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苗族古诗《亚鲁王》的前世今生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0-02-20  作者:杜再江
0



手持古剑唱诵《亚鲁门》的歌师。 杨正江摄

  在贵州省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发现的苗族古诗《亚鲁王》,已被文化部列为2009年中国文化的重大发现之一。民俗专家刘锡诚认为,《亚鲁王》如果最终确认是苗族英雄史诗的话,那将是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发现,英雄史诗不仅在北方民族中流行,而且在南方的少数民族中也有,我们的文学史和文化史也许将因此而进行改写。


  发现神秘的《亚鲁王》

  “山到山是亚鲁王的山/河到河是亚鲁王的河/亚鲁王的儿女遍布了亚鲁王的山/亚鲁王的儿女遍布了亚鲁王的河/亚鲁王说我儿我女/亚鲁王说我人我群/你们就此离去/保护好你的稻谷穗/收藏好你们的白银/好好保护着先祖的小米种/好好保护着先祖的红种/养儿养女要靠它/养人养群要得它……你们会像带去的麻一样繁殖茂盛……”

  93岁的苗族老歌师黄老金头戴顶蓬,身穿苗族黑色长袍,右肩扛着长刀,面前摆放着祭奠祖先的酒、肉等祭品,口中念念有词,《亚鲁王》的历史过往烟云,在老人的唱词中一遍遍浮现。

  黄老金是贵州省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水塘镇格凸村的一个普通农民,是当地能比较完整唱诵《亚鲁王》的歌师之一,也是至今发现的年纪最大的歌师。

  和黄老金一样,数以千计的苗族歌师,从远古唱到今,一代又一代地传承着。那浑厚而苍凉的嗓音,长久回荡在麻山的峰峦叠嶂间,世世代代以口传心授的方式,在麻山地区唱诵了20个世纪,把一部厚重的苗族古诗传承。

  “我们在紫云发现的苗族古诗《亚鲁王》,已被文化部列为2009年的中国文化重大发现之一。现在的任务太重了,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负责《亚鲁王》翻译的组长杨正江告诉笔者,自专家组认可《亚鲁王》的价值后,紫云县文广局根据专家意见,紧锣密鼓地展开了翻译工作。麻山地区地处边远、交通闭塞,苗族在丧葬活动中唱诵的苗族古诗《亚鲁王》,从来没有唱出过贫瘠的麻山,更没有进入文化人的视野,它的被发现,是一件极为令人振奋的事情。

  苗族古诗《亚鲁王》流传并运用于麻山苗族地区,这是一部麻山苗族人在丧葬仪式中对亡灵返回亚鲁王国时代唱诵的神圣诗篇,是一部活形态的大型史诗,是麻山苗族人的一部精神圣典。

  民俗专家刘锡诚认为,苗族三大方言区,过去发现的苗族叙事作品,大都属于东部,是古歌,而今在西部苗族方言区发现和正在采录的《亚鲁王》,如果最终确认是苗族英雄史诗的话,那将是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发现,英雄史诗不仅在北方民族中流行,而且在南方的少数民族中也有,我们的文学史和文化史也许将因此而进行改写。

  苗族古诗的发掘与保护

  麻山位于贵州省紫云、望谟、长顺、罗甸、惠水、平塘六县交界处,总面积2730平方公里,共20个乡镇,苗族人口29万余人。据专家介绍,苗族有5000多年的历史,上古时期生活在中原的蚩尤九黎部落是苗族的先民,蚩尤是苗族的人文始祖。亚鲁王是蚩尤之后两千多年苗族部落的一位王族后裔,秦汉时期,亚鲁王带领苗族部落迁徙到贵州,进入了麻山,从此定居了下来,繁衍至今。

  麻山苗族古诗《亚鲁王》主要流传于紫云县,分散流传于邻近的罗甸县、望谟县、平塘县,另外贵阳花溪、清镇、镇宁、关岭等西部苗族地区也有少量流传。早在夏王朝时期的古三苗国,麻山苗族史诗就有了雏形,秦汉时期,苗族定居麻山后,史诗充实、丰富了亚鲁王的故事,并以亚鲁王的故事为主要传唱内容,亚鲁王的若干王族后代故事完善定型于清朝末年。

  麻山苗族古诗《亚鲁王》有2.6万余行,涉及古代人物上万人,几百个古苗语地名,十几个古战场,其细腻描述传承于麻山苗族地区3000多名歌师的记忆里。“开始翻译的时候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可是越深入到史诗里,越觉得它的内容太丰富了。”杨正江介绍,古诗对亚鲁王祖辈父王谱系的记忆是从哈珈王第一代开始的,到了亚鲁王已经是第十八代王了。

  在《亚鲁王》的记载中,每代王的故事有300余行,详细描述了每一代王的创世故事,有开天辟地、万物起源、宗教习俗等历史与神话相隔的传说,描述了麻山苗族对故国故事的记忆,是研究苗族古代社会的“百科全书”。具有文学、历史学、人类学、宗教学、神话学、艺术学、美学、语言学等价值。“苗族通史、迁徙史中关于苗族是如何从长江中下游、黄河下游迁徙到贵州,又如何征战、定居、开发的,描述极为简略。” 贵州省文联副主席余未人认为,《亚鲁王》填补了两千多年前这段苗族口述历史的空白。

  在贵阳、安顺等说西部方言的苗族支系中,都有关于蚩尤的后代“杨鲁”(“牙鲁”)的传说。“亚鲁王”与“杨鲁”、“牙鲁”是同一个人,“亚”、“杨”、“牙”都不是姓氏,而是祖先的意思。《亚鲁王》的表现形式灵活多样,有的用叙事的形式朗诵、吟唱,有的用道白的形式问答,采用了形容、比喻、拟人、描述的表现手法,词以散文诗的叙述为主,歌唱的曲调变化丰富,不讲究押韵,只讲押调。

  “要找苗族古歌师,在麻山地区随便能找到几千人。”杨正江说。可是,对苗族古歌司空见惯了的麻山人,并不觉得那是“宝贝”。相反,一些有点文化的干部,倒认为那是“迷信”,在老人去世后,不请歌师,而请外面的道士。杨正江认为,那是麻山苗族人对本文化的“不自信”。为此,杨正江先后拜了紫云县宗地乡戈岜村的杨再红、山脚村的杨再江等巫师为师,农闲时节还以每天25元的代价请师傅到家里来教他学艺,用苗文记录唱词。杨正江发现,散布在麻山紫云、望谟、罗甸等地的苗族歌师,唱诵的内容有所不同,但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关于亚鲁王一生征战的故事。其中,描绘了两次大战争的场景,有1万余行。创世、立国、创业及其发展,“亚鲁王”这一生动的形象,在不断的翻译和积累中逐渐丰满起来。

  “《亚鲁王》是一部活形态的史诗。”杨正江这样概括他对《亚鲁王》的理解,因为《亚鲁王》是麻山苗族人民生命结束时,活人对亡灵的吟唱。麻山苗族人认为,亡灵必须牢记先祖的历史故事,方能追赶迁徙之路,回归东方故国与先祖团聚。余未人认为,《亚鲁王》是最珍贵的、活在苗族人心中的历史。

  对于未来,杨正江坦言,老歌师们正在不断离世,再不抓紧将会晚矣,然而又不能急于求成。他表示,不管前面的道路如何崎岖,他都会坚持下去。对于《亚鲁王》,这部传唱了二十几个世纪的史诗,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让我们一起,共同关注。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报》2010年2月12日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