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朝鲜族文学的性质问题刍议——兼论朝鲜民族文学史的编纂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3-01-22  作者:全国权/紫荆
0

【内容提要】 考察中国朝鲜族文学的性质时,所持的立足点、观念和视角是十分重要的。具体说来,大致可以有如下几种观点:朝鲜族文学是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一种,这是以国籍为观察文学的表征;是朝鲜半岛文学的一个分支,它以民族血缘关系、文化传统为观察文学的标志;它兼有中国大陆成份和朝鲜半岛成份,此为所谓“二重性”;它不是一个独立的文学,是某一外国文学的附庸;是“移民”文学,并非独具风姿的民族文学。朝鲜族文学是极富民族精神、气魄和人性美、人情美、人道美的自律性的民族文学。

        当前,我们处于激变时代和信息时代,改革开放的大潮日益汹涌澎湃。唯其如此,我们在研究我国朝鲜族文学之时,决不可囿于延边这个窄小的圈子冥思苦想有关的问题,而必须拓宽思维范围,最低限度也得以世界朝鲜民族文学圈和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视角去考虑一切。正是本着这种想法,拙文拟对中国朝鲜族文学的性质略抒己见,同时附带谈谈有关朝鲜民族文学史的编纂问题。
在经历100多年的历程之后,中国朝鲜族文学在中华民族的大文苑里,俨然已是令人瞩目的富有开放性的具有个性和自律性的民族文学。它具有朝鲜族不屈不挠的伟大精神与气魄、美好的人性和淳厚的人情美、普遍的人道美,拥有朝鲜民族固有的饶有条分缕析的思维方式,主体性十分清晰,而且生机盎然,不断在前进不断在发展。它已拥有200多万文化层次不尽相同的读者和500多名作家、诗人、评论家、文学史家、文艺理论家和编辑家,在这一庞大的文化群体的支持下,其个性已越来越鲜明。
        当我们着眼考察这样的中国朝鲜族文学的性质之时,所持的立足点、视角和观念是十分重要的。那么,它究竟具有怎样的性质呢?对此现在大致有着如下五种见解:

        第一,它是中华民族文苑的一束奇葩,具体地说,是全国55个少数民族之中的一种小数民族文学。

        第二,它是朝鲜半岛文学的一个分支、分流。

        第三,它既具有中国大陆的成分,又具有朝鲜半岛的成分,具有二重性。

        第四,由于同是倍达(朝鲜)民族,它必然与朝鲜半岛文学即朝鲜文学与韩国文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不能算作一个独立的文学。

        第五,它被视为“亡命文学”、“移民文学”、“在满朝鲜人文学”或“满洲文学”,似乎并非一种独具风姿的文学。

        对于以上这些见解,有必要略作分析。第一种见解,以国籍为观察文学的表征。第二种见解,以民族的同质性和血缘关系的视角观察文学。第三种见解,看似很正确,实质上则是既考虑到了我国复杂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风土等等,又兼顾朝鲜半岛,为了生存而想求得心理平衡。更确地说,这种见解它着眼的是中国朝鲜族文学和朝鲜半岛文学具有的同质性和异质性之间的关系问题。第四种见解,有把我国朝鲜族文学视为迎含某国家或地区的文学或他国的附属品的倾向。第五种见解,如是针对“8.15”解放以前的中国朝鲜族文学而言,从当时的历史情况看来,可谓言之有据。然而,如是竟然把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中国朝鲜族文学也还是视为、称为“移民文学”,那么,问题的性质便完全不一样了。换句话说,这样仍然套用过去日本人所谓的“移民文学”来看待我国朝鲜族社会主义文学,其不当与不宜已自不待言。

        在对上述见解作过分析之后,我们认为我们中国朝鲜族文学,应当从如下几个视角加以透视:

        第一,应当从中国的视角,也就是说应当从中国公民和中国作家的视角来透视我们的朝鲜族文学。以人口占绝大多数的汉族为首的中国,是一个由56个民族组成的大家庭和大国。以这个视角着眼,很显然,我们应当把中国朝鲜族文学看作是中国文学的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中国作家协会现有会员5000多名,其中还有40多名是朝鲜族作家。朝鲜族小说家林元春早在80年代初曾荣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此外,还有80多位朝鲜族作家荣获过全国各类少数民族文学大奖。

