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屈永仙]傣族“进新房”仪式及其口头诗歌演述
以西双版纳、德宏傣族为例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5-11-26  作者:屈永仙
0

    论文摘要:无论是西双版纳、德宏还是其他地方的傣族,新居落成后的庆贺活动是民众生活中重要的仪式之一,届时要举办特定的进新房仪式。仪式上口头演唱的诗歌,既讲述房屋起源,也追述民族的迁徙史。本文通过对比傣泐、傣讷两支系的进新房仪式及其口头演述的诗歌,发现彼此的异同。相对来说,西双版纳因为有职业歌手章哈,在进新房仪式后的《贺新房》是很重要的内容,其口头诗歌受到佛教的影响也较深。 

    关键词:傣族,进新房,贺新房,章哈,口头诗歌 

      

    南方少数民族的史诗、神话、传说几乎都是“活形态”地在各种仪式中口耳相传下来的。除了红白喜事之外,“进新房”可以说是较为隆重的民间仪式了,也是口头诗歌传承的主要场所之一。 

    首先有必要区分一下傣语里“上新房”、“进新房”和“贺新房”的概念。在一座新屋子搭起柱子架的时候,就有一个简单的“上新房”仪式,傣语称之为[xən31hən55maɯ11],其中[xən31]直译为上、升,[hən55maɯ11]意为新房;新房盖好即将入住时,有一个很隆重的“进新房”仪式,傣语是[xau31hən55maɯ11],其中[xau31]是进、入的意思。而“贺新房”其实是“进新房”的环节之一,即众人聚餐、送礼、唱祝贺歌等内容。 

一、 西双版纳的“进新房”仪式和章哈所唱的《贺新房》

(一)进新房仪式的过程

    笔者在西双版纳多次调查期间,目睹过民众对“贺新房”的热衷。新房落成时家境殷实的人家常会请章哈来演唱祝贺并刻成光碟,在往后的日子里便无数次地播放,每次都津津有味地欣赏。 

    西双版纳的傣族大部分是傣泐支系,他们称家神为“丢拉很”,在没有请入家神的房间是暂时不能用的,需要进行一个“进新房”仪式,仪式过程大同小异,含有几个环节:首先,要获得勐神、寨神的许可,请家神入住新屋。在新房客厅中,由一位老人盘腿而坐,另外一个老人向他跪下,手举着酒杯,口里念道:“我们从森林里砍来了虫不蛀的好木材,请来了本事最好的师傅,盖起了世间最漂亮的房子……新房盖的很牢固,百年柱子不会歪,风吹也不会摇动,大雨来了也不会漏。今天主人准备了酒肉饭菜,请来了勐神、寨神和家神,请来了寨老、亲戚和朋友,大家一起庆祝,请同意让他们当家。”盘腿而坐的老人表示同意,于是大家把象征着家神的箩筐(里面放有棉布、枕头、瓷钵、蜡条)恭送到屋内最神圣的地方。 

    其次,主人一家带着家畜和家具进屋。男主人手抬一根杠子,吊着牛头、牛尾巴、砍刀、斧头、槟榔、酒和烟,他扣门并大喊:“爹、妈,今天是好日子吧?!”向前迈一步并大力跺脚,又喊,“今天是吉祥、平安的日子吧?!”再向前迈一步并跺脚,接着又喊,“今天是兴旺发达、生意兴隆的日子吧?!”这样重复三次后,新屋里的老人回答:“儿啊,今天是有吃有喝的好日子,是娶妻生子的好日子,你们进新屋子来吧。”听到许可,男主人带领着后面的金银财宝、家具细软依次进入。这些家具是传统上具有代表性的,包括锅碗瓢盆,火炉三脚架、火钳等等。家畜一般是鸡鸭作代表即可。 

    第三,就是聚餐、晚间“贺新房”,邀请远近较为受欢迎的章哈歌手来演唱,这部分将在下文中细讲。 

    最后,请巫师和僧人来净化新屋。建造新屋不免打扰到了各路神灵和鬼怪,据村民说有袈裟神(帕雅浑)、水蛇神(帕雅那迦)、天神(帕雅英)、地神(帕雅捧)、勐神(丢拉勐),以及其他说不出来的鬼神,因此在“贺新房”结束后要向祂们谢罪。一方面,祭祀仪式由负责祭祀勐神、寨神的巫师(波摩)主持。另一方面,要请来佛像摆放在新屋里,请僧人诵经。经文有《布榻滚龙》(音译,大意是平安大吉经,笔者注)、《温哈赛温崽》(音译,大意是延年益寿经,笔者注)等。无论是巫师的祭祀,还是僧人的诵经祷告,内容都是异曲同工的,大体内容是:建盖新房的木材是属于神灵的,地基的土地也是属于神灵的,现在要把这些神灵赶出去,这个屋子如今的主人是这家人了。被“净化”后的房子,门口要挂一个“达撩”来辟邪。 

