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民族出版社:少数民族出版的“国家队”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4-12-27  作者:民族出版社
0

 

  开时代之先河,创办国家级民族出版社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多文字的国家,55个少数民族拥有80多种语言,使用近30种民族文字。在多元一体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各民族共同创造了丰富多彩的中华文化,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少数民族文化。新中国成立伊始,基于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彝、壮、傣、锡伯、景颇、苗、布依、柯尔克孜、傈僳、佤、哈尼等几千万民族人口使用本民族文字的客观现实和各民族都有使用、发展本民族语言文字自由的法律保障,国家高度重视并开启了民族出版事业,主要标志之一就是创办国家级的民族出版社。

  民族出版社的前身是中央民委参事室。1950年,该室用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等民族文字翻译出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及有关重要政策文献和毛主席著作单行本,成为新中国民族翻译出版工作的开端。1951年,中央民委参事室开始以蒙古、藏、维吾尔3种文字翻译出版《人民画报》,以汉、蒙古、藏、维吾尔4种文字出版《人民画报》民族版副刊。1952年6月,随着新中国文化事业的发展,少数民族出版物的需求量迅速增加,原有非专业编辑机构已难以承担供应少数民族宣传读物的任务。为使整个少数民族的出版工作能有一个专门机构来负责,中央统战部、中央民委和中央人民政府出版署提出建立民族出版社。经周恩来批准并亲题社名,1953年1月15日,民族出版社正式成立,新中国的少数民族出版事业由此起步。

  此间,内蒙古人民出版社、新疆人民出版社、延边人民出版社等地方出版机构也开始用民族文字出版图书。1952年,我国民族文字图书出版621种,661千册。上世纪50年代,全国有民族文字出版单位12家,1957年,民族文字图书品种占全国图书总品种的6.39%;上世纪60年代,全国民族文字出版单位13家,1965年,民族文字图书品种占全国总品种的8.4%;上世纪70年代,全国民族文字出版单位达18家,1978年,民族文字图书品种占全国图书总品种的9.24%;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民族文字出版单位有32家,可用28种民族文字出版各类图书,其中,经常性出版和有规模的是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等文种;目前,全国民族文字图书年出版达5000多种、6000多万册。少数民族出版在中国出版事业中自成体系,独具特色,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

  服务民族地区,促进民族文化繁荣发展

  民族出版社自成立起,即以宣传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法律法规,为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文化建设服务为宗旨,致力于马列经典著作、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著作、党和国家政策文献及法律法规、政治宣传类书刊的出版,把党的声音及时传达给民族地区和少数民族群众。1954年10月,民族出版社在《人民画报》民族版副刊的基础上,创办了《民族画报》;1957年10月,创办了《民族团结》杂志;上世纪60年代起,翻译出版《红旗》杂志(上世纪80年代以后为《求是文选》)。同时,民族出版社还以汉文和民族文字面向少数民族读者宣传国家的政策。1957年开始,原中央民委翻译局按文种与民族出版社合署办公。此后,民族出版社一直承担全国党代会、人代会、政协会议等重要会议的翻译及党和国家领导人重要活动的民族文字翻译工作,保障少数民族参政议政;从事少数民族为党中央、国务院及各部门翻译人民来信来访的工作,反映少数民族群众的意见和建议;参与译制、审订民族文字的电影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相关节目的翻译等。1978年,中央民族语文翻译局正式成立后,各类民族语文翻译任务由中央民族语文翻译局承担,民族出版社则主要进行上述读物的编辑出版工作。

  自建社以来,民族出版社在力求保障各民族充分享有自己民族文字的权利、传播科学文化知识的同时,在促进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维护社会稳定和国家统一等方面作出了积极贡献,并发展成为以少数民族文字和汉文民族题材出版为特色、最具权威性和代表性的综合性民族图书出版机构。此外,民族出版社还积极开展公益性活动和对外合作,多次组织送书活动,先后接待过蒙古、朝鲜、韩、美、法、匈牙利和前苏联等国的专家和同行,与英国、哈萨克斯坦等国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

  50多年来,几代民族出版人在少数民族文字和民族题材出版这块处女地上,辛勤耕耘,开拓进取,收获了累累硕果。《回回民族问题》、《中国共产党主要领导人论民族问题》、《中国共产党关于民族问题的基本观点和政策》等权威读物的出版,满足了民族读者了解掌握党和国家政策的需要,促进了民族地区的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蒙古文版《回鹘式蒙文文献汇编》、《水晶鉴》、《大黄册》、《成吉思汗祭曲》,藏文版《四部医典形象论集》、《西藏王臣记》、《知识总汇》、《晶镜本草》、《端智嘉全集》,维吾尔文版《福乐智慧》、《十二木卡姆》、《真理入门》、《突厥语大词典》,哈萨克文版《哈萨克叙事长诗选》、《沙丽哈与萨曼》、《天河集》,朝鲜文版《朝鲜古典文学选集》(20卷)、《中国朝鲜族文化史大系》(11卷),汉文版《中国民族史》、《蒙古族通史》、《壮族通史》、《瑶族通史》、《苗族通史》等一大批传统文化典籍之作和传世之作的出版,丰富了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传播和弘扬了少数民族文化,促进了各民族文化的繁荣和发展。

