行船打鱼

开江之日

河神的儿子,变牛

沙克沙恩都哩

纳音河

祭祀萨满

喜神

满族

添人进口、修建新房、久病得愈、出兵打仗平安回来

喜鹊投生

乌龙贝子

乌苏里江右岸佛涅部落

恩都哩乌龙贝子

白山圣主超哈恩都哩

 

出兵打仗

春秋大祭

超哈占爷

托阿恩都哩

呼尔哈河部落

 

火神

 

春秋祭祀

 

安顿妈妈

最东靠海部落

 

风神

 

三月十六,祭祀野祭

风的传说

芍药恩德

镜泊湖

下凡救百姓

植物神

 

 

芍药花红芍药和白芍药

古说不可妈妈

中原地区

乌春蛮达投生为布谷鸟

减灾护民

 

春天

乌春山神话

纳丹岱珲和纳尔浑先楚

鸭绿江沿岸鸭绿部

部落长

第七个星斗

鸭绿江部

闭灯祭主神

纳丹岱珲为新三星

乌春切德利妈妈

 

天音天姿创始神

歌舞之神

满族人

祭神、驱邪、赶妖

阿布凯赫赫大弟子

花里雅格格

呼尔汗河边

 

绣花神

 

 

死后变大石头


  在天宫大战中受伤的各位天神,留在人间治理各地,成为部分满族的部落与氏族之祖,如安车骨妈妈为部落长。有的神因犯错被贬到人间,如纳丹昂帮梅合恩都哩因守北天门时被芍药姐妹花骗过而被贬,卓尔欢钟依则两次被贬。有的神投生到人间为老百姓服务,如南海巡海鲤鱼绥芬别拉。职司神有断事神、弓箭神、狩猎神、开山神、行船保护神、火神、风神、植物神、绣花神等。氏族神,我们发现一般为一个或几个氏族所供奉,而职司神,其供奉的范围要更加广泛,可能为一个地域或民族整体。  
     
  四、萨满神话  
     
  “萨满神话也可以叫作关于萨满的神话。萨满本来就是介于人神之间的一类,有关他们的神异事迹讲出来就是神话,……蛮尼神话也属于这一类。蛮尼就是生前为大萨满,死后成神的称谓。”[14]  
  关于萨满的神话共13则,“萨满玛发利学法术”讲满族萨满第一代祖师的神话,24个萨满玛发利用81天学习19种法术,其中有6位是女性萨满。跟祭祀有关的神话,闭灯祭时祭祀的神有呼拉拉贝色,原为猛兽,专喝牲畜鲜血,阿达格恩都哩、绥芬别拉都未能将其收服,精通天、地、人三界神道的他拉依罕妈妈便答应其三个条件,保牲畜平安无事;“阿达格恩都哩”变作金钱豹留在世间,成为满族萨满教祭祀的一位著名动物神;关公贝色在阿布凯恩都哩那里学艺,满族祭祀时,要单放一张小桌子,点上达子香为其摆上供品表示崇拜;“德风阿”是窝集国第二代大罕,由母虎和大鹏养大后为家族复仇,变成启明星的星主,每年正月初一祭祀都要祭奠这位星主;“阴达浑贝子”是狗神,祭祀时需供奉糕点;胡达哩玛发和蒙乌妈妈神是一对白鹭,一家三口后变成星座“东斗四星”,大萨满给人看病时,需请“天医四星”附体才能给人看病;“纳丹乌希哈”是珠浑哈达山下七兄弟取七星成神的神话,在祭祀七星时也要祭祀纳丹库里。  
  解释性神话“人的尾巴和人的智慧”。最初人没有智慧,僧格恩都哩从纳丹乌希哈那里要来智慧树枝,让人们变得有智慧,后把树枝粘在人的尾巴上,又收回天上,只留下尾巴根,使人有了思考的能力。“阿里色夫”是海伦妈妈的关门弟子,原名为忽达哩,流传下满族用鸡尾翎来扫邪消灾的习俗。“绥赫蛮尼”,超哈占爷下界后名为绥赫,教女真人种粮食、盖房子;僧格恩都哩教女真人礼节;阿巴格下凡后训练军队;代力妈妈下凡后教织布。这四人下凡又曾助阿骨打打败辽兵。  
  傅英仁讲述的神话除了具有浓郁的民族性外还有鲜明的地方性,上文分析的很多神话主要流传于宁安地区。傅英仁其神话的特别之处在于其曾经当过萨满学徒,之后又长期关注萨满神话,与各姓萨满关系密切,因而其神话与仪式、历史综合在一起。“礼仪和神话是不可分的。从某种意义来说,它们甚至是同一事物的两种表现。礼仪是形体化、程式化的神话,神话是语言化的礼仪。它们都是严格固定的,容不得半点讹错。”[14]我们看到绝大多数神话都有很严格的祭祀时间、祭祀禁忌及祭祀规程,这些为我们了解满族萨满文化提供了极好的案例。  


