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传统文化“再地方化”的成功案例
从宜昌车溪看少数民族村寨“特色”的建构与生成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1-08-19  作者:曹大明
0

 

  车溪风景旅游区富有民族特色。资料图片

  传统的文化,根据时代的需要可建构成今天的文化;今天的文化随着岁月的流逝也会变成明天的传统。一般而言,传统的建构与“发明”存在两种类型,一是根植于丰厚的历史文化土壤之上,一是“无中生有”的采借与移植。前者具有历史的延续性,后者反之。湖北宜昌车溪土家族村本身没有古老的聚落及其负载的文化资源,该村能成为国家第一批受保护与发展的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反映的是时代的需要。对车溪土家族“特色”的建构与生成过程进行分析,不仅可为少数民族特色村寨研究展现一个具有类型学意义的鲜活个案,而且可为少数民族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与利用提供可行的路径。

  要深入研究车溪少数民族村寨“特色”的建构,必须以其特殊的历史背景为基础。车溪少数民族村寨特色的建构与其旅游开发密切相关。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车溪旅游大致经历了酝酿、发展与稳定前行三个阶段。每阶段所经历的风雨既是地方经济的反映,也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缩影。车溪深刻认识到了文化的魅力、特色的价值。在旅游开发的驱动下,车溪抓住国家重视抢救和保护少数民族特色村寨文化遗产的机会,逐渐走上了建构特色村寨的道路。

  对有形文化的打造不断强化民族认同

  车溪土家族村寨特色的建构与生成主要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有形的文化,二是无形的文化。在全球化浪潮下,包括民居在内的各种建筑成为民族国家或族群理解自我、阅读过去、表达特有属性的文化表征。车溪特色民居的建构与生成也是如此,其打造不仅具有凝聚民族认同感、彰显民族身份的功能,而且还是典型的“象征资本”。车溪现有民居主要分为砖结构(含砖土、砖木)、土木结构两类。在修缮、改造之前,上述两类民居与宜昌周边地区一样,并不具有土家族特色。2008年,为彰显民族文化特色,宜昌市民族部门外出考察,学习和借鉴外地民居改造的经验,并从湘西聘请了从事土家族民居设计与建造的技师。改造后的车溪民居,外形为土家族民居的样式,有木制干栏,门、窗雕花,黛瓦粉墙,而室内则采用了现代化设施。

  车溪民居改造自2008年起步,2009年完成第一批改造,涉及86户;2010年完成第二批改造,涉及70户。改造工作进展顺利,究其原因:一是这种改造是政府行为,改造经费由民族部门投入一部分,每户大约补贴1.5万至2万元;二是这种改造也符合村民们的意愿,改造后的民居明亮宽敞,外型美观;三是这种改造也是村落旅游发展的需要。车溪作为4A级景区,良好的自然环境是其优势,但民居与自然的协调也至关重要。改造的顺利进行并不意味车溪村民已完全接受民居建筑中所蕴涵的土家文化及其价值。作为一个不断发展的产物,民族文化可细分为作为过程而存在的民族文化和作为符号而存在的民族文化。车溪村民按建房调控规划要求进行建房,其接受更多的应是可转化为经济效益的文化符号,而非作为过程而存在的土家族文化。但是,随着民族特色的日益浓厚,在时间的浸染中,这种符号构建也在不断强化着村民的民族认同。

  有形的民居是民族文化的“外表”,无形的非物质文化则是其真正的“内核”

  在少数民族特色村寨保护与发展过程中,车溪一直坚持挖掘与移植并用,开发、利用与保护并重的策略,努力建设具有土家族文化内涵的特色村寨。历史上,车溪村中贯穿该村的溪流边有多家纸厂、香粉厂、酿酒坊,且厂厂使用水车。基于此,车溪不仅完善了古酿酒作坊、古造纸作坊、古制陶作坊和水车博物馆、农耕博物馆、民俗博物馆、民族服饰博物馆“三坊四馆”的保护措施,而且生动地再现了土家族先民的生产生活。现在的车溪,一批具有土家族特色的歌舞、民俗、产品、文物被开发和展示。不仅如此,少数民族村寨特色的建构与生成还给车溪营造了良好的民族文化氛围,使其民众的民族文化意识得到了进一步增强。景区开展了民族文化培训,村民在增加民族文化知识的同时,愈发认识到民族文化的魅力和重要性所在。

  为增强民族文化的艺术表现力,车溪“毕兹卡”(摆手舞)艺术团依靠集体力量改编、创作了一些既有土家民族风味,又有车溪特色的文艺节目。“土家族祭火仪式”就是车溪地方文化精英在挖掘中凝练,在移植中吸收、创新的典范。他们根据火的象征意义以及在土家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创造性地将出现在不同时空场域中的祭火神、唱山歌、跳摆手糅合在一起,成为车溪最受欢迎的民俗文化节目。藉此,车溪不仅保护了一批土家文化的传承人,挖掘了一些在其他地区濒临消失的文化,还开发出了一大批民族特色鲜明的文艺新作品,使古老的土家族传统文化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

  车溪少数民族特色村寨的建构与生成,无论是民居的修缮与改造,还是无形的非物质文化的挖掘、保护与利用,从表面上看具有文化挪借或移植的嫌疑,但实际上却是土家族传统文化的“再地方化”。其过程以旅游开发为背景,以民族叙事话语为主旋律,不仅牵涉民族经典与地方性知识的运行逻辑,还关系到国家、地方、社会、精英、民众的互动。车溪少数民族特色村寨的建构与生成,是土家族传统文化在旅游开发过程中的调试与更新。由此带来的村寨社会文化变迁,有待进一步调查研究。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报 2011年8月19日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