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王宪昭]论母题编码在神话研究中的实现与应用
以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为例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5-04-17  作者:王宪昭
0

  

  摘要:中国各民族神话数量众多,内涵丰富。母题理论和母题分析法一直是神话研究中的重要方法之一,构建科学的母题编码体系也成为推进神话母题研究的主要路径。中国神话母题编码目录不仅要设置完善的母题类型,同时还要进行科学严密的母题提取与编排,最终目的是实现母题编码在中国各民族神话比较研究、中国神话大数据库建设等多个领域的广泛应用。

  关键词:神话;母题;W编目;数据库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每一个民族在自己的发展历程中都会形成一定数量的神话。中国各民族神话数量众多,内涵丰富,表现出多样化的传承形态。如何在各民族神话乃至中外神话比较研究中搭建一个便捷的桥梁和纽带,关键是要在中国各民族构成的“大神话”语境下建立有针对性的母题分析体系,由此实现中国神话理论的本土化创新和国际性学术关联。从这个方面而言,《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1]可以作为这方面的积极尝试与实践性成果。该书的母题编码目录以中国各民族12600篇神话为基础,设计了中国各民族神话10大母题类型,每个类型设定3个母题层级,编排了33469个神话母题名称及编码,并通过图表形式全面展现了母题类型与层级的逻辑关系。

  一、中国神话研究亟需建构相应的母题编码体系

  中国各民族神话是人类早期的文化记忆和民族文化瑰宝。从目前研究资料看,我国绝大多数民族都保存或流传着自己的神话,不少作品具有无可替代的重要文化价值,正如季米特洛夫所说:“在文化领域内,按能力来说,没有大小民族之分,没有够格和不够格民族之分。每个民族,不管它多小,都是有能力的,都能够对共同的文化宝库作出自己宝贵的贡献。”[2]P221现在搜集、整理出的各民族神话数以万计,许多神话不仅内容丰富,形式多样,而且古朴原始,保存完整。有的探讨世界起源,有的阐释人类产生,有的歌颂劳动,有的崇尚英雄,有的倡导人生仪礼,有的叙述情爱、灾难、战争等等。神话涵盖了各民族独特的文化心理、宗教信仰、历史观念、生活状态、民族关系,具有神圣性、典型性、古朴性、哲理性、口头性等文化特征,具有极高的学术研究意义和阅读欣赏价值。

  这些神话从不同的角度可以划分出不同的类型。大致有以下四种情形:(1)口头神话。中国大多数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虽有悠久的历史,却没有形成固定的文字,神话作品完全依靠口耳形式世代相传。如新中国成立前,在我国55个少数民族中只有蒙古族、藏族、维吾尔族等21个民族产生了文字,其他34个民族则没有文字。不仅这些没有文字民族的神话需要口耳相传,即使有文字民族的神话也往往在民间要靠口传形式相传承。这些民间口传的神话具有流传的不稳定性,又称“活态神话”。(2)文献神话。所谓“文献”,通常理解为图书、期刊等各种出版物的总和。文献是记录、积累、传播和继承知识的最有效手段,是人类社会活动中获取信息的最基本、最主要的来源,也是神话保存和流传的基本手段之一。当文字产生以后,有的民族往往把自己的神话用文字固定下来,于是形成了文献神话。从这个意义上说,口头流传的神话一旦用文字固定下来,就会成为文献神话,文献神话的形式虽然固定,但不同时代的阐释则出现很大的差异性。(3)文物神话。文物主要指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各类文物从不同的侧面反映了各个历史时期人类的社会活动、社会关系、意识形态以及当时生态环境的状况,是人类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在这些遗产中往往隐藏着丰富的神话因素。如岩画、古代雕刻、绘画、宗教器物、民族服饰等都有神话的印记,从本质上上说,这些文物中的神话虽然呈现为碎片化特点,但神话母题却不失其典型性。(4)民俗中的神话。众所周知,在目前许多民间祭祀、集会以及婚丧嫁娶等民俗活动中都会包含一些神话的内容。此外,许多其他民间叙事体裁也保存着大量的神话。这些民间文体包括传说、故事、歌谣、叙事诗等,也会有许多神话情节或神话元素,神话母题就包含其中。这些神话又往往互相渗透,异同并现,这也成为实现中国神话母题编码的重要客观依据。

