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云南保护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护根”行动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0-08-18  作者:记者 刘志敏
0


彝族神歌演奏者罗凤学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刘志敏):在中国西南边陲云南省,世代生活着中国56个民族中的25个少数民族,这里是中国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由于云南地处高原,崇山峻岭,交通阻隔,各地居民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之中,其丰富的少数民族民间文化资源也得以较好地保存。在今天的节目中,让我们一起走进云南,去聆听云南少数民族民间艺人唱响的天籁之音,并了解中国对少数民族民间文化保护所做的努力。

  云南省大理巍山彝族艺人演奏的《神歌》,歌词的内容撼动人心:“我们匍匐大地,倾听祖先的声音,接受自然的启示。神是什么?是大地,是苍天,是祖先的灵魂,是自然的精神;是我们发自内心的感悟,是我们涌自心底的觉醒。于是带着神的嘱托,我们歌唱。只要神歌不绝,我们的精神皈依便有了寄托!”

  《神歌》是一种人类早期留下的,集歌、舞、乐三者风韵为一体的祭祀性乐曲,在演唱时需要敲打一面用木头和羊皮绷成的面鼓作为伴奏。整个歌曲的乐句长短由歌词的变化即兴变化,虽反复数次却具有张力,既有神秘感又富人性味。云南省文化厅副厅长范建华介绍说,《神歌》中蕴含了人们对祖先的追思和敬畏之情。他说:“《神歌》就是人要有精神,要有信仰,要有精神家园的皈依。我们唱出的《神歌》,是我们对祖先、对神灵、对传统的一种追思。(它)唤醒了我们真正对传统、对祖先、对自然、对神灵的一种敬畏之情。”

  目前,罗凤学已是云南省内唯一一个会奏唱《神歌》的人了。他从小就开始学习巍山彝族地区的各式歌舞和乐器,1993年他和哥哥一同来到由著名作曲家田丰创办的“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学习云南各少数民族民间的歌舞和乐器。面对着许多日渐消逝的少数民族民间文化,罗凤学痛心疾首:“我们的民族文化太了不得了。刚才我唱的那些,这些都失传掉了,(如果)再没有人去挖掘,(如果)再没有人去传承,这些东西就丢了。” 

  对于罗凤学的担忧,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南方民族文学研究室室主任刘亚虎也深有感触。他认为,云南立体的气候、隔绝的大山以及民族族群的封闭生活,使得云南少数民族的生活状况几乎一成不变地沿袭至今,或变异极小,农耕文化基本未受冲击;也正因此,云南的少数民族民间文化也得以较好地保存。但随着当地经济的发展和全球文化的冲击,云南地区的少数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作非常迫切;同时,他也提出了他对于云南少数民族民间文化保护的一些意见建议。他说:“其实在云南少数地区,很多地方交通不发达,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浮现在台面的只是一个很小的部分。首先要了解情况,然后针对不同情况给予非物质文化传承人给予一定的补贴,对非物质文化做一些甄别,设立一些文化生态保护区,还有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些技艺引进学校进行培养传承人,等等。实际上这些工作还是挺多的。”

  云南民间文化组织“云南源生民族乐坊”的当家人刘晓津女士是一个身体力行地抢救、保护、传承着云南少数民族民间文化的民间文化人士。刘晓津是云南电视台的编导,也是中国国内第一代女性纪录片独立制片人之一。在拍片的同时,她深切感受到云南民间少数民族文化得以保存的珍贵性和消逝的严重性,创办了“云南源生民族乐坊”。他说:“从一个文化人的角度,我们源生坊尝试着保护少数民族文化工作的形式。我们主要是依靠老艺人,这些老艺人在我们手上都是宝贝。他们在普及的基础上,重点地发现一些苗子,把(云南少数民族)歌舞技艺好好地传下去。我们从文化的最内部、农村最基层来做,这样尝试着来做,做了三年多,效果很好。”

  源生坊在刘晓津的带领下,探索出一条让民间艺术在本土传承、外地发扬的新路。源生坊首先给予云南民间老艺人一定的教学资助,让他们以口传身授的方式,直接在当地把民间传统的音乐舞蹈和乐器教授给学员。同时,源生坊也不断地为这些少数民族民间艺术搭建一个通往都市以及国际演出的平台。

  对于云南省少数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不仅得到了学者和文化人的关注,同时也受到了云南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对此,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委员范道桂介绍说:“云南省委省政府历来都很重视这个工作。现在从整个(少数民族民间)文化保护来讲的话,是一个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传承保护方式。”

