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草原之子玛拉沁夫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0-05-10  作者:乌尔沁
0
  2010年是玛拉沁夫80周岁诞辰,也是玛拉沁夫从事文学创作60周年的日子。在这一喜庆日子里,我们来到了玛拉沁夫北京和平里寓所看望并访问他。玛拉沁夫身体结实,质朴明朗,爽气迎人。他前不久外出探亲归来,正在家里整理个人文稿。玛拉沁夫和蔼地笑着说:自己虽然年龄大了,而且刚刚做了白内障眼科手术,但是仍然还在安宁地生活和工作着,自己现在已经很长时间不接受记者的访问了。说完此话他放声大笑,还指给我们看堆放在桌案上和床头上的大摞文字资料以及前不久全七册出版的《玛拉沁夫文集》。

  “科尔沁我心中的歌”

  上一次看到玛拉沁夫还是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日子里,在2009年7月15日举办的“伊泰情”第六届中国内蒙古草原文化节上,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为60位多位“内蒙古自治区文学艺术杰出贡献奖”的获得者颁发了荣誉证书并授予了金质奖章,其中就有玛拉沁夫。在这“我的根在大草原上”的星光之夜,身为牧人之子,玛拉沁夫谦逊地说:感谢祖国的生日让我们大草原上的老一代文学艺术家能够和谐地相聚在一起……

  “玛拉沁夫”是一句蒙古族语,它的汉文意思是“草原之子”。玛拉沁夫说过:“我是内蒙古大草原的儿子。”现在玛拉沁夫还是用了他牧人之子的骄傲神态说:“我的第一篇小说处女作诞生在科尔沁大草原。科尔沁草原是我走上文学道路的摇篮,科尔沁草原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是蒙古大草原的儿子 ……”玛拉沁夫早已是蜚声文坛的大作家,然而无论玛拉沁夫的声名和地位如何变化,也没有改变他对于草原故土和乡土朋友的真挚情怀。1985年8月夏天,玛拉沁夫再一次来到哲里木盟的通辽讲学之后,还专程去了哲里木后旗伊胡塔看望了小说《科尔沁草原的人们》中的主人公原型塔姆。随后,玛拉沁夫参观通辽市展览馆举办的展览,对于展览中的每一件实物和每一张历史照片都认真仔细地品味着,参观完玛拉沁夫在展览馆留言簿上写下了:“科尔沁我心中的歌”。是的,玛拉沁夫的文学创作一直着力描写草原生活以及蒙古族人民生活,他的文学作品始终没有离开歌颂祖国统一和各民族团结主题,没有离开自己草原的家。

  1956年玛拉沁夫创作的长篇小说《在茫茫的草原上》(后来更名为《茫茫的草原》)上部出版。这部小说深刻地反映了内蒙古察哈尔草原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在内蒙古自治运动和解放战争初期进行的尖锐复杂的斗争。小说里鲜明塑造了一系列具有独特生活道路和个性的人物,浓郁的民族特色和抒情笔调构成了鲜明的艺术特色。《茫茫的草原》成为新中国第一部反映蒙古族人民斗争生活的长篇小说,曾经获得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十周年文学一等奖。此后,玛拉沁夫还先后创作出版了短篇小说集《春的喜歌》和《花的草原》、中篇小说《第一道曙光》、《玛拉沁夫小说散文选》等。同时,玛拉沁夫也从事散文与电影文学创作﹐散文集主要有《远方集》。玛拉沁夫创作的一些短篇小说和散文还被选入中小学生的语文课本。

  “文坛千里马”

  玛拉沁夫1930年出生于卓索图盟土默特旗黑城子村。现在黑城子村属于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玛拉沁夫的少年时代是在内蒙古科尔沁大草原上度过的,他青少年时期曾经在开鲁读书,所以玛拉沁夫一直把科尔沁大草原看成他的第二故乡。1945年冬天年仅15岁的玛拉沁夫参加了八路军,从此这位蒙古族少年跟随着解放大军战斗和生活在科尔沁草原上。由于玛拉沁夫爱好文学和写作,之后来到文工团从事宣传和创作。这些经历,为玛拉沁夫后来的文学创作积累了丰富素材。玛拉沁夫还担任过内蒙古的基层领导干部。深厚的生活积累为玛拉沁夫以后的文学创作打下了基础。玛拉沁夫回忆说:“我从1946年开始搞创作,当时对创作非常着迷,想方设法找书看,找到什么书看什么书,只要是汉文书就看。看书主要是为了学汉文。而学文学本身也就是学汉文的过程,学汉文的过程也是学了文学。这段学习大概有5年时间。”