(二)章哈演唱的《贺新房》

    章哈演唱《贺新房》虽然并非是仪式的必要环节(由于请章哈演唱需要耗费大笔资金,并非每家每户都能请章哈来贺新房),但却是村民最期待的内容。当主人一家将家具都搬入新居,众人纷纷落座,章哈在大家的簇拥下席地而坐,开始了一整晚的演唱。众人一边聚餐,一边听歌,听到喜欢的内容时就喊“sui-sui-sui”来表示赞赏。 

    贺新房时为什么要请章哈来演唱呢?相传,古时候首领帕雅桑木底盖房时,砍来两棵树做柱子,打扰了树林里的两条蛇。房子盖好之后,这两条蛇也爬着进去,各缠着一根柱子不放。为了赶走它们,于是请来巫师念咒语,但是蛇就是不肯离开。人们请歌手到新屋里唱歌,高兴的时候大声喊叫“sui-sui-sui”,蛇终于被吓跑了。这个传说从侧面反映了人们对神灵的敬畏,认为欢声笑语可以驱逐新屋中的邪恶。 

    章哈所演唱的《贺新房》属于高度程式化[1]的即兴表演。不同的歌手和新房,就有不同版本的《贺新房》,但内容大同小异。下面笔者以出版的《贺新房》[2]为对象,来介绍傣泐“贺新房”的内容和特点。 

1.         章哈口头演述的形式

    首先,章哈的《贺新房》含有大量的情歌对唱。章哈演唱一般有笛子伴奏,他(她)和笛师组成一对搭档。贺新房时,主人一般要请两个章哈,通常是一男一女。按照传统,即使双方已经结婚,他们的演唱内容都会有许多情歌。例如: 

    妹妹是针哥就是线穿针中,针掉在哪里哥就放线跟去,别让妹妹独自掉落在那里, 

    妹妹要永远陪伴哥哥身边,今生今世呵我们永不分离,假如哥哥您死后变成了水, 

    妹妹死后就要设法变成鱼,假如哥哥您死后变成了田,妹妹死后变成谷穗站田里, 

    ……假如哥哥死后变成大公牛,妹妹死后就要变成牛弯担…… 

    其次,章哈所唱的《贺新房》含有一系列的知识问答。两个章哈轮流演唱,通常是“妹妹”唱时提出问题,“哥哥”接下来唱出答案,有时也会反过来。这种一问一答的模式,也是一种知识竞赛,在众目睽睽之下交锋,谁唱得较好,谁知识渊博便可以分出来。例如下文: 

    妹妹提问哥哥就来说端详,要按照老人们的口碑相传,把古时建房的历史从头讲, 

    要说这茅草房是怎样建盖,还有那四根柱子是从哪来,开始的时候是哪些来帮忙, 

    为什么栋梁上面还有脊梁,为什么两排中柱要排成双,为什么两边还要备有托梁, 

    ……这是何人最早发明来建盖?妹妹要清哥哥仔细说端详。 

    章哈的“贺新房”除了“打情骂俏”以逗大家喜乐,以及叙述建造房屋历史以传授知识之外,还有一些类似巫师所唱的“赶鬼歌”。此外,当把所有的邪恶赶出去之后,要把自家的魂灵都请回到新房,类似于日常生活中巫婆的“叫魂歌”。例如: 

    砍来崭新的木料建盖新房,盖好了新房请我俩来歌唱,衷心祝福勤劳大方的主人, 

    从此后年年岁岁吉祥平安。假如主人的魂遗留森林里,魂与林中老虎狗熊在一起。 

    假如魂留林中与猿猴同在,听见歌声召唤要返回家里。假如魂遗留在茂密竹林里, 

    遗留在小河边芭蕉树林里,遗留在草深密林的箐沟边,听到歌声都要赶快返回去。 

    即使魂遗留在高高的树上,只要哥哥呼唤都要往回赶,即使魂遗留在陡峭崖洞里, 

    听见歌声就要急忙回家转。魂啊赶快回到自己家里来,魂啊赶快回到自己新家来, 

    手脚魂和额头魂都要回来,肩膀脊背肚子魂也要回来,心脏肝脾场子魂也要回来, 

    眼耳口魂歌手召唤要回来。三十二魂也要赶快返回来,九十二魂聚集拢来别分开, 

    全部都凝聚到主人家身上…… 

    这些歌可以反映出傣族的万物有灵观念,认为人身上有三十二个魂,九十二个灵,其实数字只是“多”的意思。除了把活人的魂叫回来,还要把各种家畜、谷物、家具的魂也要叫回来: 

