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关于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出版的思考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6-10-10  作者:李志荣
0


    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图书和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的出版是我国民族出版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出版,人们的认识比较一致。在理论和实践中,对以汉语言文字出版的民族类图书的定性尚缺乏一致的认识。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能否作为一种图书类别,它在我国的汉语言文字的出版中占据多大的空间以及地位如何,它所服务的行业和事业基础是什么,它有没有相应的学科基础,作为出版它在我国文化建设事业上的作用有哪些。上述问题是我们理解和认识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出版的关键,也是我们进一步做好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出版的基础。上述问题,既有理论问题也有实践问题,需要民族工作者和出版工作者从理论和实践的角度予以研究。笔者是一名从事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的编辑,现结合工作实践对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的出版谈几点体会。

如何理解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


    在我国现行的图书馆图书分类选目中,除在“语言文字”类中有“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一项,没有民族的其他分类和项目。在出版实践中有关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一般都归于相应的如政治、历史等类中。在出版界,对于图书也有根据行业和特定读者群等因素分类的,如教育类图书,医药类图书,少儿类图书,农民读物等。当然,这样的分类并不影响具体某一种图书的分类。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的分类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图书分类,而是基于我国多民族国情,民族工作的特点和少数民族文化多样性等多重因素的考虑,同时随着我国民族学学科的建立,以学科为依托的专业出版的特性也越来越明显。因此,对于以服务民族工作和民族学科建设,反映少数民族文化为重要内容的汉语言文字的图书,以民族类予以涵盖是比较妥帖的。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主要是针对我国多民族国情而言的一种出版行为。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作为一种“类别”,有两层含义:就民族出版本身而言,主要从出版物的载体即语言文字与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图书相对应的分类;就出版界而言,主要从服务的行业、学科建设、文化建设的职能等角度与其他行业专业出版的对应的分类。汉语言文字是我国各项事业开展的最基础的语言文字载体,也是我国各民族实现文化交流的语言文字平台。在我国的民族出版实践中,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在民族工作、学科建设、文化交流和文化建设事业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随着我国民族事业和文化事业的发展,民族类汉语言文字图书服务服从于民族工作的行业性,服务并推进民族学学科建设的学科性,推进少数民族文化交流和完善中华文化建设的文化特性更加突出。进一步提高对民族类汉语言文字图书出版重要性的认识,加强对民族类汉语言文字图书的出版和规划将是民族出版事业一项长期的任务。

服务民族工作是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出版的事业基础


    在我国出版界,各行业出版社如邮电、交通、机械等都是基于特定行业而成立的专业出版机构,围绕行业的发展,提供行业发展所需的各种出版物是行业出版的基本任务。可以说,服务该特定行业是行业出版发展的基础。如同其他的行业性质的出版一样,承担汉语言民族类图书出版任务的出版社无疑是直接服务于我国民族工作的行业出版机构。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在服务民族工作中发挥中重要作用。随着民族工作的发展,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的出版由小到大,逐步形成了一定的发展规模,出版了民族工作必须的各种图书。有以《中国大百科全书·民族卷》、《民族词典》、《中国少数民族艺术大词典》、《中国少数民族文化大词典》、《民族知识手册》为代表的大型工具书;有反映民族工作理论建设的理论著作,如马恩列思论民族问题,党和国家领导人论民族问题以及民族研究理论著作;有各种层次的宣传党和国家民族理论政策法律的知识读本。特别是《民族问题五种丛书》的出版,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到80年代后期完成,历时30年,共计401种图书,1亿多字。丛书以其原创性、综合性、权威性、实用性、资料性等价值至今在我国民族工作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的出版在服务民族工作中,有针对性地为民族实际工作、民族研究以及其他了解民族知识的各个层次的读者提供了所需的图书。从行业出版的角度讲,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比较充分地体现了服务民族工作的行业特点,有着行业出版的一般特点和属性。当然,我国的民族工作又不同于一般的行业,民族工作本身是一项综合性的工作,不同于交通、邮电、机械等特定行业,用民族事业而不用民族行业更能概括民族工作的属性。笔者使用“行业”一词,主要是从出版的角度进行相应的比较。民族出版是民族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的出版又有着区别于其他行业出版的事业属性。作为民族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还承担着向全社会宣传民族工作的职能。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汉文民族类图书的出版围绕民族工作中心任务在宣传党的民族理论和政策,国家的民族法律法规,少数民族基本知识,民族工作成就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民族工作是党和国家的一项重要工作,是一项全社会性的工作。在全社会坚持不懈地开展民族的“四有”教育,是巩固和发展我国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加强民族团结,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举措。新时期,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在宣传“两个共同”的民族工作主题方面,在全社会进行民族的“四有”教育中将承担更加重要的职责,它的事业属性会越来越明显。在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出版中,要加大此类图书的出版力度。

