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民文沙龙第4期】“荷马史诗中的理想国”综述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7-12-15  作者:宋贞子
0

  2017年11月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民文沙龙第四期“荷马史诗中的理想国”在本所会议室举行。本期活动由民族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黄群博士主讲、李向利博士评议。参加此次研讨活动的有所内各室的科研人员和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的学生。

  黄群博士从“什么是人类最好的生活方式”、“人世间有没有理想国”、“理想国的真与假”的三个基本问题,引入话题的讲述。西方思想史中有很多关于‘乌托邦’的文本,这说明西方人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对“何为最好的城邦”、“何为最好的国度”问题的探讨。莫尔的《乌托邦》一书开启了近代政治关于乌托邦社会的想象,但在更早时期,荷马史诗就已经开始了对此的讨论。

  黄群博士先从三个开场讲起,第一个开场是在荷马史诗《奥德赛》的第四卷中,为了寻找帮助自己的战友夺回妻子出外征战,但战争结束后十多年都仍未归家的父亲奥德修斯,特勒玛科斯离开伊塔卡,找到了斯巴达之王的墨涅拉奥斯。在墨涅拉奥斯的宫殿里,特勒玛科斯无比羡慕墨涅拉奥斯所拥有的财富,而墨涅拉奥斯却向特勒玛科斯和同伴描述了利比亚的富饶。第二个开场是《奥德赛》的第三卷,特勒玛科斯刚到皮洛斯时,四、五千的皮洛斯人在海边举行祭奠海神波塞冬的仪式,透露出皮洛斯人对神的虔敬。第三个开场是在《奥德赛》的第六卷,奥德修斯来到了费埃克斯岛,传说这里是神明的居所,理想的城邦。初到此地的奥德修斯并不像墨涅拉奥斯和特勒玛科斯,他关注的是这里的文明程度。费埃克斯人受神明的眷顾,这里物产丰富、无需耕种、技术高超、法度严明。而与费埃克斯人有密切关系的独目巨人之国的库克洛普斯,虽然没有法律,也不种植庄稼,但一切植物均自然生长。

  由这三个开场,引出两个最佳政治的对比,即费埃克斯岛与库克洛普斯,二者所分别代表的两种城邦的政治制度的对比。荷马史诗开启了现代政治制度的两个起点,同时也给予我们思考。这两种政治制度中,哪一种是人类生活方式的起点,并且哪一种更适合人类社会的发展。在荷马之后,西方的哲人们也一直思考着此问题,而今天,我们依然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在评议环节,李向利博士对黄群博士的讲座进行了点评。他首先对此次讲座的内容做了梳理,随后,结合柏拉图的《法律篇》中有关雅典异邦人、克里特人克利尼亚斯和斯巴达人梅奇卢斯三人讨论城邦的法律问题的内容,引出属神的善和属人的善。评析了荷马史诗中的特勒玛科斯和墨涅拉奥斯,二人关注的是属人的善中最低层面-财富;库克洛普斯人缺乏属神的善中正义的一面。但就库克洛普斯人是否缺乏正义,要从对外正义和对内正义这两个角度来深入分析。属神的善中的正义究其根源是与法律相关,正如柏拉图在《法律篇》中讲到的,在追求最佳的政治制度的时候,不能出于理性,不能推行完全的正义,需要妥协。

  讨论环节在杨杰宏副研究员的主持下,纳钦研究员、张多博士、博士生孟令法分别就从史诗中提炼对最佳政治的描述,是否可行,及其意义、城邦史诗和草原史诗等其他少数民族史诗的联系、要如何继承和发扬传统等角度展开了深入的讨论。大家认为不单从史诗中挖掘最佳政治,还可以从西方的其他文学作品、中国少数民族史诗和宗教层面等多向度的拓展;并要结合史诗产生的背景谈其中蕴含的政治理念。最后,杨杰宏副研究员指出,荷马史诗中体现的思想,是以荷马为代表的古希腊人对自然、神灵、机制和国家的思考,标志着神话思维开始走向理性思维,柏拉图是理性思想的集大成者,从荷马到柏拉图,我们可以看到哲学发展的清晰线索。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