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专家谈《伊玛堪集成》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4-12-27  作者:张敏杰 黄任远 郭崇林 陈恕
0

《伊玛堪集成》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14年

 

  民族绝唱的复活

  □省民族研究会常务理事、研究员 张敏杰

  《伊玛堪集成》第三篇收录了注音伊玛堪作品《满都莫日根》、《沙伦莫日根》。这是葛德胜讲唱的两部长篇,其中《沙伦莫日根》是老人讲唱的最后一部作品。每日一小时,讲了一周。然后由尤志贤把录音的赫哲语翻译出来,用国际音标标注。这样的作品为传承人提供了统一教材。“非遗”保护最关键也是最艰巨的任务是使其世代传承下去。伊玛堪是口耳相授的讲唱形态,对于赫哲语几近消失的今天,用国际音标标注赫哲语的伊玛堪讲唱,无疑是复活、传承伊玛堪的较好途径。

  《伊玛堪集成》第四篇还收录了伊玛堪基本唱腔。有“大唱”葛德胜调、吴连贵调、尤树林调及其它伊玛堪作品的专用曲调。这些根据几代人采录的录音谱曲整理的曲调十分珍贵。据调查,20世纪80年代掌握的,已知说唱艺人27名,而当时只有葛德胜、吴连贵、尤树林等四人健在。1980年11月吴连贵的讲唱成为绝响。但他们留下的大唱曲调为传承提供了必要的基础。在这些条件支持下,省非遗中心与国家级传承人选定了《希特莫日根》作为统一传习教材。这部作品是正宗赫哲版的萨满追魂故事,由已故著名“伊玛堪奈”尤贵连讲唱,尤树林就曾跟他学过几部大调。尤金良是尤贵连的侄子,从小耳濡目染,还听卢明也讲唱过,于是整理出这部名篇,成为传承的蓝本。目前,各级传承人均已能不同程度讲唱整段和片段。在2013年首届“抢救保护伊玛堪学术研讨会”上,《希特莫日根》的讲唱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的充分肯定和好评。

  伊玛堪保护新成果

  ■黑龙江伊玛堪研究中心研究员 黄任远

  《伊玛堪集成》具有以下五个特色:

  其一,该书收录了上世纪30年代凌纯声,50年代刘忠波、马名超,80年代黄任远、王士媛等学者的伊玛堪田野调查采录成果,共计14部长篇,34部短篇,19部故事,是伊玛堪作品集大成,为我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了田野调查的科学范例。

  其二,该书收录了两部用国际音标标赫哲语,先直译后意译的伊玛堪原始记录版本,保存了赫哲语,又原汁原味地保存了伊玛堪演唱的原始面貌,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其三,该书发表了写自1980年和2013年的两份伊玛堪调研报告,发表了已故著名伊玛堪歌手葛德胜、吴连贵、吴进才、尤树林、尤金良等5位关于伊玛堪传承的口述史,国家级伊玛堪传承人吴明新、吴宝臣和省级伊玛堪传承人尤文兰、尤文凤、优秀云、葛玉霞的个人小传,深刻反映了伊玛堪的活态传承。

  其四,该书发表了根据伊玛堪录音带整理的53首伊玛堪基本唱腔,其中有打猎调、打鱼调、打仗调、老头调、妇女调、喜调、悲调、小伙调、姑娘调、萨满调等,保存了伊玛堪音乐的详实资料,为今后的研究,提供了厚重的基础。

  其五,该书是一部赫哲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优秀出版物,它的出版具有现实的保护意义和多学科研究价值,为伊玛堪的保护传承奠定了坚实的资料基础,而且还具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划时代意义。

  赫哲族的壮阔史诗

  ■哈尔滨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郭崇林

  200余万字的《伊玛堪集成》正式出版,其重要价值不言而喻。关于“伊玛堪”研究的突出成就主要表现为,一是由“如同汉族的大鼓书评书一样”的“口头相传的说唱文学”,到多数作品属于“长篇讲唱古代英雄故事的口头文学形式”,实现了对“伊玛堪”认识定位的历史性突破;二是对“伊玛堪”长篇巨制,讲唱结合,散韵相兼,程式复沓,修辞铺排的艺术特征以及“处于史诗传承终结期,却又是史诗形态雏形期”的学理判断;三是对代表性作品中“父母遇难、受挫痴癫,萨满点化、英雄觉醒,复仇出征、比武结拜,娶妻纳妾、遇难获救,神灵相助、与敌决战,祭拜酬神、凯旋家园”的典型叙事情节结构的比较研究;四是集中着力于英雄“莫日根”、神鹰“阔力”、神灵“萨满”的叙事形象及其象征内涵——尤其是贯穿叙事始终的萨满信仰的深入分析;五是“伊玛堪”与中国境内的满-通古斯语诸多民族,俄罗斯境内的埃文基、那乃民族,以及日本境内的阿伊奴民族的叙事文学的比较研究。

  现在,“伊玛堪”从文化传承的边缘地带重新进入文化保护的的中心视阈,也成为关于赫哲族以及中华民族的重要文化事项。对于“伊玛堪”的保护与利用,在理论指导、资金投入和政策制度等有力支持下,逐渐成为广受关注的政府专家参与、公共文化项目、法定保护对象等诸多要素协同推进的文化事业。

  多元化视角的研究

  ■省艺术研究所研究员 陈恕

  徐昌翰先生在《伊玛堪集成》绪论中,分别从伊玛堪与萨满文化,“伊玛堪”一词的语义及来源,伊玛堪的主人公——莫日根,神秘的女主人公——神鸟阔里,伊玛堪的三种类型及其发展变化,伊玛堪源头初探,伊玛堪的进一步传奇化、世俗化、生活化,伊玛堪的“说”和“唱”和“伊玛堪”的表演等几个方面做了非常详实的论述,并就学界一直以来有所异议的问题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和认识,相信会引起国内外研究伊玛堪学者的关注,以及对有关赫哲族伊玛堪的学术问题更深一步的探讨。杨士清先生的“伊玛堪说唱”音乐概述,更是从“伊玛堪说唱”音乐的分类和唱段结构这两个方面,阐释了伊玛堪的基本唱腔和吟诵调的“特性衬词”而凸显难能可贵。

  在《伊玛堪集成》第六篇“赫哲族伊玛堪说唱现状调研”中,我们看到,赫哲族伊玛堪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特别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以来,我省赫哲族伊玛堪说唱保护工作呈现出良好的态势。总体看有新成绩、新提高和新突破,先后成立了5个赫哲族伊玛堪说唱传习所,以传习所为保护传承基地,增加数量,扩大规模;以传统伊玛堪说唱《希特莫日根》为统一传习教材,结合各代表性传承人所掌握的片断和小唱,全面、系统地展开传习活动,取得了新的成绩。特别是传统的“大唱”得到有效恢复,在伊玛堪说唱保护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文章来源:黑龙江日报 2014-09-04 第10版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