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阿库乌雾]被悬置的文字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7-10-08  作者:阿库乌雾
0

    文字是树枝在水中的倒影吗?文字是鸟兽留在石板上的踪迹吗?文字是那没有形体的人类记忆外化的蛛丝吗?文字是潜藏在人类精神骨骼里的萤火虫吗?

    受神鸟的启迪与指引,那位被自己的母亲长期监视和跟踪的神性的祖先,利用自己诡异的智慧,在自己的童年,就早早地创制了用来发现生命、记录生命与表达生命的古老而神秘的符号。正是因为这种从象形逐步走向抽象的文字符号产生的年代过早,而能够真正驾驭和使用的人数过少,也就遭遇了它将被历史久久的悬置、封存、延宕甚至逐渐被撂弃的命运。

    文字被创造之后,毕摩(bi mox)开始使用文字撰写经书,以确定自己在族群成员中的特殊身份和职业功能;毕摩(bi mox)使用文字与想象中的神灵和鬼怪对话,以证明自己超凡的能力和博大的爱心;毕摩(bi mox)使用文字逐步提升自己的等级层次和社会地位;毕摩(bi mox)使用文字见证历史,试图使族人脱离蛮荒跻身于人类文明的行列。

    文字被创造之后,毕摩(bi mox)又开始久久地封锁文字,实施传内不传外的方针,将氏族血缘以外的学徒拒之门外,即使勉强收为学徒,也只能培养成基本上无人问津的“姿毕”(zzyt bi);毕摩(bi mox)开始故意设置障碍,将已有的文字任意增减偏旁和笔画,使得他人无法顺利辨认自己的经书;毕摩(bi mox)还巧妙利用宗教的权威,让众生及其子孙后代对他和他的文字行为望而生畏,敬而远之。

  自此,我们便开始踏上缔造我们民族真正意义上的口头文明的历程。我们逐步实现了自身精于口头表述和口头智慧的原生民族的口头生命形态。于是,我们共同祖先创制的古老的文字被狭窄、狭隘和历史性的短视所禁锢。实际上被久久地悬置于神秘的经柜和漆黑的山洞之中。于是,我们更多的族人的身体从未接受过祖先书写文明的雨露自在的沐浴,从未感领过古老文字的光芒透彻的照耀!……

文章来源:阿库乌雾博客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