    每天使用的十万金魂银魂,要全部一起返回到新房里…… 

    还有大大小小黄牛水牛魂,成为富裕的财源永远潇洒,满院鸡鸭魂和满仓谷子魂, 

    还有长得忒快的大肥猪魂,养着防贼偷盗的看家狗魂,哥哥呼唤要互相赛着返回。 

2.         《贺新房》中的神话叙事

    章哈的演唱有很大的伸缩性和变通性,听众的反映直接影响着他们所唱《贺新房》的篇幅长短。观众的热情会鼓励章哈不断地添加内容,或即兴赞美听众,或讲述大家喜闻乐见的故事。 

    创世史诗《巴塔麻嘎捧尚罗》是章哈的必修课,因为该史诗中含有宇宙与万物起源,人类诞生,节日习俗源流的知识。其中,关于“帕雅桑木底造物”、“狗棚架”、“凤凰房”等内容正是《贺新房》的核心部分,在提问和回答中,叙述了几代首领帕雅英桑木底造屋和改进的过程: 

    根据老人口耳相传的典故,远古时候人们还没有房屋,人们都住在石洞或树洞里, 

    是那帕雅桑木底最先领悟,人们住在山石洞穴和大树…… 

    看见仰坐的母狗不怕风雨,就叫人按狗的坐姿来建盖,‘杜玛恒’就这样首次建盖起, 

    等到狂风暴雨降临的时候,坐地草棚就显得过于简陋,山洪滔滔四面透风又漏雨, 

    人们饥寒交迫吃尽了苦头,这时候一只凤凰从天而降,暗示人们盖成它的脊背样, 

    桑木底带领人们重新建盖,草棚就盖成凤凰的脊背样…… 

    多少代部落首领上下传承,传到了帕雅桑木底的时候,如何避雨一直困扰着人们, 

    桑木底率领官员和老百姓,为砍伐木料一起进大森林…… 

    在傣族民间广泛流传着妇女喝牛尿而怀孕的故事,并将此视为牛图腾神话。在《贺新房》里也有这个神话: 

    古代的立柱房屋何时创立,有一个叫婻些玛的穷女人,经常到渡口边洗澡又洗衣, 

    森林里有一头公黄牛大王,率领着牛群在森林里奔忙,一天它吃菠萝被卡在嘴里, 

    嚼吃不完还剩下了一小半,牛王下到河边来喝水漱口,嘴里的菠萝就掉进水里头, 

    孤女婻些玛看见就捞起来,咬吃剩菠萝格外酸甜可口,婻些玛全身酸痛怀了身孕, 

    ……孩儿在寨子里经常被人欺,他们都骂女儿是野黄牛女…… 

    后面叙述了女儿到森林里找到了牛父王,并在牛群中生活了一段时间,牛群在美丽的森林里为牛女盖了房子等等。其实,章哈将牛女故事与建新房联系在一起有些牵强,或许是为了吸引听众的缘故。实际上,“牛女”神话有时候变异成“象女”,在不同的地区内容有些不同。在《德宏傣族民间故事》里就有一则故事《金象的儿子》与之情节类似,一个孤女在森林中看见一头金象在游玩,她口渴于是喝了一滩水,没想到是金象的尿,从此她就怀孕了,生下有两头的儿子。母子在村里遭受歧视,于是到森林里生活,后来去参加比赛,最终成为一个英雄。 

    还有一个典故值得大家注意,解释了“鸡为鸭孵蛋”的起源。在章哈演唱的《贺新房》中,他们把这个故事称为“鸡招呼乌鸦”: 

    这时已经过了很久的故事,有一只叫咕咕哒的红母鸡,领着儿在河边草地上找食, 

    有一对带宝石的恩爱乌鸦,老人们说那是乌鸦的宝蛋,夫妇俩衔着宝蛋刚飞过河, 

    母鸡看见后诬陷乌鸦偷蛋,母鸡大叫恶乌鸦偷我的蛋,乌鸦夫妇闻声就放开宝蛋, 

    宝蛋掉进河里沉入了深潭,乌鸦愤怒抓起小鸡飞天上,对母鸡说刚才是你瞎求喊, 

    害得我们的宝石掉进深潭,不还宝石你的鸡儿命难保,母鸡连忙答应说要还要还, 

    母鸡进河全身羽毛湿漉漉,不会潜水怎能捞到水底物,母鸡哀求母鸭并立下誓言, 

    从此负责给母鸭把儿孵出…… 

    关于“鸡为鸭孵蛋”的神话片段,也见于云南壮族和各支花腰傣的故事中。例如,南壮“布傣”支系的《壮族布傣叙事古歌》其中有一首叫《拷难民沦》,意思是“洪水登天世界沉沦”,唱道: 

