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扎鲁特乌力格尔说唱传统考察日志(一)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7-02-03  作者:斯钦巴图
0

    2003年12月19日,在民族文学研究所会议室召开关于口头传统研究基地建设的会议。会后在朝戈金副所长办公室,汤晓庆副所长要求斯钦巴图,2004年由蒙古文学研究室首先围绕扎鲁特田野研究基地建设方面搞一个活动。
当日下午,斯钦巴图就搜集乌力格尔传统问题以及为此进行先期田野调查的必要性问题,与纳钦专门讨论,一致认为以研究室为单位进行乌力格尔的搜集工作可行,先期田野调查必要。由纳钦提议,将2004年度乌力格尔的搜集工作命名为“乌力格尔演唱月活动”。
    2003年12月底,斯钦巴图和纳钦分别起草了《关于举办“乌力格尔”演唱月活动的初步设想与可行性分析》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于2004年在扎鲁特研究基地开展“乌力格尔演唱月”活动的计划》两份文件,提交给朝戈金、汤晓庆两位副所长。
    2004年1月,两位副所长在研究我们的报告后多次就“乌力格尔”演唱月活动的设想、计划与可行性等方面找斯钦巴图、纳钦进一步了解,提出意见和建议,我们的报告得到了所领导的肯定。同意斯钦巴图、纳钦2人于2月底到扎鲁特进行短期田野调查。
    2004年2月5日,给扎鲁特旗文广局万长命副局长打电话,就2004年拟举办的活动以及先期调研等事宜进行通气。
    2004年2月13日上午,在朝戈金副所长办公室开会,朝戈金、汤晓庆、巴莫、斯钦巴图、纳钦参加。布置本次田野调查的主要任务,在田野作业的规范等问题提出具体要求。下午领取出差费和办公设备,购买办公用品。
    2004年2月17日上午10点,汤晓庆、仁钦道尔吉、扎拉嘎、巴雅尔图、何淙、斯钦巴图、纳钦、孟根和国际合作局亚非处处长解莉莉与蒙古国驻华大使馆的阿尤尔扎那、雅·钢巴塔开会。之后所网络数字工作室将已经制作的扎鲁特网页制成光盘,打印其内容交给斯钦巴图,就所缺资料详细交代。
    2月17日下午,包明德书记召集全所人员开会,传达2004年院工作会议精神。下午4点15分结束。急匆匆回家,准备行装。
 
    2月17日(星期二)
    晚上7点30分,乘北京开往齐齐哈尔市的1467次列车去通辽。
 
    2月18日(星期三)
    早晨8点05分到达通辽站。当地天气晴朗。9点钟左右,在罕山茶馆用早餐。约见内蒙古民族大学图书馆蒙古学图书部主任胡毕斯嘎拉图,就该馆收藏的本子故事手抄本的情况进行了解,在以后就这些资料的共享合作方面交换了意见。
    10点,赶到通辽长途汽车站,购买到扎鲁特旗鲁北镇的车票。10点30分出发。一路忍受了车上难以忍受的臭气,行使3个小时后于13点30分抵达鲁北镇。从汽车站打的到扎鲁特旗文广局。文广局的万长命副局长接待了我们。他是一个很热情的人,为人很随和,坦诚,办事很认真。就是这位副局长,给我们的这次田野调查给予了鼎力相助,使我们短短几天的田野调查富有成效。
    14点——15点,万长命副局长请我们进午餐。午餐间他简单介绍了扎鲁特基本情况。
    15点——16点30分,与文广局徐文彦局长和万长命副局长座谈(有录音)。
    16点30——17点,在旗文广局演示我所制作的扎鲁特网页。然后到旗宾馆下榻。
    17点20分——19点,扎鲁特旗马砚春副旗长邀斯钦巴图和纳钦到旗宾馆餐厅共进晚餐,座谈在餐桌上进行。在座的有旗政府办公室主任、旗委秘书长、文广局局长和副局长、招商局副局长兼旗网络平台主任、旗档案局和旗文物所的负责人等。就我所制作的网页以及给我们定期提供滚动新闻等相关资料方面,就我们拟举办的“乌力格尔演唱月”方面交换意见(有录音)。
    20点——21点30分,邀请政府办公室主任吉格莫德、文联秘书长、诗人戴宝林、教育局德里格尔座谈,了解扎鲁特乌力格尔及胡尔奇情况。(有录音)
    21点30分——22点30分,给朝戈金副所长电话汇报,整理一天的资料,写日记。
    23点休息。
 