  从学术研究而言,神话不仅对一个民族的悠久历史和民族文化传统具有不可替代的解释权,而且在当今各民族的风土人情和节日民俗中仍具有重要的理念支撑作用,正在演绎着由“中国神话”到“神话中国”的观念性变迁。如何在这些无比丰富的多民族神话间进行比较,“母题”可以作为一个相对客观而便捷的工具。所谓“母题”,即神话叙事过程中的最自然的基本元素,这些元素可以在神话的各种传承渠道中独立存在,也能在其它文类或文化产品中得以再现或重新组合。母题具有客观性、直观性、流动性、可组合性等特点。其主要功能之一就是可以应用在不同神话文本的比较研究或量化数据分析。

  综观目前国内外各类信息搜索引擎的开发与研制,虽然其发展速度可以概述为日新月异,但是在神话研究领域,无论是各类图书信息编目,还是中国知网、中国学术期刊网等专业性学术平台的作者、关键词等检索系统以及关联项设计,其最大的瓶颈是没有建构出一个完善的专业板块知识检索体系。某种程度上说,任何一项专业性研究都需要有一个具有前瞻性和引导性的编码系统,这些编码一方面具有内在的关联性,同时又应该符合人们研究的关键词检索习惯。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作为中国各民族神话母题研究的一部大型工具书,也是一部全面提取神话母题并阐释母题代码的神话学著作,从编目说明、凡例,到母题编目与母题代码检索、附录等部分,都积极尝试着中国神话母题编码以及目录检索体系的建构。一般而言,母题编码及目录在中国多民族神话比较研究中具有两个突出作用。

  其一,神话母题编目可以作为中国各民族神话数据库建设的重要依据。中国神话包括汉族神话与少数民族神话两个构成部分。如上所述,中国各民族神话不仅有口头神话、文献神话、文物神话、民俗中的神话等多种形态,而且在研究资料的呈现方面还会有音频、视频、图像、文本等多种形式,这些极为丰富的神话语料资源只有通过数据库的形式才能实现研究方法的与时共进。以往传统的神话研究,一般以图书馆或资料室的文字文本为主,而事实上,神话作为一个特殊的学科,具有广博的兼容性,它不仅是人类早期的百科全书,而且直到今天都与民间信仰、族群祭典、人生礼仪等民间文化活动和民俗活动紧密结合在一起,建立在现代传媒数字化基础上的音影图文数据库在再现神话的立体语境方面具有巨大优势。在当今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范式升级大背景下,神话叙述元素的科学梳理需要神话母题编目体系的引导,通过各民族神话类型的细分和数据统计,建立起较为系统的中国各民族神话数据库交流平台,是神话学学科建设和民族文化再认识的必然要求。一定意义上说,“神话数据”是神话信息交流和成果推广的切入点,通过神话资料的“数据化”,可以为研究者和其他读者最大程度地展示各民族神话传承与研究的基本面貌,提供便捷的浏览或研究交互平台。同时,神话数据库建设在抢救、保护和研究各民族的口头传统、保护人类文化的多样性,促进民族平等和文化沟通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神话数据库建设的灵魂是科学完善的母题编目体系,通过这个具有合理类型设置和神话信息逻辑关系的知识体系建构,不仅能够较全面地梳理、立档和保存中国各民族神话,而且还可以较系统地展现各民族神话的共性与个性,考察各民族神话的流传与变化情况,以强化神话形态、本质与内涵的全方位比较研究。目前,信息传媒与网络新技术的迅猛发展势必导致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根本性变革,信息新技术的迅速普及不仅打破了以往学术界通过“强闻博记”而成就大师的规则,相反,借助于互联网大数据将成为当下科学研究的利器,这种新型的数据处理技术也为神话作品的搜集与保存提供了便利,各种视频与音频技术已能够承担神话演述向“超文本”记录形态的转化,特别是媒资系统和网络技术为神话资料的呈现提供了各种硬件环境。当然,在这种学术平台的构建过程中,亟需解决数据处理的“软件”支持,在神话数据的梳理与神话数据的检索方面,“母题编码”恰恰可以发挥这方面的功能。