  近年来,云南省政府颁布实施《云南省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条例》、启动民族民间文化保护普查工作、规划建立近百个民族文化生态保护村(区)、确定了约700名民族民间艺人、保护抢救3万多册卷少数民族文字文献古籍……少数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作取得了不小的成效。

  无论是民间老艺人发自内心的呼喊、学者刻苦的专研、文化人切实的投入、还是政府大力度的保护,这些都表明社会各界正形成一股巨大的合力,推动着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作的展开。按照范道桂的话来说,这是一场全人类的“护根”行动。他说:“我们保护传统文化,实际上是保护我们民族的根。”

【关联报道】


云南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任重道远

国际在线专稿 2010-08-13 16:06:24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刘志敏):云南是中国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人口在5000人以上的少数民族有25个,其中15个民族为云南省独有民族。各个少数民族在历史的长河中,创造了绚丽多彩的优秀民族文化艺术。但近年来,少数民族文化正越来越被边缘化,少数民族文化保护工作已刻不容缓。为了保护少数民族文化,云南省已采取了多项措施,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请看详细报道:

  云南彝族艺人罗凤学表演了一首《神歌》。这样一首由远古先人留下的祭祀性乐曲,现在在世界范围内,只有罗凤学能奏唱。但随着年龄越来越大,罗凤学已有了人逝技亡的担忧。

  罗凤学说:“我们的民族文化太了不得了。(但如果)再没有人去挖掘,没有人去传承,这些东西就丢了。” 

  云南省地处高原,相对隔绝封闭,这使得云南的少数民族文化在很长时间内得以较好地保存。但随着现代化的推进,外来文化的涌入以及市场化、现代化浪潮对少数民族文化的冲击,少数民族传统文化正越来越被边缘化,面临逐步消亡的危险。

  联合国亲善大使朱哲琴女士对此痛心疾首,她说:“我们如何保持这种文化的独特性,对我自己和他人都是一个非常有必要的行动,也是非常紧迫的行动。因为这些文化很可能由于我们人类的不重视而遗失掉,我们不能把这些传承在自己手上错过。”

  云南省政府对少数民族文化保护工作也十分重视,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委员范道桂介绍说,对于少数民族文化,云南省把保护放在了首要位置。对于具体的保护工作,政府采取了分层次、分级别的方法。

  范道桂说:“保护的话我们分三个层次,第一层是原生态(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尽可能把原汁原味的东西保护下来;第二是做适当的加工修改,加工修改后做一些节目,如民族民间歌舞乐展览;第三是吸收民族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进行创作。”

  近年来,云南省政府颁布实施了《云南省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条例》,启动了民族民间文化保护普查工作、规划建立了近百个民族文化生态保护村(区),命名了约700名民族民间艺人、抢救保护了3万多册卷少数民族文字文献古籍。但范道桂认为,相关工作需要进一步深入。

  范道桂说:“政府还要加大力度,首先观念上要进一步改进,不是把传统文化当做发财致富的摇钱树,先把这个观念改变,强化保护意识。此外,政府还要加大(财政)投入。还有一个,保护工作应该建立一支队伍和机构。现在机构基本是齐全,已经建立到乡,有些村里也有。但是,我们保护的队伍的综合素质、道德修养等等各方面还要进一步提高。”

  云南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也受到了各界人士的重视。云南民间文化组织“云南源生民族乐坊”的当家人刘晓津女士就是其中之一。在刘晓津的带领下,源生坊探索出一条让民间艺术在本土传承、外地发扬的新路。

  刘晓津说:“从一个文化人的角度,我们源生坊尝试着保护少数民族文化工作的形式。我们主要是依靠老艺人,这些老艺人在我们手上都是宝贝。他们在普及的基础上,重点地发现一些苗子,把(云南少数民族)歌舞技艺好好的传下去。我们从文化的最内部、农村最基层来做,这样尝试着来做,做了三年多,效果很好。”

  在保护民族文化的同时,云南还积极发展民族文化产业,把民族文化的保护和当地经济的发展结合起来。对于云南这种将无形资产化为有形资产的做法,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刘亚虎研究员表示赞同,但他同时指出,要把少数民族文化本真性放在首要位置。

  刘亚虎说:“它(云南少数民族民间文化)本身就有很丰富的内涵,我们要把它的内涵、精华凸显出来,在它的本真性的基础上进行展示。不要把它过分地包装、过分地现代化、过分地市场化、过分地商品化,这样一来反而对保护是个破坏。”

文章来源:国际在线专稿 2010-08-06 15:41:44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