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翁丁村之旅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8-10-31  作者:袁智中(佤族)
0
    翁丁佤族原始村落散布在沧源一个由北向南倾斜的坡地上,四周被四座大山环抱,寨脚有奔流不息的河。在当地人眼里,这里有山有水、有着茂密的森林、肥沃的土地,是部族繁衍生息的风水宝地。寨里的魔巴肖尼不勒讲,从他们肖家老祖祖在这里埋下第一棵房柱、盖起第一间房子的那一天算起,翁丁寨已经住了7代人,到现在已发展为近百户人家400多口人,而且是清一色佤族。
  我到达翁丁寨是在一个冬季的早上。当时的翁丁沉浸在一片雾海中,密密集集的干栏式草房随着山势起伏,寨门的牛头桩和寨中高高耸立的寨桩在浓雾中时隐时现,让人产生一种超越现实的神秘感。在这里,除了厕所能够让人感受到现代文明的气息外,全寨百十户人家住的仍然是传统的干栏式草房,沿袭着上面住人,下面关猪、关牛的生活习惯,楼梯几乎都是用一根有腿粗的竹子砍出一个个台阶制成的,房子的四周则是用一排排石头堆砌而成的院墙,院墙上冷冷落落地长着几棵肥壮的兰烟。这些存在在一片寂静中安静得像一座座雕塑,伴着偶尔传来的狗叫声、孩子的啼哭声、女人的舂米声,让人感觉像是行走在一个远古的时代。
  尽管已经是21世纪了,山寨里勃动着现代文明的气息,但这里的阿佤人仍然坚守着祖辈传下来的习俗:没有头人,寨子就没有了根;没有了魔巴,寨子就丢失了寨魂。肖尼不勒老人是全寨人公认的大魔巴,大家都尊敬地称他为“达旺”,意思就是会算日子、掌握风水的人。据说,他会用佤族历法计算盖房、出行、婚嫁等吉日,能够一口气讲述佤族迁徙的历史和该寨建寨史,能够从鸡卦上、猪肝卦上和牛倒地的方向窥探出神灵对人世间的暗示。尽管这里也像大多数佤族山寨一样通了电、有了电视,但是仍然动摇不了达旺和头人在寨子里享有的至尊地位。谁家有什么大事、喜事,寨子里要举行个什么大的活动,没有了谁都可以,但却不能没有大魔巴达旺。
  我们到达翁丁寨的当天下午,就遇上一个名叫尼倒的家举行叫魂仪式。我们到达时,头人杨岩、魔巴达旺、村支书杨艾块和全寨的老人都已经到场。寨里人说,这家的主人尼倒被牛惊吓着丢了魂,得叫魂。本以为这种叫魂仅仅是一个仪式而已,却不想,为了叫魂,尼倒家竟然杀了一头大公猪和好几只鸡,场面搞得很大。还没有进院子,我们便看见尼倒家的院子里已经挤满了人,有的洗菜,有的凑火,有的做饭,有的则坐着闲聊。村民告诉我们,魔巴达旺正从鸡卦上和猪肝卦上窥视尼倒魂丢失的地方,用经牵引着它回家。我们想要进屋看看,尼倒家里人说我们是生客,会把尼倒走在路上的魂吓跑掉。为了这次叫魂,他们家先后请头人、魔巴来了三次才定下今天的日子。
  尽管院子里人出人进的,我们还是听见魔巴肖尼不勒的念经声从门板和竹笆墙上渗透出来,向着山寨很远的地方飘去。
  尼倒家叫魂的喧闹并没有打破山寨的宁静,相反,这种宁静让山寨充满着一种世俗的人情味。各家的院子里,猪仍然跑着,鸡仍然在院场根翻找着食物,妇女们仍叼着烟锅、埋着头织着自己的布,织布发出的嘎扎声与草房头上弥漫的炊烟交织在一起,让人产生一种神奇美妙的感觉来。
  村支书杨艾块告诉我们,村里的妇女都会织布。买不起布的年代,全家人穿的衣裙、背的挎包、垫的床单都出自妇女的手。到了农闲季节,每家每户的房脚下都是织布、染布的妇女。然而,要织成一块布需要很多道工序,首先要到山里找一种“前麻”草拿回家晒干,然后放到锅里面和石灰一起煮,晒干搓成线后,织成一块块的布,再根据所需的颜色,和紫梗、衣果、麻栗树皮等植物混合在一起煮,最后才缝成衣裙或是挎包。尽管现在有了现成的毛线和棉线,织布的速度也快了很多。但是只要时间充裕,很多妇女仍然坚持用自己做的麻线织布。
  出于对这种纺织工艺的敬仰,也为了留作纪念,我和同行的三个人都买了几个挎包和几条裙子,担心下次再来的时候,这种纯粹的民间工艺品就从人间蒸发了。
  我们发现,翁丁寨人家的院墙都不高,还不足一米,要看谁家有没有人,真可谓是一目了然。院门也只是拿几棵木栏横跨在门栏上,想要进去,抬开一根门栏轻轻一跨就进去了。据说,无论是院墙还是门栏,并不为了防人,为的是防猪、防牛。在这里,偷盗是最受人鄙视的,严重的会被赶出山寨。所以,这里的人家根本没有上锁的习惯,遇到外出,只是随手把门一关就行了,谁家要借个簸箕什么的,只要开门拿了去,用完放回原位就行了。这种情景,对我们这些在防盗窗、防盗门里过惯的都市人是一种释放。
  我们很想知道,在这样宁静、安详的村寨会不会遭遇一些类似于情感纠纷的事情,如果发生了又该怎样处理?村里人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避讳。他们告诉我们,除了同姓家族,男女青年恋爱想咋个爱就咋个爱,想爱谁是自己的自由,但是越雷池要受到严厉处罚的。我开玩笑说,就是发生了这种事自己不说别人也不会知道。谁想他们却一本正经地说,就是自己不说,魔巴也会从鸡卦里或日常生活的一些迹象看出来。在他们看来,出了这样的事,等于是触犯了神灵,如果不及时“扫寨子”请求神灵的饶恕,整个家族、整个寨子都会受到神灵的惩罚。所以,青年男女在恋爱时是不敢轻易越雷池半步。
  尽管村里的禁忌很多,但是,对很多新生事物老人们却又表示出意想不到的宽容。比如说,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姑娘小伙离开山寨到外地打工,有相当一部分姑娘嫁到了外地,有的甚至远嫁到四川、山东、安徽;也有少部分小伙把外族的姑娘娶回家中;随着寨门的打开,越来越多的游客涌进翁丁寨。用魔巴的话来讲,“翁丁”的意思就是两条河水交汇的地方,这注定了翁丁寨只有在不断地接受和放弃中壮大。始祖创寨之初,为了让翁丁的人尽快多起来、寨子尽快兴旺起来,始祖接受了好些因为在其他寨子触犯寨规被赶出寨门的人和躲避瘟疫、部落械斗的人,甚至是有着偷盗行为的人。只要不违反寨规、不惊扰神灵,就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地方、喜欢的生活。就像月亮有圆就有缺,河水有涨就有落,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文章来源:文艺报2008-10-30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