  其二,神话母题编码的数据性质使之成为对各民族神话进行定量和定性分析的特定单位,具有典型性、普适性和关键词、检索词功能。“母题”作为神话的分析元素,一方面有其自身所具有的典型含义,另一方面也具有结构功能的相对稳定性。在研究过程中把“母题”作为神话的基本分析单位,即从作品基本元素或叙事单元入手进行梳理识别,不仅具有较为成熟的理论基础,而且会使各民族神话的比较更为方便直接。利用具有类型化和层级性的母题编码,可以洞察各民族神话发生、发展和变化的轨迹,有助于各民族神话间的横向或纵向比较分析,有助于中国神话的宏观研究与比较分析,也可以促进中国神话与世界各民族神话对话与沟通。以母题编码的“检索词”功能为例,通过母题代码,可以在神话类型、神话文本、神话的民族属性、神话流传地区、神话图像与文本、中外神话比较等多个领域建立快捷的关联,这种新的数据分析方法,会为中国乃至世界神话学学科建设做出贡献。

  二、母题编码的类型设计与基本研究方法

  神话由各种神话类型构成,而神话母题是构成神话类型的前提和基础。有些神话母题可以直接作为神话类型,同时大多数神话类型都会包含相对稳定的神话母题组合(母题链)。

  1.神话母题W编目的主要类型设计。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在母题编码的设定与表述中,基于“母题”作为神话叙事过程中最自然的基本元素这个前提,充分借鉴目前国际学术界通行的民间叙事AT(阿尔奈-汤普森)分类法、ATU(阿尔奈-汤普森-乌特)分类法特别是及汤普森《民间文学母题索引》[3]等理论与实践,以搜集整理的中国各民族包括一些古代民族的1万余篇神话为依据,将神话母题划分为如下10大类型:

  第1类: W0神与神性人物母题 (编码范围W00~W0999);

  第2类: W1世界与自然物母题 (编码范围W1000~W1999);

  第3类: W2人与人类母题 (编码范围W2000~W2999);

  第4类: W3动物与植物母题 (编码范围W3000~W3999);

  第5类: W4自然现象与自然秩序母题 (编码范围W4000~W4999);

  第6类: W5社会组织与社会秩序母题 (编码范围W5000~W5999);

  第7类: W6有形文化与无形文化母题 (编码范围W6000~W6999);

  第8类: W7婚姻与性爱母题母题 (编码范围W7000~W7999);

  第9类: W8灾难与争战母题 (编码范围W8000~W8999);

  第10类:W9其他母题 (编码范围W9000~W9999)。

  上面10大类母题类型代码中的第1类之所以用“W0”作为第一类,主要是照顾到母题编目的计算机识读与类型的体系建构,每一个大类的自然数母题数量为1000个,共包含10000个自然数编码的母题(编排过程中个别自然数编码母题可能产生空缺)。在此基础上将这些自然数母题设定为“一级母题”或“二级母题”。每一个自然数母题之后根据母题内容或意义方面的联系,又分为下一级的“二级母题”、“三级母题”等。母题层级的设置会增强母题类型关系的清晰程度。同时,在母题表述中与汤普森《民间文学母题索引》的全部母题编码作出对照,以实现神话母题W编目与国际通行母题代码的互通。

