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社科院民文所格萨尔史诗研究中心、全国《格萨(斯)尔》工作领导小组赴青海调研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20-12-28  作者:丹珍草 何城禁
0

  为了进一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结合中国社科院谢伏瞻院长在《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讲话要求, 2020年11月8—1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格萨尔史诗研究中心、全国《格萨(斯)尔》工作领导小组一行7人赴青海调研,着力格萨尔话语体系的建设实践和理论创新。此次调研的主要内容包括两个方面:关于“《格萨尔集成1998-2020(当代卷)》编纂讨论会”,“青海贵德县格萨尔文化遗迹田野调查”。

  2020年11月8日,“《格萨尔集成1998-2020(当代卷)》编纂讨论会”,在青海省文联召开。参加此次讨论会有青海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书记、主席班果,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席梅卓,青海师范大学副校长扎布,青海省《格萨尔》研究所原所长角巴东主,青海省《攀登》杂志主编才旦多杰,《藏族民俗文化》杂志社主编噶玛侃本,青海师范大学副教授卓泽加等26位与会专家学者。讨论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格萨尔研究中心主任、全国《格萨(斯)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诺布旺丹研究员主持。

 458202473947818539 

  “《格萨尔集成1998-2020(当代卷)》编纂讨论会”现场 (照片由何城禁提供)

 

  研讨会首先由主持人介绍了青海省作为全国格萨尔学研究“富集”之地,其专业的研究机构、研究团队和专门的研究人员,对格萨尔学事业的重要性。接着就《格萨尔集成1998-2020(当代卷)》的编纂缘起与初步计划,以及《格萨尔集成1998-2020(当代卷)》的体例问题征求大家的意见。青海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书记、主席班果发言认为,这项工作不仅仅是对22年前赵秉理先生工作的延续,更是新时期不同学术语境下,对当下20年格萨尔学研究新成果的一次检视,一次重构,是基于更加宏大视野更高层面的考察。建议这项编纂工作的名称应该有所变化,不要造成仅是“续写”的误解。梅卓主席表示自身曾受益于当年的《格萨尔集成》,中间断代22年,现在重启这项工作,继承前辈的事业,呈现近22年的研究成果,应该是知识和智慧的集大成者,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无论她本人还是代表文联都愿意全力协助格萨尔研究中心、全国《格》办将这项工作做好。青海师范大学扎布副校长认为《格萨尔集成1998-2020(当代卷)》的编纂,这是格学研究和格学事业的一项重要工作。国家领导人的重要讲话和政策理念都多次强调“三大史诗”的文化意义和学术价值,都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机遇,在这样的大好形势和背景下,格萨尔研究中心、全国格萨(斯)尔办公室抓住机遇,做好这件具有学术话语体系建设意义的工作非常重要。此外,扎布校长介绍了青海省人民政府与北师大合作在青海师范大学设立的高原科学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研究是其中重要的研究项目,而《格萨尔》是该项目研究的重要内容。

  李连荣研究员介绍了《格萨尔集成1998-2002(当代卷)》(第一卷)的编纂规划,就编辑体例等方面提出了初步设想,包括《格萨尔》工作、《格萨尔》研究、格萨尔学科建设以及将《格萨尔》硕博论文目录作为附录等。收文的要求包括各机构公开的《格萨尔》工作正式文件、公开发表的论文或文章,以及内部刊物中的优秀论文等。文章起止时间为1998年—2002年。建议2020年12月份启动工作,2021年6月30日前完成第一卷,2021年7月份出版。

  青海省《格萨尔》研究所原所长角巴东主回顾了赵秉理教授开展《格萨尔集成》(1-5卷)编纂工作历史,并表达了高度的敬意,同时认为该集成汉文资料大都收录了进去,但缺少藏文资料,建议《格萨尔集成1998-2020(当代卷)》应该将藏汉文卷分开。《格萨尔》研究国际学术会议已经召开了七次,应作为基础资料。具体内容建议专家学者传一卷、说唱艺人一卷、当代研究一卷等建议。《攀登》杂志主编嘎玛侃本指出全国《格》办多次参与格萨尔调研,并表示将全力配合推进这项工作。藏学专家才旦多杰指出编纂工作还需要细化,例如藏汉文不要合并;艺人研究、民俗研究、文本研究等可以进行分类。为了掌握工作节奏,建议每个时间段的初审、复审、校对、统稿等工作再细化。

