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四 其他(9)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24  作者:列宁
0

  (4)对于谁是民族分离的意志的代表者这一问题,俄共持历史的和阶级的观点,考虑到该民族处于它的历史发展的哪一阶段:是从中世纪制度进到资产阶级的民主,还是从资产阶级的民主进到苏维埃的即无产阶级的民主,等等。

  在任何情况下,曾经是压迫民族的那些民族的无产阶级,对待被压迫民族或没有充分权利的民族的劳动群众的民族感情残余,必须特别慎重,特别注意。只有实行这种政策,才能为国际无产阶级不同民族的成员真正稳固的、自愿的团结一致创造条件,许多民族苏维埃共和国在苏维埃俄罗斯周围团结起来的经验,正表明了这一点。

  列宁:《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纲领》,《列宁全集》36卷附录,409页,1985年10月版。

 

  4、鉴于乌克兰的文化(语言、学校等)多少世纪以来一直遭受俄罗斯沙皇制度和剥削阶级的摧残,俄共中央特责成全体党员用各种办法帮助铲除妨碍乌克兰语言和文化自由发展的一切障碍。长期遭受压迫使乌克兰落后群众具有民族主义倾向,因此,俄国共产党党员必须极其耐心、极其慎重地对待他们,必须用同志的态度向他们说明乌克兰和俄罗斯劳动群众的利益是一致的。乌克兰地区的俄国共产党党员,应当切实保证劳动群众在学校和一切苏维埃机关中使用本民族语言的权利,应当坚决反对人为地把乌克兰语排挤到次要地位的做法,相反,应当努力把乌克兰语变成对劳动群众进行共产主义教育的工具。应当立即采取措施使一切苏维埃机关都有足够数量会乌克兰语的工作人员,使将来的一切工作人员都会使用乌克兰语。

  列宁:《俄共(布)中央关于乌克兰苏维埃政权的决议》(1919年11月29日),《列宁全集》37卷,328-329页,1986年版。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