    2月19日(星期四)
    早6点30分起床。
    7点——8点,用早餐。
    8点30分——10点,到旗招商局,参观扎鲁特网络平台,李副局长介绍和演示他们的网络建设。同意我们用他们的网络新闻。旗文物所负责人给我们送来扎鲁特旗出土文物的图片及考古发掘资料。
    10点——11点20分,到扎鲁特旗档案局,查阅对我们网页有用的资料。11点30分回宾馆。
    11点30——12点30分,邀档案局的都瓦萨先生访谈。由于午餐时间,访谈在宾馆餐厅进行(有录音)。
    12点30分——13点30分,都瓦萨先生访谈继续在宾馆房间进行(录音)。
    14点——16点,在宾馆房间对胡尔奇拉希敖斯尔进行访谈(录音)。拉希敖斯尔曾经是扎鲁特乌兰牧骑好来宝演唱演员、胡尔奇,是著名胡尔奇琶杰的侄子。曾在扎鲁特文化局、文联任领导职务。现在退休在家。去年得了食道疾病进行手术,病情得到了控制。他一生演唱好来宝,热爱乌力格尔、好来宝传统,在当地很有名望。他为人随和,健谈,为我们讲述了许多有关乌力格尔、好来宝传统和过去著名胡尔奇们的传奇。
    16点——17点30分,在宾馆房间对胡尔奇劳斯尔进行访谈(录音)。实际上,他早在下午3点半就已经来到我们的房间了。只是当时我们正对拉希敖斯尔胡尔奇进行采访,简单寒暄以后我们继续工作,他却默默地坐在那里等我们。劳斯尔现年58岁,中等个子,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严肃认真。然而,一谈起话来,尤其是他感兴趣的话题,他就特别兴奋,特别投入。这位胡尔奇现在被认为是当今内蒙古和东北地区为数不多的天才胡尔奇之一。
    17点30分——18点30分在宾馆餐厅,18点30——19点30分,在宾馆房间继续对拉希敖斯尔和劳斯尔两位胡尔奇进行访谈。(有录音)
    19点30分——22点,就到苏木(乡)、嘎查(村)采访胡尔奇等广泛问题与两位胡尔奇闲聊,中间做一些笔记,没有录音。他们为我们介绍扎鲁特的胡尔奇们,建议我们今后两天重点访问哪些胡尔奇。万长命副局长往格尔朝鲁苏木曼哈吐嘎查打电话,给胡尔奇张德里格尔捎个话,叫他明天一定在家。在他们临走之际,纳钦悄悄约劳斯尔胡尔奇于次日晚上8点来我们驻地给我们演唱一段乌力格尔。
    22点——23点,整理一天的资料,写日记。23点休息。
 