        第二,也可以应当以世界朝鲜民族文学圈的视角来透视中国朝鲜族文学。也就是说,以世界的视角从总体上考察生活在世界各国各地区的朝鲜民族文学。朝鲜民族文学的口号永远应当是:“世界文学包括朝鲜民族文学,朝鲜民族文学向世界文学迈进,世界文学走向朝鲜民族文学,朝鲜民族文学在世界文学之林中得以繁荣和发展!”所谓世界朝鲜民族文学圈,主要由朝鲜文学、韩国文学和中国朝鲜族文学这三个部分组成,也包括旅日朝鲜人文学、俄罗斯高丽人文学和美国朝鲜人文学等,是一种大文学的概念。所以,我们提及今日的朝鲜民族文学之时,它乃是一种国际性的大文学。唯其如此,凡是朝鲜民族作家,在其从事创作之时,最低限度在其脑海里总是铭记着朝鲜、韩国、中国朝鲜族或在日朝鲜人等形象,然后写出一部部作品。古往今来,凡是真正的文学,都必是首先在本民族之中寻找读者兄弟,进而发现在全世界也有自己的作品的读者。也只有到了这时,其作品才成了世界文学。歌德、普希金、托尔斯泰、卡夫卡和庞德等就是这样成为人类享有盛誉的作家的。我们朝鲜民族,今后也会出现这样有口皆碑的大作家的。

        我们认为,现在,在地球村里,耸峙着三座巨大的朝鲜民族文学山脉。它们,就是朝鲜、韩国、中国的朝鲜民族文学。中国朝鲜族文学之所以能形成为这样的大山脉,在于它有其稳固的创作群体、不断的作品创作和对读者的深远的影响。我们的文学理论家和评论家的优秀文学论文,译成汉文后已传遍全国,全国的文学期刊已刊载了朝鲜族的作家和诗人的许许多多的作品和文学论文。

        至于一百多年来中国朝鲜族文学的变化发展过程,我以为可分为如下三个大的阶段:

        第一,19世纪中叶以前的时期。这一时期的中国朝鲜族文学,与朝鲜半岛的文学具有同样的历史渊源与根基。在这个时期里,文学与国籍直接有联系,无论是朝鲜、韩国和中国的朝鲜族,都具有共同的文学遗产和文化传统。

        第二,过渡时期。从19世纪中叶到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其间的文学作品均可算作中国朝鲜族文学的近现代文学之作。当然,这一时期文学也可以细分为30年代以前和30年代至1945年“8.15”以及1945年到1949年的几个小段落。

        第三,当代朝鲜族文学。自从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有了中国朝鲜族的当代文学。这个阶段的中国朝鲜族文学,还可分为如下几个小的时期:

        (一)从1949年到1966年。这一时期的文学作品,显示了解放的欢欣与感激,富有浪漫性与天真性,卓有报恩文学的色彩。它们充满政治概念,很好地起到了宣传政策的作用。不少作品,实际上就是带有文学形式的政治思想宣传读物。

        (二)从1966年到1980年。这一时期的朝鲜族文学,可称为“文化大革命”的文学。从全国来说,这一时期的文学划至1976年,亦即至“四人帮”垮台时为止。但由于距离首都较远,信息传递得慢,朝鲜族的文学发展又落后于汉族文坛,因而我国朝鲜族文学的这一时期界线似应划至1980年。在这一时期里,我国的朝鲜族文学大多都具有浓郁的政治概念色彩,它只能说是政治说教文学。

        (三)繁荣期。从1980年到1990年,是我国朝鲜族文学复活文学精神和回归文学本体的时期。说得更具体一些,是缪斯、主体、自我、自由、自然、灵感、想像、隐喻、语言、审美、爱情和艺术复归于文学的大发展时期。

        (四)90年代。这一时期,是中国朝鲜族文化大反思的阵痛期。这一时期,是政治、经济、文化的大变革时期。变化良多的改革开放的冲击波,使得各种文学极其复杂地交错,也使得我国朝鲜族文学处于关键时期,并正在发展变化为多元多层次的文学时期。

