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对我国各民族创世神话分类问题的探讨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0-12-06  作者:王宪昭
0
【内容摘要】创世神话是神话的主体,数量众多,内容丰富。在创世神话分类问题上首先要准确界定范围和标准,以科学的态度甄别传统分类方法,针对我国各民族创世神话的实际建立合理的分类体系。本文主要阐释了创世主体为参照的分类和创世过程为参照的分类两种模式。
【关键词】民族,神话,创世,类型
 
中国神话是汉族和少数民族共同创造的文化遗产。其中,创世神话内容丰富,类型繁多,从某种程度上说,创世神话 “构成神话的主体。”【1】(P3)特别是随着少数民族神话搜集与整理工作的不断深入,大量的活态少数民族神话弥补了我国以往汉文典籍中创世神话方面的不足。但如何去进一步认识和解读这一丰富的传统文化资源,一定意义上讲,类型辨析已成为研究者首先关注的重要前提。
一、创世神话的范围与传统的类型划分
从神话研究的现状看,中外研究者对创世神话类型甚至创世神话的定义并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这主要表现为研究视角的不同和分类标准的个性化倾向。尽管创世神话主要是根据神话所叙述的内容来定义的,但神话研究中人们对创世的“世”说法不一,如“世”究竟包含哪些对象?主要指日月天地还是包括具体的万物?理解为宏观的“宇宙”还是微观的“环境”等等,曾存在一些争论。
1.创世神话的范围。“创世”的“世”即“世界”,又称为“宇宙”。 关于“世界”、“宇宙”在我国汉文典籍中是分开解释的,东汉许慎在《说文》中解释:“世,三十年为一世。”《字汇》中说:“父子相代为一世。”《中国哲学大辞典》将“宇”和“宇宙”各立一个条目,一般与“宇宙”同义,并且两个字可以分开而论,如《文子·自然》篇记载,老子曰:“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淮南子·齐俗训》中解释:“往古来今谓之宙,方上下谓之宇,道在其间而莫知其所。”其他如尹文子曰:“四方上下曰宇。”仓颉篇曰:“舟舆所届曰宙。” 中国古人也有将“宇”和“宙”合在一起,用“宇宙”表示空间的。这虽然与现代用法一致,但却为学术界所忽略。学术界通常认为,古人以“宇”表示空间,以“宙”表示时间,“宇”“宙”连用,则综合表示空间和时间。显然,若对照神话所表现的内容,一般是不会涉及到太多的“时间”关系的。因此,虽然“世界”是全部时间与空间的总称,但神话所叙述的“创世”偏指空间,通常指人类所生活居住的地球及与之有关的周围的客观事物。
据此,根据目前研究者在探讨创世神话时所涉及到的对象,我们把创世神话所涉及的范围可概括为以下几种不同说法:(1)开天辟地神话。天地是人类生存的大背景,创世神话与开天辟地是等同的,将开天辟地作为创世神话的主体是毫无争议的。(2)日月星辰及万物起源,这些客观事物也是世界的有机组成部分。(3)人类起源。如俄国神话学者李福清提出:“人类起源神话是创世神话(creation myths)的一部分,而且大概是较古老的部分,因为宇宙观是较发达意识的产物,所以通常较原始的(archaic)民族没有创造宇宙或解释宇宙结构的神话,只有人类起源神话。”【2】(P69)我国也有研究者认为“人类起源神话在创世神话中有着特殊的地位。它不但与天地开辟神话一起,共同构成了创世神话的两大基本主题,而且往往是系列创世神话的中心。” 【3】(P156~157)(4)种子来源、习俗起源、秩序起源。(5)自然现象与其它文化起源。如有研究者提出:“盘瓠神话至今犹传于我国西南苗、瑶、侗、畲等少数民族中,本为某一民族起源之推原神话,迨神话演进,乃成为天地开辟之推原神话。”【4】(P436)
据此,对创世神话的范围较为客观的定义应该是,以解释天地起源和万物起源为主的神话,同时人类起源神话、文化起源神话也可以作为创世神话的有机补充成分。
2.神话类型的概念。关于“类型”,汉文典籍《易·系辞上》中曾有“方以类聚,物以群分”的说法,强调本质相近的东西可以聚在一起。英国数理逻辑学家罗素首先意识到集合的概念存在问题,并提出类型论,认为有一类“集合”并不是真正的集合, 而是所谓的“类”,集合本身是不能包含自身的;“类”却可以。在文艺批评界对类型的借用这个概念,也有不同说法,侧重点也有所区别。如美国学者汤普森注重“类型“的主题功能或母题特征,认为:“一种类型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传统故事,可以把它作为完整的叙事作品来讲述,其意义不依赖于其他任何故事,当然它也可能偶然地与另一个故事合在一起讲,但它能够单独出现这个事实,是它的独立性的证明。”【5】(P499)显然,一般意义上说,“类型”应该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它由若干母题按相对固定的顺序组合而成。
