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王宪昭]论中国神话母题编码体例的建构
以《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为例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5-04-13  作者:王宪昭
0
  
  
  摘要:建构中国神话母题编码体系是中国神话学建设的一项基础性工作,《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可以作为这项工作的积极尝试。该编目应用母题学、资料学、类型学等研究方法,以公开出版的中国各民族1万余篇神话为母题析出对象,对中国神话母题编码的方法、结构、功能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相应的探索,以适用于当今中国神话研究,并为中国神话宏观研究提供数据支持。
  关键词:神话;母题;编码;W编目
 
  “神话”是以神以及神性人物的事迹为主体的叙事作品的统称。我国传统学术分类中将“神话”归属为民间文学。事实上,神话以其复杂的内涵呈现出文史哲兼顾、宗教道德法律等多学科贯通的特色,具有跨文化、跨学科的复杂特质。如何对中国各民族数量众多的神话进行全面系统的研究,在长期学术实践中母题分析法已成为一个被普遍接受的测量工具。针对中国神话母题研究而言,能否构建一个科学有效的神话母题编码体例,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神话文本分析的路径和效果。对此,以《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为例,探讨中国各民族神话母题编码体例的生成与呈现问题。
  一、建构中国神话母题编码体例的缘起
  《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的全称可表述为“中国各民族神话类型划分及基本母题类型母题编码目录”。该编目类型主要参照了目前世界民间叙事学研究中,阿尔奈—汤普森的AT分类法、阿尔奈—汤普森—乌特的ATU分类法等编目体例的研究成果,以及美国世界民间故事母题体系创建者汤普森《民间文学母题索引》母题代码设定的基本形式,这样,在基本形式上保证了中国神话母题编目与国际叙事类型及其母题代码体系的关联性。同时,作者已搜集到公开出版的中国各民族神话12000余篇,此外还有大量的田野调查资料,使中国神话母题代码编目在设计上更注重中国各民族神话的叙事特点和内在逻辑。当然,对于一个完善的编目体例而言,还应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关于“母题”的界定。所谓“母题”,即神话叙事过程中的最自然的基本元素,这些元素可以在神话的各种传承渠道中独立存在,也能在其他文类或文化产品中得以再现或重新组合。“母题”作为对各民族神话进行定量和定性分析的特定单位,具有典型性、普适性和关键词、检索词功能。中国神话母题编目中“母题”可以大致划分为如下三种类型:(1)情节性母题。这类母题一般与叙事主题密切相关,语言形式上表述为一个词组或含有主谓语的短句,有较为明确的含义,可以视为较强的叙事单元,其结构功能较强,往往可以在不同类型的神话中使用。如“人类的产生”、“人与动物婚”、“动物感恩”、“植物变形”等。(2)名称性母题。这类母题主要是神话传承中积淀的特定的人或事物,语言形式上表述为一个名词或名称性词组,在特定的神话语境中使用,如“女娲”、“虎”、等。(3)语境性母题。这类母题一般是为“情节性母题”和“名称性母题”服务,含义具有普适性,如与“产生时间”、“发生地点”等相关的一些母题。
  第二,母题编码的对象与设定。中国神话母题的主要来源是中国各民族神话文本,应包括中国各民族神话、中国古代典籍神话和中国近现当代采集的民间口头流传的神话,在关注中国神话的“民族”因素的同时,涉及一定数量的目前已经消失的古代民族和未确定的族群族体。在母题编码的设定方面,强调母题编码数字的连续性和数字层级的科学划分。正如古希腊毕达哥拉斯学派所提出的“数是万物本原”的观念,即“数”体现着许多学科门类成为科学的规则,这一原则与神话母题编码体系的建构相契合。根据目前神话文本的分析情况,母题描述与编目划分为“一级母题”、“二级母题”和“三级母题”,在“归纳”与“演绎”基础上,对所有神话不同层级的母题可以通过相应的小数点数位表示方法加以体现。
  第三,母题编码的资料学功能。信息传媒与网络新技术的迅猛发展导致了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根本性变革,日趋普及的大数据资源建设为神话作品的搜集与保存提供了便利,各种视频与音频技术已能够承担神话演述向“超文本”记录形态的转化。同时,媒资或网络技术也会为神话资料的呈现提供了硬件环境,在这种学术平台的构建过程中,亟需解决数据处理的“软件”支持,在神话数据的梳理与神话数据的检索方面,“母题编码”恰恰可以发挥功能。通过母题代码,可以在神话类型、神话文本、神话的民族属性、神话流传地区、神话图像与文本、中外神话比较等多个领域建立快捷的关联。这种新的数据分析方法,会为中国乃至世界神话学学科建设做出积极的贡献。
  二、建构神话母题编目体系的方法
  中国神话母题编目是一个综合性体系的系统构建,其中包括神话文本的搜集、梳理与可行性分析,母题提取方面的科学、合理与可持续性,以及母题代码的取舍、编排与展示的规范性等一系列问题。
  (一)神话资料的界定与使用