        在本文的开头部分,我们把中国朝鲜族文学称为自律性的民族文学。然而,有些国外的朝鲜民族文人却怀疑中国朝鲜族文学是否有其自律性和个性。其实,这并不奇怪。须知,朝鲜、韩国和中国的朝鲜民族文学都是具有同样的文化历史渊源和传统的文学。但是,在现代,特别是在1945年和1949年以后,朝鲜、韩国和中国朝鲜族的文学的发展是不一样的,可以说以其各具丰姿各显其能而平分秋色。唯其如此,它们的文学史的叙述内容、体系和叙述方式等也就有了很大的差异。众所周知,美国文学原来也曾是移民文学,后来发展为与英国文学不太一样的另一种文学。中国朝鲜族文学的发展,与这种现象可谓十分类似。

        中国朝鲜族文学,是中国文学、朝鲜文学、韩国文学、美国文学、俄罗斯文学和日本文学等多元多层次的文学的交叉交合地带的富有开放性的个性民族文学。这是由它的多元多层次的经济文化、文学交流而形成的复杂地缘、血缘、人缘关系所决定的(朝鲜族同这些国家许多人士、文人有多重关系)。今后,假以时日,随着岁月的嬗替,它将更加具有世界性和人类性。今后,中国朝鲜族文学和朝鲜文学、韩国文学,尽管同样是用训民正音(朝鲜文字)写成的作品,其题材、主题、内容的性格、语言、叙述方式和表现方式等等,必将是既增大了同质性又增多了异质性。而且那时的同质性与异质性,是产生于向更高的层次升华的崭新的东西。这一点,可以说是毫无疑义的。

        下面,我们想谈一谈中国、朝鲜、韩国这三者的民族文学史的编纂所涉及的一些问题。

        首先应当提到的当然是作家和作品的处理问题。比如,像金泽荣、申采浩、申柽、李陆史、姜敬爱、安秀吉、崔曙海、尹东柱、金兆奎、朱善禹(原来曾在中国居住或开展过文学创作活动的作家、诗人)等作家及其作品的归属问题,就得认真加以斟酌的。此中,存在着视角、信仰、观念、体制、国籍、语言等各种各样的问题,洵是复杂而又相当令人感到棘手。

        究竟应当怎么办呢?依我们看来,在编纂这样的民族文学史时,应该注意如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从现有的情况看来,可按照分流编纂的方法,依国度的不同,先出版朝鲜文学史、韩国文学史、中国朝鲜族文学史等几个版本。这几本文学史所写到的作学和作品,可以不同,可以各行其是。

        第二,从世界朝鲜民族文学圈的视角看来,朝鲜民族文学史是包括了朝鲜、韩国、中国和住在其他世界各国的朝鲜民族文学进程的大文学史。

        第三,也可以以朝鲜民族文学圈和世界各国民族文学圈的联系、关系、作用、影响、冲击和并蓄等为参照系,编一部民族比较文学史。

        第四,可按作家的国籍和民族的归属,在文学史里,以历史客观的观点对有关的作家和作品加以叙述。

        第五,可按作品的语言使用类型,将作家与作品归类。比如,曹雪芹是满族,而其《红楼梦》系用汉文写就,其影响又特别深远,因而被归属于汉族文学史。大作家老舍也是满族,汉族文学史也以很大的篇幅对他和他的作品作叙述。再如中国著名的作家叶君健,年轻时曾留学英国,并曾用英文写成了许多优秀作品,因而在英国文学史上占了重要的一席之地。

        第六,可考虑文学作品对读者的影响及读者的接受程度,根据这些条件也可在文学史里写到有关的作家及其作品。须知,作品的影响也是值得特别注重的。像对待李陆史、尹东柱和申采浩等作家及其作品,在编纂文学史时,也应当充分着眼于这一点。

        第七,可充分考虑作品的题材、主题及生活内容的性质。比如,崔曙海的《出走记》、安秀吉的《北间岛》等作品,都真实地反映了当年间岛(延边)的生活,究竟是该归入中国朝鲜族文学史还是另作处理呢?对此类问题,也应仔细研究之后加以妥当处理。

        看来,这些问题要想得到圆满解决,还得有一段较长的时间。因为,有各种各样复杂的因素在起着其作用。要想写出一部比较客观全面而又兼容并蓄的朝鲜民族文学史,先得做好基础作业,也就是说,朝鲜、韩国、中国等各方应当根据文学史实先编纂出实事求是、比较科学的各自的文学史。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此基础上编纂成一部综合的完整的朝鲜民族大文学史。

文章来源:《延边大学社会科学学报》(延吉)1997年01期第127-130页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