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国语言学的基础性工程
院重大课题“中国濒危语言方言调查研究与新编《中国语言地图集》”进展顺利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8-04-22  作者:王宏宇
0

    我院语言研究所2002年立项的院重大课题“中国濒危语言方言调查研究与新编《中国语言地图集》”,以张振兴为总课题主持人,由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张振兴、熊正辉和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副所长黄行研究员分别主持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两个研究部分。该课题是在1987年我院和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合编的《中国语言地图集》的基础上,新编的一部《中国语言地图集》,并且把濒危语言和方言的调查研究和编制新地图集结合起来。课题将以大型彩色地图的方式反映我国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的分布状况,尽最大努力对我国濒危语言和方言进行一次基本调查,永久性地保存其基本语料。课题组2006年2月推出第一阶段研究成果,计划2008年完成预定的研究任务,完成并出版新的地图集,包括80幅大型彩色地图,80万字的地图文字说明,约300万字的《中国濒危语言方言调查报告》,和一个中国语言与方言数据库。
     张振兴介绍说,濒危语言方言的调查研究是课题的重点。目前,濒危语言的调查研究是世界各国政府和世界语言学界关注的重要问题之一。经初步调查,世界上现有6000多种语言,在21世纪将有大部分语言或方言陆续失去交际功能而让位于国家或地区的官方语言或优势方言。语言作为人类文化的载体,它的消失将导致人类一些重要文化现象的死亡,这是人类财富的巨大损失。濒危语言或方言的问题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在中国境内有很多语言和方言也已处于濒危状态,对这些语言和方言进行保护性的调查研究,是我国语言学家义不容辞的责任。编纂一部新的《中国语言地图集》是课题的另一个重点。1987年出版的《中国语言地图集》,获得国内外学术界高度评价。但该地图集出版至今已20年,据不完全统计,有关晋语研究的论著1987年以前约27种,1987年至2002年论文增加到287篇,专著50多种。有关平话研究的论著1987年以前只有7篇,1987年至2004年增加了20倍,约156篇,专著有4种。有关土话的研究1987年以前,几乎不为人所知,1987年至2004年,论文达到178篇,专著有7种。1987年以后研究的广度和深度是空前的。中国语言学迫切需要有一部新的语言地图集,反映中国语言调查研究的最新成果,进一步展示中国语言和方言的统一性和分歧性特点。
     课题组在第一阶段工作期间,汉语方言部分的研究人员分别在内蒙、辽宁、河北、山西、甘肃、新疆、广西、四川、湖南、贵州、海南等省区的大约230多个县市旗内进行了方言补充调查,耗时210多个工作日。少数民族语言部分的研究人员在四川、云南、广西、内蒙、黑龙江等省区,进行了大约105天的田野调查。这些调查获取了大量新鲜的汉语方言和民族语言的资料。同时,课题组还整理了一批文献资料,如250多种汉语方言岛的分布以及有关资料;120多个地点汉语方言特征字音的有关资料;120多种少数民族语言描写性语言调查研究文献;40多种少数民族文字文献资料;55个少数民族历年人口资料;150多个省、地、县级有少数民族分布的行政区划地理资料等。课题组调查的侧重点是对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的综合调查。在濒危汉语方言的调查研究方面,已经调查了军话、站话、正话、乡话、九姓话、畲话、蛋家话等七种方言。其中军话、站话、正话已出版调查报告,这三种调查报告的总字数大约150万字。在濒危少数民族语言的调查研究方面,已调查了满语、畲语、拉珈语(瑶族)、土家语、阿侬语(怒族)、西部裕固语(裕固族)、尔苏语(藏族)、赫哲语等八种语言。其中阿侬语、西部裕固语研究报告也已正式出版。
     该课题已经取得很多重要突破。以汉语方言部分为例,一是增加了新内容,纠正了某些语言事实的偏差。与1987年版相比,新编《中国语言地图集》增加了新的图幅、新的内容,纠正了某些语言事实的偏差。新图集汉语方言总图幅达到35幅,1987年图集是16幅。新图集还增加了包括台湾省的汉语方言等10幅行政区划方言图;5幅方言分区图。新的图集增加了100多处新鲜的内容。如各个方言区的总体特征的描写和分析;方言岛的大致分布;内蒙、四川西部等新调查地区方言等。二是充分体现了20年来汉语方言研究的水平。20年以来,汉语方言研究的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学科有了很大的发展。最新的研究成果和最高的研究水平要在新编地图集中得到充分体现。比如从不同角度、使用不同的研究方法,比较完善地修正了原来的分区和分类。如新疆取消北京官话;上海市的方言独立成为吴语的一个小片;原来一部分韶关土话划入客家话等。这一类的修正多达四五十处。尤其是新图的文字说明,比较充分、客观地反映学术界对一些问题的不同意见。如晋语图及说明、平话土话图及说明、徽语图及说明等。少数民族语言部分同样有很多突破和创新。三是绘图技术做到自主创新,优良研究资源得以整合利用。1987版《中国语言地图集》绘图由澳大利亚堪培拉大学的专业绘图师绘制而成,新编地图集则完全由课题组自主完成。
     有评论认为,该课题的研究,无论是新编《中国语言地图集》还是濒危语言和方言的调查研究,都是一项语言学方面的基础性研究,同时又是一项语言学的前沿研究。更加重要的是,这是一项综合性的研究,它把语言学、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等多种学科融合在一起,这是多学科研究的一次有益的尝试,在我国的国情调查、资源调查中占有重要位置。该研究成果体现了基础性研究和前沿性研究的良好结合,在未来的学科建设和学科发展方面提供了一个成功的例子。
     张振兴就课题的下一步工作重点作了展望,他说,第二阶段的工作要绘制5幅全国语言和方言的总图,包括中国语言分布图、中国汉语方言分布图、中国少数民族语言分布图等,这是一项工作量很大的综合性和技术性研究工作。同时要完成所有地图的文字说明定稿,特别加强第一阶段草图中的薄弱部分,进一步做好实地的语言调查和材料核实。同时做好地图集和濒危语言方言的出版工作,建立中国语言方言的数据库,为繁荣我国的语言学术研究作出积极贡献。 本报记者王宏宇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2008-4-15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