  关于10大类型母题的划分也会考虑到其中的关联性与逻辑关系。如“W0神与神性人物”排列首位,目的是通过各类“神”与“神性人物”的优先呈现,可以对神话文本描述对象有一个先决式的判断。此后的“W1世界与自然物”,主要关注的创世神话的“天地日月、山川河流”等的起源与特征,这样会为“W2人与人类”中人的产生与特征的形成做好了铺垫,第四类“动物与植物”转向人类对动植物的关注。接下来是对“秩序”、“文化”、“婚姻”、“灾难”、“战争”等类型的设定,是对上述各类母题类型叙事方面的引申或语境方面的拓展。这种类型间的逻辑关系减少了汤普森索引中母题类型编排的随意性,从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母题检索的科学性和便捷性。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神话母题类型划分的层级性,主要依据神话叙事的客观事实。如从神话所表现的具体内容看,要寻找“类”的区别,首先要观察神话叙事元素内涵的差异。以第一大类“W0神与神性人物母题”包含的“神的名称”类型为例,我们可以依据不同的神所处的方位,划分为“天神”、“地神”、“水神”等下一个层级。这一个层级又可以根据神的不同性质或职能,继续划分出其下面的层级,如“天神”可以再细分出“太阳神”、“月亮神”、“星神”、“气象神”等;如果此层级的一些母题还有细分的条件,不仅“太阳神”可以根据性别划分出“男太阳神”和“女太阳神”,其他像“气象神”,也可以根据不同的气象神所管辖的对象和范围,划分出“风神”、“雷神”、“雨神”、“风神”、“电神”等。如果能继续找到分类参照标准,如性别、道德标准等,还可以细分为“雷公”、“雷婆”,“善的雷公”、“恶的雷公”等等。这就形成更具体的母题,会为神话的深入比较提供有力的依据。

  2.神话母题W编目的主要研究过程。神话母题编目从母题文本研究与最终母题编目表述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一方面要准确记忆与反复论证,另一方面要积极应用现代技术手段。整个过程大致可以分解为以下几个相互交织的阶段:(1)采集神话或与神话相关的文本。包括古代文献文本与田野调查采录整理的文本。(2)借助于现代技术与手段,将神话文本转化为便于检索与摘录的电子文本。在计算机上形成相应的神话数据库,并随着积累不断梳理和调整类型,为下一步母题类型的建构做好资料准备。(3)在大量的神话文本阅读基础上,提取一定的数量的核心母题或基础性母题。母题提取时,应注意母题信息的完整性,即任何一个母题的注脚都应包括作为母题来源的“作品名称、讲述人、讲述人族属、采录者、翻译者、作品形成时间、流传地点、语境、作品析出的出版物名称、出版者、出版时间、母题在出版物中的页码等”,有些信息不全的文本可空缺相应项。这些信息将成为此后母题价值判断和真实性查证的重要依据。同时,系统阅读国内外关于母题的学术成果,去粗存精形成自己的母题理论。(4)利用相应的自然科学方法建构母题体系。如利用微积分、拓扑学知识对母题排列进行预测,利用统计学方法对母题概率进行统计等,据此不断调整母题类型间的均衡性,逐步达到较为丰富的母题数量。(5)在形成自己的母题资源之后,全文翻译美国民俗学家斯蒂•汤普森《民间故事母题索引》6卷本。将已提取的母题与该母题索引中的全部母题逐一对照,查遗补缺,进一步调整或修正母题类型与母题描述。(6)使用“Microsoft Excel 工作表”对各类型已有的母题进行自然排序与编码,该工作表中应带有上述第3个环节中所说的“母题来源信息”。通过观察与分析进一步修正与调整。(7)将“Microsoft Excel 工作表”转化为便于操作的“word文档”格式。在“word文档”格式下,每一个大类下面的母题按照一定的逻辑关系进行三级划分。这个阶段应该进行类型间的跨类调整,并对一些关联项做出必要的标记,以免某些母题在不同的类型中反复出现或重复编码。(8)在不断充实母题和修正母题编码的基础上,通过设置计算机模块检索改进母题类型编排与表述,努力实现母题类型的规范化和母题表述的系统性。

  三、母题编码在神话研究中的应用

  母题编码的实质在于神话研究中的实际应用。母题编目体系除便于准确查找神话中具有关联性质的母题之外,还有许多具体运用方式。通过不同神话母题编目的标注与结构分析,我们能深入把握的神话叙事类型,以便进一步深化多神话文本的比较研究或者多神话文本的关联性研究。

