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雪花与“得斡”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9-01-09  作者:杜拉尔·梅 (鄂温克族)
0

  一天下午,天沉沉的,心也跟着沉静起来。这样的心境可以坐下来梳理心绪,写写东西,但是没写几行,就被窗外的景色吸引过去。外面飘着大片大片的雪花,让我想起一位朋友文章里的一句话:“雪花漫天飞舞,大朵大朵的雪花像被囚禁了多年压抑得几近窒息而突然获得释放的精灵,争先恐后、铺天盖地地扑向大地。”朋友把雪写得这样传神,给雪花赋予了灵性,使我在观望窗外雪景时,也努力地试图倾听雪的述说。

  一片片渴望自由的雪花漫天飞舞,在飞舞的过程中,努力伸展,尽情盘旋,毫不在乎陨落后的结果是什么。它全力地投入在飞翔中的霎那之间,全神贯注地把这一次张扬自己最美的瞬间的机会释放得淋漓尽致……

  我停伫在窗前,心灵也跟着雪花一同舞动,手机“叮叮”发来一条短信:啊……下雪了,飘逸的雪就这样带来了春意,让我们这些来自北中国的“得斡”们一起高兴吧!“得斡”是达斡尔语,翻译过来,应该是东北话“得瑟”,或者是“不安分”的意思。“得斡”是我们朋友之间亲昵地形容对方的惯用词汇。我们都是雪地里长大的孩子,天一下雪,就会感到格外舒畅。可是,到了呼和浩特,就很难见到雪了。因此一位朋友还愤愤地在文中描绘此事,她说呼和浩特“常常会一个冬天不见雪,而且一个春天不见雨,就那样倔倔地干巴着。”

  这样“倔倔地干巴着”的天气对于来自北方的人来说,实在是一种煎熬。在北方,冬天就要尽情地下雪,一冬天不住气地下,铺天盖地,白雪皑皑。整个冬天就像活在童话世界里,冷空气清冽洌,一说话就会冒起一股哈气,头发眉毛不一会儿就会染起一层白霜。

  冰天雪地里长大的人,性情是鲜明的,既不会“干巴巴”,也不会“温吞吞”,高兴就会唱起来,生气就会跳起来。见到这飘逸的雪花高兴了,就要和朋友一起分享喜悦的心情。

  记得十几年前的一个冬天,突然下了一场大雪,达斡尔族书画家耶拉老师高兴得像一个孩子,他在雪地上走来走去,还不停地在院子里扫雪铲雪,见到我高声地说:我太高兴了,看见雪就想起我小的时候。我看见耶拉老师这么激动,也很受影响,骑上自行车,趟着半尺深的雪,出去找朋友一起分享雪带来的快乐。

  也就在那天晚上,耶拉老师突发脑溢血,病倒在床上……一躺就是16年。

  16年过去了,对于一个热爱事业的书画家来说,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再触摸自己心爱的笔,真是不小的折磨。现在,耶拉老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但是,在我的记忆中,却永远存留着耶拉老师在下雪的那天,被雪花染得霜白的眉毛和胡须,然后乐呵呵地像个圣诞老人一样的“得斡”样子。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报》2009年1月9日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