既然,在文学作品中,类型是一个完整的故事,那么,学理上讲,一则创世神话作品只能属于某一个类型。事实上,类型的分类可以有不同的角度,这就好像人们到商店去购买商品,不同的商店对同一种商品可以有不同的分类排放方法一样,经营者会根据需要采用不同的分类标准。此方法也适用于创世神话的分类。
3.创世神话的几种典型传统分类方法。目前见到的关于创世神话类型研究的专题性资料并不太多。大致有以下几种与创世神话相关的典型说法:(1)二分法。认为“从神话的内容来看,我们可以将神话划分为创世神话与英雄神话两类。”【6】(2)三分法。根据神话反映的主题,分为解释自然现象的神话、反映生产斗争的神话和反映社会生活的神话三种。【7】(3)四分法。有的研究者按功能,把神话分为:①祭祀礼仪神话;②解释性神话;③巫术神话;④物占神话。【8】(4)六分法。有的研究者根据神话所表现的内容将其划分为六类,即①开天辟地神话;②图腾神话;③推原神话;④洪水神话;⑤物种起源神话;⑥射日神话。【9】(5)七分法。有的研究者把中国上古神话按内容分为:①创世神话;②洪水神话;③民族起源神话;④文化起源神话;⑤英雄神话;⑥部族战争神话;⑦自然神话。这七种类型大致认清中国上古神话的全貌和整体格局。(6)更多的类型。如英国宗教学家斯宾塞在《神话学绪论》中将神话分为创造神话、人类起源神话、洪水神话、报答神话、惩罚神话、太阳神话、月亮神话、英雄神话、野兽神话、习俗或祭礼的解释神话、对阴曹地府历险的神话、神的诞生神话、火的神话、星辰神话、死亡神话、向死者供祭食物的神话、禁忌神话、化身神话、善恶两元论神话、生活用具起源神话、灵魂神话等21类,等等。通过上述定义和基本类型的简单描述不难看出,几乎各种分类方式都关注到世界起源神话这种基本类型。由于研究者对神话定义的多元性,也会影响到对创世神话的理解或看法。
若对传统的创世神话类型分类情况加以梳理就会发现,不仅角度不尽相同,同一个结论中的分类方法也存在交叉或标准不一致的缺憾。像《英国百科全书》将创世神话分为①创世主创世;②通过生成的创世;③世界父母的创世;④宇宙蛋的创世;⑤陆地潜水者的创世;⑥尸体化生型创世等六个类型,就明显存在分类标准的混杂和创世主体的交叉现象。在中国少数民族创世神话中,“陆地潜水者”也可以包括“创世主”和“世界父母”,而“宇宙蛋”与“通过生成的创世”也往往合而为一,同时中国神话的“创世主”也与外国带有宗教色彩的“创世主”具有不同的含义,我国神话中的“创世主”一般与“天帝”、“天神”或民族祖先神混用。因此,在创世神话分类问题采用同一个标准是非常必要的。这也是对中国少数民族创世神话进行逐级分解和多维坐标定位的前提。
二、按创世主体划分的类型体系
所谓创世主体,就是指在创世过程中起着决定性作用的神或带有神性的人与物。由于地域因素、民族因素和流传因素的影响,导致中国少数民族创世神话分类的困难。若借用目前国内外一些民间故事分类学、神话学类型研究成果难免削足适履。面对创世神话繁杂的内容,并不存在一个具体的量的规定性。我们可以选取其中一些较为典型的实例,据此找出统一标准并廓出体系模型。
1.无主体的创世。基诺族《阿嫫晓白》说,远古只有水,炸开两片冰,重的冰下沉为地,轻的上升为天。拉祜族《天地日月的来历》说,混沌世界,一团烟火飞来燃烧世界,气上升为天,灰尘下降为地,红石头变日月。这种类型一般以世界自然产生的形式出现,尽管有时会连带说明外力的影响,但对创造世界的具体主体是忽略的。
2.神的创世。哈萨克族《神牛支撑大地》说,上帝用六天的时间创造了天,用七天的时间创造了地。布朗族《顾米亚》说,神巨人顾米亚和他的十二个孩子,开天辟地。傣族《因帕雅普》说,天王因帕雅普创造万物与人类。我国少数民族关于神的创世以母神居多,女神创世神话较注重女性 “生”和“孕”的本能。
3.宗教人物创世。撒拉族《胡大吹出天地》说,古时候天地不分,胡大吹了一口气,吹开了天地。裕固族《阿斯哈斯》说,释迦牟尼请青龙、白象在天的四角立四根柱子,出现了地面,形成山川河流。有的民族对于宗教人物与“神”的概念并没有严格区别,如鄂温克族《天神用泥土造人》关于尼桑萨满射神龟,神龟四脚变成柱子分开天地的叙事,显然是把萨满作为“神”看待的。