  对中国神话母题编目研究而言,科学的资料学方法是处理海量神话作品的重要手段之一。由于中国各民族神话资料的丰富性和民族语言的多样性,大量的资源难以根据目前的学科分类标准和现成的关键词(检索词)进行精细加工,因此,应用资料学方法,建立起现代信息技术条件下系统性的神话文本资料数据库,对神话母题的体系建构具有突出作用。
  一般而言,母题编目的来源主要是神话文本,但这些神话资料不局限于概念意义上的单纯的“神话文本”。根据神话母题的本质和特点,它可以出现在史诗、传说、民间故事等叙事文学或其他宗教典籍、仪式之中。毫无疑问,诸如史诗、传说、民间故事等的文类中自然会保存一些神话母题。这些神话资料从不同的角度可以划分出不同的类型。大致有以下几种主要情形:(1)口头神话。据资料显示,我国55个少数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只有蒙古族、藏族、维吾尔族等共21个民族有文字,34个民族没有文字。大多数少数民族因为没有固定的文字,神话作品只能靠民间口头的形式代代相传。即使有文字民族的神话也往往靠口传形式流传下来。这些民间口传的神话具有流传的不稳定性,也可以称之为“活态神话”。(2)文献神话。所谓“文献”,现在通常理解为图书、期刊等各种出版物的总和。文献是记录、积累、传播和继承知识的最有效手段,也是神话保存和流传的基本手段之一。口头流传的神话一旦用文字固定下来,就会成为文献神话。(3)文物神话。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文物中往往隐藏着丰富的神话因素。如岩画、古代雕刻、绘画、宗教器物、民族服饰等都有神话的印记。(4)民俗中的神话。许多民间祭祀、集会等民俗活动中都会包含一些神话的内容。此外,许多其他民间叙事体裁也保存着大量的神话。
  神话母题的来源渠道是多元的,但在母题提取中却只能以特定的神话文本为主体,主要涉及如下一些基本资料:(1)国内外公开出版发行的相关出版物。如《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中华民族故事大系》以及相关神话专题作品集、神话学著作。(2)未公开出版的但具有权威性的出版物。包括各地方编印的《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县卷本),各地文化部门编印的地方性文化资料。(3)学术期刊。一些权威学术期刊收入的神话学论文中所列举的神话文本实例,往往包含着有价值的神话母题。(4)必要的田野调研搜集材料。根据当今一些民族仍有神话在民间口头流传的现状,通过对中国所有少数民族相应的田野调查,获得的第一手材料。
  (二)母题提取方法
  实践证明,试图对中国各民族神话全部母题进行完全归纳,是不现实的。解决这个问题的主要方法之一就是将尽可能丰富的“归纳”与母题逻辑关系中的“演绎”相结合。当然,母题提取过程中的“直观”不是感性经验意义上的直观而是理性直观,理性直观可以使我们从神话文本的纷繁复杂的现象中通过知识经验抽取出最基本的母题范畴并运用相应的符号予以确定,形成直观的命题式的母题描述和编码。据此,又可以进一步推论演绎出其他一系列母题。其基本过程是,先从复杂神话文本中先分析出最简单母题项,然后若干母题的归纳再逐步探讨各类型母题项间的关系。可以说,神话母题的演绎推论中涉及的母题顺序是先验的,但这种“先验”会努力考虑到各类型母题特别是同一类型母题间的内在逻辑或者因果关系。
  由于母题分析和母题产生的背景在不同的研究者那里存在很大的差异,在母题的适用与使用方面也会有很大的差别,如绘画中关于“颜色”的母题,一般关注的作用的人的视觉,而神话中的“颜色”,除借助于人们的视觉经验之外,更注重人的文化活动中形成的对“颜色”观念的判断,暗含着“颜色崇拜”、“颜色象征”等价值经验,成为思想中一种抽象的色彩,而不再是与视觉发生最直接关联的绘画中的“颜色”母题。因此,母题提取方法上难免带有个人经验或主观因素,而在表述与展示特定的母题时,却总需要以神话文本的客观表述为依据。使中国神话母题编目在具有丰富的个性与共性的同时,带有相应的包容性和开放性。
  (三)神话母题编目的生成过程
  从母题文本研究与最终形成母题编目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一方面要准确记忆与反复论证,另一方面要积极应用现代技术手段。整个过程大致可以分解为以下几个相互交织的阶段:(1)采集神话或与神话相关的文本。(2)借助于计算机技术,将神话文本转化为便于检索与摘录的电子文本,形成充实的神话数据库。(3)在大量的神话文本阅读基础上,提取一定的数量的核心母题或基础性母题。(4)利用统计学、微积分、拓扑学等知识对母题排列进行预测,拟定母题各层级类型,并不断调整母题类型间的均衡性。(5)形成相当数量的母题资源之后,全文翻译斯蒂•汤普森《民间文学母题索引》[2]六卷本。与其全部母题逐一对照,查遗补缺,调整或修正母题类型与母题描述。(6)使用“Excel 工作表”对各类型已有的母题进行自然排序,进一步修正与调整母题排序,并对母题各层级类型做好跨类调整,删减重复的母题编码。(7)在不断充实母题和修正母题编码的基础上,通过设置计算机模块检索并改进母题类型编排与表述,增强母题类型的规范化和母题表述的科学性。
  (四)中国神话母题编目的类型确定
  《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针对中国各民族人类起源神话的殊情况和神话元素细分的复杂性,在对神话母题全面分析比较的基础上,将母题划分为10大类型。见表1。
 
