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新文艺大系(1976-1982)少数民族文学集》导言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6-10-24  作者:玛拉沁夫[蒙古族]
0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在悠远的历史进程中,我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包括文学艺术在内的光辉灿烂的文化。各民族人民的不同的历史发展和丰富多彩的生活,使各个民族的文学具有瑰丽多姿的特色和鲜明的个性。如果我们对中国文学的发展略作回顾,就不难看出,我国少数民族文学是极其丰富的,它不断丰富着我国文学的宝库,对中国文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不容忽视的贡献。诚然,在我国民族大家庭中,占人口绝大多数、且有着悠久文化传统的汉民族,对中国文学的发展贡献最大,而且对我国其他民族的文学的发展,也有很大的影响;它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也不断地汲取、融汇了少数民族文学的营养。中国文学史是一部各民族人民共同谱写的生动史诗,是一座各民族人民用自己无与伦比的聪明才智和团结精神共同建造的文学殿堂。
  解放前,少数民族人民倍受反动统治阶级的压迫和岐视,他们的聪明才智受到压抑和摧残。各少数民族虽然都有自己丰富的口头文学,有些民族也有作家的创作活动,乃至出现过杰出的作家;但就全国而言,过去从未形成一个全国性的少数民族作家的阵容和少数民族文学运动。在文学史上,几乎完全忽略了少数民族文学的地位。
  解放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实行民族平等、民族团结和各民族共同繁荣的政策,使我国少数民族人民不但在政治上得到解放,而且在文化上也发生了历史性的巨大变化。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与培养下,一大批少数民族出身的文学工作者,以他们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新文学成果,给新中国文艺增添了异彩。到了五十年代中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已有很大的发展。这一发展的主要标志,就是出现了一批创作上充满活力的少数民族作家,形成了一个令人瞩目的少数民族作家群。
  少数民族作家群的出现,就其意义而言,已远远超出文学范畴。旧社会受到反动统治阶级的欺侮、压榨而长期处于愚昧落后状态的少数民族人民,在解放后短短的几年之内,就已形成一支作家队伍,这有力地说明,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少数民族人民在政治上得到了解放,才有可能在文化上获得新生。如果我们着眼于这样一个大的政治与历史的背景,那么对于新中国成立后少数民族作家群迅速形成这一事实,做出怎样的估价,都不会是过分的。少数民族新文学从它兴起的那一天起,就是作为我国社会主义文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显示出它的旺盛的生命力。
  新中国成立后几年里出现的少数民族作家群中有;李乔、纳·赛音朝克图、陆地、尼米希依提、祖农·哈迪尔、库尔班阿里、铁依甫江、李凖、敖德斯尔、苗延秀、金哲、李根全、关沫南、扎拉嘎胡、晓雪、莎红、巴·布林贝赫、艾里坎木·艾哈坦木、克里木·霍加、超克图纳仁、李英敏、任晓远、李惠文、杨苏、胡可、饶阶巴桑、朋斯克、安柯钦夫、赫斯力汗、黄勇刹、乌铁库尔、韦其麟、包玉堂、乌·白辛、胡昭、张长、普飞、伍略、汪承栋、孙健忠、石太瑞、寒风、那家伦、马云鹏、高深、哈宽贵、汪玉良、苏晓星、杨明渊、满锐、玛拉沁夫等,今天他们大都作为有成就的作家,依然活跃在我国文坛上。这些少数民族作家,曾经历了曲折的道路,经受了严重的考验。从五十年代后期,我国接连发动政治运动,越来越多的少数民族作家被卷了进去,正在蓬勃发展的少数民族文学事业因而遭受了挫折。接着发生了众所周知的十年内乱,党的民族政策受到破坏,少数民族文学事业遭到摧残,民族文苑一片荒芜!打倒“四人帮”以后,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并没有像内地那样随即振兴。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由于受灾严重,特别是有些地方落实政策比较迟缓,在一段不算短的时间里,少数民族文学战线依然是沉寂的。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才真正出现了转机。春回大地,阳光亲吻边疆。春草一经萌生,原野定将变为葱绿。有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正确路线,有了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和发展少数民族文学事业的一系列具体而有力的措施,从一九八○年开始,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便出现了复苏并转为迅速发展的可喜局面。在此后短短的两、三年内,有一大批有生活积累、有创作才华和热爱社会主义事业的少数民族中青年作家,步入了我国文坛,如张承志、乌热尔图、艾克拜尔·米吉提、蔡测海、柯尤慕·图尔迪、金成辉、降边嘉措、佳峻、益希单增、查干、沙叶新、李陀、乌拉孜罕、意西泽仁、龙敏、祖尔东·萨比尔、戈阿干、麦买提明·吾守尔、扎西达娃、穆罕默德·巴格拉西、景宜、刘荣敏、潘俊龄、李传锋、白练、林元春、莫义明、力格登、李必雨、贾合甫·米尔扎汗、马犁、金勋、穆静、赵大年、周民震、赵之洵、杨世光、韦一凡、岳丁、基默热阔、益希卓玛、郑世峰等。
  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两个重要的历史阶段,即建国后的最初一些年里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最近一些年里,少数民族作家群两次崛起的事实,说明什么时候党的民族政策和文艺方针得到贯彻执行,什么时候少数民族民族文学就会出现繁荣和发展的局面;反之,就会出现相反的情况。文学不是孤立的现象,它是与国家和人民的生活、命运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今天少数民族作家们都说:如果没有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没有党的民族政策和文艺方针的贯彻实施,就没有少数民族文学的今天,更没有少数民族文学的明天。
  当我们回顾新中国成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