    2月20日(星期五)
    早6点50分起床。
    7点20分——8点,与文广局万长命副局长、司机王延年进早餐。
    8点20分乘王延年开的130卡车出发,沿公路往西北走了大约5公里进入沙石路,再走10公里左右进入土路继续行进,往格尔朝鲁苏木曼哈吐嘎查方向开去。这里是丘陵地带,土路很差,卡车剧烈颠簸,使患有腰椎病的万长命副局长疼痛难忍。在路上,我们碰见有人从摩托车上摔下死亡的交通事故。走了2个小时,10点20钟左右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曼哈吐嘎查——扎鲁特一个较有名气的胡尔奇张德里格尔家所在地。该嘎查从事农业,蒙汉两个民族杂居,有居民500多户。嘎查达(村长)是汉族,书记是蒙古族。进村费了好大功夫找到了张德里格尔家,却得知他去了住本村的姐姐家。他儿子一个人在家。知道我们的来意后他去找父亲,我们一行4人径自进了张德里格尔家。等了有半个钟头,他儿子来通知我们,直接到张德里格尔姐姐家去找他。于是,我们找到他姐姐家。他姐夫刚好就是该嘎查书记。我们就在他姐姐姐夫家对张德里格尔进行了采访。(有录音)我们想照相,照相机却出了故障,我们在前两天所照的一个胶卷报废。换上另一个胶卷照相。张德里格尔的姐姐也是一位民间艺人,过去曾在大队文艺队拉高音四胡演唱好来宝。我们对她也进行采访。张德里格尔多才多艺,演唱乌力格尔、好来宝,也会唱蒙古长调。据说他姥姥很善于唱蒙古长调。张德里格尔姐姐的女儿继承了他们的艺术细胞,目前在通辽艺术学校学习声乐。在我们采访和张德里格尔表演的过程中,屋里已经被闻讯赶来看热闹的人所挤满。13点,我们完成采访想动身出发到另一个苏木,热情的主人已经准备了丰盛的饭菜,留我们招待。
    14点,我们从张德里格尔姐姐家出发,去毛道苏木采访纳仁曼德拉、陶里塔两位艺人。同样是土路,路面状况更差。颠簸一个多小时于15点30分左右到毛道苏木纳仁曼德拉胡尔奇所在地。却得知他不在自己家,到离毛道苏木10公里外的哥哥家。没有办法,我们到毛道苏木东边的陶里塔家所在地。到了那里又得知,陶里塔于2年前就移居他地。我们又掉头往西走了15公里左右的土路找到纳仁曼德拉哥哥家。幸好这次没有扑空,纳仁曼德拉胡尔奇就在那里。我们就地对纳仁曼德拉以及其哥哥嫂子以及还有一位村里的人进行采访。
    16点20分——17点30分对纳仁曼德拉胡尔奇进行了采访。(有录音和照片)
    17点30分出发,18点20分回到扎鲁特宾馆。
    18点30分——19点30分进晚餐。
    20点,劳斯尔胡尔奇如约来到我们房间,领着他的爱徒达布胡尔巴雅尔,带着他的低音四胡。演唱乌力格尔《程咬金镇压金盖王的故事》,大约2小时15分钟,之前他还特地即兴演唱了一段赞颂我们两位博士的好来宝(录音、照相)。其徒弟达布胡尔巴雅尔给我们表演了一段好来宝。我们对他进行了采访。(录音、照相)。
    22点30分,演唱结束。
    22点30分——23点45分,闲聊,主题仍然是乌力格尔、胡尔奇以及有关这个传统的一些趣闻逸事。
    23点50分——次日2点,听《程咬金镇压金盖王的故事》的录音。发现胡尔奇演唱时有一个进入状态的时间问题,这个时间大约在40分钟左右。于是对电台录制30分——60分钟的乌力格尔节目时艺人状态问题产生了怀疑。对一些学术问题的讨论和整理一天的资料、日记等工作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夜里3点多钟才入睡。

 

