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听纳顿、品纳顿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9-01-21  作者:吕 霞(土 族)
0
    等到麦子金黄金黄的季节,只要银色的镰刀闪过,黄河边的故乡就猛然间沉醉了,沉醉在丰收酿造的欢乐里。
  纳顿节到了。被誉为狂欢节的纳顿节是青海省民和县三川土族人民一年一度的盛会。我不知道在过去,这贫瘠的土地是怎样以纳顿的方式向冥冥中的神祷告丰收的喜悦和企盼丰收的心愿;也不知道这狂歌欢舞、以歌舞媚神的乡亲们是否分享了歌舞的欢愉呢?
  筛子大的白面馍馍蒸熟了,心中的神请到了,欢乐的会手们都集合在了村子里最吉祥的地方,看纳顿的人们川流不息。川流不息的人们,把整整一年的期待和渴盼,痛快地渲泄在丰收的日子里。远远地,就听到了纳顿的声音,纳顿的声音依旧是低缓凝重的鼓乐,依旧是朴拙厚实的舞动。一年年的光景都是这样过着,在依旧如故的节奏和旋律间,人们脸上的笑却越来越漾出幸福的意味。人们一年年川流不息地行走在这些尘土飞扬的村路上。最耀眼的自然是花花绿绿的阿姑和媳妇们,赶会的路上,处处洒下她们的欢声笑语。当村路越来越宽阔平坦的时刻,迎来了土乡的嘉陵摩托和天津大发,最先富起来的人们就这样骑着摩托,乘着大发,和骑毛驴的大爷们并排穿行在通向纳顿会场的土路上。
  那是一片金色的土地,刚碾过今年丰收的麦子;那是一片吉祥的土地,新鲜的麦花还散发着香气。是啊,只要有着麦子的香味,就有汗水的香味和笑语的“香味”,这里就是一片金光闪闪的吉祥地。神啊,在你亲切的护佑里,我们有了金灿灿的麦子;神啊,是你给了我们麦子般充实的日子。这是遥远岁月里感恩的呐喊,神像前琳琅的供品使我想起这声音。这坚如磐石的声音升起在人们心头时,欢庆的纳顿拉开了序曲。
  幢幡飘起来了,夏日的纳顿会场如麦浪般涌动起来了。会手的队伍走来时,人群沸腾了。欢乐的锣鼓敲响了整整一年的渴盼,心血和汗水换来的丰收呵,在这些朴素的人群里化作了两个字:“大……好”。这高昂欢快的“大好”声此起彼伏,大好的日子、大好的心情,就那么自然地流泻在每个人兴高采烈的脸上。大好,这是真诚的祈祷,这是情意的交流,这是对岁岁年年的三川土地最好的祝愿:一切大好。大好,神轿亲切地抬进了会场,心中的神就护佑在身旁了;大好,和这块土地一样爽朗的老人们擎着彩旗步人了会场,他们把沧桑的心愿挥成了一种号召;大好,欢快的鼓手和锣手,是你们让真正的喜庆敲遍这里的山山水水。大好呵,年轻的会手们,彩旗和柳条轻拂着你们刚刚从淘金路上带来的一路风尘;大好呵,三川土地上的老老少少。今天的纳顿会只有一个主旋律,那就是人丁安康,五谷丰登。各种阵法摆起来了,一字长蛇阵、二龙戏珠阵、八卦阵、龙门阵……变换不定的队形里,蕴涵了太多太多的故事,我只看到一种力量在这里升腾,这种力量就是三川的脊梁。
  欢腾的会场也有宁静的一刻,“唱喜讯”的时刻到了,人们屏住呼吸,聆听着这悠扬的歌唱,这歌声是纳顿节所有欢庆仪式中惟一的歌,因此它格外动听、格外令人遐想。部分赞颂神灵的歌词在过去的岁月里曾使人们匍匐在神的面前,而今却使我们感受着民族文化的凝重和图腾崇拜的神秘。更多的歌歌唱着庄稼丰收、人畜兴旺的现实和未来,这是庆贺,这是希冀,这是三川人祖祖辈辈的心愿,它在这些温暖的夏日里,在人们心头亲切地回响。
  鼓点更急的时候,熙熙攘攘的人群热热闹闹地围拢在一起了,面具舞表演开始了。《庄稼其》《杀虎将》《三将舞》《五将舞》,目不暇接,纳顿进入了高潮……
  七月的艳阳高照,七月的土乡沉浸在狂欢的豪情中。纳顿,和麦子一起迎接成熟,浸透着麦香。纳顿的蒸饼大,它是金黄的麦子的精魂:纳顿的情意浓,它是辛苦的汗水凝成。耕耘的艰辛里孕育着收获的喜悦,这一刻就以狂欢的姿态凝固在七月无风无雨的日子里,凝固在黄河岸边的三川地方。
  故乡的纳顿,我目睹了你彩衣飘飘的喜庆,感受着你高吟缓舞的意绪,体会着你聚拢人们的朴素心情,不忍离去。不忍离去还因为你也给了我这颗已远离你朴实博大的心以大好的心情,可知道在远离你的地方,那朴素的大好正在一寸寸丢失。看纳顿,我看见了故乡的红火。听纳顿,我听到了三川的脉搏。品纳顿,我就品出了土族人的品位。
  纳顿呵,大好……   
文章来源:文艺报2009-01-15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