4.文化英雄创世。朝鲜族《创世纪》说,盘古氏分天地。哈尼族《天、地、人和万物的起源》说,巨石里面炸出一个汉子射天,射下万物。珞巴族《乌佑三兄弟》说,乌佑三兄弟从锅里搅出了太阳、月亮和北斗星。该类型中出现的文化英雄或神性人物一般带有鲜明的民族特征,表现出明显的民族个性。
5.祖先创世。普米族《吉赛叽》说,简剑祖征服雾海火海之后开辟大地,杀鹿创造了日月星辰和万物。彝族《阿卜多莫石》说,先祖阿卜多莫死后,头皮变云雾,眼睛变星星,气变风云。该类神话在叙事中一般都交代了创世者的先祖身份。
6.一般人创世。哈萨克族《天是怎么升高的》说,有个叫玛拉依的干活的女人,使天空越升越高。布依族《阿祖犁土》说,后生阿祖用大水牛犁出河流、高山、平地等。该类神话的叙事中创世者只是一般人,并没有任何特殊身份。
7.动物的创世。柯尔克孜族《野鸭鲁弗尔》说,远古洪荒一片,野鸭鲁弗尔从胸脯上啄下一些羽毛,筑窝,漂浮在水面上形成了陆地。独龙族《大蚂蚁分开天地》说,古时候天地相连,蚂蚁把通天地的九道土台扒倒,天地分开。哈尼族《烟本霍本》说,大金鱼扇动鱼鳍,扇出了天和地。动物作为创造世界的主体,不同的民族情况不一,有的与动物图腾有关,有的源于对某些动物的崇拜,有的则可能是类比联想的结果。
8.植物创世。傣族《开天辟地》说,葫芦籽长出亿万种花草和树木,变出无数的飞禽走兽、昆虫和鱼虾。苗族《杨亚射日月》说,大桃树上结大桃子,熟透落下来,烂后,桃水变成江河、大海,蛆虫变成龙、虎、马、牛、羊、猪、狗、鸡、鸭和飞鸟。该类神话一般以植物变形为叙事核心内容。
9.无生命物的创世。白族《劳谷与劳泰》说,巨浪分开天地。哈尼族《天与地》说,古时,天和地是水塘。水变水气升高成了天。剩下的成了地。天吐两团白气,一团是太阳,一团是月亮。傣族《巴塔麻戛捧尚罗》说,亿年前,三种气体合为地球,剩余的气体、烟雾、大风变成最早的天神英叭。
这种分类方法的有益之处是突出了神话叙事中的主人公,便于把握神话的表象类型,特别是在不同民族的神话比较中更容易凸显神话的民族特征。但必须注意创世主体的复杂性。有的神话出现创世的多主体,如壮族神话说,五色气体冷却成三黄神蛋,经屎壳郎滚动,被螟蛉子叮破,炸开成为天界、地界和水域。【10】(P138)有的是文化英雄和动物联合创世。如苗族《古歌》的《开天辟地》、《造天地万物歌》、《运金运银》、《打柱撑天》、《铸日造月》等章,都突出地表现了一群巨人、巨兽一起分工协作造天地万物的情景,不仅有云雾生大鸟,大鸟生天地,而且有巨人剖帕挥斧将天地分开,还有把公、样公、宝公、雄公、把婆、廖婆等巨人将万物条理清楚,使日月星辰各司其职。这种情况在类型划分中应采取选主舍次的方法,找出叙事者最为关注的主体作为类型的定位。
三、按创世过程划分的类型体系
除采用上述以创世主体为标准分类之外,还可以按创世过程建立类型体系。所谓创世过程主要指神话叙事的主体部分中创始者为了创造世界所采取的方法和手段。这些方法和手段在一定程度上是人类早期社会生产生活方式的反映。由于不同的民族不同时期的神话在创世过程的叙事上具有很大差别,以此为标准可以建立另一种类型体系。
1.自然创世。土族《天地形成》说,天地自然分开,然后出现日月。壮族《布碌陀》说,大岩石裂成两片,上升为天,下沉为地。该类型主要以混沌母题为主,在此基础上可以续分为气态、液态、固态。有的神话还直接用卵生的方式、清浊二气升降的方式说明天地形成。
2.化生创世。蒙古族《天地之形成》说,太古,宇宙生出了黑白和清浊,清的变天,浊的变地。白族《人类是从哪里来》说,很早以前,两个太阳碰撞,一个掉进大海的水眼洞里生肉团,肉团化成万物。这类神话在叙事中,无论是身体化为日月,还是石卵化生盘古,都强调了“化”的重要性。
3.变形创世。满族《日月峰》说,天帝的小女儿,挖出了自己双眼,变成太阳和月亮。珞巴族《三个神牛》说,铁牛死后,毛变树木和百草,骨头变石头和山脉,血液变河流,内脏变动物和虫子。这类神话中虽然强调了神在创世中的重要作用,但从过程上看,主要是根据“变形物”与“自然现象”之间的相似而产生的变形。
4.卵生创世。又称为蛋生创世。塔吉克族《造人神话》说,真主将卵一分为二,一半作为大地,一半作为天空。侗族《古老和盘古》说,天地混沌像鸡蛋,鸡蛋里的古老把天地顶开。卵生中的“卵”常常与“混沌”的概念相联系。卵生的主要特征是叙事中强调世界或万物从卵中起源的主体地位。
