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外国神话学理论略评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7-01-02  作者:邓启龙
0
产生于远古时代的神话是人类早期具有多功能性的文化意识形态,它在人类文化史的长河中,可谓生命力最强,表现形式最特殊,而又兼备诸多价值和意义的文化载体。
人文科学领域分工越来越专门化,文学、历史、哲学、宗教、社会学、语言学等各方面的研究者或因其思想观点不同,或因研究方法有异,在对神话研究上就形成不同的学派。本文着重介绍一下外国神话学一些有代表性的理论派别。
隐喻学派在公元前5世纪左右,古代希腊朴素唯物论认为世界的本原是物质的,并由一种物质元素(或气或水或火……)生发出世界万物。建立在这种幼稚的简单唯物论基础上开拓了对神话的认识眼界,从而产生隐喻说。该学派认为神话是隐喻宇宙间各种元素的矛盾或借以寄托道德、宗教的教训,因而可以探求出其中神的名字所潜隐着的深意。比如希腊神话中吞食子女的天神克洛诺斯的本意是“时间”,因为宇宙万物无不为“时间”所吞食;阿波罗与达芙妮的恋爱神话也解释为“太阳”与“露水”关系的象征;诸神的战争暗示各种元素的矛盾……最早的隐喻派理论是从古希腊哲学家克塞诺芬尼开始,以后德国哲学家谢林加以发挥,他在《先验唯心论体系》中说,“希腊神话本身包含着表示一切思想的无穷寓意和象征。”认为神话中的神不是真正的神,而是一种“寓意”。
    隐喻派理论认为任何神话的形象都隐喻着客观的某种事物,对长期来人们认为神话是宗教迷信的观念的反映无疑是有力的否定;但是,它的根本弊端在于带有很大的主观随意性,往往把神话看作是可任意猜测的“哑谜”,也就暴露出它的幼稚和不科学性。
   历史学派到了公元前3世纪初,自然科学繁荣起来,人文科学也有较大的发展,“荷马史诗”在亚历山大里亚博学园被最后编订成功,历史学也有很大的成就,这就推动了神话学的研究,产生了以古希腊哲学家攸赫麦鲁斯为代表的历史说。该学派认为神话是化了装的历史,凡神话中的神都是远古时代的真人,神话只不过是后人把他们生前的事迹改编成神奇的故事罢了。历史学派最有影响的代表人物是19世纪初的赫伯特·斯宾塞,他认为神话是人类祖先崇拜的产物,神话中的神实际上就是人类远古时代的祖先,有的传说因流传日久而遗失原意乃变为神话故事。历史学派学者都以希腊神话中特洛亚战争的特洛亚古城的考古发现作为理论佐证,并证实《荷马史诗》描述的神话故事在历史上是真实的。
   在当时生产力水平低下和科研能力极不发达的社会里,对神话有种种看法,尤其是以宗教迷信的观念看待神话,历史说的产生尽管还带有很大的主观随意性,但初步撩开以往种种神秘主义的迷雾,把神话的研究引进科学园地的门槛。
   语言学派由于19世纪语言学的发展,语源学也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同时也把语言学的研究方法运用到神话学领域,这派便称为语言学派。语言学派的创始人是语言学家麦克斯·缪斯,其学说起于在语言研究中发现雅利安语系各种语言的联系:从克耳曼语、梵语、波斯语、拉丁语、希腊语等语种的互相比较中可推测其语言中的本源,比如希腊语中也有相同的字,而且借以推导出其意义来。宙斯在希腊文中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但一经跟梵文比较,便推导出原意是“天空”,阿波罗是“太阳”,波赛东是“水”……从而解释神话故事的内容。而且,该派还认为欧洲的条顿、拉丁、希腊、斯拉夫、克勒特民族和东方的印度、波斯等民族都源出于北部印度高原的一个共同祖先,分散迁徙后便带去同根的语言,也带去同根的文字———神话和原始宗教,就造成了世界各民族神话大同小异的特点,此称为“雅利安种子说”。