    各位啊长老,我叙古老调,拣得几句话,拿与大家叙。那时水登天,又来造世界, 

    两兄妹挖地,挖去又挖来,天神过路这,问挖地栽啥,兄妹俩回话,先把地挖好。 

    天神过沙滩,捡得葫芦籽,给你们两颗,把它栽下去……现天神过来,你们兄妹俩, 

    有话告你们。雀声声叫水,鸡听见鸡哭,鸭叫鸡没哭,我们认姊妹,等到大水来, 

    我背你上天,鸭在水上游,我肚是冷的,我不会孵蛋,鸭叫鸡孵蛋…… 

      笔者在新平调查花腰民间故事时,从傣雅老人听到了“鸡为什么替鸭孵蛋”的故事:古时候,水淹没了大地,万物都灭绝了。有一只鸭子和一只鸡还活着,鸡不会过河游泳,于是请鸭子驮着它。作为报答,鸡以后给鸭子孵蛋。人死光后,有一颗葫芦从天上掉下来,炸开后变成了人,葫芦里出来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他们结合繁衍人类…… 

    神话是一个民族文化中最重要的部分,人们传承时不能随意添加或删减,其中任何一个情节都具有它的文化意义。虽然以笔者现有的学识还无法解答其中的奥秘,但是我们不能否认,鸭背鸡渡水,鸡为鸭孵蛋是一个独特的神话烙印,让我们感觉到壮傣之间的文化关联。此外还有许多短小的其他叙事,或是神话,或是传说,例如“母鸡与妖怪打招呼的传说”、“恶龙占人妻”等典故,由于篇幅有限就不一一介绍。 

二、 德宏傣族的“进新房”仪式及其口头演述

(一)进新房是一出“戏”

    大概有很多人不太了解,德宏的傣族其实还可以细分成两大类,一是“傣讷”占大多数;另一个是“傣卯”,主要在瑞丽和芒市部分地方。两者在方言、服饰、信仰各方面有少许区别,但他们被其他地区的傣族(以及国外的掸族、泰族)统一称为“傣龙”(大傣)。[3]傣卯的佛教信仰较为广泛,这也体现在“进新房”仪式中。届时在新屋里摆置出一个诵经的神圣场景,众人双手合十席地而坐,围在“货鲁”[4]周边,听其念诵相关的经文。所诵读的经文一般都有子孙兴旺、家族发达的寓意,例如,有《郎京卜》[5]、《腊都相》[6]。这种手持文本的复诵不在本文所说的口头演述范畴之内。 

    傣讷的“进新房”仪式则比较有特色,要演一出“外乡人”迁徙到此,向“土著”寻求落脚之地的“戏”。目前,笔者的家乡以及周围地区,即盈江县的盏西镇、支那乡、芒璋乡等地均流传有这样的习俗。该仪式没有特定的时间限制,一般在农闲季节。笔者在盈江县盏西镇姐告村曾经参与观察了“进新房”仪式,[7]新房是已经完成主要装修的新式楼房,举行仪式的场所就在堂屋内外。玻璃门作为仪式的界限,堂屋里围坐着老人,其中有一位是代表与门外的代表对话。堂屋门外站着一位老人,他领着房主一家。男主人身穿傣族传统服饰,头戴包头,右肩挎一个筒帕包,左肩背一把长刀,右手握一把长枪,左手攥着一根青藤。[8]他后面依次跟着妻儿,他们都用手攥着这根藤条。门外放有水桶、三脚架、铁锅、锅铲、菜刀、瓷碗、筷子、石舂、水瓢等厨具;以及桌凳、皮箱、被褥、萝框、扫把等家具。 

    堂屋的玻璃门是半开状态,在仪式过程中,禁止任何人进出这扇门。所有在场的人表情都很庄重,仪式现场没有喧哗声,也不能随意走动。屋内老人一一提问,屋外老人依次回答。等问答结束后,屋里的人打开门,欢迎大家进入。紧接着把还一张桌子端进去,桌子上摆着米酒、米饭、茶水、鸡蛋、熟鸡、饮料、香、黄泉纸等祭品,这是供家神的祭桌,老人于是口中念诵着,将祖先的神灵都恭请到新房中来。之后才把其他家具搬入屋内,寨老们纷纷表示欢迎和祝贺,向主人的筒帕包里塞入礼品。 

(二)进新房仪式的“台词”

    笔者小时候生活在村里,虽然不曾参与进新房仪式,但也间接地观察过。该习俗经久不衰也显示了它在生活中的重要性。在这出进新房的“戏”中,我们可以将房屋主人一方视为外来的迁徙者,屋内一方则是土著。各自的代表说唱问答一一解释了新屋的“合理性”与“合法性”。下面这段台词来自上文所说的姐告村进新房仪式,台词中“说”时是念白,“唱”时有一定的曲调: 

    房主人(咚咚敲门,然后大声)喊:寨老们开门,寨老们开门啊! 