民族学是民族类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出版的学科基础


    在我国出版界,有相当一部分出版社是依据某一学科为基础建立起来的专业出版社,如法律、经济、文学等专业出版社。学科和专业出版形成了一种良性互动的发展关系。民族作为一种图书类别,从现行图书馆图书分类中无法找到对应的项目,但从科学的分类中我们有理由将汉语言民族类图书作为一个类别。与其他以学科为基础的专业出版相比,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的出版的学科基础是我国的民族学。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的出版与民族学学科的发展如同其他学科和专业出版一样,在共同服务民族事业中形成了互为依托的关系。新中国成立以来,随着民族工作的发展,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的出版,包括《民族问题五种丛书》,老一辈民族学家的研究文集以及民族理论专著的出版,为民族学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民族学是随着我国民族工作的发展逐步建立起来的一门研究民族发展规律的社会科学。在我国学科分类国家标准中,民族学被列为一级学科,已经形成了以民族问题理论、民族史学、蒙古学、藏学、文化人类学与民俗学、世界民族研究等相对成熟的学科体系。民族学科的发展为汉语言民族类图书的出版向专业化出版奠定了坚实的学科基础。当前,随着我国民族事业的发展,随着国家对哲学社会科学工作的加强,以民族学为依托的关于民族问题理论、少数民族历史、文化、经济、法律、教育、语言等学科的学术研究类成果越来越多。民族学术研究著作已经成为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出版中的大户,近几年,笔者所在的民族出版社,每年都有十几套关于民族学研究的大型丛书出版,如中央民族大学的《民族研究文库》,有兰州大学的《西北少数民族研究文库》、《民族学博士文库》,中山大学的《民族学人类学文丛》,中南民族大学的《民族研究文库》以及《人口较少民族研究丛书》等。随着民族文化意识的自觉,以特定民族为研究对象的民族学分支学科,壮学、彝学、瑶学、苗学、回族学等研究也有一定的规模,如《壮学丛书》、《瑶学丛书》的出版。民族学学术研究著作的出版是当前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出版的大量的基础性选题,也是最能体现民族类图书特点的选题。依托并服务于民族学学科是汉语言民族类图书出版的特色。

推进文化交流和文化建设是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出版的历史使命


    出版工作是我国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文化事业链条上的一个重要环节,出版物在文化事业中发挥着文化交流和文化建设的重要作用。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55个少数民族少数在长期的社会历史实践中,创造了富于个性和特色的民族文化,同时各民族文化在发展中通过文化交流吸收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不断创新。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地区之间、族际之间的交流日益密切,各民族文化之间的交互性影响越来越广泛。当今时代,文化的交流的途径和手段越来越多样化,其中,图书的出版在民族文化交流中仍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笔者理解,汉语言民族类图书在少数民族文化交流中主要有两个方向,一个是面向普通读者,介绍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一个是面向研究者,介绍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对于前者,主要是从构建和谐社会的角度出发,通过向各民族读者,尤其是广大汉族读者提供可读性较强的反映少数民族文化的通俗读物,让更多的人了解知晓少数民族文化。现实生活中一些影响民族团结的事件大部分是由于当事人不了解不知道少数民族的文化而引发的,加强面向大众介绍少数民族文化的通俗读物的出版是汉语言民族类图书出版的一项重要任务。大众民族文化的交流是文化交流的基础。此类图书的出版要突出文化内容的介绍,要有别于以往的集政策、法律、理论、民族知识于一体的泛泛的读本式的介绍,在出版形式和内容的选择上要有针对性,要做长期的选题规划。对于后者,主要从文化建设的角度出发,通过面向研究者介绍反映少数民族文化的经典作品,让更多的研究者包扩非民族学学科的研究者参与到研究少数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的行列,从而为中华文化和中华文明建设作出学术上的贡献。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国家十分重视对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保护,其中具有标志性的国家文化建设工程有《民族问题五种丛书》的出版、《民族民间文艺集成志书》的出版、少数民族古籍的抢救整理出版、濒危民族语言的抢救出版等。伴随着国家的文化工程建设,出版了大量反映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品图书,为建设中华文化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相对于55个少数民族丰富的传统文化和中华文化建设来说,翻译整理出版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的任务还很艰巨。当前,保护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活动成为一个热点,我国已加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公约》,随着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加强,大量的反映少数民族文化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出版将是汉语言文字民族类图书出版的一个重要方向。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2006:4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