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藏族文化史上的一个壮举(二)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7-04-17  作者:降边嘉措
0
    编纂出版一套精选本是学科发展的客观需要,也是时代的需要
  因此,在《格萨尔》的搜集整理工作取得巨大成就的基础上,从大量鲜活的第一手资料,从众多的分部本和异文本,择优选粹,取其精华,精心编纂出版一套能够反映《格萨尔》的主题思想、基本内容、主要情节、艺术特色和整体风貌的比较完善的精选本,就显得十分必要和重要。这套精选本,应该具有浓郁的雪域文化的风采、鲜明的民族特色、地域特色和时代特色,要能够更集中、更突出、更鲜明、更强烈地表现这部古老的英雄史诗固原的思想内容、社会意义和艺术魅力,成为能够反映古代藏族社会历史的一部“百科全书”;同时也要能够比较集中地展示20世纪、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搜集整理和学术研究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作为我们对于新的世纪、新的千年的一个奉献。
在藏族社会发生剧烈变革、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使《格萨尔》这部古老的史诗能够以较为完整的形态保存下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更好地得到继承、传播和弘扬,让她在建设藏族新文化的过程中,放射出新的光辉。
  这一工作也引起了社会各方面的关心和重视。特别应该提到的是:1988年和1990年,先后有几十位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提出提案,建议国家加大对《格萨尔》工作的支持力度,并拨出专款编纂出版《格萨尔》精选本,作为体现国家水平的正式版本。根据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提案,并从《格萨尔》工作的实际进程和学科发展的客观需要出发,经有关部门批准,于1995年正式立项,并得到国家财政的专款资助。所有这一切,对我们的工作是极大的鼓励和鞭策。
  编纂整理的基本要求是:既要保持民间文学固有的风格和特色,保持《格萨尔》的神韵,又要提炼和升华,使之更突出、更鲜明、更强烈、更有感染力,更能震撼人心,更具艺术魅力。
从口头传承到文字记录,编纂整理,使之成为更高形态的艺术精品,成为经典作品,更便于保存和传播,而不让它们自生自灭,这也是世界上一切伟大的史诗和优秀的民间文学作品发展的一个共同规律。
  从历史上看,古希腊的荷马史诗、古印度的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以及芬兰的《卡勒瓦拉》等世界上一些流传广泛、影响深远的著名史诗,在它们发展的历史上,大体都经过历了这样的过程。
  我们这套精选本,拟编纂出版40卷,包括从《天界篇》到《安定三界》的全部内容。每卷约2万诗行,40万字;有的几个分部本,可能汇编成一卷。有的一卷可能分成两、三册。总计约为80万诗行,1600万字。由此看来,尽管我们经过严格的选择,但是,这套编纂本的篇幅依然十分宏大,比号称“世界五大史诗”(即:古代巴比伦史诗《吉尔迦美什》、希腊史诗《依利亚特》、《奥德修纪》,印度史诗《罗摩衍那》、《摩诃婆罗多)的总和还要长,内容自然也会非常丰富。
  《格萨尔》作为一部伟大的史诗,就其本质意义上讲,是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广大藏族人民群众集体创造的。在其流传、演变和发展过程中,虽然有众多的文化人、尤其是僧侣文人参与搜集整理、记录刊印,对《格萨尔》的流传、保存和发展,做出过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但是,从藏族的社会历史,从藏族独特的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的实际情况来分析,就其《格萨尔》的本质特征和民间文学的基本特征来讲,《格萨尔》是民间说唱艺人用嘴唱出来的,而不是文人用笔写出来的。因此,我们在编纂出版的整个过程中,应该牢牢地把握这个本质特征。如果忽视了这个本质特征,也就忽视了《格萨尔》作为英雄史诗的本质特征。
  正因为这样,我们在编纂出版工作中,十分注意尽可能准确地把握并充分反映这一本质特征。
  扎巴老人是当代最杰出的《格萨尔》演唱家,为《格萨尔》的搜集整理工作,做出了卓越贡献。是我们这条战线、这一学科领域一面光辉的旗帜。扎巴老人生前共说唱25部,总计近60万诗行,600多万字。这25部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它相当于25部希腊的荷马史诗。15部印度史诗《罗摩衍那》;3部《摩诃婆罗多》。如果按字数计算,相当于5部《红楼梦》。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是迄今为止最系统、最完整的一套艺人说唱本。它凝聚着人民艺术家扎巴老人的智慧和艺术天赋,是他生命的结晶。
  因此,这套精选本,拟以扎巴老人的说唱本为基本框架。同时参考桑珠、才让旺堆、玉梅、昂仁、古如坚赞和其他优秀艺人的说唱本,尽可能吸收各种唱本和刻本、抄本的优点和长处。
  关于《格萨尔》的结构,按照传统的说法,有《天界篇》、《英雄诞生》、《赛马称王》等分部本作为序篇,描绘了整部史诗的基本框架。接着是四部降魔史。格萨尔降伏四大魔王的英雄业绩,构成了史诗的主体部分。假若把《格萨尔》这部卷帙浩繁的史诗,比作一座宏伟的艺术宫殿,那么,这四部降魔史就是支撑这座宫殿的四根大柱。其它各部,都可以看作是从这里派生出来的。由此便产生出“十八大宗”、“十八中宗”、“十八小宗”等部。最后是《地狱救母》和《安定三界。
  民间艺人在说唱时,常常用这样三句话来概括史诗的全部内容:“上方天界遣使下凡,中间世上各种纷争,下面地狱完成业果。”
