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第三期“IEL国际史诗学与口头传统研究讲习班”综述:专业集训第一讲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2-01-13  作者:陈婷婷
0

第一讲:The Expansion-Compression Aesthetic in Oral Traditions: The Thersites,Episode in /Iliad/ Book 2
时 间:2011年12月16日 9:30-11:30
主讲人:马克•厄舍尔(Mark Usher,美国佛蒙特大学教授)

  2011年12月16日上午,来自美国佛蒙特大学(University of Vermont)的马克•厄舍尔教授(Prof. Mark Usher)为本次史诗讲习班的专业集训模块带来了第一场报告:《口头传统扩展与压缩的美学》(The Expansion-compression Aesthetic in Oral Traditions)。

  为了让本次讲座更多地体现出“workshop”的氛围,厄舍尔教授采取了即兴演讲的方式,挥洒自如,娓娓道来。

  厄舍尔教授首先从AT分类法和普洛普《故事形态学》中的“功能”(function)切入,指出按照AT分类法对故事进行划分有时不尽科学,因为不同的类型或母题其实在故事中有可能发挥相同的作用,而采用“功能”这一标准来划分故事,就能够克服AT分类法某种意义上的缺陷。厄舍尔教授接着指出,普洛普的《故事形态学》中所归纳出的31个功能并非必须一齐出现在一个故事中,而是可以有选择性的出现,但其先后位置一定与其在31个功能列表中所处的顺序一致。接着,厄舍尔教授列出了《奥德赛》中包含有25个要素的“会客”典型场景(elements of the hospitality type-scene),并指出通常在《伊利亚特》的一段有关会客的片段中,这25个要素往往不必一齐出现,而是与普洛普提提出的31个功能一样,有选择性的、但仍按照表中列出的先后顺序出现,中间允许有某个或某几个要素的空缺。同时,空缺的部分可以视为被压缩(compression),而出现的要素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可能被演述人加以扩张(expansion)。厄舍尔教授接着展示了通过Wordle软件得出的《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词频分析图。在《伊利亚特》中,马、长矛、城墙、战斗等词出现频率最高,而在《奥德赛》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为:客人/主人、宫殿、家等等。这些高频词显示出,每当演述进行到与这些词语有关的场景时,演述人都很有可能在此处进行了大量的扩张和延展。

  厄舍尔教授接着以四段分别从《奥德赛》和《伊利亚特》中节选的场景,作为阐释口头传统中扩张和压缩美学的实例。

  第一个实例选自《奥德赛》第五卷中卡吕普索(Calypso)与赫尔墨斯(Hermes)相见时。史诗此处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对会面这样的情景给予大量铺陈,而是采用压缩的方法,用一句话带过两位天神的会面:“Immortals are never strangers to each other”。

  第二个实例选自《伊利亚特》第三卷中,帕里斯(Paris)与墨涅拉奥斯(Menelaus)交战前,对双方装备的描摹。对帕里斯装备的描摹细致入微:他的护颈(shinguards)、护胸(breatplate)、宝剑(silver-studded sward)、盾牌(shield)、头盔(helmet)以及长矛(spear)都被一一提到,涉及的武器装备多达六件。而轮到描摹墨涅拉奥斯时,史诗中只有一句话:“与此同时,勇敢的墨涅拉奥斯也这样武装了自己”(Meanwhile brave Menelaus did the same)。描摹两者时篇幅的不同即为扩张和压缩的体现。

  第三个实例选自《伊利亚特》第十八卷、十九卷中,对阿喀琉斯盾牌的描摹和阿喀琉斯即将披挂上阵的一幕。在十八卷里,对阿喀琉斯盾牌的描写几乎占到整整一节,长达240多诗行。此处的盾牌已不仅仅是一件武器,而更是一种文化符号。在十九卷中,史诗再次不厌其烦的用40多诗行的篇幅对阿喀琉斯的武器从护颈到头盔进行了详尽的叙述。无疑,对阿喀琉斯盾牌和武器的描摹又是一种扩张的体现。

  第四个实例选自《伊利亚特》第二卷。阿伽门农在梦中受到神谕,要他检验部队的忠诚。阿伽门农遂假意放士兵回乡,没想到士兵们真的纷纷打算坐船离开。此时史诗用20诗行的篇幅,描写了奥德赛对这些缺乏斗志的士兵的批评。接下来又用18诗行的篇幅描写了特尔西提斯(Thersites)对奥德修斯的反唇相讥。对两者的语言描写都属于“扩张”现象,但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特尔西提斯反击奥德修斯是《伊利亚特》中唯一一次来自士兵的不满的声音,也由此传达出史诗创编者的态度。

  总之,扩展和压缩是史诗创编中必不可少的技巧。虽然扩展使得整个史诗的创编随着篇幅的扩大而不断保持增长,但也应注意到,正是对某些部分巧妙的压缩使得对其他部分的扩展成为可能。与显而易见的扩展相比,压缩有时更难以被人察觉。但不论是扩展还是压缩,都来源于现场演述的压力中,并打上了口头遗留物的烙印。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