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扎鲁特乌力格尔调查日志(二)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7-02-03  作者:斯钦巴图
0

 
    在第二次奔赴扎鲁特旗进行调研之前,我们在北京也有一件有关乌力格尔说唱传统的重要事情。那就是趁金巴扎木苏胡尔奇前来北京参加“《格斯尔》前年纪念活动”,请他留在北京一个月,采录了他演唱的乌力格尔。
    2004年5月6日
    金巴扎木苏和宝音贺希格来京,我早六点到四川办事处安排住宿。
    5月7日
    在四川办事处采访了金巴扎木苏。宝音贺希格、旦布尔加甫、纳钦在场。
    5月8日
    在四川办事处采录金巴扎木苏演唱乌力格尔。他唱了《隋唐演义》的选段。
    5月9日
    在四川驻京办事处采访金巴扎木苏。
    5月10日
    在全国政协礼堂参加“《格斯尔》千年纪念晚会”。
    5月11日
    到北京郊区康西大草原,《格斯尔》演唱艺人们表演。
    5月14——6月6日
    在北京宝金宾馆采录金巴扎木苏演唱乌力格尔。
    6月7日
    晚7时18分,我和旦布尔加甫、纳钦、孟根,乘坐1457次列车赴通辽市。
    6月8日
   上午9时10分到达通辽市,9时40分租辆面包车赴扎鲁特旗,12时10分到达目的地。旗文广局万长命副局长、旗政府办王成主任、马副旗长的秘书迎接我们。12时30分——14时,与马副旗长、万副局长、王成副主任共进午餐。马副旗长表示全力支持我们的工作。
    16时开始,与劳斯尔、拉希敖斯尔两位胡尔奇交谈。
    晚上的活动包括:
    巴雅尔图呼硕镇镇拉希尼玛胡尔奇访谈,他是著名胡尔奇琶杰的亲戚。
    拉希尼玛表演好来宝。
    韩戴沁表演好来宝
    劳斯尔表演好来宝
    劳斯尔胡尔奇演唱《二龙口》选段
    金巴扎木苏、拉希尼玛、劳斯尔、旦布尔加甫、纳钦、孟根和我在场。
    6月9日
    7——8时,早餐。
    8时,演唱开始。在扎鲁特旗宾馆101室(即旦布尔加甫和金巴扎木苏下榻的房间),安排金巴扎木苏和达胡白乙拉两位胡尔奇演唱。在孟根住的201室,安排劳斯尔演唱。
    12时,上午演唱结束。12——14时30分午餐、午休。
    下午的演唱从14时30分开始,到6时30分。
    晚7时30分——9时,演唱继续。
    这天,金巴扎木苏演唱了6个小时,而劳斯尔则唱了7个小时30分钟。他说他一天能唱8个小时,我一看他本来不好的嗓子已经开始走样,赶紧制止。
    9时30分,在我和纳钦住的102室召开课题组会议。分别安排了艺人演唱场地。讨论了本次田野采录活动和院B类课题事宜。解释了各种表格的使用方法。设备保管及安全问题。
    6月10日
    上午,扎木苏胡尔奇来到扎鲁特旗宾馆。纳钦负责对他进行访谈。昨天开始的演唱继续。旦布尔加甫记录金巴的演唱,孟根记录劳斯尔的演唱,金巴休息时达胡白乙拉演唱。由于昨晚洗澡时热水突然停止,纳钦因此感冒,身体不适。
    下午的演唱也从2时10分开始。到16时30分中,金巴已经演唱了2个小时。该达胡白乙拉演唱了。此时我注意到,在201室演唱的劳斯尔没有动静了,上去一看,果然嗓子哑了。我立即中止他的演唱。今晚,金巴扎木苏又演唱了2个小时。
    6月11日
    上午,旦布尔加甫记录金巴扎木苏演唱。孟根记录扎木苏演唱。我和纳钦与万副局长一起去巴雅尔图呼硕镇联系演唱场地,桑镇长非常热情地接待我们。与桑镇长商定好一切事宜,15时回到鲁北镇。
    15时30分起我接替旦布尔加甫及录金巴扎木苏演唱。19时30分给所领导汇报情况。
    6月12日
    旦布尔加甫患急性肠胃炎,昨夜上吐下泻,身体很虚弱。上午11时让孟根和达胡白乙拉送他到医院打点滴。14时回来。临近中午时分,顾如胡尔奇来到鲁北镇。上午,纳钦我们俩上街购买富巴雅尔图呼硕镇必须的办公用品。从上午九点开始扎木苏演唱,孟根记录,然而,扎木苏老人只唱了一个小时便唱不下去了。一个原因是老人家身体虚弱多病,另一个原因是他早上就开始喝了酒。我们从他的物品中找到二斤容量的水壶,壶里装满了酒。怕老人酗酒出事,也考虑到演唱的正常进行,我们暂时替老人保管了这壶酒。
    下午2时40分,金巴扎木苏、劳斯尔、顾如、达胡白乙拉、扎木苏、万副局长以及我们四个一行10人乘坐一辆面包车赴巴雅尔图呼硕镇。一路上,艺人们欢声笑语,情绪激昂,顾如胡尔奇还激动得掉下了眼泪。