  1. 神话母题编目在具体神话比较中的应用。母题编码在神话研究中的应用最直接的方式是用于不同民族或不同地区多个相同类型文本的量化测量与比较,通过对每个文本母题的提取与排列,全面分析母题数量与变化情况,从而发现其共性规律或个性差异。如对于中国各民族神话中“天神”的共性分析时,我们通过对各民族神话文本的母题编码标注与关联,会发现不同民族的一些不同名称的天神,像天神阿白(白族),天神帕雅英、天神英叭(布朗族),天神腾格里(达斡尔族),天神英叭(傣族),天神卜帕法(德昂族),天神姆朋(又译作“猛朋”)、天神嘎木、天神卡窝卡蒲、天神格蒙(独龙族),天神恩都力(鄂伦春族),天神宝拉哈、天神保鲁痕巴格面(鄂温克族),天神彻格(又译作“哲格”)(仡佬族),天神俄玛、天神梅烟、天神阿波摩米(哈尼族),天神伏尤亥玛法(赫哲族),天神番瓦能桑(景颇族),天神厄莎(又译作“厄霞”)(拉祜族),天神木布帕(傈僳族),天神亚西工姆(珞巴族),天神阿布卡恩都里、天母神阿布卡赫赫(满族),天神腾格里、天神吉雅琦(蒙古族),天神列老列格米•爷觉朗努(苗族),天神阿普(纳西族),天神讷拉格波(怒族),天神迪、天神木巴、天神阿巴木比塔(羌族),女天神伢俣(水族),天上的大神墨特巴(土家族),天神努阿、天神木依吉、天神梅吉、天神莫伟(佤族),天神阿布凯厄真(锡伯族),天神更资、天神策耿纪、天神恩梯古资、天神额梯古自、天神陈根子、天神根兹、天神扯沟兹、天君策举祖、天神米姑鲁、天神阿格耶(彝族),天神紫薇大帝(壮族),等等。以上述检索到的具体“天神”为切入点,研究中可以对不同天神的产生、特征、职能、生活习性、使用的工具、寿命等一系列事项进行针对性地对比分析研究,据此可以查找出不同民族关于神灵的选择、宗教信仰的发生、神与生产生活形态的对应关系等一系列异同点,从而发现民族文化产生发展的内在规则或规律。

  神话母题的量化比较也可以上升到宏观研究层面。如通过对多民族神话关于“天的形状”母题的量化采集与分析,我们会发现在彝族、佤族、壮族、畲族、苗族、傈僳族、拉祜族等不同民族中对天的认识有“天无定型、天是圆形的、天是平的、天像斗篷、天像浆糊”等等相似的认识与描述,体察到相同语族或地区的民族对同一类问题的解释一般具有明显的相似性,反映出这些民族的密切交往与文化影响关系;而地域或语系不相联系的民族神话间出现相同母题,则往往体现的是先民们的共性思维特征。这种具体的民族间母题量化统计与分析还有助于跨学科平行比较研究,便于对特定神话文本深入进行宗教学、民族学、人类学、心理学、社会学、伦理学、语言学等方面的研究,如宗教中的神灵体系的梳理,我们发现菩萨在汉族、白族、苗族、哈尼族、彝族、蒙古族等都有体现,反映出佛教的传播对神话传承和再创造的深刻影响,而道教的太上老君,在汉族和南方多个民族洪水神话的反复出现,也同样反映出汉族文化对周边民族地区文化的广泛交流。

  2.神话母题编目在神话类型或叙事结构分析中的应用。该分析模型可以划分出不同的组合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1)链条式叙事结构模型;(2)发散式叙事结构模型;(3)嵌入式叙事结构模型;(4)平行式叙事结构模型;(5)复合式叙事结构模型;(6)其他形式叙事结构模型等。

  在此,以射日(月)神话母题类型为例,对“链条式叙事结构模型”做些简单分析。大致表述如下:(1)射日(月)的原因与时间 → (2)射日者 →(3)射日(月)的过程 →(4)射日(月)的结果 →(5)找日月 →(6)救日月 →(7)与射日月有关的其他母题等。上述射日月的母题类型基本以事件的发生与发展为序,构成了一个链条式叙事结构。其中关于“射日(月)的原因”,在编排顺序上则变为“平行式叙事结构模型”,在这种结构框架下可以表述为诸多原因,如“射日是因为多个太阳为人类造成灾难”、“射日是因为多个太阳造成干旱”、“射日是因为多个太阳造成人间酷热”、“射日是因为多个太阳晒得山崩地裂”、“射日是因为多个太阳晒焦大地”、“射日是因为多个太阳晒死人类”、“射日是因为多个太阳争斗危害人类”、“射日是因为多个太阳造成的其他灾难”、“射日源于太阳自身的傲慢”,等等。