5.制造创世。这种类型是目前见到的创世神话中数量最多的。布朗族《帕雅英与十二瓦席》说,地球之外有西双瓦席(十二行星),把光和热投射到地球上,宇宙大神的儿子帕雅英,把光和热集中在自己的左眼上,然后挖出左眼,挂在天空变太阳,并在地上造出了山川、河流。畲族《高辛与龙王》说,高辛出生后用松枝编太阳,柳枝编月亮。有时神话中还会出现修补型制造过程,一般是在天地形成的基础上加上进一步修补的情节,如侗族《天地的形成》说,颠光、柱谊造天在先,赐广、乐尉造地在后,大力士报亥揉挤大地,形成高山、深谷平川大坝、大江大河。这种情况与人类早期的生产状况有关,折射出当时的生产方式。
6.婚生创世。独龙族《卡窝卡蒲分万物》说,远古之时,日月交配生万物。珞巴族《斯金金巴巴娜达明和金尼麦包》说,天和地结婚,生大地、太阳和月亮,还生出树木和花草、鸟兽和虫鱼。这种类型体现出原始人类对阴阳概念的初步认识。
7.孕生创世。哈尼族《那突德取厄玛》说,神奇的祖先金鱼娘生出天和地,生出有、无、黄、红、绿、白、黑、花、生、死、大、小、半等。藏族《化世之龟》说,巨龟分为元素生、气温生、胎生和卵生四种,它们孕育时辰、昼夜。这种类型一般没有出现婚姻关系,属于自然有孕而生。
8.感生创世型。满族的《天宫大战》说,生育神多阔霍居于雪山下石头之中,天神阿布卡赫赫拿石头充饥后,身体溶化,眼睛变日月,头发变森林,汗水则成了江河。维吾尔族《女天神创世》说,古时,无日月大地,一个女天神吸气吐出日月地球。这类神话的创世主体一般是因为感应了外部的某些物体而创生出世界。
 
值得注意的是,任何一种分类方法都会受到某些主客观条件的限制,所产生的结论也只能是一定研究背景下的产物。无论是怎样一种类型划分方法都具有相对性。创造世界是一个过程,只能根据其中的主要元素或母题来判断,特别是创世神话中关于万物起源一些大型的作品,叙事内容的形成往往经历了一个相当漫长的发展过程。这些神话在产生之初只是一些单个的神话,并在一定时期和一定范围内各自单独存在,发展了一段时间以后,随着生活范围的扩大和相互间的交流,才由那些具有个人或某些团体(如宗教团体、部落首领等)有意识地进行加工组合,使之逐步联缀起来,形成为一个整体。其中的叙事也就出现一些交叉杂糅的情况,如动物创世可分为动物靠本能创造世界和动物垂死化身。该类神话一般有许多天神或人作为铺垫,并且动物与造万物的某些情节有关,发挥出动物的某些特殊功能。即使同一则化生型创世神话,也可能包括“整体化生”和“局部化生”、“肢体化生”和“尸体化生”等更小层级的类型。
 
【参考文献】
 
[1] [苏]C·A·托卡列夫.神话与神话学[A].民族文学理论译丛[C]. 北京: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6.
[2] [俄]李福清.神话与鬼话——台湾原住民神话故事比较研究[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
[3] 陶阳,牟钟秀.中国创世神话[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
[4] 袁珂.山海经校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5] [美]斯蒂·汤普森.世界民间故事分类学[M].郑海.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1.
[6] 杨堃,罗致平,萧家成.神话及神话学的几个理论与方法问题[J].民间文学论坛,1995(1).
[7] 钟敬文.民间文学概论.第八章[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
[8] 赵沛霖.中国神话的分类与“山海经”的文献价值[J].文艺研究,1997(1).
[9] 马学良,梁庭望.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比较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8.
[10] 梁庭望,张公瑾.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概论[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8.
 
                                       (原载《社会科学家》2010年第5期)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作者提供)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