    屋内老人(以下简称“内”):什么人? 

    屋外老人(以下简称“外”):好人! 

    内说:从哪里来? 

    外说:从遥远的地方来, 

    我们请求在这里落脚居住。 

    内唱:兄长们啊, 

    你们从哪里来啊? 

    你们从哪一个勐来到这里? 

    用甜美的声音向我们请求在此落脚。 

    不知你们从何方跋山涉水来到这里, 

    不知你们穿越了多少森林来到此地。 

    外唱:我们从遥远的地方来, 

    爬山涉水经过许多勐, 

    一路辛苦来到这里, 

    请求在这里落脚。 

    内唱:能说会道的远方来客啊, 

    你们从远方跋山涉水来到此地, 

    不知你们从天的哪一边来到此。 

    你们说一路而来路途辛苦, 

    你们两耳倾听我们的疑问。 

    屋内的各位长老仔细聆听, 

    请把你们的故事说来听听。 

    外唱:坐在里屋的各位寨老听我说来, 

    希望不会引起你们的不满。 

    我们来自遥远的地方, 

    听我慢慢追溯我们的根源。 

    我们从天的那边来到这里, 

    你们问起我们的祖先, 

    那我将细细说给你们。 

    我们的先辈曾经讲述, 

    他们从遥远的贺宏森林往下走, 

    他们一路不曾停息,直到遮放, 

    姐方地广人多房屋成排, 

    那里居住着许多傣养。 

    内唱:我们听到了你们的故事, 

    远方来的客人, 

    原来你们从贺宏下来, 

    走到广阔的遮放坝子, 

    那里住着很多人, 

    是个富裕的地方, 

    你们不想停下前行的脚步, 

    你们再慢慢述说其中缘由。 

    外唱:请坐在屋里的寨老们听我们述说。 

    我们从瑞丽走到陇川又来到户撒, 

    户撒是个寒冷的地方, 

    我们只是路过,在那里借宿。 

    谁也没有在那里落户, 

    又一起走到勐腊盏达, 

    人们说那也是勐的下游。 

    从石头寨到并很村, 

    我们日夜不停赶路。 

    内唱:我们听你们细细讲述, 

    你们走到了勐腊盏达, 

    那是一个土地肥沃的地方, 

    为何不在那落脚建立家园。 

    勐腊盏达又叫盈江县, 

    你们为何不留在那里。 

    又一起穿越两三个勐一直往前走, 

    你们到底是心中向往哪里? 

