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对故土的温情抒写——读吉布鹰升的《彝人族语》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4-10-20  作者:龙宁英(苗族)
0

  喜欢上吉布鹰升的文字纯属偶然。2013年,天津人民出版社策划出版“青春校园名家美文”书系,我的《疼痛的河流》和吉布鹰升的《隐匿山间》一并入选。因同是少数民族作家,所以我对他的作品就多了一份留意。后来得知,除了《隐匿山间》外,吉布鹰升还出版了散文集《彝人族语》,书名和封面的独特设计都彰显着少数民族的个性。

  《彝人族语》讲述的是大凉山的人、事、景和风俗,是他对故乡大凉山充满着感恩的温情书写。全书分为6个篇章:“阿嫫的奶汁比苦荞还香”、“白雪覆盖了高山下的事”、“牧人的秘密隐匿山间”、“陪一枚凉山月走向远方”、“黑夜之后鹰留下了忏悔”、“坐在火塘边念你真幸福”。这6个篇章可以不分先后,随便展开书页,无论哪个篇章,阅读的愉悦都会油然而生,或一件小事、或一种心情、或一道风景,抑或一只小鸟,毫不掩饰地展示作者对故乡深深的爱。

  在他笔下,故乡是唯美的,就像超越俗世之外的童话:“那天,我来到一座山岗。碧蓝的天没有一丝云,不过四山笼罩了灰蒙蒙的晴岚。阳光有了初春的味道,有时暖暖的,有时温和的,有时照到身上的某个部位是刺热的。”(《索玛花不寂寞》)这么细腻的感受,只有童真的心灵才可以捕捉得到。

  他的文字里也有淡淡的忧伤。早些年,大凉山处处草木葱茏,人类和大自然和谐相处,这里是鸟兽的天堂。曾几何时,这份和谐却遭到了破坏,人类对自然无休止的掠夺给他们自身招来了悲剧。其作品《鹰爪杯》写了这么一个故事:一位牧人很想有一对鹰爪杯,有一天他发现一对苍鹰夫妻在一座悬崖上养育了雏鹰,趁苍鹰外出觅食之际,他偷袭鹰巢抓走雏鹰,才刚离开不远就遭到赶回家的苍鹰夫妻的猛力袭击,差点丧命于鹰啄之下,幸亏几个猎人在另一个山头看见赶来相救,扣响猎枪吓走苍鹰,他才得以捡回一命。但他不思悔改,把雏鹰带回家请来漆匠把雏鹰的双爪做成了鹰爪杯。而他的忧愁也自此开始,他发觉自己的行为不仅激怒了苍鹰也惹怒了神灵,一个月后,牧人的儿子暴病身亡。在彝族人心目中,鹰是他们信仰里的神物,一个人违背信仰残害神物怎么会不遭报应啊?他相信他的不幸是自己造成的。整篇文字,作者没有一句主观的批评之语,而我却从这些朴实的表达里,看见了一名书生不动声色的谴责。

  我喜欢书中那种不急不缓的叙述风格,以及在细腻的描绘背后所蕴含的哲学思考,给人带来一种久违的自在与沉静。当代散文写作,要达到这样一种境界,不是想到就能做到,作者需要丢掉很多东西,舍弃眼前尘世的浮华,用安详的目光静静地观察、深深地思索,最后如蚕儿,吐出绵延不绝的丝,让读者去品味。

  我没有见过吉布鹰升本人,我猜想他应该是个感情细腻之人,是一位有着悲悯情怀的大凉山的儿子,他把情感融入那里的山水水水、故乡亲人,读着他的文字,让我想起了梭罗和他的《瓦尔登湖》。我忽然想到他在自序里说的:“回想一下,为什么写作?我在守望家园,守望凉山,就像梭罗隐居瓦尔登湖,过着简朴自在的生活,精神思想与瓦尔登湖的大自然融为一体,我的笔下流淌的文字让我找到了自我精神的回归。”

  我想,在遥远的大凉山,吉布鹰升用带着温情的文字静静地书写凉山,轻轻地感觉凉山,默默地守望凉山,他是快乐和幸福的。

文章来源:《文艺报》2014年10月13日 第七版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