  表1 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与汤普森《民间文学母题索引》中的神话类母题(A类)比较[①] 

序号
汤普森神话类母题类型(A类)
 
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类型[1]
类型代号
编号范围
类型描述
类型代号
代码范围
类型描述
1
A
A0-A99
造物主
W0
W 0-W0999
神与神性人物
2
A
A100-A499
众神
W1
W1000-W1999
世界与自然物
3
A
A500-A599
半神和文化英雄
W2
W2000-W2999
人与人类
4
A
A600-A899
世界与万物起源
W3
W3000-W3999
动物与植物
5
A
A900-A999
地貌特征
W4
W4000-W4999
自然现象与自然秩序
6
A
A1000-A1099
世界灾难
W5
W5000-W5999
社会组织与社会秩序母题
7
A
A1100-A1199
自然秩序的建立
W6
W6000-W6999
有形文化与无形文化
8
A
A1200-A1699
人的创造与特征
W7
W7000-W7999
婚姻与性爱
9
A
A1700-A2199
动物的创造
W8
W8000-W8999
灾难与争战
10
A
A2200-A2599
动物的特征
W9
W9000-W9999
其他类型母题
11
A
A2600-A2699
树和植物的起源
注:汤普森《民间文学母题索引》中神话母题类型划分为13类;《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将神话母题划分为10类。
12
A
A2700-A2799
植物特点的起源
13
A
A2800-A2899
其他母题