   语言学派表面上看来似乎跟隐喻说有相同之处,但实质上它已初步摆脱了那种随意性而在科学的语言学的基础上运用表达生活思想的语言现象作为论据,并使用比较方法去推论神话由语言演进发生的种种历程,是有一定合理性的。但是,语言学派不以社会生活而仅凭思维的一种表达形式———语言作为其学说的思想结构去研究神话,又必然无法科学阐明神话的真意,而且对于那些属“非雅利安系”的神话就更无法探究了,显然暴露出很大的局限性来。
   人类学派比语言学派进了一大步并直到现当代几乎支配着资产阶级神话学坛的是由格林首倡,安特鲁·朗加以发扬的人类学派。19世纪后,自然科学发达,实证主义哲学思潮也随之发生,资产阶级的文艺史学家运用由实证主义指导的资产阶级社会学中的地理学派和生物学派观点去研究神话,他们承认神话是远古时代人们生活的表现。安特鲁·朗认为神话是一种特殊的智力状态的产物,是原始人所特有的一种近乎儿童心理的智力的产物。他认为神话的产生和原始人的特殊的信仰习惯有关,这些信仰主要包括:1、万物有灵论;2、巫术;3、灵魂观念;4、神鬼观念;5、不死的妄想;6、梦境与现实混淆。他说,“野蛮人是好奇的,最早科学的模糊冲动已在他们的头脑中起着作用,他渴望对自己所生活的世界进行解释,并在这种解释中寻找到自己。”(《神话、祭礼和宗教》)也就是说神话曲折地反映了原始人的生活。
   人类学家泰勒对神话的看法也最具代表性的,在《原始文化》中,他认为人类儿童时代的早期智力状态是神话最早的起源,神话的想象力是通过体质各异的人类各处种族流传至今的。他阐明万物有灵论是神话产生的思想基础,“对于低级种族来说,太阳、星辰、树林、河流、风和云都是具有人的灵性的生命体,从而导致原始人把一切存在物质都看作是和人或动物相同的东西。”在泰勒看来,神话并非是语言现象造成的,“神话是它的作者的历史,不是它的主题的历史;它所记录的不是超人的英雄的历史,而是诗化了的民族的历史。”
   人类学家詹·乔·弗雷泽,他在进化论观点指导下研究写成的巨著《金枝》有大量内容是论述神话的,这部巨著以研究古代巫术为基点,从而揭示原始人类生活与神话的关系。他认为巫术是原始人用来直接控制自然的方法,但往往未能达到预期的目的,也就在原始人心中产生了戒惧和希望,乞灵于更高的超自然的能力,如神、鬼、灵等,于是就产生了神话和宗教。弗雷泽相信,古代的神话与仪式显然是关联到植物的生长,四季的更替和原始人祈雨望丰的心理需求。
   人类学派从近代人类学得到启示,用现代仍处原始阶段的民族的心理状态来说明神话是原始人思想、信仰、风俗的反映,到了文明时代,神话就成了跟当时思想、风俗不相适应的文化遗留物。该学派以资产阶级唯物主义作为学说的指导去阐述神话的起源、意义以及传布等问题,确比上述各学派进了一大步;但是他们仍离开社会的物质基础仅仅把神话归结为未开化的人类的心理状态和习惯的反映,还是有失科学意义的普遍性和指示研究对象本质的直接性。
   心理分析学派。19世纪心理学的发展,一些心理学家把心理学的研究方法运用到神话研究领域,就产生心理分析学的神话理论。弗洛伊德是心理分析学派的最大代表,他在治疗精神病患者的过程中,发现以自由联想的方法能让精神病者宣泄在清醒时想不起来的经历的记忆,使被压抑的记忆能宣泄无遗,收到治疗效果。弗洛伊德还运用自由联想的方法去分析梦境,写出《释梦》一书,论证神是人们梦中的产物,梦的目的在于隐瞒,而释梦的目的就是把梦转向一种正常的交流。虽然弗洛伊德并没有把梦的解释直接扩大到神话研究中去,但在他对梦的象征作用的观察分析中,发觉象征作用在神话中也同样存在着。