    请你们开金口向我们述说。 

    外唱:屋里的寨老们,请听我说来。 

    勐腊盏达是气候炎热的地方, 

    吃饭时脸庞上总有汗水滚落。 

    如果居住在勐腊盏达, 

    我们心中担忧, 

    上山下田时, 

    水中总有蚂蝗游来游去, 

    担忧它们爬到身上, 

    想起就头皮发麻。 

    我们又一路往前走到弄莫, 

    听说那有地方关卡, 

    我们心中曾经害怕。 

    来到非常热闹的关卡, 

    那里住着许多人, 

    他们征要银子后才放我们前行。 

    我们遇到一条浑浊的江水, 

    有炳罕大桥, 

    那里有两条岔路, 

    我们借问要走哪条, 

    都说沿着太阳落山的方向一直走。 

    我们一起走到贺腊,  

    我们无心停下脚步, 

    于是又走入森林来了盏西, 

    这时心中畅快加快了脚步。 

    一路过了两三个勐都不曾停息, 

    我们又沿着槟榔江慢慢向前走。 

    再一次走进了原始森林, 

    林中鼠叫鸟鸣煞是热闹。 

    来到了勐盏西的下游芒章。 

    天上的太阳西斜快要落山, 

    但我们不想在此留宿, 

    于是加快脚步往前走。 

    眼看太阳就要隐没天边的山脊, 

    我们走到了勐盏西的尾巴芒章。 

    行走在山脊上, 

    有村子叫党良。 

    我们已踏上进入勐盏西的路, 

    勐盏西的中心是安居的去处。 

    我们又沿着清澈的江水来到了糖厂, 

    走过了糖厂, 

    离我们的人间仙境越来越近。 

    我们走过东未山, 

    又走入线帕村, 

    走过线帕, 

    我们的道路越走越顺。 

    走过朗问村脚, 

    却不见可以问路的人, 

    勐盏西的头在哪里, 

    我们仍然不知道。 

    告别朗问我们又走进了蛮练村, 

    那里的人说镇中心离勐头不远, 

    我们又加快了前行的脚步。 

    越往前走人越多, 

    我们到镇里询问, 

    可以在何处落脚。 

    得到回答我们心中高兴, 

    加快脚步前行, 

    一路寻觅到此, 

    人们过着好日子的地方。 

    请屋内在座的各位寨老, 

    允许我们在此长久居住, 

    我们不仅希望休息片刻, 

    还期待在此地建立家园, 

    用真挚的话语恳请你们, 

    请允许我们在此地落户。 

    内唱:我们听到了你们的话, 

    远道而来的客人, 

    不知你们随身带来了什么。 

    领着男女老少来到这里, 

    让我一一询问你们挑来了什么。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谷魂和水魂, 

    在我们的头顶跟随着我们的灵魂, 

    带来了金银财宝和各种财物。 

    带来了锋利的长刀, 

    带来了装钱的筒帕。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尖锐的矛, 

    可以刺穿人的身躯, 

    带来了父母妻儿, 

    手中共同攥着藤条。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清香的长藤, 

    缠绕屋梁保护家庭。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三脚架和铁锅, 

    立于家中生火和做饭。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火筒和火钳, 

    带齐傣人用的碗筷。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洗锅的刷竹, 

    挑水的水桶和扁担, 

    带来了竹筐来挑柴禾, 

    带来了各种竹箩竹筐, 

    所有傣家人用的家具都已齐全。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薄刀和坚硬的砧板, 

    带来了用来抄菜的铁锅铲。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洗菜的竹箩和洗衣服的盆, 

    带来了犁田的牛羊。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编制的藤凳, 

    带来了刷漆的圆桌。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长条扫把, 

    把屋子打扫干净。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书本, 

    让子孙后代掌握知识, 

    读书学习能考上大学。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金银柜,柜门紧关, 

    带来了纸钱人民币, 

    愿子孙后代做老板。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公斤秤砣, 

    让生意永远兴旺。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摩托自行车, 

    方便我们出行。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各种用具。 

    抬着柜子和衣橱, 

    叫来全村男女帮抬, 

    带全了食物和用具。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各种生活用具, 

    我们手提肩扛, 

    累得如同羽毛散乱的公鸡。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两瓶米酒和两盒糯米, 

    带来了羽毛浓密的公鸡, 

    要来摆在桌上祭奠祖先。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烟雾缭绕的熏香柱, 

    我们双膝跪拜向祖先祈福。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元宝和冥钱, 

    带来了满堆的金银。 

    内说:带了什么? 

    外说:带来了金银财宝养牛羊, 

    家庭富裕能成“召帕嘎”。[9] 

    让金银财宝堆满仓, 

    愿寨老施恩于我们。 

    内唱:很好啊! 

    你们带来了足够的食物和用具, 

    为你们建造了这个新房, 

    你们一路远途已经疲惫, 

    我双手打开房门, 

    迎接你们进新房。 

    内说:今天波然[10]一家来此定居, 

    三十日是马日, 

    二十七是吉日, 

    我们来进新房。 

    从今往后, 

    不吉之事远离你们, 

    疾病苦恼远离你们, 

    吉祥如意环绕你们。 

    做生意能赚大钱, 

    工作顺利事业有成, 

    党中央也赞美你们, 

    万事如意,五谷丰登! 

    从他们所唱的内容可以看出,“迁徙者”请求在此落脚居住,“土著”问他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带来了什么等等。“迁徙者”一一回答,于是“土著”欢迎他们。门外的回答实际上追溯了本家人、甚至族人的根源,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族历史文化和迁徙轨迹 

    这一段译文是笔者从他们的口头演唱中翻译过来的,看其傣语文的台词时,即可发现所唱的歌遵循腰脚韵。不仅如此,所吟唱的诗句已经高度程式化,其核心部分是固定的,异文本大同小异。当然,不同的族群其迁徙路线和经过的地方是不同的,因此在仪式演唱中需要变异。在回答“带了什么”时,自然要根据当时的情况来即兴演唱。总的来说,记性好的人多看多听几次就可以学会这样的口头表演。 

    进新房仪式结束后,新屋主人的亲朋好友聚餐庆贺,席间若有能说会唱的人,也会唱几段“哈芒嘎哪衡很麻”[xam55maŋ11ka11la11xən31hən55maɯ 11],意思是“进新房祝贺歌”。下面是其中一个版本:[11] 