  突出民族特色,打造少数民族出版品牌

  56年的历程,民族出版社始终有一个不懈的追求,那就是在有关少数民族语文的翻译和出版上力求准确、及时、权威,并以其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发挥着重要作用。如《宪法》和《毛泽东选集》的翻译出版,后来成为我国民族文字翻译出版的范本;《五体清文鉴》是我国民族辞书史上的巨著,出版后获得我国第一个国际图书大奖;《中国佛教》、《中国穆斯林》印发38个国家和地区;《藏汉大词典》、《汉藏对照词典》至今仍是我国有关藏语文最权威和最有影响力的工具书。多年来,民族出版社共计有数百种图书获国家、地区和省部级图书奖,多部图书入选各类优秀图书目录。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获奖图书就有《汉蒙词典》(图书奖)、《中国朝鲜族文化史大系》(图书奖)、《无色界》(装帧设计奖)、《维吾尔文学史》(提名奖)等。迄今,民族出版社已累计出版各类书刊1.6万余种,2.6亿多册。

  在各类出版物中,民族出版社在民族辞书、民族文化遗产和本民族优秀原创作品、民族理论学术研究等方面精品颇多,举凡《五体清文鉴》、《汉蒙词典》、《维吾尔语详解词典》(1-7)、《现代维吾尔语正音辞典》、《汉维词典》、《藏汉大词典》、《汉藏对照词典》、《哈汉大词典》、《汉哈会话》、《中朝词典》、《朝中词典》以及《中国少数民族艺术辞典》、《中国少数民族文化大辞典》(1-5)、《中国少数民族语言简志丛书》(60种)等品牌图书的出版,对民族语言文字的使用及其规范化、标准化影响深远。在民族理论研究、民族学人类学等学术著作出版上,民族出版社自始至终不遗余力。《西藏历史地位辩》和《费孝通民族研究文集》、《吴文藻人类学社会学研究文集》等老一辈民族学家的系列文集,《民族知识丛书》(55种)、《民族问题五种丛书》(364种)、《中国西部概览》(12种)、《20世纪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经典著作丛书》、《中国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系列丛书》、《教育人类学研究丛书》等大批民族学术著作的出版,已形成特色和规模,在我国民族学人类学著作出版方面居主导地位。

  此外,为适应少数民族地区群众的需求,民族出版社组织出版了大批少数民族文字的科技、教育、少儿读物,面向民族地区普及科学文化知识。如《科学知识丛书》(40种)、《科学养羊》、《果树栽培》、《看图识字》、《知识火花》(50余种)、《漫游科学世界》(10种)等,尤其是5个文种同步推出的系列整合出版项目,如《中国读本》、《中国儿童百科全书》(50种)、《世界杰出人物丛书》(45种)、《半小时妈妈》(40种)等,深受民族地区读者,特别是少年儿童的欢迎和喜爱。

  扶持政策出台,迎来新的历史发展机遇

  几十年来,党和国家一直关心支持民族出版事业的发展。毛泽东曾为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西藏自治区画册》题写书名,周恩来亲自批准出版社成立并题写“民族出版社”社名和“民族画报”刊名,邓小平对出版《藏汉大辞典》专门作出批复,江泽民为维文版《生命的火炬》题词,李鹏批复社办公大楼建设,朱德、彭真、陈毅、董必武、乌兰夫、杨静仁、郭沫若、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赛福鼎、布赫、铁木尔·达瓦买提、司马义·艾买提、阿沛·阿旺晋美、赵南起、费孝通等都曾多次题词或到社考察,关心指导民族出版社的工作,等等。

  一直以来,国家对民族出版社实行全额资金投入或差额财政补贴政策,并于2006年将民族出版社定位为公益性改革试点单位,2009年,民族出版社被正式确定为全国4家公益性出版事业单位之一,被全面赋予保障民族语言使用、传承与弘扬民族文化、满足少数民族基本阅读需求的任务;同时,国家将进一步推动少数民族文字出版单位体制改革,加大扶持力度,研究制定少数民族文字出版发展规划,设立少数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可以说,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始终照耀着民族出版社发展的历程。据新闻出版总署2007年出版统计资料显示,民族出版社民族文字图书出版品种占全国民族文字图书总品种的25%,其中新书占28%。民族出版社已发展成为我国多文种、多媒体、规模最大的少数民族专业出版机构,是以民族语文政治宣传类出版为主,以弘扬民族文化为特色,各类出版物丰富多彩,在国内国际具有重要影响的国家级出版社。

  民族出版社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不断成长,在我国出版事业的百花园里成为一道独特而亮丽的风景。新的时期,作为非赢利的公益性出版单位,民族出版社既迎来了难得的机遇,又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民族出版社将始终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到第一位,坚持为少数民族、民族地区、民族工作服务的宗旨,让党的民族政策普及和深入,让发展的成果惠及少数民族读者,在面向少数民族出版民族文字图书的同时,面向广大汉族和汉文读者宣传党的民族理论和政策,统筹兼顾,使民族语文平等政策得到全面贯彻和落实。民族出版社亦将把该社建设成为向少数民族传播党和国家的路线方针政策的宣传中心、建设成为民族出版科学研究中心、建设成为多民族国家民族出版成就的展示中心、建设成为多文种公共文化产品的生产中心作为自己的基本定位和发展目标,切实担负起、履行好自己的职责。有理由相信,有几代民族出版人打造的“民族出版社”这块金字招牌,有蕴藏在各民族中丰富的民族文化出版资源,有开拓进取、勇往直前、薪火相传的民族出版人精神,民族出版事业一定能与时俱进,再创辉煌。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报》 2013年08月27日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