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木与纸的朝圣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7-04-24  作者:CCTV—10《百科探秘》栏目
0
 
 
 
      雕版印刷起源于南北朝后期,后来被活字印刷代替。1000多年过去了,印刷术已经发展到了电脑照排和高速彩印的时代。而在我国藏区的德格印经院,现存着古老的雕版印刷技艺,几十位工匠在几十道工序的劳作中,用纯粹的手工技艺制作出一本本经书。
 
   传说,一个叫拉绒的人,用牦牛驮着自己精心刻好的经书木版,奉送给德格土司登巴泽仁,在经过现印经院的地址时,牦牛受惊,经板散落在地。因为这个暗示,登巴泽仁土司于公元1729年,在此动工修建了印经院,刚开始仅仅用来收集和储存大藏经《甘珠尔》书版。
 
    300年过去了,经过历代德格土司的扩建,德格印经院中库藏的木刻印版,数量已达到32万块,包括典籍830余部,文献总字数5亿之巨,以收藏藏族文化典籍最广博、门类最齐全而成为整个藏区最大的印经院。
 
   今天的德格印经院,不但是收藏古老印版的图书馆,还因完整地保留着从刻版、造纸到印刷的全部生产工艺,而成为活态的藏族文化遗产。
 
   这些珍贵的古老雕版,很多已经有二三百年的历史,是这座印经院的镇院之宝,也是信徒们朝拜的圣物。它们在印刷的过程中被不断地磨损,有些已经字迹不清,于是需要补刻新的印版。同时,从印经院恢复以来,搜寻失散的佛教及藏文化典籍的工作一直在进行。当这些著作被找到后,印经院就组织刻版工匠雕刻新的印版。一座古老的图书馆就这样被不断注入新鲜血液,版藏量还在不断增长。
 
   德格印经院的经书一直以工艺考究、印刷精美而著称。对于雕刻印版的管理非常严格。据说在土司制时代,每个工人每天只能雕刻1寸,经过12次的校对以后,上交给土司,土司撒一把金粉在上面,再抚平,陷入文字缝隙的金粉就是刻版工人的工资。对于其中的精品,土司会下令在经版的扶手处盖上一枚德格家族的印章 —— 一只活灵活现的蝎子。
 
    德格土司时代,经书制作各阶段的工艺都是立足于当地自然环境,完全自给自足,纸张都使用当地传统工艺制作的藏纸。现在的印经院印制经书所使用的纸张,都是从外地购买的机器纸。但是,印经院仍然保留着藏纸的生产,延续着这项传统技艺。
 
    传统藏纸的原料是一种名叫瑞香狼毒的草根。瑞香狼毒含有轻微毒性,用它造出的纸张能够防虫蛀、防鼠咬,年深日久而不坏,非常适合用于文献保存。女工们将内层的纤维撕下来刮成细条,放在沸水中煮两三个小时,然后用木槌在石臼里把煮好的草根打成浆状,再搁到酥油茶桶里捣成纸浆。
 
    这种藏纸的颜色微黄,质地较粗厚,但纤维柔软,韧性好,吸水性强,非常适合用墨来印刷。而现在印经院印经所使用的纸张,必须提前用水浸泡后,才利于吃墨。
 
    每天傍晚,印刷工人都将纸张用水浸泡。浸泡后的纸张,被压上四五十斤重的大石头,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将水慢慢挤出。在第二天使用时,纸张就变得潮湿柔软,墨迹印上去才不会散开。
 
   印刷可以说是两个人的绝活。坐在高凳上的人在经版上拓墨、搁纸、定位,坐矮凳的人先递纸,再用布卷滚筒迅速从下到上滚过纸面,如此循环操作。他们前仰后合的动作,形成非常鲜明的节律。
 
    德格印经院副所长邓毛告诉我们,现在经书供不应求。从保护木刻雕版的角度来讲,应该减少经书的印量,但是印量越来越少,也会影响整个经书制作工艺的保存。
 
    学者对木刻印版的保存有着深深的忧虑,而印经院作为一个活态的图书馆又有着它自己的生命节律。人们日复一日地劳作,日复一日地朝拜,德格印经院就这样静静地伫立于耀眼的高原阳光下,迎接着一轮又一轮的拜谒和观赏。
 
 CCTV—10《百科探秘》栏目供稿)
 
点评:
 
      近代印刷术兴起后,雕版行便消失了;医院妇产科兴起后,稳婆便消失了;教育普及了,代写书信的人便失业了……更多的新行业不断喷薄蔚然、云起龙骧,给更多人士提供就业机会的同时,又使许多传统行当面临萧条凋敝。这似乎是一个社会发展中必然付出的代价或者说得到的回报。传统行当多为手工操作,多追求精益求精,因此常有镂月裁云、巧夺天工的精细,附着制作者的机杼绮思、格调禀性。而现代产业化的制作,讲究的是标准化、规范化、制度化、批量化,附加的人文因素日益稀薄。多少年后,也许人们把玩手工时代的活计与机器时代的制品时,会怀念其中包蕴的人性化格调。然而,前进的步伐谁也阻挡不了。在这纷纷求变、喧扰更新的时代中,却总有一些东西在浮华表象之下时时显现出其坚韧的底质。德格印经院的木刻印刷就是其中之一,支撑着这种不求功利、无法闻达的恪守的就是人们心底中那一线信仰的微光吧。这个故事向我们表明,在道德丧失、物欲横行、生态破坏的窘境中,信仰在维系传统中的坚韧力量。宗教在这个意义上,体现出任何其他文化因子所不能替代的作用。作为意识形态的一种,宗教长期以来在主流儒道互补的中原文化系统中,被实用理性挤压到边缘之地,恰恰却是在这里保留了那些失散的人文血脉。所谓礼失而求诸野,就是这个意思吧。  
 
 (孟午)
 
藏区各地的寺庙和喇嘛都以拥有德格印经院印制的经书为荣
 
 
德格印经院俯瞰
 
 
为了经久耐用,要定期给经版刷酥油、晾晒。
 
 
梵文、乌都尔文、藏文三文合璧的的《般若波罗密多经八千颂》,是印经院里最珍贵的经版。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报》:2007-4-6期数:626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