 
  从表1可以看出,“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每一个大类的自然数母题数量为1000个,共包含10000个自然数编码的母题(编排过程中个别自然数编码母题可能产生空缺)。这些自然数母题一般为“一级母题”或“二级母题”。每一个自然数母题之后根据母题内容或意义方面的联系,又分为下一级的“二级母题”或“三级母题”。
  10大类型母题划分考虑到其中的区别与联系。如第一类“W0.神与神性人物”,排列首位,目的是通过各类神的优先呈现,可以对神话文本描述的对象有一个先决式的判断。此后的第二类“W1.世界与自然物”,主要关注的创世神话的“天地日月、山川河流”等的起源与特征,这样会为第三类“W2. 人与人类”中人的产生与特征的形成做好了铺垫,第四类“W3.动物与植物”转向人类对动植物的关注。接下来是对“秩序”、“文化”、“婚姻”、“灾难”等类型的设定,是对上述各类母题类型的引申或语境方面的拓展。这种类型间的逻辑关系减少了汤普森索引中母题类型编排的随意性,从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母题检索的科学性和便捷性。
  至于每个具体类型的内部设计也应关注叙事本身的逻辑关系。如,类型“W2.人与人类母题”中的“造人母题”,在具体表述中会按一定的叙事逻辑顺序,把其所包含的母题依次表述为:(1)造人的时间→(2)造人的原因→(3)造人者→(4)造人的材料→(5)造人的方法→(6)造人的结果→(7)与造人有关的其他母题
  上述7个母题类型是基于“W2.人与人类”母题之上的更具体的母题类型层级的细分,在7个项目的表述中,体现出神话讲述者与接收者共同认可的叙述规则,有益于将神话母题编码与神话正常叙事结构的吻合。同样,其他类型的母题也会发现类型的逻辑关系,一级母题之下可以划分出二级母题、三级母题等。不同层级分别用小数点的多少加以区分。
  三、神话母题编目的功能与应用
  神话母题编目的最终目的在于使读者通过神话母题的类型与具体语义,观察诸多神话叙事情形或规则,并通过W编目可以观察文学创作的某些特定经验或规律,特别是在情节分析、叙事结构分析、主题分析等方面,通过若干母题的组合,推导出相应的叙事类型与相应母题的文化意蕴。
  (一)W编目的分析功能
  以类型学方面的分析为例。母题的提取与表述表象上看带有随意性。但其本质却体现出神话包括叙事文学内在的类型结构。通过W编目的母题设定与排列,我们不仅会归纳出母题排列的规则,还会发现母题的组合必然形成类型。以“W8”所包含的“灾难”类型中的“洪水母题”为例,母题表述结构设置为:
  (1)8.2.1.洪水时间、地点 →(2)8.2.2洪水原因 →(3)8.2.3洪水预言 →(4)8.2.4 洪水制造者 →(5)8.2.5洪水的情形 →(6)8.2.6避水方式与工具 →(7)8.2.7洪水幸存者与丧生者 →(8)8.2.8洪水的消除 →(9)8.2.9与洪水相关的其他母题
  上述“洪水母题”的9个次级具有洪水事件本身所显现出的逻辑性,这种逻辑性为母题的自由选择和组合提供了最大成都的便利。每个类型中分别列举出若干具体母题,表面上看这些母题具有客观独立性,而一旦放在洪水神话的大语境下加以审视,这些母体的“类”的功能就会很明显地展现出来,如“洪水原因”的一级母题中就有:
  W8115 自然形成的洪水
  W8116自然界变化造成洪水
  W8129洪水源于神的指令
  W8133洪水源于惩罚
  W8137洪水源于失误
  W8146洪水源于发怒
  W8150洪水源于矛盾冲突
  W8162洪水源于报复……
  如果拟构关于洪水原因的叙事,从上述各基本类型中任意选择一个母题,就能组成一个完整的神话叙事。事实上,这也体现出不同民族或地区神话创作的一个基本规律,南方有些民族选择“洪水制造者”可能是“雷神”,北方有些民族选择“洪水制造者”可能是“天神”,无论怎样的情况,都不过是为了表现出一个符合接受心理的叙事结构。所以,通过本母题编目的总体体例设计,阅读者可以较好地发现各种神话类型的组合规律,这对进一步了解和批评AT民间故事分类、艾伯华中国民间故事类型、丁乃通中国民间故事类型乃至ATU民间故事分类都将起到相应的参照作用。
