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凉山彝族"克智"概述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6-08-13  作者:阿鲁斯基
0

 

    "克智"是彝族民间文学的组成部分,是彝族民间流传最广,运用场合最多的口头文学之一。以口头创作、口头流传为特点。其语言特色具有诗一般的韵律,因此,容易掌握和运用。
    "克智"是彝语的音译。"克"是"口"、"嘴巴"的意思,"智"是移动、搬迁、退让的意思。"克智"名称说明"克智"具有口头性、灵活性的机动性的特征。这是口头创作,口头表演而且是灵机应变的彝族口头文学之一。
    "克智"有称之为"克史哈举"。"克史"即夸张,"哈举"舌头灵便,巧语盘词。这一名称是从"克智"的创作方法的特点上命名的。"克智"也称为"克格哈查","克格"即嘴里说着玩的,开玩笑之意。这又是从"克智"的娱乐性,趣味性的特点上来命名的。"克智"还有称为"克波哈险"的,即辩论交锋的意思。"克智"也有称为"克维",即边缘语,开场白。
    综上所述,彝族"克智"的几个名称中都离不开"克"即"口",字。这体现了彝族"克智"的口头性特点。证明了彝族人民在很长的历史阶段中,始终使用口头语言传播和创作"克智"作品,一直用着"口传心授"的方式,口头创作和传播为彝族人民所熟悉,使之流传很广,经久不衰。口头创作"克智"的优良传统,即使在书写工具,出版条件十分发达的今天,仍然没有消失。这是因为口头语言本身是一种最灵便的表达工具,既便于传,又便于记。"克智"紧紧依附在彝族生活的各个方面,牢牢刻在人民的记忆里。人民用口头语言反映生活,进行斗争,异常及时方便。人民进行口头创作是和口头语言表达的优越性分不开的。   
    "克智"内容极其广泛,形式多样,有抒情,有叙事等,生动活泼。"克智"多在婚丧喜事,逢年过节时表演。表演时,由主客双方,各自选出自己能说会讲克智的代表,运用大量的比喻以夸张、流利、畅快的手法来与自己的对手辩论。
    在克智进行过程中,双方针锋相对,有时进攻,有时防守。有时冲锋,有时退却,有时波翻浪涌,有时风平浪静。有的一夜争执到天明也难分胜负,最后由老人拿酒劝止,往往说:"停下来吧,姑娘还多着呢,你们的克智留着以后别的姑娘婚礼上再说吧。"
    在说克智的时候,主客双方交锋,各自针对对手所述内容进行一一辩解,比智慧、比知识。有时远古历史,有时海阔天空。为了战胜对手灵机应变,急中生智,自由发挥,即兴创作。听众聚精会神,屏息静听。说到精彩处,不时赢来喝彩。"克智"能起到教育宣传鼓动群众和文艺娱乐的作用。
    "克智"不同于曲艺的对口词和相声。彝族克智是由甲乙双方各代表宾主,甲说完一段后,由乙根据甲所说的内容进行回应,每个回合多则五十行少二三十行。
    说克智多在火塘边进行,以火塘为中心,客在上方、主在下方,对座饮酒表演。听众围坐在四周,其中有主人和客人,都密切注视和希望着自己的代表获胜。若主方获胜,主方会有人说:"克智都说不赢休想把我们家的姑娘接走。"客方胜利,客方也会有人风趣地说:"我们知识超过人,同我们开亲实在不行。"因此办婚事,都得首先选聘克智能手去接亲,不然就要受到泼水,抹花脸的威胁。
    "克智"是彝族的一种诗词,且是有韵文的诗词。"克智"在音韵和节奏上都讲究协调和谐,讲究语气轻重缓急。"尔比"即谚语在"克智"中得到充分发使用,短小精悍而灵活多样的"尔比",在克智中很活跃,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克智"虽然是灵活机动的,但它却不是杂乱无章的,更不是漫无边际地乱说一通。它是有头绪,有条理,由浅入深进行表达的,即按开场白、人题、逐步深入、开展、转折、发展、高潮、缓和、结尾等顺序进行的。
    "克智"的这些进行顺序,不是固定的,只能说大体上是按这些步骤进行的。内容也因时间、地点和表演者的不同而有所差异。对话内容随地点的改变,亦随之改变。如举行婚礼时,在女方甲是客人,乙是主人;到男方,则甲是主人,乙是客人。
    "克智"表演时甲乙双方对话的内容,是有机联系的,是一个整体的两个方面,不能成为各说各的互不相干的话,所问非所答,牛头不对马嘴,那就不成其为会说克智的内行。

