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鄂豫皖苏区红色歌谣论⑴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7-02-05  作者:左尚鸿
0

 

鄂豫皖苏区红色歌谣是指产生并流传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时期(因根据地普遍实行苏维埃政权形式,故又称苏区)的革命歌谣。“红色歌谣万万千,一人唱过万人传”。鄂豫皖苏区红色歌谣是根据地时期的流行歌曲,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其数量之众多、内容之丰富,堪称中国现代音乐史和文学史上的奇迹。这种歌谣不同于一般的民间歌谣,其缘起非同凡响,不仅历代江淮河汉地区的民歌传统是其产生发展的基础,而且还深受 “五四”新文化运动和左翼作家推动的“文学大众化”实践的影响,而且更重要的是,它还有中国共产党的大力推动。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1927~1937),鄂豫皖苏区是地位仅次于井冈山中央苏区的第二大革命根据地。192711月“黄麻起义”到1937年国共全面抗战,整个十年内战期间,革命红旗始终在鄂豫皖边区高高飘扬,红色歌谣也始终响彻苏区民间,开创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上的多个第一。这里不仅成立了中国现代革命史上最早的红军——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而且还是参加长征人数全国最多、参加率最高的地区,先后从这里走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和第二十五军参加长征。仅仅黄安(今湖北红安)这个曾以“地方安谧,生民安妥”而得名的小地方,48万英雄儿女全民皆兵,革命战争中牺牲近20万。有人统计过,在参加长征的红军中,几乎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红安人。同时,这里还创造了“将军密度世界第一”的奇迹,被称为是“两百位将军同一个故乡”。另外,鄂豫皖苏区四面强敌,位于国民党战时首都南京、洛阳、武汉和重庆的中心,因而革命局势最复杂,反“围剿”斗争最惨烈,但这里也是革命最持久的地区,其上接武昌起义,下接解放战争中的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其革命影响深入而广泛。所有这些奇迹的出现,很大程度上都得益于苏区红色歌谣的影响。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徐向前、许世友、秦基伟等众多将军的回忆录中得到充分印证。这些即兴而作、生动朴实的红色歌谣,不仅极大地刺激了鄂豫皖边区工农群众的革命热情,而且还将影响扩大到井冈山中央苏区,中央红军长征时以彭雪枫为指挥员且特别擅长唱红色歌谣的中央军委第一纵队,就起名为“红安纵队”。足见红色歌谣在革命动员上的伟大功绩。

(一)

“小小黄安,人人好汉。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这首《小小黄安》,反映了苏区人民参加革命的蓬勃热情和踊跃状态。鄂豫皖苏区红色歌谣是时代生活的真实写照,生动地描绘了192711月黄麻起义到1937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时期的巨幅历史画卷。在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和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再次研读这些红色歌谣,仿佛“呀咳”“小郎哥啥”的歌声就响彻在耳边。

1、控诉黑暗社会,鼓动工农暴动

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对劳动人民的压迫是残酷无情的,反映到歌谣中也就充满着血泪和辛酸。曾有三个当红军的哥哥为革命牺牲、2005年已年届九十的麻城老红军曾光秀老太太唱起当年《诉苦歌》,不禁老泪打转:“冷天无衣裳,热天一身光,吃的野菜饭,喝的苦根汤。麦黄望接谷,谷黄望插秧……”麻城地区当年军阀连年混战,贪官横征暴敛,苛税多如牛毛,什么缠足税、穿耳税、灶门税、……花样不断,老百姓便唱《苛税歌》:“牛毛杂税霸王捐,茫茫苦海哪有边!铁板租子阎王债,死也难来活也难。一年三百六十日,糠菜难得饱一餐。”歌者动情,听者动心。历史证明,哪里社会最黑暗,哪里的反抗就最强烈。19271113日爆发的黄麻起义,正是这一历史规律的真实写照。当时,两万多起义工农军在七里坪高唱《暴动歌》,声势浩大,震撼人心:“暴动,暴动!工农打先锋,拿起刀和枪,一同去进攻!暴动,暴动!哪怕白匪凶,拼出一条命,勇敢向前冲!暴动,暴动!天下归工农,再不当牛马,要做主人翁!暴动,暴动!共产党来指引,前仆又后继,革命定成功!”这类控诉黑暗、鼓励暴动的红色歌谣在鄂豫皖苏区可谓俯拾皆是。

2、颂扬党和苏维埃,歌唱工农红军

劳动人民期盼翻身解放,把希望寄托于党的领导。但是,由于张国焘通过“肃反”大肆剪除异己,大批被扣上所谓“右派”或“立三路线派”帽子的苏区干部和红军将士被害,因此,鄂豫皖苏区先期流传的不少颂歌后来都受到了群众的质疑。但苏区文化的主流仍然是革命的、战斗的和昂扬向上的。特别是那些歌唱革命领袖、红军将士的歌谣,受到群众的广泛欢迎。其中就有首颂扬中共发起人董必武的,叫《董必武回黄安》:“1925年,董必武回黄安,建立党的组织,发展共产党员,大别山树起红旗,领导革命来宣传。……//1928年,二次革命大发展,黄、麻、光山到罗山,商、固、潢川到六安,红旗插遍满山头,土地革命把身翻。” 这类歌谣还有坚决跟着徐向前》、《徐海东爱百姓》等,充分表达了苏区军民永远跟党走的坚定决心。

苏维埃是根据地实行的政权形式,它讲究官民平等,军民一致,因而得到苏区人民群众的广泛拥护。在鄂豫皖苏区,流传面最广、影响最大且至今仍然广为传唱的的红色歌谣《八月桂花遍地开》,就以庆祝苏维埃为基调:“工友农友团结起,工农政府已成立;政府是你的呀咳,政府是你的呀咳,你爱政府就是爱自己。庆祝苏维埃……面对蓬蓬勃勃的革命形势,苏区军民在苏维埃政府领导下,扬眉吐气。

面对血与火的斗争,苏区军民充满必胜的信念,掀起了一次次的扩红支前运动,涌现了许多父送子、妻送郎、兄弟相争当红军的动人场面。《当兵要去当红军》:“当兵要去当红军,红军处处受欢迎,日后日子不愁穷;官长士兵饷一样,要做工来有工做,没有人来压迫人。会种田的有田耕……”还有直接表现红军纪律严明的,如七里坪革命纪念馆收藏的红军纪律歌》:“红军纪律最严明,爱护老百姓,到处受欢迎。讲买卖,不相欺,保护小商人。工农如兄弟,劳苦更相亲……”另外还有《扩红歌》、《山歌越唱越开怀》、《五更劝亲人》等,苏区群众耳熟能详,至今还成为老区节日大型文艺晚会的保留曲目。

3、讴歌革命战争,分化瓦解敌军

鄂豫皖苏区位于十年内战时期全国局势的中心位置,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围剿”和反“围剿”成了苏区斗争的主要形式。一首首红色歌谣饱醮着血火硝烟,洋溢着战斗的激情。如许继慎为军长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革命伊始,所向披靡,有歌《红军声势震江淮》唱道:“从武汉,到六安,三战三捷三扩编,红军声势震江淮,烽火燃红半爿天……”苏区军民几乎是每战必歌。如1929年农历七月中旬,红三十三师三打湖北新集(今河南新县县城),地主豪绅狼狈不堪:“红军一到新集,地主豪绅战兢兢,叫枪会快闭城门,伊哟咳哟,叫枪会快闭城门……”新集解放不久,苏区党政军领导机关先后从七里坪迁来,一时间,新集成为鄂豫皖苏区政治、军事、文化和经济中心。1929年农历腊月二十四日大批红军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