  杨霞(丹珍草)研究员认为,“盛世修典”是中国的学术传统,这次编纂,既有22年的“继往”,又有今后新时代的“开来”之意。格萨尔学发展到今天,在实际内容上已经打破了形式,格萨尔史诗研究已经从单一性、描述性,走向丰富性、复杂性和多学科的交叉性、融合性,关键是22年来格萨尔学的研究范式已经在转换与深入。所以,是该把格萨尔学界最近20多年来的新思考、新探索与新实验做一个阶段性成果的总结时刻了,实际上也是淘洗锤炼,重铸经典的过程。新卷本应做成一个“规范化”“系统化”“学术性”的真正有价值的一套书。

  最后,诺布旺丹研究员总结发言,再次强调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及三大史诗,称其为“震撼人心的伟大史诗”的意义,指出以上专家学者的意见和建议,将会成为此项编纂工作实施的具体方案,落实到编纂具体工作的细节层面。会后,班果主席带领格萨尔研究中心,全国格办调研小组一行,参观学习了青海省党性教育现场教学点、青海农牧民生摄影成果展、新青海精神高地主题教育展,对青海历史文化的传承以及格萨尔研究者奋勇前行的拼搏精神表达了崇高敬意。

   

  参加“新青海精神高地主题教育展” (照片由何城禁提供)

  2020年11月9日,格萨尔研究中心、全国格办调研小组一行前往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就格萨尔文化进行了田野调查。先后对贵德县的格萨尔石迹、格萨尔神山圣水遗迹、格萨尔风物传说、昨那寺宁玛派《格萨尔》藏戏、格萨尔史诗《贵德分章本》、诺布岭《格萨尔》文化传习基地进行了走访调查。

  调研发现,目前在贵德县当地已有140多个与《格萨尔》有关的风物遗迹,包括山、水、石头迹等。风物传说相对集中,内容涉及格萨尔的修行洞、格萨尔的榨油坊、珠牡的羊圈、珠牡背水的地方、格萨尔取火的地方、格萨尔取盐之地等的传说。不同于以往征战四方、降伏妖魔的英雄形象,这里的格萨尔故事传说呈现出一个生活化的普通人形象,与贵德当地民众的日常生活叙事紧密契合,一步一景地展现了一幅幅劳动生活图景。

 174646958357841717 

 调研小组一行在贵德县调研 (照片由何城禁提供)

  本次调研,对《格萨尔王传(贵德分章本)》(以下称《贵德分章本》)进行了文本的历史厘清与还原。目前的《贵德分章本》是国内第一部翻译为汉文较完整的《格萨尔》故事,影响极大。《贵德分章本》因藏文抄本的丢失,学者皆以《贵德分章本》汉文抄本开展学术研究。调研组此次在贵德县罗汉堂乡的调查得知,《贵德分章本》实际出自贵德县罗汉堂乡的丹增加之手,后传给了当地的一个“智慧老人”拉古,华甲老人在拉古手中收集到了这个抄本。20世纪60年代末,格萨尔研究学者徐国琼先生到西宁,向华甲老人表达了拉古的侄子/外甥黄可加需要这个抄本,但是这个《贵德分章本》的藏文抄本寄过去后,再无下落,从此丢失。现只剩下由甘肃人民出版社,1981年3月版公开出版的王沂暖、华甲翻译的汉文翻译本《格萨尔王传》(贵德分章本)。通过调研还得知,拉古手中曾有两个《格萨尔》抄本,其中一个是《贵德分章本》,另一个抄本的历史踪迹,随着拉古的去世而遗落消失,成为千古遗憾。

  2020年11月10日,格萨尔研究中心、全国格办调研小组一行赴“青海湖东喜玛拉登格萨尔史诗传承基地”进行调研。喜玛拉登是格萨尔史诗中提及的重要地名,也是《格萨尔》文化遗迹保护基地。目前该基地有10位《格萨尔》说唱艺人,并珍藏着诸多《格萨尔》手抄本及相关资料和出土文物。

  调研小组一行通过此次“《格萨尔集成1998-2020(当代卷)》编纂讨论会”,“青海贵德县格萨尔文化遗迹田野调查”,收获颇丰。进一步深刻认识到,中华文明植根于和而不同的多民族文化沃土,历史悠久,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发展至今的文明。作为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与传承的学者和研究者,更要重视和深入到《格萨尔》史诗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研究中。

  537082905781414857 

  调研组在贵德县昨那寺与当地文化局格萨尔工作人员合影 (照片由贵德县文化局提供)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