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民文沙龙第23期·综述】[李连荣]“关于《格萨尔•赛马称王》情节结构编排特点的思考”综述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9-10-11  作者:宋贞子/文 郭翠潇/图
0

  2019年9月3日下午,民文沙龙第二十三期“关于《格萨尔•赛马称王》情节结构编排特点的思考”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以下简称“民文所”)会议室举行。本期沙龙由民文所研究员李连荣主讲,民文所藏文室主任诺布旺丹研究员担任评议人,民文所副研究员杨杰宏主持。民文所的科研人员、在站博士后、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的硕、博士研究生参加了此次活动。

 

  第24期民文沙龙主讲人 李连荣研究员    郭翠潇/摄

  李连荣首先对目前搜集到的格萨尔史诗中《赛马称王》的文本,其中包括手抄本和木刻本、对20世纪发现的优秀艺人的讲唱整理本和撰写本,以及已出版和汉译或编译的情况做了介绍。同时,他指出民间仍存在大量的手抄本,需要大力支持和搜集。更为重要的是,有些优秀艺人们讲唱的此部故事也亟待录音,并记录成文。

  随后,他分别列举了《赛马称王》的林葱木刻本《七宝》、玉树抄本《春日》、甘南抄本、贵德手抄本、同仁手抄本、扎巴抄本的文本情节结构。着重分析了林葱木刻本和甘南本在主要情节结构上的差别,以及其他抄本之间的异同。由此,总结出上述抄本在《赛马称王》的篇章部分大致分为两个系统,即流传于康区中部核心地区的单纯讲述“赛马夺取王位的林葱本体系”和流行于康区上部边缘地带的“以赛马为主展开多项竞赛中的夺取王位打开宝藏的扎巴本体系”。而这两个体系的形成,源于各自的传统。

  李连荣在比对了众多抄本后,表示在所有《赛马称王》的故事中,林葱本对艺人、抄本和学者的影响最为深远。安多北部的贵德本、同仁本、南部的甘南本、康区的玉树本、玉树结古本、康定本等抄本,以及桑珠本、昂仁本、格日尖参本、巴嘎本和达娃扎巴本等艺人本,均属于这一体系,又各有特点。同仁本倾向于扎巴本、桑珠本介与玉树本与林葱本之间、格日尖参本、昂仁本的故事内容与框架结构接近林葱木刻本,但关于捕捉神马情节的设置又与玉树本相似。

  从情节结构的设置上来看,扎巴本有别于林葱木刻本,自成体系,独具特点。它由“捕捉神马”“赛马比赛”“射箭比赛”和“开启宝藏与称王”等几个情节结构构成,其中虽涉及到了捕捉神马的情节,但内容与其他手抄本和艺人本大为不同,其篇幅可单独成篇。总体上看,扎巴本《赛马称王》的故事情节来源显得“比较古老”或者“别具一格”。

第24期民文沙龙现场   郭翠潇/摄

  最后,李连荣从上述文本及其他抄本和艺人本中,抽绎出《赛马称王》的主干情节结构。并指出,有些情节基于艺人和传承地区的差别,出现颠倒顺序、增删内容、互换甚至于缺省人物角色的变化。但即便是经历了不同地区和文化的影响与传承,最终还是形成了趋于一致的林葱本体系。从当今艺人的传承来看,相较于林葱本《七宝》,玉树本《春日》更获艺人们的青睐。

  在评议环节,诺布旺丹研究员肯定了李连荣所做的文本间比较的研究方法,并从藏族的历史和民族传统上,解释了《赛马称王》在整个格萨尔史诗中极为重要的原因。他表示政治和宗教原因导致了格萨尔史诗由口头过渡到书面,而这两个原因却未能在《赛马称王》篇章中有所体现,也表现出了其特殊性。最后,他认为进一步挖掘文本的传承体系极为必要,这有助于进一步展现整个格萨尔史诗文本的传承谱系。

  在讨论环节,毛巧晖研究员、高荷红研究员、杨杰宏副研究员、意娜副研究员、姚慧副研究员、玉兰助理研究员、央吉卓玛助理研究员等人分别从格萨尔领导小组成立的动议、史诗文本翻译、格萨尔史诗的不断创编、史诗情节变化的影响因素、《格萨尔》文本中人死复生情节、贵德分章本与其他文本关系、《赛马称王》众多文本中的寻马情节等问题展开了深入讨论。(宋贞子)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