     古时火烧天地, 

    世间万物毁灭, 

    天下没有生物, 

    只有汪洋一片。 

    天神把荷花籽洒向人间, 

    花籽抽出嫩芽长出枝叶, 

    开出金色四瓣荷花, 

    荷花的四瓣成为东西南北四方。 

    又有高山峻岭成为世间的脊梁, 

    湖水分裂为五条大河。 

    河水淹没了大地, 

    那时还没有人类。 

    也没有各种大树, 

    只知黄金藤[12]出现在大象之前, 

    藤条缠绕在树枝上。 

    只知毛管草[13]出现在水牛之前, 

    水牛吃光了草叶, 

    剩下光秃的枝干。 

    那时候人间还没有王, 

    只有玉兔在月亮上, 

    月亮也有时圆时缺。 

    后来有桑鲁桑赖[14]八神, 

    他们从天而降。 

    四个变为女, 

    四个变为男。 

    人类不断繁衍, 

    建立了贺宏[15]王城。 

    于是人们走下山岭寻找湿地, 

    堆柴垛做火塘。 

    于是人们去垒堤屯水田, 

    开拓荒山为旱地。 

    拿来三捆秧苗种成稻田, 

    找来三抱茅草盖成房屋。 

    有的去到锡箔和贺景, 

    有的去到棒并和贺崩。 

    也有的走到耿马。 

    因此有了神造天地的传说。 

    有了热闹的村寨, 

    有了大小房屋。 

    看吧,主人家膝下有几双儿女, 

    俗话说公猪不吃一锅食, 

    男子汉不住一间屋。 

    住的地方实在太挤, 

    心头想住又觉得窄, 

    于是主人决定了盖新房, 

    到森林里砍来木材, 

    …… 

    这部分是讲述天地形成、万物起源的神话,不同的人演唱,其诗行大体相同。越往后唱,歌手将回到现实,叙述房主人盖房的原因和过程,这部分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即兴创编歌词。 

三、    两地傣族进新房异同

    从上文分别介绍的内容来看,西双版纳和德宏两地傣族的进新房仪式有异有同。首先来说一下他们的不同之处: 

    第一,西双版纳傣族的口头诗歌比德宏的兴盛,其民间歌手“章哈”已经发展成职业歌手。因此,在他们的进新房仪式后,章哈演唱《贺新房》是人们期待的内容,也是进新房仪式中最吸引人的环节。而德宏则没有职业化的歌手,进新房仪式后较少有歌手能唱“贺新房”歌。随着老一辈人的离世,如今能唱贺新房歌的更是越来越少了。 

    第二,佛教在西双版纳的进新房和贺新房过程中体现得比较多。傣族底层文化虽然是原始信仰万物有灵,但在迁徙到云南的过程中,逐渐接受了南传佛教。由于两地的佛教传入时间和途径有所不同,因此形成了不同的文字、佛教派别和延伸的信仰模式。这也体现在两地的进新房仪式中:西双版纳在进新房中不仅要邀请僧侣来诵经,章哈所演唱的《贺新房》中也含有大量关于佛教的内容。 例如,关于天堂、人间、地狱三界和“五蕴”的概念多次出现在《贺新房》中: 

    第一幢房屋是天堂的房屋,第二幢房屋是人间的房屋,第三幢房屋是地府的房屋, 

    守戒律不断布施功德广布。福气多死后升到天堂享福,福气一般在人间享受天伦, 

    人间万象花好月圆多美好,如果罪孽深重就堕入地狱…… 

    五蕴是佛教专用名词,分别是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五种。[16]在《贺新房》中,女章哈提问身上的蕴有几个,内容是什么,男章哈回唱道: 

    哥哥身上的蕴也只有五个,妹妹问的事哥一定好好说,第一个蕴的名字叫做色蕴, 

    躲藏在人和动物的躯体里,疾病来打搅时就变成灾难,天下的生灵谁也躲不过去, 

    ……第二个蕴名字就叫做受蕴,为了维系我们宝贵的生命,人们艰难地四处采集食物, 

    有时糊涂痴迷于寻找金银……第三个蕴名字就叫做想蕴,虽通心通肝却未必在眼前, 

    有的时候见到乌黑紫红色,冷暖变化它都会告诉我们…… 

    可见西双版纳傣族的佛教是比较渗入人心的。学界一直有一种“傣族全民信仰佛教”的说法,其实不然。稍微了解就知道,西双版纳的傣族可以称得上是“全民信仰”,但是德宏傣族主要是四、五十岁以上的人才皈依佛门,而其他地区例如玉溪、红河等地的傣族却不信仰佛教。这一点值得澄清。其他不同还有许多,比如演唱的故事内容,所携带的家具,敬拜的神灵等,在这里不再赘述。 

    两地仪式相同的地方也有几处:首先,都要获得某种允许,新屋才属于主人。西双版纳的“进新房”仪式中有一个老人盘腿而坐,德宏的仪式中一群老人在屋内,他们都是“本土”的代表。这也侧面反映了傣族是一个由北向南不断迁徙的外来民族,并非土著。其次,不仅需要获得人的允许,也要获得各路神鬼的允许。将所有“他方”的魂灵都赶出去,进入新房后立即将“我方”的各路魂灵请入安顿好。这反映了傣族的底层文化是原始宗教。再次,傣族是诗歌的民族,其口头诗歌代代相传下来,如今依然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这种口头诗歌通常是双方一问一答的形式出现。除了贺新房歌外,还有婚礼上接亲和送亲双方的对歌,葬礼上的待嫁女儿和母亲的哭歌,等等。最后,两地傣族的诗歌韵律是一样的。这部分内容需要傣文例证,再此不展开详述。有意者请查笔者的劣作《再谈傣族诗歌韵律与曲调》。 

