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开创藏文文学的新天地——记和平解放以来西藏文学事业的发展成就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1-09-21  作者:藏作
0

  藏文文学春天的到来

  “蔚蓝的天空,飘浮着美丽的白云,西藏和平解放了,毛主席政策放光芒,西藏人民齐歌唱。”这首至今让人们记忆犹新、题为《各族人民歌唱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诗作,是由西藏著名诗人擦珠·阿旺洛桑创作的。这首诗充分表达了西藏人民翻身得解放的喜悦心情。从此,西藏文学也得到了解放,使文学与生活的距离拉近了,开启了用文学反映社会现实、反映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和情感的大门。西藏和平解放,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支持西藏藏文文学创作,对文学刊物的创办、作家队伍的培养、文学书籍的出版等各个方面,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使西藏藏文文学事业得到了空前的繁荣发展。

  文学刊物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给西藏藏文文学创作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1956年《西藏日报》藏文版创刊,其副刊便是藏文文学的新园地。那时不仅在报纸上刊发了著名作家擦珠·阿旺洛桑等爱国人士以通俗易懂的文学方式反映内心喜悦和西藏社会翻天覆地变化的作品,更刊登了广大劳动人民在生活和劳动中创作的优秀民歌,翻开了藏文文学的崭新一页。尤其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创办《西藏文艺》的同时,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对藏文作家队伍的培养,仅在上世纪80年代,就举办了若干由老中青作家参加的作家培训班。著名藏学家、诗人东噶·洛桑赤列、恰培·次旦平措以及德格·格桑旺堆、霍康·索朗边巴等人将笔触伸向现实生活,在刊物上发表了不少令人称道的作品,给读者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西藏文学从此融入了中国社会主义文学主流,无论从文学内容上讲,还是从文学语言上讲,都走上了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为社会发展服务的广阔道路。

  由于地域和文化的限制,藏文文学读者队伍比较弱小,因此,创办藏文刊物是一项缺少经济收入的事业。为了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提供健康的精神食粮,国家每年拨出巨额专款办刊物、培养编辑和作家队伍,仅在西藏自治区就接连创办了《西藏文艺》《邦锦梅朵》《拉萨河》《雪域文化》《珠峰》《山南文艺》《羌塘》等藏文文学刊物,为西藏文学的发展开辟了广阔天地,为广大读者提供了欣赏文学作品的好机会。仅以《西藏文艺》为例,自创刊以来,共发表了2400多万字的藏文文学作品,发现和培养了1000 多名作者。

  生机勃勃的作家队伍

  西藏民主改革前,藏文读者很少,更谈不上作家队伍。西藏和平解放和民主改革以后,成千上万翻身的农奴和他们的后代都得到了学习文化、接受教育的机会。

  在创办文学刊物的同时,不少藏族中青年作家得到了发展机会,茁壮成长起来。拉巴平措、朗顿班觉、达娃次仁、多衮·桑达多吉、多布杰、次多、伦珠朗杰、其米多吉、扎西班典、克珠、伍金多吉、丹巴亚尔杰、才仁朗公、平措扎西、多吉次仁、格桑益西、拉巴群培、索朗等成为了西藏新时期文学的代表人物。受新文学影响,老作家旺多和拉巴顿珠等也如同枯木逢春,步入当代文学创作行列。

  上述作家大多是西藏普通农牧民子弟。从他们父母和他们身上,体现出了在新旧两种社会制度下两代人截然不同的命运。目前,藏顶塔杰、拉巴次仁和年波央珍等青年作家正在成长,他们的写作技巧日益娴熟。西藏作家队伍由老中青三代作家组成了强大的阵容。

  硕果累累的文学作品

  从现代文学的属性上,文学体裁分为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戏剧和文学评论等不同类别。过去西藏文学中除诗歌和传记,其他种类没有细分或很少得到实践,文学评论则完全是空白。如果说创作于公元18世纪的《勋努达美》是第一部藏文小说的话,那么直到上世纪50年代的200余年中,可以说没有再出现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小说作品。西藏和平解放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出现了藏族作家植根社会现实生活创作的大量藏文文学作品。其中,新诗和现代小说成了西藏藏文文学中读者最喜爱、特点最新、作品量最大的文学形式,堪称西藏藏文文学正式跻身于世界文学的标志。

  倘若没有社会主义制度翻天覆地的巨变、没有改革开放带来的吸收各民族及世界文化的机遇,西藏藏文文学仍旧不能走出过去的天地,也谈不上文学的发展和与广大人民群众共享文学发展的成果。

  进入新时期后,党和国家坚持“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提倡“三贴近”,给予西藏文学事业以有力的引导和支持,极大地调动了老中青作家的创作积极性。西藏的文学事业特别在藏文文学创作上真正呈现出了大繁荣的局面,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西藏作协曾组织出版小说、诗歌和散文三大类作品合集丛书共有10本,出版作家个人作品集共10本,还出版了长篇小说《顶珠》《普通人家的哀乐史》《斋苏府秘史》《骡邦的生涯》和《遥远的黑帐篷》等藏文文学作品,填补了现代意义上的小说空白。另外,还出版了大量的作家个人小说集、诗歌集、散文集、相声集、文学评论集,活跃了西藏文学创作,满足了读者的阅读需要。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到现在,在中国作家协会举办的历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优秀作品奖”以及后来的“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评奖中,西藏各民族作家除了用汉文创作的文学作品获得各类文学奖项外,恰白·次旦平措、朗敦班觉、索朗次仁、克珠、伦珠朗杰、其美多吉、扎西班典等一批藏文作家也获得了这些国家级文学奖项。

  可以说,西藏的山川、大地、河流,藏民族的心理和个性,从未像现在这么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不少作品翻译成汉语和外语推介后,引起了国内以及世界文学界和研究界的注意。更为欣喜的是,不少优秀作家能同时使用藏英、藏汉等几种文字进行创作,如老作家旺多、中青年作家平措扎西、旦巴亚尔杰等。

  引人注目的女性作家

  回顾西藏和平解放前的封建农奴制社会时期,妇女没有地位,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更没有权利,在西藏历史上出现的著名女性屈指可数。

  西藏和平解放后,藏族妇女得到真正的解放,她们中涌现了众多政治家、经济学家、医学家等各类专家。同样,在文学界也出现了很多颇有成就的女作家,如强巴群宗、扎西卓玛、次白、白拉、次仁央吉等。她们的作品在藏文文学界占有一席之地,给文学界和广大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西藏和平解放以来,西藏文化得到了很大的继承、创新和发展,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文章来源:《文艺报》2009-02-12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