  1951年,21岁的玛拉沁夫作为一名年轻的工作组成员,来到了通辽市科左后旗做群众工作,他得知青年妇女塔姆赤手空拳同一名越狱逃犯展开英勇搏斗的真实故事,就以塔姆的形象为主人公,经过反复加工,创作出知名短篇小说《科尔沁草原的人们》,发表在《人民文学》首篇。一时间,这篇民族题材小说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轰动,受到了各族各界读者的广泛喜爱,并且得到了文艺界的重视和赞赏。1952年玛拉沁夫与人合作将小说《草原上的人们》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后来拍成的黑白故事影片《草原上的人们》,荣获了文化部颁发的故事片奖。

  1952年秋玛拉沁夫进入中央文学研究所学习,得到了当时文艺界老前辈丁玲、艾青、田间、赵树理、康濯等一些著名作家的热心指导和悉心帮助。特别是时任中央文学研究所所长的丁玲亲自担任他的辅导员,为玛拉沁夫以后的文学创作夯实基础。1954年玛拉沁夫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成为新中国第一批少数民族作家会员。茅盾在《花的草原》序中曾赞扬说:“玛拉沁夫的作品好处就在它们都是从生活出发,玛拉沁夫作品的民族情调和地方色彩是浓郁而鲜艳的,写草原风光,笔墨轻灵而明丽……”玛拉沁夫的一些文学作品已经被译成了英、俄、日、法和世界语等多种文字。文学界老前辈老舍对玛拉沁夫格外赏识,他有诗称玛拉沁夫:“文坛千里马,慷慨创奇文。农牧同欣赏,山河丽彩云。”

  确实,玛拉沁夫的创作生命是属于大草原的。1963年玛拉沁夫再一次来通辽深入生活,而且写出了报告文学《绿荫深处》、《奴隶村见闻》和《日出》。玛拉沁夫到北京后十分关心通辽地区的文学创作,很想为故乡做一点贡献,希望前来通辽建立一个文学创作的生活基地。这样就有机会能够扶持文学创作队伍并且深入生活了。对此,玛拉沁夫认为:“如果一部文学作品真的能够融入时代主流,并且具有一定的艺术感染力的话,那么你的作品就一定会有人看的。关键是作家们怎样调整自己,使自己适应于这个社会,适应当今的读者,而不是让社会和读者去适应你。所以一直我认为,要改变纯文学作品不景气的现状,其根本途径就是提高作家自身的时代应变能力,改变观念,才能够写出人民群众真正喜闻乐见的艺术作品来。”

  为少数民族文学事业奔忙

  玛拉沁夫创作的电影文学剧本《草原上的人们》、《草原晨曲》、《绿色的沙漠》(又名《沙漠的春天》)、《祖国啊母亲》,分别由长春电影制片厂和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成故事影片,在国内外上映,受到广大观众好评。玛拉沁夫的经典文学作品还有儿童文学《草原英雄小姐妹》。与此同时,玛拉沁夫还是中国银幕黄金时代的电影歌曲《草原晨曲》和《敖包相会》的创作者。尤其是《敖包相会》,已经被几代人传唱了半个多世纪,仍然久唱不衰。一首《草原晨曲》今天仍被定为内蒙古包钢厂厂歌。

  玛拉沁夫说:“我觉得我们的社会是不断发展的,人们的观念也是不断变化的,当社会主义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当今社会盛行的所谓快餐文化就会被淘汰掉。我们民族的传统文化还是具有自己生命力的。我们的作家们所要做的就是随时而变,时刻跟随着社会前进的脚步,只有这样才能有读者,才能有市场,才能发展兴旺。中国文学正在面临着时代变迁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随着时代的发展,读者的欣赏观、价值观和文化观都在改变,媒体的多元化必然导致传统文艺读者群的分流。现在我们很多作家都一个劲地埋怨读者对于纯文学艺术作品的不认同,却很少有人从自身去寻找原因。”

  在玛拉沁夫的身上一直拥有着双重身份:一个是少数民族作家,另一个是少数民族文学工作组织者。早在1980年前后,原任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的50岁的玛拉沁夫恢复工作并调入北京担任《民族文学》第一任主编,同时还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党组副书记、书记处常务书记、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长等职务。对于各种工作,玛拉沁夫不只是兼职了事,好多事情他都要亲自去做,所以玛拉沁夫异常繁忙,每天不但要处理各项具体工作,而且还要频繁参加外事活动,经常率团到一些友好国家进行访问。这些年来,玛拉沁夫走遍了五大洲几十个国家,因而玛拉沁夫的文学创作也包含了这一方面内容。玛拉沁夫离休以后仍同往常一样,大部分时间仍旧穿行在天南地北,为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事业繁荣辛勤奔忙着。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2010年05月07日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