    在巴镇安顿好,当晚21点,演唱正式开始。
    6月13日
    早6时起床。但是艺人们起得更早,兴致很高。一醒来,听到的都是左右房间传来的低音四胡美妙的声音。
    7时30分演唱开始。上午金巴扎木苏演唱3个小时,顾如3个小时,扎木苏2个小时,达胡白乙拉1小时30分,劳斯尔1个小时。
    下午14时开始。但是,劳斯尔嗓子哑,不能再唱,达胡白乙拉也出现嗓子不适的征兆;扎木苏身体欠缺。只有金巴扎木苏能演唱。考虑到这种情况,晚上只安排金巴扎木苏专场表演。专场很成功,观众来得特别多,那个蒙古包已经挤得满满当当。专场进行时,该镇柒拾叁书记来了。
    这天下午,年轻胡尔奇海英和赛纳从乌力吉木连苏木赶来。我们对他们两位进行了访谈,并让他们表演好来宝和乌力格尔选段进行录音录像。
    6月14日
    金巴扎木苏今天演唱了7个小时。
    劳斯尔因为晚上有专场表演,上午只唱了2个小时,下午休息。
    这天中午,正在吃饭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雨。这是今年扎鲁特的第一场雨。人们喜气洋洋。正好这时,张德里格尔来了
晚上的演唱照常进行。只是由于观众的要求,原本定的劳斯尔和顾如的专场临时改成劳斯尔和张德里格尔的专场。
    中午打雷时,有头晕目眩的感觉,可能因为我们住的地方离微波塔不足20米的原因吧。

 

    6月15日
    早晨吃完饭,海英和赛纳回去。
    7时30分演唱开始。
    今天大家特意让我轮休。我在住处做田野日志。11时,新华社记者突然来访。一汉一蒙。汉族叫做王欲鸣,这个名字很符合他从事的职业。蒙古族叫做呼赫。王对我、纳钦以及一些胡尔奇进行了采访。我介绍了本次演唱会的宗旨、意义和我们的工作方法。介绍乌力格尔说唱传统的过去、现状、规模和意义。介绍了我们今后的计划和打算。中午,记者、桑镇长和我们一起进午餐。记者临走时,我们赠送他俩我们的《口头传统研究通讯》。
    还是今天上午,扎鲁特旗格尔朝鲁苏木文化站站长亲自送该苏木艺人伊塔到巴镇来。
    下午和晚上的演唱照常进行。
    6月16日
    早7时30分演唱开始。张德里格尔、伊塔首次演唱。由于张德里格尔也没有带琴来,所以劳斯尔休息是他采用劳斯尔的四胡进行演唱。它是劳斯尔的徒弟。
    扎木苏老人提出终止演唱提前回家。老人说,我身体一直不好,这两天腿脚肿加重了些,腰也痛。如果再留在这里,恐怕给你们带来麻烦。说得我们特别感动。我们多给了他一点报酬,找一辆车,送老人回家。
    接近中午时分,从乌兰哈达苏木年轻胡尔奇萨其拉图骑着摩托车来到演唱现场。传着一身漂亮的蒙古袍。显得很精神。他24岁。从去年开始跟劳斯尔学唱乌力格尔、好来宝。下午的演唱结束的时候,我们安排萨其拉图表演好来宝,录音、录像。当晚,萨其拉图回家。
    中午,当我们休息时,有一位12-3岁的小伙子带来自己简陋的四胡,请艺人给他的琴开弦。有图片资料。
    晚上的演唱到12点半结束。
    6月17日
    7时40分开始演唱。
    今天的演唱是在非常凉爽的气温下进行的。所以艺人们演唱起来特别舒服。但是,几天以来超强度的工作使我们几个累得够呛。所以,凉爽的天气对艺人演唱好,对我们的午休同样更好。今天头一次大家中午睡到下午3时。由于录像带所剩无几,午决定暂停录像。
    晚上的演唱从7时30分开始。一直进行到夜里12点。
    23点30分开始,我对顾如进行了1个小时的访谈。
    6月18日
    演唱从7时40分开始。
    我对伊塔进行访谈。
    9点,与旦布尔加甫一起到鲁北镇采购办公用品。因为我们的录像带快完了,录音磁带也所剩无几。转遍了鲁北大大小小商店、音像店,没有找到DV录像带,录音磁带也没有好的,我们需要200盘左右空磁带,但只凑到了75盘四海牌录音带。吃了个饭,洗了澡,回巴镇。下午演唱照常。晚上桑镇长再加利宴请我们,艺人们则休息。
    6月19日
   今天上午,有一位叫嘎日布的牧民带到我们的住处。他是一位木匠,也能拉琴说唱一些。带来了自己制作的低音四胡,让聚集在一起的著名艺人们演奏,给新琴开弦。这是当地乌力格尔传统中的一个习俗。人为第一次请著名艺人演奏,新琴就吸纳著名艺人的灵气,这就如同给佛像开光一样。我们抓拍了这个过程。又向艺人们请教四胡的制作、各个构建的名称、图案的意义等等,有录像。

    演唱是上午7时30分开始。11点的时候,当顾如演唱结束,我对他又进行一个多小时的访谈。
