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金子(小小说)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9-01-09  作者:马宝山 (蒙古族)
0
  海川刚娶媳妇,媳妇名叫金子。

  那年,小村遭日本鬼子血洗,村前的河水都被染红了。小鬼子的恶行在村民心里点燃了仇恨的火焰,当天晚上,村里一帮小伙子在一个叫阳的青年的带领下,准备进山投奔游击队。

  刚刚新婚的海川就犹犹豫豫地不想走。金子就冷下脸子说:我想嫁给一个有血性的汉子,没想你原来是个缩头鸟。

  海川就红头胀脑地说:那就等着瞧,我哪天提几个小鬼子的脑壳给你做尿壶。

  金子脸上就一片灿烂:这才像俺男人哩,你去投游击队十年八年,一辈子俺都等着你。

  海川就随一伙青年人进山了。

  海川走后8个月,金子就生一男孩儿,取名叫小川。

  金子等海川8年,海川没回来,说是赶走了日本鬼子接着要打老蒋。金子又等了3年,海川还没回来,说是抗美援朝再去打老美。金子又等了几年,听说海川当了将军,当了将军的海川不要在村里等了他十多年的金子,在城里另成家了。

  金子哭了3天3夜,第4天,她在村南的小河里洗尽泪水和忧伤,像往常一样过日子。金子把愤懑和委屈埋在心底,把希望和未来寄托在儿子身上。岁月悠悠地过去,在这如水的岁月里,金子越发地闪光耀眼。在人们赞美金子的时候,自然就对海川有许多的怨怒。在对海川怨怒的舆论中,小川渐渐长大成人,也娶妻生子了。一天儿子问他:“爹,别人有奶又有爷,俺咋就只有奶没有爷呢?”

  小川愤愤地告诉儿子:“有奶就行,要那爷作甚。”

  ……

  留在城里的将军离休了,在家侍花养鸟,闲暇时,就爱在逝去的往事里徜徉。那大大小小的战斗,那一次又一次战场的拼杀渐渐地在他大脑里模糊了,越来越清晰起来的是养育自己的那个小村,村前那条潺潺流淌的小河,还有在小河畔浣衣的金子。流逝的岁月留给将军许多的悔恨和愧疚,金子也该是70多岁的人了吧。老将军的思乡情结越来越重,终于有一天,他带着沉重的负疚感回到小村,来到金子面前:“金子,这么多年委屈你了……”金子面如秋色。她唤过儿子,又唤过孙子来认爹认爷。这时老将军哭了,他没好意思与儿子小川亲近,却抱过孙子一阵狂吻……

  过去,老将军所到之处都以宾礼相待,可是对这里的宾礼相待他感到那么的别扭和难受,还有儿子小川明显地表现出的冷淡疏远,使老将军心情十分沉重。这天晚饭,全家都喝了酒,老将军喝过几杯觉得浑身不适就到里屋小憩,一觉醒来外屋还亮着灯,有人说话,细听是金子:小川你听着,你爹在国家遭大难的时候能挺着胸脯迎上去,几十年提着脑袋出生入死,是条好汉。要说亏欠,他只亏欠我一人,他亏欠你们那部分我早替他补上了,你们再不冷不热待你爹,我不答应……

  曾经叱咤风云的老将军,躺在里屋炕上泪流满面,金子,真是一块金子,当年我为什么就有负于她呢?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报》2009年1月9日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