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新范式的中国民俗学》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5-07-27  作者:施爱东 巴莫曲布嫫 主编
0

 

书名: 

走向新范式的中国民俗学

Towards a New Paradigm of Folkloristics in China

作者: 

施爱东 巴莫曲布嫫 主编

出版日期: 

2015年2月1日 

页数 :

356 页

出版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ISBN: 9787516155158

定价: 

68元  

  内容简介 

  本书是对21世纪以来部分民俗学成果的学术评论集。我们力求将历史评述与学术批评结合起来,用历史建构未来,用批评推动进步。尤其值得推荐的是,我们将部分讨论会的论争场景,面对面的尖锐批评和学术论辩也原封不动地整理出来,呈现给读者进行再批评。中国社会急剧转型的现实使中国民俗学面临更多的挑战,我们期望通过正常的学术评论,直面过去,朝向未来,对内自强学科实力,对外加强国际合作,确定学科本位,走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和学科特点的发展道路。

  主要作者简介 

  朝戈金,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民族文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少数民族文化与语言文字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民俗学会会长,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CIPSH/ICPHS) 主席。主要研究方向为民俗学和少数民族文学,偏重口头传统、史诗研究及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专著、译著、论文等分别在中、美、日、德、越南、马来西亚、蒙古等国家刊布。在史诗研究、口头传统研究及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方面有国际影响。

  吕微,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民俗学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民俗学理论、中国神话史。已出版专著《神话何为——神圣叙事的传承与阐释》、《中国民间文学史》(合著);代表性论文有《现代性论争中的民间文学》,《“内在的”和“外在的”民间文学》、《从“我们和他们”到“我与你”》等。

  目录 

  新中国民俗学的历程(代序)

  约翰·弗里与晚近国际口头传统研究的走势

  我们的学术观念是如何转变的?

  ——刘锡诚:从一位民间文学一民俗学学者看学科的范式转换

  “中国民俗学史回顾与前瞻”专题讨论

  《民间文学的存在论》:批评与反思

  陈泳超新书稿《背过身去的大娘娘》座谈会纪要

  民俗学的对象、功能和方法

  ——评施爱东《倡立一门新学科》

  学术史的外部环境与内在理路

  ——评施爱东《倡立一门新学科》

  评吴乔博士《宇宙观与生活世界》

  从体裁学到体裁研究:中国民间文艺学理论范式的转向

  ——评西村真志叶《日常叙事的体裁研究》

  满族说部的创新之作

  ——评高荷红《满族说部传承研究》

  回答当下口头传承核心问题的一部力作

  ——评高荷红《满族说部传承研究》

  道士羽化后,神性建构时

  ——评吴真《为神性加注:唐宋叶法善崇拜的造成史》

  田仲一成《古典南戏研究》的中国学特点

  田仲一成对于《琵琶记》版本研究的贡献

  版本研究与演出形态的结合

  ——评田仲一成《古典南戏研究》

  一部节日文化研究的力作

  ——评张勃《唐代节日研究》

  断代节日研究的佳作

  ——评张勃《唐代节日研究》

  评吴晓东《(山海经)语境重建与神话解读》

  郑土有《吴语叙事山歌演唱传统研究》评介

  在“生活之流”中安妥民间?

  ——评岳永逸《灵验,磕头,传说》

  民俗学视域中丧葬文化研究的范式转换

  ——评陈华文《浙江民间丧俗信仰研究》

  室井康成《柳田国男民俗学构想》简介

  国际史诗学若干热点问题评析

  文艺民俗学:近三十年交叉研究走向

  2013年中国民间文学研究年度报告

  ——以神话、故事和传说研究为主

  共叙百年情谊,期待全球合作

  ——日本民俗学会常务理事菅丰谈中日民俗学之交流动向

  ·封底推荐· 

  中国民俗学再度复兴以来,它已经广泛介入社会文化与生活的方方面面,全面参与中国社会转型时期的思想文化建设,充分发挥了民俗学科的独特价值,并以深度介入现实生活彰显了它的存在意义。当前,立足学科本位,培养高水平人才,推出学术精品力作,是民俗学能够独立于中国学术之林的根本。发挥学科贴近民众生活的巨大优势,积极参与社会实践,在社会文化建设方面,民俗学也将会大有作为。

  全球化背景下的人类文明进步为民俗学学科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中国社会急剧转型的现实使中国民俗学面临更多的挑战。面向未来,中国民俗学必须对内自强学科实力,对外加强国际合作,确定学科本位,走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和学科特点的发展道路。

  ——朝戈金(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民族文学研究所 研究员)

  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研究能否再铸昔日的光荣与梦想,为社会发展和人类精神的不断进取继续做出贡献,除了经验的实证研究和应用研究,先验的实践研究的理论建设同样重要,而这两方面都需要实实在在的苦干。从先验的层面构建学科基本问题的理论前提从而葆有学科的终极关怀,无疑是学科青春的保证。也许,我们应当再次回到学科的基本问题和基本关怀上来,这就是:什么是“民”?什么是“民间”?“民间”如何不再只是“他们”?“民”如何能够成为“我”和“你”?对于“何谓‘民’”、“何谓‘民间’”的追问如何可能通过“我”与“你”之间真诚、平等的对话最终成为“我们”和“你们”的共同发言?

  ——吕微(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研究员)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