  同样,把射日神话中“射日是因为多个太阳为人类造成灾难”这一原因视为一个下一层级的分析系统,则可以进一步比较不同民族神话关于太阳数量的差异性。如白族、独龙族、高山族(排湾人)、珞巴族、壮族等有2个太阳的说法,赫哲族是3个太阳,黎族是5个太阳,哈尼族、苗族、彝族有6个太阳的说法,布朗族、布依族、傣族、德昂族、侗族、仡佬族、哈尼族、傈僳族、门巴族、苗族、蒙古族、基诺族、彝族、藏族等有7个太阳的说法,汉族、蒙古族、纳西族、藏族等有8个太阳的说法,布依族、鄂温克族、哈尼族、汉族、景颇族、拉祜族、珞巴族、满族、蒙古族、苗族、纳西族、羌族、瑶族、藏族、壮族等有9个太阳之说,布依族、侗族、汉族、满族、毛南族、羌族、畲族、水族、瑶族等有10个太阳之说,布依族、鄂伦春族、侗族、毛南族、蒙古族、苗族、水族、土家族、瑶族、壮族的等说有12个太阳,汉族、回族、畲族、壮族说有11个太阳,此外布依族、汉族说有13个太阳,彝族66个太阳,汉族72个太阳,苗族有99个太阳,等等。这些看似随意性的太阳数量,若从母题的角度,我们会发现太阳数量作为一种母题类型,反映的是不同民族的传统文化经典与民族间的文化关系,如特定民族的数字崇拜、太阳数量与天文的关系、太阳与农历月份的关系、太阳与祭祀仪式中的神的设定等等,通过这些数字我们不仅可以比较不同民族关于太阳的不同的理解和认识,更重要的是每一个母题类型都隐藏着值得关注的民族文化信息。

  3.神话母题编目在构建神话专题研究数据库中的应用。母题编码除引导研究者迅速查找所需要的神话母题外,还可以采用嵌入的方式应用于神话数据库的开发与研究。这种方法主要是利用目前计算机软件开发,将母题代码批量嵌入到神话文本、神话图片、神话视频之中,自动生成海量的关联性研究信息,形成特色数据。一些研究者还可以以神话母题编目为依据,搭建起具有个体特色的神话专题研究数据库。鉴于目前各学科研究中日益形成的海量数据,采取合理的母题编码作为知识体系查询的引导是非常必要的。以W母题编目中的洪水神话母题为例,该编目设计了(1)洪水时间、地点;(2)洪水原因;(3)洪水预言;(4)洪水制造者;(5)洪水的情形;(6)避水方式与工具;(7)洪水幸存者与丧生者;(8)洪水的消除;(9)与洪水相关的其他母题等,这9个相互关联的母题类型以及相对应的各个层级的450个母题,一方面可以作为资料信息的编排结构,同时也有利于对神话的叙事元素进行快速查找以及定位分析。同时,许多母题编码还可以标记在与神话有关的图片、录音、录像以及其他相关学科的各类资料中,最终形成数字化时代神话多方位比较研究的便捷通道。

  参考文献:

  [1]王宪昭.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

  [2][保加利亚]季米特洛夫.论文学、艺术和文化[M]杨燕杰、叶明珍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

  [3] Stith Thompson: Motif-index of folk-literature: a classification of narrative elements in folktales, ballads, myths, fables, mediaeval romances, exempla, fabliaux, jestbooks, and local legends(V1-6)[M].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ty Press, 1989.

(编辑注:文章的注释请查看期刊原文)

 

文章来源:《贵州民族大学学报》2015年第1期,第66-72页。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