   下午和晚上的演唱照旧。夜里12点30分结束。
    6月20日
    由于购买办公用品、参加表彰会议,还有自己有购房手续方面的私事,我动身回北京。9时到鲁蓓。12时10分到通辽市。下午转了书店买了一些书,5时30分上火车。还在鲁蓓的时候,纳钦来电话告诉我,陶力套胡尔奇来了。次日7时54分抵达北京北站。
    6月21日
    7时54分下火车。直奔单位。9时15分到达所里。简单洗手、洗脸、刷牙后靳主任叫我下去开会。参加优秀党员、党务工作者、优秀党支部和优秀青年表彰大会。全院有20名优秀党员,光荣地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接受表彰。10点30分,会议结束,我回到所里向朝戈金、汤晓青汇报工作。11时20分回到家。到下午3时20分办完私事。15时50分到所里拿经费。16时40分回到家。拿上东西后直奔北京北站,中途到百脑汇买了录像带和100盒空录音带,19时40分上车(本来15分上车,晚点了),回通辽。
    今天还接到纳钦的电话,说巴镇那边旗里开会。所以我们必须搬出。这几天扎鲁特旗部分地区一直下雨,有的地方雨下得很大,有的地方已经发生了洪水灾害。所以所领导也提醒我们注意安全。
    6月22日
    8时58分到达通辽。9时20分上班车,11时30分到达鲁北镇。我们决定今天就从巴镇搬出。于是我联系旗宾馆,把住宿事情安排好。下午去巴镇接艺人和我的同事。发现今天又增加了一位艺人。就是毛浩尔查干。到达巴镇是4时30分左右,此时已经下雨,演唱还在继续。而且越下越大。我们结完帐,向巴镇领导和所有给我们帮助的人道别。6时离开巴镇,7时回到扎鲁特旗宾馆。到鲁北的艺人有:金巴扎木苏、劳斯尔、顾如、张德里格尔、陶力套、毛浩尔查干、达胡白乙拉。今晚没有安排演唱。
    6月23日
    9时,演唱开始。主要是图记录陶力套、毛浩尔查干张德里格尔的演唱。因为他们的故事不多,也不长。中午只休息了1个小时。晚上的演唱持续到11点30分。然后对陶力套、伊塔、毛浩尔查干的访谈。23点50分结束。
    6月24日
    由于住宿费的原因,易地到杏花大酒店。此时,陶力套、毛浩尔查干把故事演唱完毕,因此,给他们付报酬,让他们在授权书上签字。他们离开鲁北镇,各自回家。
    现在只剩下金巴扎木苏、劳斯尔、顾如、张德里格尔。
    顾如今天又开始了一个新故事《四姐下凡》。
    6月25日
    8时45分演唱开始。顾如继续演唱《四姐下凡》。我和纳钦记录和录音。下午对他进行访谈。内容涉及即兴演唱技巧、记忆过程、演艺生涯、曲调来源及其在各地的变化等等。张德里格尔到晚上的时候把故事全部唱完了。夜里,我们对他访谈。
    6月26日
    付完报酬,在授权书上签字后张德里格尔离开鲁北。
    我们及时调整房间。演唱继续。上午,故如演唱完了《四姐下凡》,共11个小时。下午他又开始了另一部故事:《无极蓝风》(音)。演唱到11时20分结束。
    6月27日
    今天,金巴扎木苏的《殇尧传》接近尾声。顾如的新故事也已经演唱过半。劳斯尔继续演唱《大西凉》。演唱到11时30分结束。
    6月28日
    上午,金巴扎木苏《殇尧传》演唱完。只剩顾如和劳斯尔演唱。到下午6时,顾如的故事也唱完了。劳斯尔的故事还遥遥无期。晚上,由我出题,请金巴扎木苏和劳斯尔两位胡尔奇给我们即兴编唱乌力格尔。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消息:在内蒙古西部地区,近年来土地沙化严重,一到春天,沙尘暴铺天盖地而来,这样,绵羊的羊毛里吹进沙子,绵羊因此不堪重负而死亡的不少。即使不死,剪羊毛也变得特别困难。因此,牧民们无奈之下给绵羊制作衣服,牧场上一到春天到处都是穿衣服的羊。因此,我出的题就是《穿衣服的绵羊》。两位艺人编唱的故事各有特色。有录音录像。这天晚上,付给三位艺人报酬,让他们在授权书上签字。
     6月29日
     一大早,我们送金巴扎木苏和孟根到长途汽车站。孟根路过大板回北京。金巴扎木苏则从这个长途汽车站将开始他的漂游,从此他去哪里,谁也说不清,可能他自己都说不清。他是一位居无定所的艺人。
     从长途站回来,送走劳斯尔和顾如。本次活动圆满结束。
     6月30日
     9点离开鲁北镇,12点到通辽,下午5点多上火车,7月日早8时到达北京。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