如甲:

           我是山上的大树,
           能经受寒风的吹刮;
           我是金沙江畔的礁石;
           能经受浪涛的冲打。
   乙:我是天空的雷公,
           专劈山上的大树;
           我是打石的石工,
          专打江边的礁石。

又如甲:

          我像无情的滚石,
           往山下飞奔;
  乙:我像宽敞的深沟,
          把滚石容纳。

    每一个回合之间一定要紧密联系,相互吻合,环环紧扣,但也不是机械地约束在这些环节中。中途可以另换话头和转折,也可飞越,从地上可以说到天上。从东西说到南北。这差不多都用语气转折来承接。
    "克智"的内容广泛,天文地理,古今历史等等,无所不包。可以说"克智"是包罗万象的"百科全书"。如:赞美古今著名的发明家,为民除害的勇士,凡为人类做过好事的人以及他们的事迹都受到加倍的颂场。在"克智"里可以谈"勒俄"即史诗."玛木"即古训世诗,以及远古开天辟地,英雄史诗,征服万物等。不仅人人以美的享受而且可使人增长历史知识。还有许多哲理性的训词,爱憎分明,对好的加以肯定颂场,对坏的加以批评、指责和讽刺。它也涉及到人的道德行为的规范,对真善美的倾扬,对假恶丑的批判。"克智"这种彝族固有的民间口头文学形式可使人得到许多教益。
    "克智"语言美妙,比喻生动,想象丰富,艺术色彩浓厚,使人从中感受到极大的趣味性。它的艺术趣味,能自发招徕广大听众,用夸张、诙谐、风趣的语言,增强喜事场合的欢快气氛,逢年过节的幸福感,丧事场合消愁感。   
    "克智"艺术的基本表现特点是夸张,它具有浓郁的浪漫色彩。在每次"克智"的比赛中都有新增加的内容,因为表演者双方,并非在表演前事先进行预演作了准备,全凭在对说过程中,以对方所述内容为依据,重新组织内容进行回应。
    "克智"针对性强,它所叙述内容是极其广泛的,无论取材于什么人或事,都必须与所吟诵的内容和对象有关,尽管千变万化,天南地北,空中楼阁,最终都得落脚到相互谈论的论题上。
    "克智"的表演和创作,要具有乐观精神。如上所述,"克智"创作的主要手法是夸张,因此,表演者本身就要有乐观情绪,大无畏精神,一切矛盾在他面前似乎没有不可克服的,并且由于克智富有诙谐、风趣的特点,所以在表演中不但要使听众发
笑,自己也要含笑。苦闷的表演者,他无论如何努力也说不好"克智",即或能说一些也将大失水准。
    "克智"想象丰富,这也是它的一大特点。这些想象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若没有深厚的生活基础,也就不可能有丰富的想象,从生活中提炼加工,凝炼出精美的生动的比喻来构成克智,而不是呆板拘泥的。
    每进行一次克智表演,就要产生很多新的内容。克智的创作是集体的又是个人的,个人创作的基础上集体加工修改。由于在吟涌比赛克智时是即兴创作,能有效地回应对方所述内容,给以回答或反击。比赛克智者,每次在吟诵比赛中见景生情,急中生智地进行创作。所以得到群众公认或共鸣,使之在类似比赛环境巾,可以作为现成话来使用。在历史长河中一次又一次的克智表演创作,完善、丰富着克智本身,但由于没有得到搜集记录自生自灭的不少,被人们经常应用的只不过是一些容易记忆上口的精华。
    "克智"这种民间口头文学创作手法层出不穷,不断推陈出新,在新历史条件下赋予新的内容。解放四十多年来,我们继承和发展"克智"的优秀遗产,而且按这一形式的特点进行新的创作,为我们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建设服务,起到宣传鼓舞人们进取向上的积极作用。
    "克智"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它的表演不需要什么舞台和众多的演员,很适合于广大农村,特别是边远山区等分散的地力进行表演。它有许多其它文学艺术所起不到的作用,就地取材,富有民族特色。在丰富和活跃彝族农村文艺生活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和深远的意义。

 
 
 
 

文章来源:四川彝学研究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