  (二)通过W编目可以解析神话叙事结构模型
  参照W编目母题的描述,众多母题可以组合成不同的神话叙事类型,即具有普遍性分析意义的“神话叙事结构模型”,依据这些模型,理论上可以对任何一篇神话进行量化分析、定性分析或比较研究。该分析模型可以划分出不同的组合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1)链条式叙事结构模型;(2)发散式叙事结构模型;(3)交互式叙事结构模型;(4)平行式叙事结构模型;(5)复合式叙事结构模型;(6)其他形式叙事结构模型。
  (三)母题编码的检索功能与应用
  任何一部工具书应该具有便捷的检索系统。因此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针对提取的33000余个中国神话母题,在查找母题方面设计了不同层次多角度定位的检索方式。主要有:(1)通过母题类型目录查找母题,主要适用于主要层级的类型母题的查找,通过目录中提示的母题类型,可以从该类型包含的子项中查找所需要的母题。(2)通过基本母题编码查找母题,在此检索中以自然数顺序呈现基本母题的编码是“母题类型目录”的进一步细化和扩展,通过列举近10大母题类型的10000个自然数编码母题,使查阅者可以轻松查找到相关的特定母题,以及“自然数编码母题”之下的第二级、第三级母题。(3)通过关联项查找母题,关联性母题提示一般显示在正文母题编码之后。通过关联母题的标记与提示,可以查找到其他母题类型中与该母题相关的特定母题,进而扩展对神话叙事元素或结构的多方位了解。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神话母题编码的最终检索功能将通过软件开发嵌入在互联网信息媒资系统,利用当今数字化信息平台搜索引擎,通过输入相应“母题”、“母题检索词”或“母题代码”迅速查找出需要的母题以及母题关联信息。正如有的研究者针对《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提出的,该书“应用资料学方法强化神话文本的分类和梳理,研制资料的板块功能,经过资料理论结构和研制数据模型,建立起的现代信息技术条件下神话资料数据库,使神话母题信息体现出表述功能的整体性、关键词语交互检索的便捷性、逻辑关系的相关性等特征,这对中国神话母题研究方法而言,也可说是一次技术性革命”。
  参考文献:
  [1] 王宪昭. 中国神话母题W编目[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
  [2] Stith Thompson: Motif-index of folk-literature: a classification of narrative elements in folktales, ballads, myths, fables, mediaeval romances, exempla, fabliaux, jestbooks, and local legends(V1-6),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ty Press, 1989.
  [3]侯姝慧. 王宪昭的神话母题研究与人文情怀[N].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11-24(B01).
 
  [①]汤普森在《民间文学母题索引》中,将神话母题列为“A”类。据汤普森编码共包括2877个一级母题(自然数母题,中间存在若干空号),如果统计中包含5个层级的母题,母题总数为5707个。原书中并无母题类型序号,此处是本书根据表述的需要加的。   

(编辑注:文章的注释请查看期刊原文)

 

文章来源:《长江大学学报》2015年第2期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