 
    2月21日(星期六)
    早晨7点30分起床,匆匆洗刷完毕,进早餐。气温下降了不少,外面下了小雪。
    8点30分,我们出发,目的地是胡尔奇扎木苏家所在地——道老都苏木。与昨天去往格尔朝鲁苏木曼哈吐嘎查的方向相反,这次我们行进的方向是东南。驶离鲁北镇大约10公里,由于下雪路滑,卡车突然失控,在柏油路上左右打滑,滑出200米左右转了180度,左侧两个轱辘掉进路边的浅沟里险些翻车,好在前后没有其他车辆,没有酿成严重事故。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惊吓,连拍张照相也没有想起。我们急忙下车,司机下来察看了好一会儿,叫万长命和我们一起上卡车后车斗,倒退300米左右开出了浅沟,然后掉转车头,这才让我们下来重新坐回驾驶仓后排座。我们不明白司机为什么让我们上仍然有翻车危险的卡车后车斗,然后才开动汽车出浅沟,这里究竟有什么讲究,我们当时也没有向司机问个明白。继续往前行车10公里左右离开柏油路,上了乡间土路。这次的土路比昨天的还差,我们走了大约1小时40分钟,10点多到达目的地道老都苏木。
到扎木苏胡尔奇家,他大儿子和二儿子在,还有二儿子的女朋友,就是胡尔奇扎木苏不在家。大儿子去找他父亲。我们就在他们家等。利用这个空闲,我们观察他们的屋里。三间土房,客人一般都进西屋,这里有一张八仙桌,几个圆凳,靠西墙放了高低柜,上面放一台彩电。胡尔奇的低音四胡就高高地挂在东北角的墙上。我们仔细观察,那四胡的弓弦上有白白的松香,说明这位胡尔奇时常拉着四胡演唱。约有15分钟的功夫,扎木苏胡尔奇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他六十来岁的样子,宽宽的脸庞,额头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有少许驼背。他善于言谈,幽默风趣。
    对扎木苏的访谈从10点半开始,持续了两个小时,12点半结束。此间有访谈,也有胡尔奇的表演。其中还有他模仿扎那、萨仁曼德拉拜锁等胡尔奇演唱曲调和风格的录音。
    12点30分,我们从那里出发,到离那里不远的王延年亲戚家用午餐。途中,我们下车参观了一处寺庙遗址。这是一座相当古老的寺庙,规模也相当大,可惜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到破坏,连残垣断壁都没有留下,并且快被流沙淹没殆尽。
    14点,往钦达牟尼苏木方向出发,那里有一位老胡尔奇——古茹。从王延年亲戚家走出不远,王延年带我们去看在沙石路边一处充满动物骨骼碎片的地方。宽约60米,长150多米的长方形地带,全是动物骨骼碎片,其中还夹杂着瓷碗、瓷碟的碎片,附近约200米范围内,还有很多被打碎的陶罐。我们无法知道这里原来发生了什么,不过纳钦坚持认为那应该是辽代的一个陶瓷厂遗址。继续向前走,这回王延年把我们顺路带到了一个被盗墓贼盗过的一处古代墓地旁。这里地势东、北、西三面高,西南方向开阔,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墓地成正方形,边长25米。在这里,已经有两处古墓被盗。我们发现,我们的司机王延年在古物及其交易方面有很大的兴趣。就在昨天早晨出发去格尔朝鲁苏木的时候,他曾对我们说,他的一个朋友手里有一套《全家福》手抄本,通过他愿意跟我们做交易。我们答应看一看再说。
    我们继续走,大约15点50分到达钦达牟尼苏木古茹胡尔奇家所在的村子。到了村子找到古茹胡尔奇家,我们从大门外正要往里进去,古茹的儿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回来,来到我们旁边。在得知我们是找他父亲后告诉我们,他父亲早在正月初八就到了兴安盟科尔沁右翼中旗去了。我们问,他去那里干什么。他说,演唱乌力格尔,挣点钱。我们又问大概什么时候回来,他回答这不好说。据他讲,其父亲古茹胡尔奇前些日子来电话,说自己已经从科尔沁右翼中旗回来,现在扎鲁特北部山区牧民家演唱乌力格尔。我们很失望。这时,古茹的儿子说,邻居就是其父亲古茹的哥哥家。于是我们便到了古茹哥哥家。说明来意后简单问了一些古茹胡尔奇的情况的问题,便离开了那里。
    我们回到扎鲁特宾馆的时候已经是18点多了。
    18点20分——19点,万长命副局长、司机王延年和我们一起进餐。
    19点,尊敬的拉希敖斯尔胡尔奇来看望我们。我们闲聊的同时在必要的时候进行了部分录音(30分钟,在这个磁带的B面,后来在通辽录了一段对散布拉诺日布的访谈)。8点多,拉希敖斯尔胡尔奇走了。
    在拉希敖斯尔胡尔奇的访谈进行的时候,7点30分左右,王延年带着他说的那个《全家福》手抄本来了。8点多钟胡尔奇走后他打开了包,让我们看了那个手抄本。薄薄的黄色宣纸上用毛笔书写的,用宣纸拧成绳子装订的旧手抄本。用满文字母拼写了蒙古语(即前后带圈点的蒙古文),因此,该手抄本怎么说也有100年左右了。
    20点30分,我们再次请劳斯尔胡尔奇到宾馆来,劳斯尔与扎鲁特青年版画家韩戴沁一起来到了我们的驻地。对劳斯尔的访谈继续进行了两个小时,到22点30分。我们请劳斯尔胡尔奇再给我们表演一个好来宝,他即兴创作了赞美乌力格尔家乡——扎鲁特的好来宝给我们演唱了(有录音)。
    韩戴沁的出现使我们获得了意外的收获。之前,我们的网页经过改变已经使用了韩戴沁的一个版画作品作为扎鲁特网页标示,现在,那幅版画的作者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就向他说明了情况,征得他的同意,并立字据。韩戴沁是一位优秀的青年版画家。他的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及自治区多项奖。他不仅画版画,还画油画、国画,还善于摄影。他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在劳斯尔胡尔奇演唱完了以后,他主动拿起劳斯尔胡尔奇的低音四胡,给我们演唱了一段好来宝。
23点,劳斯尔胡尔奇和韩戴沁走了以后,我们照例整理了一下材料,写了日记,24点左右休息。
 