   在弗洛伊德这种精神分析对神话的研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对“俄狄浦斯情结”的分析。他认为人的性欲本能(弗代称“里比多”)处于被压抑在隐意识领域时,逐渐郁积而成所谓“情结”,古希腊神话中俄狄浦斯杀父娶母就是个最典型的情结,相反,古希腊神话中埃勒克特恋父妒母也是最典型的情结,都有着深刻的心理学根源。他还认为俄狄浦斯王的命运之所以感人,是因为这种相类似的事情也隐伏在大家的命运之中,可能在我们自己身上曾经或将来会发生。
   弗洛伊德的理论是一种泛性欲主义,基本上用性欲冲动去解释人的各种精神和实践活动,离开社会生产实践来探讨精神活动必定陷入唯心主义泥坑。尽管如此,心理学派运用精神分析学的基本原理去分析文学(神话)现象,如能运用得当,掌握好分寸,对理解某些文学现象(包括神话)也有一定价值的。
   结构主义学派20世纪初期随着结构主义的兴起,结构主义的神话理论在60年代非常流行起来,它绝大部分是跟结构主义理论家列维·斯特劳斯的著作联系在一起的。列维·斯特劳斯的结构主义理论不仅受到结构主义理论家索绪尔的影响,而且还受到数学家韦尔和吉尔博的染化,把结构形式化。列维·斯特劳斯及其代表的结构主义学派,他们主要关心的不是客观事实,而是与事实相对应的观念。他在对原始部落社会的研究中,认为重要的是这个社会的神话和语言,因为神话和语言表达了当地人的“事实应该是怎样”的观念,而事实本身都是次要的;在语言表达与事实观察不同的情况下,认为社会事实“存在”于语言表达中。
   在对神话研究中,列维—斯特劳斯指出:“假如在神话中确实能发现了一种意义的话,那么它不可能存在于一些孤立的要素中,经由这些要素进入了神话的构成,而仅仅存在于这些不同要素的联结之中。(《结构人类学》)在对神话中要素的分析方法斯特劳斯还曾用这样的例子去说明:例如有一连串的数字:1,2,4,7,8,2,3,5,6,1……这一串数字就像一个神话一样,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成分,它本来是难以找出其中规律来的,但如果把它们按照1,2,3,等等次序分开,把每个数字放入它所属的一栏之中,那么我们也就可以分析出它的结构来。
   斯特劳斯所说的“神话要素”是指在神话故事中那种可以被分割成碎块的最短语句,例如“卡德摩斯杀死了毒龙”,“俄狄浦斯与他母亲结婚”等,这些分割开来的孤立要素之间的相似性又可以把它们分类为各自分开的“束”,这就是神话“真正的构成单位”。结构主义神话理论在论证过程中虽然牵强并带有主观性,不能令人完全信服,但力图从总体的比较、联系上去研究神话,并引导读者从深层意识中去理解神话的意义,对开拓神话研究视野也是有一定价值的。
   以上神话理论虽然不是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去研究神话,但其中有某些朴素唯物论的思想,即使在大量唯心论的内容里,也有不少辩证法的东西。经们都从不同的侧面、不同的角度去探讨神话的问题,大大开拓了神话研究的领域,扩大了我们的眼界,积累了大量的研究资料。但是,从根本上说它们还不是真正的科学体系,对神话研究还没有做出真正科学的解释和论证。
   只有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去研究神话,才确立了神话研究的科学理论体系,为神话学研究开创了新纪元。关于马克思主义神话理论问题,如有机会的话,待后作专门探讨。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
文章来源:人民书城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