    在中国,西双版纳和德宏两地傣族是最具代表性的,其他地方的傣族(除了元江、红河一带的花腰傣之外)大体都可以归入这两者其一。例如,孟连、临沧、腾冲傣族与德宏傣族相似,红河勐拉、西盟傣族又与西双版纳傣族相近。因此,本文以傣泐和傣讷两支系为例,具有普遍性和代表性,从进新房仪式这个小小的案例中,我们可以了解中国傣族口头诗歌的发展和传承特点。 

 

本文原载《楚雄师范学院学报》2014年第11期

 

  

  


  [1] “程式化”,是口头诗学的重要概念。程式的形态,在不同诗歌传统中有不同的界定。但是有一个基本的特性,就是它必须是被反复使用的片语。这些片语的作用,不是为了重复,而是为了构造诗行。换句话说,它是在传统中形成的、具有固定涵义(往往还具有特定的韵律格式)的现成表达式。这些表达式是代代相传的,一位合格的歌手需要学习和储备大量这种片语。程式的出现频度,在实践中往往成为判定诗歌是否具有口头起源的指数。 

  [2]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人民政府编:《上思茅歌 贺新房歌》,云南民族出版社,200812月,该书属于《中国贝叶经全集》其中的一本。 

  [3] 傣讷(Dai-Ne),意思是上游的傣族,通常是指历史从怒江上游一直往下迁徙的傣族,最北边的怒江州依然存留有一部分傣族,最南端的到达缅甸掸邦。中途经过保山、德宏,所以主体都在这些地方。傣卯(Dai-Mao),是指“勐卯国的傣族”,古代“果占璧王国”位于今天德宏瑞丽、掸邦南坎等地,傣语叫“勐卯弄”。据说芒市的傣卯是从瑞丽往上迁徙而来的。 

  [4]德宏称为“货鲁”[ho35lu11],西双版纳称为“波占”,协助僧人,并带领众人诵经拜佛的老人。  

  [5] 《郎京卜》直译为“吃螃蟹的妃子”,出版的称《一百零一朵花》。故事讲了一个姑娘由于吃下一百零一只螃蟹所以生下一百零一个孩子,这些孩子虽然受到毒王后的迫害,但是都受到动物们的护佑,最终战胜邪恶。 

  [6] 《腊都相》直译为“宝石门”,未见出版,故事梗概是一家子福气大,人口众多,皆因宝石门的护佑。 

  [7]时间是2007214(春节前几天),下午五点半。 

  [8] 手握青藤的原因笔者尚不知晓。询问村民为什么要这根青藤时,他们讲述了一个名为《碧良喔阮》(房梁上长出嫩枝)的故事,讲的是一对富翁夫妻,由于丈夫脾气暴躁,常虐打妻子,妻子只好离婚。妻子问佛祖该嫁给什么样的男人,佛祖回答说,把包头抛到房梁上,要是包头被房梁缠住不掉下来,那么这家的男人就可以托身。女人按照佛祖的指示做了,果然找到了一个朴实善良的光棍。为了改善生活,妻子把宝石戒指交给丈夫去卖,但丈夫说他常去砍柴的地方有很多这样的石头,比妻子的还好看。后来,他们成了大富翁,做了七天七夜的摆,向穷人施舍。而原来的丈夫已经沦为穷人,当他接受施舍时见到了前妻,羞愧不已。 

  [9] 富有的人购买佛像献给佛寺,并给佛像做庆典,献供者就会得到“召帕嘎”的称号。 

  [10] 对房子主人的父称,“然”是他的儿子名字。 

  [11] 演唱者:屈在明,盏西镇芒连村民,演唱时60岁左右,系作者的三爷爷。这段口头歌谣并非现场录制,而是在火塘边聊天的时候录的。 

  [12] 一种寄生藤蔓植物。 

  [13] 也叫木贼、节节草。 

  [14] 又称为“混鲁混赖”,是傣族神,传说混鲁、混赖两兄弟自天而降,来到人间做王,管理着一个傣族地方。 

  [15] “宏”即怒江,贺宏是的怒江源头之意。“勒宏”是怒江上游的地方,“德宏”是指怒江下游的地方。 

  [16]色蕴是指一切有形态、有质碍的客观存在的物质的聚合,相当于现在人们所说的物质现象。受蕴是指感官接触外物所生之感受或情感等。想蕴通过对因接受外界事物而产生的感觉进行分析而得到的知觉和表象。行蕴通过对外界事物的认识而产生的行动意志。识蕴主要指人的意识作用。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