    2月22日(星期日)
    早7点起床。8点用早餐完毕。
    今天要离开扎鲁特了。但是我们两个还没有来得及在鲁北镇到处走一走。万长命副局长一如既往还是早早地来到了我们的驻地。我们知道他腰椎在痛,但这几天一直跟着我们,从早到晚精心协助我们的工作,得不到休息,很累。他认真负责的精神、乐于助人的热情,使我们不由得产生了对他的崇高的敬意。尽管我们说明今天在鲁北镇事情不多,我们自己去办就是了,请他这星期天休息一下,他还是执意要带我们在鲁北镇走走。
    8点半,韩戴沁如约来到我们的驻地,我们俩与他一起到他家去看看他的作品。与万长命副局长说好,从韩戴沁家回来再跟他上街。韩戴沁家就住在鲁北镇。一家三口,有一个女儿。一处独门独院的平房,北面的三间房是居室,南面的两间房中的一间是他的创作室。我们在里面看到,西面的墙上悬挂着他创作的朝亦邦、琶杰、毛依罕、扎那、道尔吉、确吉嘎瓦等六位大胡尔奇的油画像或国画像。由于还没有找到萨仁曼德拉胡尔奇的照片,所以计划中的七星图缺了一个星等待完成。另外还有很多他本人创作的画作及其照片。他兴趣广泛,在他屋里我们还看到了他从扎鲁特各地民间搜集来的各种东西——包括过去的生产生活用品、宗教器具以及各种传统的民间乐器等等。其中最令人感兴趣的是他收藏的一把朝尔——蒙古民间史诗艺人用来演唱蟒古思故事的一种乐器,形状如同马头琴。他同意我们拿去他作品的一些照片用于扎鲁特网页,还特地把自己创作的油画《雄师英雄洪古尔》(《江格尔》中的英雄人物)的照片送给我们,授权我们用在愿意用的地方。我们就拟议中的“乌力格尔演唱月”活动开幕式会场布景中使用他的绘画作品方面达成了一致。
    9点多,从韩戴沁家出来,与韩戴沁一起到胡尔奇劳斯尔家看望、道别。看到大胡尔奇居住的条件和生活状况,我们非常震惊。三间平房还是半地下,妻子身体也不好。一家人的生活全靠他微薄的收入在支撑。他是一个意志很坚强的人,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自费读完了成人高等教育,拿到了大专文凭。自己演唱乌力格尔,同时也研究乌力格尔,还发表了一些论文,出版了两三本书。为培养年轻胡尔奇,他还编写过乌力格尔演唱教程,该教程目前还在内蒙古教育出版社压着。他有三个孩子,都继承了父亲刻苦学习、坚忍不拔的意志,均考上了大学。我们在他家呆了半个小时出来。
    10点钟,回到宾馆,与万长命副局长一起出去。首先参观了扎鲁特艺术中心。有一个多功能厅可当作“乌力格尔演唱月”开幕式会场。在这个艺术中心的正门,可挂民族文学研究所口头传统扎鲁特研究基地的牌子。参观这里以后我们到鲁北镇西边的炮台山上,向琶杰、毛依罕纪念碑献祭。
    11点半回到宾馆。午餐后于1点30分到文广局,从万长命副局长那里领取扎鲁特网页所需部分图片。
    下午2点半,我们离开鲁北镇,乘车回通辽市。车在路上开锅,耽误了不少时间,晚上6点多才到达通辽。
    7点在一家餐馆用餐时,意外地碰到熟人,为了赶时间工作而一直保密的行踪一下子暴露。
 
    2月23日(星期一)
    早晨7点,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院长嘎拉桑、副院长双山和额尔德尼楚格拉老师来一同进早餐。由于时间紧,托嘎拉桑院长为我们购返回的火车票。
    8点半,在双山在带领下来到通辽文学艺术研究所,采访乌力格尔研究专家散布拉诺日布先生。访谈从9点一直持续到11点30分。(录音)
    下午3点钟——5点半,在通辽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对文艺部主任徐长河、副主任白六喜和老编辑好比图进行采访。(录音)
    下午5点40——6点半,在书店购书。
 
    2月24日(星期二)
    上午9点40分上火车,13点30分到达赤峰市。在那里停留半天,晚上7点上火车返回北京。
 
     2月25日(星期三)
     早晨6点到达北京南站。当天返回所里工作。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