  参考文献:  
  [1]郎樱. 满族民间文化的记忆——傅英仁及其《傅英仁满族故事》[C]//傅英仁,张爱云. 傅英仁满族故事[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6:6.  
  [2]傅英仁. 满族神话故事[M].哈尔滨:北方文艺出版社,1985.  
  [3]黑龙江省宁安县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编委会.宁安民间故事集成[M](第一辑),1987.  
  [4]傅英仁,张爱云. 傅英仁满族故事[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6.  
  [5]傅英仁,张爱云. 满族萨满神话[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  
  [6]傅英仁,徐昌翰. 宁古塔满族萨满神话,未刊稿.  
  [7]傅英仁.傅英仁自传[C]//傅英仁.东海窝集传.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  
  [8]马名超. 给民间口头文学以“第二次生命”——记满族故事家傅英仁[J].文艺评论,1987,(4).   
  [9]马名超. 满族民间故事家傅英仁访问记.傅英仁,张爱云. 满族萨满神话[M]附录二,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  
  [10]老树开花春雨时——记满族民间故事家傅英仁.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黑龙江分会.黑龙江民间文学[M](第7集),1983.  
  [11]孟慧英.《满族神话故事》评[C]// 孟慧英.满族民间文化论集[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0:134-135.  
  [12]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黑龙江分会.黑龙江民间文学[M](第7集),1983:165.  
  [13]富育光,荆文礼.天宫大战·西林安班玛发[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9.  
  [14] 徐昌翰. 傅英仁和宁古塔满族萨满神话.傅英仁,张爱云. 满族萨满神话[M]代序,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  
  

 
  [①] 阿布凯巴图是阿布凯恩都哩未成神前的名字,他给人间立了“十二大神功”——从魔火中救出阿布凯赫赫;在魔水袭击天宫时救出阿布凯赫赫,保住了天宫;用第二个头驱妖除怪,保护人类;神魔大战时,带领天兵天将,把耶鲁哩赶到冰山后面;为阻止耶鲁哩伺机到地上国作乱,用第四个头堵住地下国;倡导惩恶扬善、因果报应;将单纯的裂生神发展到五种繁衍方式,加快了神、人的繁育过程;没让耶鲁哩繁衍后代,保证了世间的安宁;完成了让动物变成人类,人类也能变成动物的转换轮回;重整了人类生存的地上国;将野生动物驯服成家畜、家禽;赦免了盗天火的小徒弟,从此人间开始用火。  
 
  [②] 他的主要贡献是建立人间的礼节、祭祀等规矩和习俗,在萨满信仰、家庭伦理、朋友交往、氏族和部落维系上,有十大功绩:祭天地、孝父母、爱兄弟、分长幼、别婚姻、立家长、严赏罚、懂礼节、重友情、立部落。 

 

作者简介:高荷红(1974—),女,黑龙江省富锦县人,副研究员,主要从事满—通古斯语族口头传统、叙事诗,满族说部,史诗研究。

本文首发于《满语研究》 2016年第1期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