  “上方天界遣使下凡”,是指诸神在天界议事,决定派天神之子格萨尔到世间降妖伏魔,抑强扶弱,拯救黎民百姓出苦海。“中间世上各种纷争”,讲的是格萨尔从诞生到返回天界的全过程,这一历史,构成了格萨尔的全部英雄业绩,也是史诗的主体。“下面地狱完成业果”,是说格萨尔完成使命,拯救坠入地狱的母亲,以及一切受苦的众生,然后返回天界。
  《格萨尔》这部英雄史诗,通过主人公格萨尔一生不畏强暴、不怕艰难险阻,以惊人的毅力和神奇的力量征战四方的英雄业绩,热情讴歌了正义战胜邪恶、光明战胜黑暗的斗争。降妖伏魔、惩恶扬善、抑强扶弱,除暴安良、维护公理、主持公道、消除苦难、造福百姓、铲除人间不平、伸张社会正义的主题思想,像一根红线,贯穿了整部史诗。正因为《格萨尔》反映了人民的疾苦,表达了人民的心声,表现了藏族人民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强烈愿望,在深受苦难的藏族人民当中引起强烈共鸣。这是《格萨尔》这部古老的史诗世代相传,历久不衰的重要原因。
  我们这套精选本,就是按照这一艺术结构编纂的。
  总的原则是: 择优选粹,取其精华,尽可能保持《格萨尔》的原始风貌和文化底蕴,使文学性和学术性达到高度的、和谐的统一。
  既要保持民间文学、英雄史诗固有的风格和特点,保持史诗的神韵,又要提炼和升华,使之更突出、更鲜明、更强烈、更有感染力,更能震撼人心,更具有艺术魅力,也更有可读性。因而也更有利于《格萨尔》本身的继承、流传和发展,深入发掘她丰富的文化内涵,充分发挥她“百科全书”的多功能性。
这套精选本,要能够反映当代我国、同时也是世界《格萨尔》研究的最高水平和最新成果,要经得起时间和实践的检验,经得起人民群众的检验,经这得起国内外专家学者的检验,而流传久远。
  一切优秀的民族文化,不应该、也不可能为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所私有,而应该成为全体进步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这套精选本,还可以作为翻译成汉文、国内各民族文字及各种外文的基础,使她在促进国内外文化交流方面,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向全世界展示我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风采。
  我们深信,《格萨尔》这部古老的史诗,在促进国内外文化交流、增进各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往来和相互了解方面,能够发挥日益重大的作用。在这一领域,同样能够显示《格萨尔》强大的艺术生命力。
  这套精选本每卷附有6幅精美的插图,40卷,总计250多幅。这套插图,以藏族传统绘画艺术“唐卡”为基础,融会了现代艺术的表现方法。
  按照我们的设想,《格萨尔》精选本的插图,在传统绘画艺术的基础上,应该有所创新,有所发展。从题材上讲,要达到从宗教到世俗的转化;在表现手法上,要有一定的革新和创造,吸收别的绘画艺术的长处,融入现代意识和时代精神,以便更好地体现《格萨尔》丰富多彩的内容。
这些插图,就单个来讲,能够表现《格萨尔》故事中的一个情节,具有独立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汇总起来,又能够体现《格萨尔》的基本思想和主要情节,成为一部完整的《格萨尔画传》。
  承担这套插图绘制工作的是被誉为藏族“艺术之乡”的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热贡地区的民间画师。
  我们希望,通过精选本插图的绘制,“唐卡”这种古老的艺术,也会获得新的艺术生命,体现时代精神,放射出灿烂的光彩。
  整个《格萨尔》的搜集整理和学术研究,是一个完整的、有机联系的系统工程。精选本是一个阶段性的成果。“八五”规划中的“《格萨尔》优秀艺人说唱本丛书”,也是一个阶段性成果。它们都具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作用。
  40卷精选本的编纂出版工作,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工作,它本身也是个完整的系统工程,其中又包括许多具体的内容。同时又是一个标志性的著作,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但是,编纂精选本,又不是《格萨尔》的全部工作。《格萨尔》还有许多重要工作要作。搜集整理、艺人说唱本的整理出版、资料库的建立、人才培养、学术研究、翻译、国内外文化交流等各项工作,还要继续进行下去。
  编纂出版《格萨尔》精选本是一项意义重大、学术性很强、难度很大的工作。我们缺乏经验,会遇到一系列的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对于各级领导、社会各方面给予我们的关心、支持和帮助,我们表示最真诚的谢意。这一工作还要继续进行下去,因此,我们真诚地希望、并热切地期待着广大读者和一切关心《格萨尔》工作的专家学者,随时给我们提出建设性的宝贵的意见、建议和批评,我们将虚心接受,认真改正,使以后的工作做得更好,圆满完成编纂出版任务。
  藏文《格萨尔》精选本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院级重点科研项目,由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负责组织领导,得到财政部专款资助;由民族出版社出版。院、所两级领导对这一工作非常关心和重视,经常给予指导,严格要求;民族出版社把这套精选本作为该社的重点图书,精心印制。在编纂出版过程中,还得到国家民委、文化部、全国文联、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出版署等各有关方面和专家学者,以及各新闻单位的关心、支持和帮助。我愿借此机会,向所有关心、支持和帮助我们的有关部门和专家学者,同志们和朋友们,表示最真诚的谢意和敬意。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